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本王输了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大胆!”一随从惊呼。

    云紫洛哼了一声,“他敢做,就不敢让人说吗?敢做不敢当,这是懦夫的行为!摄政王,你杀了许老头的儿子,不许他去元京府报官,我不过是说了句公道话,你便要抄斩我云家,还找了这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你当全天下百姓的眼睛都瞎了吗?!”

    一番说辞,直听得旁观人等尽抽凉气!

    这小丫头是不要命了吧?这么多年来,有谁敢在摄政王面前这么说话,这不是明明白白地找死吗?她是嫌死得还不够快吗?

    “云紫洛,我们被你害惨了!”云彩丽跪在云建树与周氏身后,气得吼出了这一句。

    云紫洛却并没看她,眼光无意扫向被绑负在姚丞相马上的少年,他正脸无血色地望着自已。

    这便是云轻屏与云彩丽的同胞弟弟,今日因不认识摄政王,当街冲撞了他,而同一时间,又那么巧地出了云紫洛的事情……

    印象中,云浩对自己还是很不错的,至少,还叫她一声“二姐”,比云轻屏和云彩丽好得多了。

    “你不怕本王杀了你吗?”摄政王幽暗的眸底汹涌出怒意,眯眼冷冷道。

    “怕,当然怕!但是,堂堂摄政王要杀小女子还用别人动手吗?”云紫洛咬了咬红唇,说道,“听闻王爷是当朝一品大将军,武艺自然高强,小女子不才,愿意与王爷过上几招,想知道王爷能在几招间杀了小女子。”

    “你大胆,杀你还用王爷吗?你有什么资格和王爷过招!”那个随从又怒喝。

    云紫洛轻瞄他一眼,淡淡一笑,“莫非摄政王不敢?”

    摄政王微眯的眼睛终于有了点波动。

    他并不是头一次见到言辞灼灼地喝骂他的女子,可惜,他从没有给她们说下去的机会。

    而眼前这个女子,却直接承认她怕死,这么怕死,还敢说要跟他单挑?

    摄政王想了想,对刚才两次开口的随从道:“鬼影,你去!”

    “是,王爷!”鬼影大喜,从马上飞了下来,对云紫洛喝道,“收拾你用得着王爷?我就行了!”

    “慢着!”云紫洛后退一步,看向摄政王冷笑,“王爷,您让他来对付我,要是我输了就罢了,若是赢了,是不是王爷还要派更多的人来和我较量?虽然说以多胜少不公平,可车轮战,就公平了吗?”

    摄政王蹙了蹙剑眉,道:“你若打得过他,本王会接受你的挑战。”

    云紫洛打蛇随棍上,讥讽地一声大笑:“原来王爷是想让他耗掉我的体力,这似乎更不公平啊!”

    摄政王听了这话,勃然大怒,黑马感觉到了他的怒意,昂头高嘶了一声。

    “鬼影退下!本王出手,三招就能要你的命!”

    “那若是三招后我还活着呢?王爷,你能不能就此放过我们云府?”云紫洛终于说出了自己想要说的话,心里一阵紧张。

    摄政王一袭黑衣高倨马背,居高临下望着云紫洛。

    微眯的凤眸掠起一丝赞赏之意,薄唇微吐:“好,允你。”

    “王爷!”鬼影不敢相信地回头叫了一声。

    王爷是何许人也,怎么能自贱身份跟这种女人打斗?

    可他知道,王爷虽然自负,但做事其实极有分寸,从不轻易许诺……可他这次,面对如此荒唐的要求,竟然答应了。

    云紫洛眼光一亮,他答应了,真的答应了!

    这样,就有机会。

    她轻轻吐了口气,又重新崩紧全身,从前的搏斗技巧在脑海中一一闪过。

    摄政王将她的表情收于眼底,薄唇轻轻弯起一个弧度,单手在马鞍上一撑,黑色的衣袍随风飞起,健硕的身影瞬间落在了云紫洛身前,两人离得很近,鼻尖对鼻尖。

    云紫洛甚至能感觉到对方浅浅的鼻息,男人特有的龙涎香味淡淡飘来。

    “云紫洛?被四王爷未婚先弃的云家二小姐?祁夏第一丑女?”

