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云家的事,就是我的事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摄政王颀长的身姿虽健却灵,一个优雅的纵跃,已翻上了他那匹高大的黑马。

    鬼影拦住云轻屏,“四王妃留步!”

    云轻屏没有看他,只是定定地望着摄政王,声音凄转柔美,“王爷,我有话对你说。”

    “让她过来。”摄政王冷冷吩咐。

    在众人紧张的注视下,云轻屏跪在地上说了些什么,摄政王领着人离开,她才站起来,带着笑意回来,朝跪着的人摆摆手道:“大家都起来吧,幸好我没来晚,现在都没事了,再不会有事了!摄政王说了,不再治我们云家的罪了。”

    众人一哄而起,得蒙大赦的容颜喜笑颜开。

    “还是大小姐厉害,几句话就救了我们整个云府!”

    “是啊,大小姐现在是四王妃了,身份地位再不跟以往相同了!”

    “大小姐就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啊,要不然我们现在都上断头台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将云轻屏围了起来称赞。

    云紫洛却只是侧脸望着一行人远去的方向,当先那个男人轻裘缓带,龙章凤姿,一人一马,如一团黑雾,遥遥而行,走了没几步,马上的男人忽然回过了头,一双犀利冷峻的双眼深深看向了她。

    云紫洛吓了一跳,赶紧别开眼,正对上人群中云轻屏似笑非笑的眼光。

    云轻屏接触到她的目光时,瞬间敛起多余的表情,推开众人,双腿一屈跪在了云紫洛面前。

    “二妹,昨天的事情,我替寒霖向你道歉。我不知道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来,你放心,我一定说服他娶你进门。虽然寒霖和我青梅竹马,两情相悦,但妹妹才是与他有正式媒聘的未婚妻,妹妹进了门,永远在我的上面,我心甘情愿服侍妹妹。”

    如果不是云紫洛观察力的敏锐,她真的会以为,眼前正上演着一场姐妹情深的戏码。

    而她没猜错的话,摄政王应是完成对她的许诺才放过云家的,云轻屏一来,所有的功劳都变成她的了!

    好,很好,比云彩丽厉害多了。

    一句“青梅竹马,两情相悦”,硬生生将她云紫洛推到夺人恩爱的罪魁祸首的地位!

    果然,旁边感恩戴德的云府下人通通变了脸。

    “大小姐,这件事不能怪你,分明是你与四王爷有情在先,被人钻了空子!”

    “二小姐,你明明知道大小姐与四王爷两情相许,为什么还要破坏他们的感情?”

    “看看大小姐对你多好,还说你进了门心甘情愿服侍你,二小姐,你的心当真是狼心狗肺吗?”

    云紫洛听着耳旁的数落不满之声,嘴角轻勾起一抹冷笑。

    云建树的一张脸全然黑沉了,大声喝道:“够了,你们当我不存在吗?!”

    这些人一时忘了老爷还在场,后悔不迭,赶紧收敛起往常的嚣张嘴脸来,恨不得马上将脸贴进地里。

    “你们都忘了刚才二小姐是怎么以自己的生死做赌注,来换我云府满门安危的?到底是谁狼心狗肺,忘恩负义?!”云建树怒意不减,沉声喝问。

    云轻屏抬起头,赶紧拉住云建树的衣角,对着众下人道:“你们别怪二妹,二妹没有做错什么!爹说得对,刚刚多亏了二妹拖延时间,否则,我赶来了也于事无补了!”

    听了她的话,云紫洛无语地抬头望天,一缕浮云闲闲飘过湛蓝的天空。

    生死搏斗……原来竟是拖延时间!

    丫的她吃饱了撑着拿自己的生命去拖延时间!为的就是等云轻屏姗姗来迟,几句话就送走了摄政王吗?

    云轻屏,你能不能再无耻点?

