第二十三章 早死了十次八次了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桃儿虽然不敢不行礼,可更不敢违拗云紫洛的意思,退了开去。

    云轻屏没有在意,她走到五米之外,直直地盯住云紫洛,道:“二妹,浩儿还在摄政王府,他是我们云府唯一的男丁,是爹爹的掌中宝。摄政王指名要你去换他回来,爹爹这么疼你,我想你知道该怎么做。”

    云紫洛的心一惊,道:“你确定?”

    云轻屏讥笑,“摄政王临走前亲口告诉我的,我已经答应他了,你和浩儿,谁更重要,你心里也清楚得很!”

    云紫洛心中大怒,“那摄政王带云浩走的时候,你还笑嘻嘻的送行做什么?我还真以为你有好主意了,也没去阻拦。没承想你竟然傻里巴唧地答应他这个无理的要求!”

    “你才傻,云紫洛!”云轻屏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死死绞着手中的香帕,尖声道,“你撞墙把脑子撞坏了吧?你居然还想阻拦摄政王?别在这笑掉别人的大牙了!就凭你,也能拦得住他?!”

    “那就不关你云大小姐的事了!”

    云紫洛也冷声道,“云轻屏,你没有任何资格决定我的生死!我可告诉你,别把我想得太好了!浩儿不是我的亲弟弟,他是你的胞弟,他是死是活跟我云紫洛什么关系!”

    说完飘然回屋,“嘭!”重重一声关上了主屋的正门。

    云轻屏站在天井内,脸上呈现出青红紫绿白各种色彩。

    她狠狠握住了拳头,指尖掐进了手心,眼光中划过一丝狠厉,云紫洛,果然跟以前不同了!

    夜深人静,此时正三更。

    梨苑的窗户“吱呀”一声打开,一条黑色的人影从内窜了出来,落地无声。

    不管在云轻屏面前话说得有多狠,云紫洛还是要亲自去摄政王府打探打探云浩的下落。

    对她好的人,她绝不会置之不理。

    她研究了一下午元京的地图,对摄政王府的方位了如指掌。只是不能确定摄政王今晚在不在府内,毕竟他在内宫中也有府第,若是不在,那倒好。

    摄政王府位于西大街,从云府出来穿街过巷,拐了好几个大弯才到。

    云紫洛一身黑色夜行衣行头,悄然绕到王府侧巷,挨墙长着一株足有百龄的大杨树。

    她抬头目测了下树杈与墙头的距离,戴紧黑面纱,扎紧腰两侧插着的的绣花针包,因为还没来得及打造飞刀,便取了这些银针,以作必备之需。

    双手双脚并用,她顺利沿着树滑落到了摄政王府内。这具身体力气不大,但柔韧度相当好,云紫洛还是很满意的。躲开几队值夜的护卫,她爬上了一座凉亭的顶部,看着黑压压一片的院落房屋有些头疼,不知该往哪个方向寻起。

    正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阵嘈杂之声,随之亮起了好几盏灯火,云紫洛趴得低了点,眯眼望去。

    就听见有人呼道“王爷回来了”,凌乱的脚步声往这边而来。

    云紫洛暗叫不妙,不会这么倒霉吧?摄政王这么晚了竟然还没睡?还闹得府里人仰马翻的。

    人声越来越近,便见十几人从鹅卵石小路上走过来。

    当先一人身着宽大的金边黑袍,与黑暗相同的颜色在火光的跳跃下模糊了他高大健硕的身材,橘色的灯火并不能温暖他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冷峻与淡漠,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眼神犀利敏锐,不见丝毫困意。

    “王爷,何司马等您多时了。”道旁,迎站着两人。

    “嗯。”男子低沉的嗓音有些沙哑,停住了脚步,“皇上服过药了?”