    说着,他戴着碧玉扳指的右手抚上了她右脸的胎记。

    男人的手宽大而又生有厚茧,摸在脸上的动作很轻,并不粗鲁,不知为何,云紫洛竟然不排斥这样的接触。

    “王爷……”

    “你脸上的胎记,是天生的?”他忽然问,声音低沉而又好听。

    “是的。”云紫洛皱着眉。

    “我可以帮你除掉它。”他的眼底浮起一丝笑意。

    云紫洛一惊,心下却是暗喜,这个胎记,能除掉?那她,不就可以恢复正常人的容颜了吗?这于她来说,确实是个诱惑!

    然而面前这个男人,何以会关心自己的胎记?

    当下脆声问:“什么条件?”

    “你很聪明,本王给你一次做棋子的机会。”

    云紫洛的心有些凉意,她从来不愿意被别人所束缚,于是轻轻推开他的手,道:“江山如画,群雄逐鹿,又有谁,不是你的棋子?但我要的,是自由。”

    “宁愿带着这丑陋的胎记一辈子?”

    “是。”

    摄政王的眸底划过一线惊愕,好半晌,他才说道:“那好,你接招。”

    说完,他一掌劈来,看似平平无奇,却又暗含无限后招,劲风迎面扑来。

    果然高手一出招,不同凡响啊。

    云紫洛猛然提高了警惕,身子一矮,以一个怪异的姿势灵活地从他掌下滚了过去。

    摄政王这一掌劈了空,叫道“好”,接着一掌又重新追来。

    云紫洛又是往旁边一滚,速度也达到了这具身体的极限。

    “嘶啦”一声,摄政王的指尖多了一绺黑色的发缕。

    “好身手。”他轻赞了一句,手指一松,黑色的头发纷纷扬扬洒落一地。

    “最后一招!”云紫洛急喘几口气,提醒道。

    摄政王不再说话,身影刹那间呈现出几十个来,云紫洛大惊之下,想要去寻找他,只感觉到一阵掌风推到了她的后心!

    逃躲已是来不及了,云紫洛拼着生生挨下这一掌的重伤,闭上了眼。

    然而,那一掌,却在碰到她的时候猛然撤了回去。

    耳旁,风声乍息。

    “本王输了。”淡淡却隐忍着笑意的声音在身后传来,很轻,很轻。

    云紫洛讶异地睁开眼,意识回来时,猛然回头。

    摄政王高大的身躯正站在离她刚才所站之地不距一尺之后,薄唇微抿,幽深的丹凤眸眼角微挑,望着她,却没开口。

    可云紫洛知道,刚才她确确实实不是幻听!

    他说,本王输了。

    可是那一掌明明就可以打在她的背上,重伤她,并毁灭云家。

    这个男人,传说中嗜血阴狠,冷辣无情,可此刻,云紫洛有些困惑,为什么他与传说不大一样?

    “洛儿!”云建树已经爬了起来,跌跌撞撞跑了过来,一双老眼中满是惊骇与恐惧。

    他怎知道,摄政王下手会那么快,更不知道,云紫洛竟然躲得开!

    一切,犹如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

    “爹,我没事。”云紫洛扶住云建树,开口时,声音已然沙哑。

    她正想问摄政王,刚才算她赢了的话,那他先前的许诺还作不作数。

    可突然间一个刺耳的声音打破了四周所有的沉寂,“四王妃到!”

    云紫洛将溜到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随着众人的目光看去。

    一顶四人抬粉色垂缦软轿在稍远处停下,轿帘从内而开,一道倩影从轿中急步而出。女子十七八岁年纪,肤色白净,着玫瑰红灰鼠衣披风,粉红对襟并蒂莲花褙子,鹅黄色百蝶穿花纱裙,头发梳着妇人圆髻,插着紫英石的坠子。

    她的五官长得极为标致,一双微微上挑的三角眼不笑而有情,像极了周氏。

    “爹爹!”云轻屏匆匆朝云建树的方向跑来。

    这就是祁夏第一美人云轻屏吗?云紫洛打量了会儿,转脸看摄政王已然远去。

    “王爷!”云轻屏顾不得云建树,焦急地唤了一声,提着裙摆便追了上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