    罢了,她真的不想多和这种女人打交道。这种情,云轻屏爱承就让她承吧,反正,她想要救云府,也只是为了爹爹一人。

    “爹,我回去洗澡了,桃儿不在,指几个侍卫给我做苦力,打打水,顺便护卫一下院子吧。”云紫洛以手掩嘴,秀气地打了哈欠,无视还跪在地上未起的云轻屏,与云建树打好招呼后,懒洋洋地进府了。

    云轻屏眼睁睁看着云紫洛望也不望自己一眼,任由自己在这跪着,然后旁若无人的离去,她的一张俏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

    “那你弟弟怎么办?他还在摄政王手上。”云建树眉宇间满是担忧,突然意识到云轻屏还是跪着的,赶紧道,“屏儿快起来!这地上凉。”

    云轻屏的脸色这才好看一点,站了起来,拂了拂衣上的灰尘,道:“摄政王说要二妹去摄政王府换浩儿回来,我已经答应他了。”

    “什么?!”云建树震呆了,大叫道,“这怎么行?洛儿上门那不是往火坑里跳吗?”

    云轻屏咬住下唇道:“爹,你只有一个儿子!可是,没了二妹,你还有我,还有彩丽!而且,今日这件事情,弟弟固然有错,可二妹也得罪了摄政王,摄政王怎么会轻易就放过她?只能舍卒保车了。”

    “所以你答应了他?”云建树的声音有些苦涩,摇了摇头,“不行,我不能牺牲洛儿,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去送死!这件事我自会想办法,你先不要声张。”

    梨苑主房,烟雾弥漫,热气腾腾。

    云紫洛沐完浴从房间出来,裹着一件淡蓝色褙甲,玉白色长裙,湿淋淋的墨发随意地披在肩头。

    她的脸难入人眼,但身体却生得极美。

    肌肤雪白如玉,露在领外的脖颈被水浸洗过更是白得通透,十六岁的女子,发育得有些早熟,胸脯处已经撑开,身姿轻盈慵懒,无意中透着几分妖娆。

    天井内,楚子渊正焦急地等在梨树下,乍见这一场景,禁不住脸红耳热,反倒不敢就过去了。

    他暗恼,自己的淡定与从容,不知何时起,在她面前竟然管不上用了!

    倒是桃儿大喜着跑过去,“小姐,你有没有受伤?”

    云紫洛抓了抓头发,“没有,怎么?这么快你们就知道了?子渊,皇上和太后怎么说?”

    被点名了,楚子渊吸了口气,表情转为凝重,低声道:“没用,一时根本无撤。若是摄政王执意如此,没有人能拦得住他。只是没想到他竟主动放手了,摄政王喜怒无常,但他决定做的事情没有一件没办成的。今日真是天幸!”

    云紫洛听着事情如此严重,也不禁后背冷汗直冒。

    外人也许不知道,但她云紫洛心中清楚得很,她这条命,一个钟头前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桃儿嘴快,已先噼啪问道:“我们回府就听说,小姐今天差点被摄政王打死了,幸亏大小姐回来救了你,也救了云府上下,是不是这样?”

    云紫洛头顶一群乌鸦飞过。

    如果不是摄政王手下留情,她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还很难说,现在居然又变成云轻屏的功劳了。云轻屏来救她?她就是有一百条命也不够死的!

    看着桃儿担忧的神色,云紫洛点头敷衍,“算是吧。”

    楚子渊见她没事,明显松了口气,薄唇弯起,道:“明天晚上母后在宫里摆宴,明面上是宴请朝中重臣和家属,其实是想为摄政王与云家说和。”

    “嗯,我知道了,子渊,谢谢你为着我们云家的事操心。这本来跟你无关的,我担心摄政王会对你……”

    “云家的事,就是我的事。”楚子渊打断了她的话,凤眸中光华潋滟,“我先走了,丫环可给你送回来了。”

    说完,紫色的身影轻轻一跃,翻过墙头不见。

    云紫洛呆呆地看着空旷的墙头,天啊,他怎么能说出这么煽情的话?

    云家的事,就是我的事……

    这,这是啥意思呀?

    云紫洛突然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自作多情了!这句话,跟她好像没半毛钱关系啊?

    “大小姐!”桃儿的声音忽然变了音调。

    云紫洛回头一看,云轻屏果然站在梨苑的院门处。

    “桃儿下去。”云紫洛拉住想要给云轻屏行跪拜之礼的桃儿,沉声吩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