    其中一人低着头,云紫洛看不到他的表情,听到他的声音极为恭敬,“臣离开的时候,皇上已经服药睡下了。只在下午闹过一阵,得知王爷从云府回来,也就安定了下来。”

    摄政王冷然弯了弯唇角,道:“呵,由他闹,最后吃苦头的还是他自己。你也回去歇着吧。”

    “是,王爷,您早些歇息,臣告退了。”何司马低着头离去。

    “都散了吧。”摄政王挥了挥手,独自往前走去。

    下人们收了灯火离去,云紫洛才敢从亭上滑下来,望了望摄政王离去的方向,一咬唇,暗暗跟了上去。

    或许,能从他那得到什么消息。

    走了几百米的路,前方豁然开朗,对面,没有了房舍,反是一片小树林,而摄政王高大的背影,很快没入了林子的幽暗处。

    云紫洛也缓步走入林中,走了几步便发现不对劲。

    黑暗中,那双露在夜行衣外的一双大大的杏眸,闪耀着晨星似明亮的光辉,她习惯性地将眼眯成一条缝,夜视能力达到最好,一扫四周,心不禁微微一凉。

    这个树林从外面看并不大,但内里却布满岔道口,树木栽种得十分不规矩,而整个树林中更是迷漫着一种不正常的阴翳,四处冷嗖嗖的渗人。

    难道,这是传说中的阵法?

    云紫洛的大脑飞快地闪过这个念头,紧接着,又浮起了无数关于阵法的知识。

    这些,自然是属于以前的云紫洛的,她独居梨苑,博览群书,是个不折不扣的才女,这会儿还就派上用场了。

    云紫洛大喜,定了定神,思考了会儿,自信地抬脚往左边走去,心想,这里防范得如此严密,一定是摄政王的居处,而云浩很有可能便关在了这里。

    树林内偶尔会有阴风吹过,草木呼呼作响,间歇林中还传出夜鸟的幽鸣,身背后,还会突然响起一阵不和谐的声响,像是有人悄悄潜在你后面想要暗害你似的,更显氛围诡异阴森。

    若是换做普通女子,就算认识路,也根本不敢进来。

    但云紫洛不怕,她是在黑暗中长大的,这些心脏的考验,和现代在幽林鬼谷、老山狼穴等组织安排的训练,根本算不了什么。

    很快,她便走到了林子的尽头,一只脚刚踏出树林,前方,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

    “还不错,能破本王的阵。”

    云紫洛的心头猛烈一跳,呼吸刹时停止,握成拳的手心,渗出了一层冷汗。

    摄政王正负手站在出口处五米的地方,身躯背对着月光,脸上一片阴暗,但他周身,却汹涌着一股云紫洛所熟悉的――杀气!这种杀气,铺天盖地,压力大得让人难以喘息。

    云紫洛只觉得喉头哽塞,连想发出声音都是极困难的,但她的手,却本能地在腰间摸到了五根银针。

    或许,她就能赢在这先机之上!

    “拿掉你的面纱。”摄政王忽然开口,口气有着不容置疑的命令。

    云紫洛不假思索,扯掉了自己的面纱扔在地上。

    “是你?”摄政王吃了一惊,凤眸中划过一丝惊讶,很短很短,只是瞬间,但那浑身的高气压,却在不知觉间慢慢消散。

    云紫洛吐了口气,却不敢放松崩紧的身子,笑道:“是啊,是我,王爷,今天多谢王爷手下留情。”

    “你大半夜的穿成这样来这里,是专门来答谢本王?”摄政王挑了挑眉梢,语气里有着淡淡的笑意,抬脚往这边走来。

    云紫洛刚落了一半的心猛一下又悬高了,想要后退,却又觉得不妥,只得将那五根针紧紧攥在指间,做好了防备。

    摄政王瞬间就到了她面前,低眸看着她的眼睛。

    长长的睫毛下,是他一双好看的丹凤眼,此时幽暗无波的深潭中竟有了一点星光,似乎――是在笑?

    云紫洛深呼吸了一口气,不动声色后退两步,沉声道:“虽然我不知道王爷今天为什么会放过我,但这份恩情,我云紫洛记下了。可这并不代表,我会心甘情愿地送上门来任你宰割!”

    摄政王挑起浓眉,“那你现在,来做什么?”

    “条件!”云紫洛红唇微启,吐出两个字,继续道,“怎么样才肯放过我弟弟?王爷可以提些别的要求,但如果在我的身上打主意,很抱歉,我做不到。我不是圣母玛丽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