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我一直没走

作者:小企鹅的肥翅膀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悠闲小农女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阴阳恋人最新章节!

    “走?就这样走吗?”邱家驹又放掉了还在地上的李美华,转过来对着何云问道。

    何云反问道,“怎么,难道你要看着自己儿子辈抓去坐牢?你真的疯了?为了这个女人?你够了,邱家驹!”

    邱家驹被何云这么一说,也愣住了,是啊,儿子杀了后母,这是一件很难抉择的事,难道真的要让儿子去一命抵一命?

    邱家驹这犹豫,让一直搂着李美华的邱云心再也忍不住了,她放下了李美华,浑身的鲜血走了过来,“爸爸!这是妈妈没了!你就这样吗?二十多年的枕边人,就是这样的下场?”

    她已经隐忍了眼泪,只是质问着邱家驹。

    邱家驹已经就像一个天平,正在剧烈的摇晃着,已经不知道往哪边摆好了,一边是朝夕相处的妻子和非亲生女儿,一边是夫妻缘尽化作冤仇的前妻和亲生儿子。

    “既然爸爸你做不了选择,那么我帮你做!”邱云心伸手便将离她很近的而一个大汉的怀里的手枪掏了出来----指向裘远航。

    裘远航面容不改,没有任何情绪,也没有要躲闪的意思。

    邱家驹却已经喊了起来,“不要啊,云心!”

    何云也一把将邱家驹挡到了自己的身后,就像是厉害的母鹰护着自己的小崽一样。

    就在我们以为邱云心会不顾一切的替母报仇的时候,她的枪却砰地一声掉在了地上,我们正在奇怪,已经看到了她的手腕上满是鲜血淋漓,上面插着一把尖利的飞刀,正是高源他们一向用惯的,我怀疑的朝高源看去,他还站在姬览和裘远航的身边,手上什么也没有,也没有刚刚动手的迹象。

    见我看他,他耸耸肩,张开两手,表示不是自己。这里能飞刀的除了他就是我了。他没动手,我也没有,还会是谁?

    我猛然想到了丽丽,四处找了起来,却什么都没有找到,恍惚之间,似乎看到远处的树丛里,有一抹纯白色的身影,长发飘飘,飘逸而又温柔。转眼间就消失了。

    裘远航的脸色也微微变了。

    是丽丽,肯定是丽丽。

    她虽然和裘远航离婚了,表面上他们的婚姻看起来既短暂又没有什么感情,但是丽丽的心里却已经住了一个人。

    她不愿意和裘远航再正面相对,但是却在暗中救了他一命。我不禁感慨万分,不知从何谈起。

    邱云心用另一只手握住自己受伤的手,眼泪滚滚的淌了下来,双膝跪在地上,痛苦的呻吟道,“妈!妈妈……”

    邱家驹似乎也不忍再见这样的画面,叫旁边的几个保镖将李美华和邱云心都带到了一辆比较大的suv里面带走了。

    裘远航终于完成了报复,他自己大概也想不到自己会是用这么激烈的方式结束这段孽缘,心中再也没有了念想和执念,再加上刚才那柄飞刀给他带来的伤感,他此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蔫巴巴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像个孩子。

    何云的面上却满是得意,也不注意儿子的失落,“邱家驹,报应来得有些晚,但是终于来了不是?”

    “人人都会有报应,难道你不会有?”邱家驹身旁的车子里走出来的罗薇,面目冰冷,她的手上搭着一片厚厚的围巾,但是围巾下面是更加冰冷的枪口。

    何云有些怵的看着她。

    这个时候,场面还是有些诡异的,两个长得几乎一样的人正面对峙着,只是何云的脸有些僵硬,而真正的罗薇却气度高雅,神情闲定,但是眉目之间还是带着深深的厌恶和痛恨,这是杀了自己丈夫的仇人啊!

    只是我有些奇怪,裘远航说的,他母亲并不是杀死苏长虹的罪魁祸首,真正的凶手是他的父亲,那么这个时候,以何云的定力和气度,她不该这么紧张才对,她的紧张是那种只有做了亏心事的人,才会有的。

    难道苏长虹的死,真的跟她有关系?

    “罗教授,你搞错了,苏教授并不是这位一直模仿你的伯母杀的,而是你身后的东家。”姬览这时候却开始为何云辩护了。

    裘远航这时候才缓过神来,他走到何云身边,试图将何云护到车子里,罗薇却呵斥道,“谁也不许动!这枪有六发子弹呢!不想死的就别动。”

    她的声音很低,却充满了威慑力,就像她的人一样。

    大家果然都没有再动了。

    她看向了姬览,“你刚刚说什么?”

    “伯母,我说,害死苏教授的,不是这位把脸整的和你一样的何伯母,而是你身后的那位邱伯伯。”

    罗薇脸上果然立马就燃起了怒火,对着邱家驹冷冰冰的问道,“怎么回事?”

    “他们的话你能信吗?他们在暗算我!”

    “伯母,我们也接触过一段时间,难道您信不过我?”姬览诚恳的看着罗薇说道,“您要是真的不信,你可以问问裘远航,这是他的父亲,他绝不会陷害他的。”

    罗薇看向了裘远航,裘远航颤抖了起来,那枪还指着何云,他的脸上现出了痛苦的颜色,摇了摇头,不说话。真正的凶手就在他的父母之间,无论他承认是谁,现在情势看来,他都会失去一个亲人。

    “邱老板给了我确凿的证据,事事证明,何云就是幕后凶手,我才愿意助他一臂之力,难道你们现在几句话就能打乱我的判断吗?”罗薇并不是鲁莽的人,她十分谨慎的说道,没有因为我们三言两语便立刻改变看法,认为邱家驹耍了她。她言下之意,要证据。

    姬览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金灿灿的怀表,正是我们第一次见到邱家驹的时候,他别在胸间的表。

    后来倒是没有再见了。

    邱家驹见到姬览手上的表,有些吃惊,“这表怎么在你这里?”

    “您先说,这表是不是您的?”姬览笑嘻嘻的问道。

    邱家驹默认。

    “伯母,这块怀表,是邱伯伯非常钟爱的一块表,我时常见他戴的,我想您跟邱伯伯相识肯定也不止这段时间,你也应该见过。”

    罗薇没有回答,但是手上的枪口已经开始有些游移。

    “这块怀表,是我们去接你的时候,我在那间旅馆里找到的,当时,邱伯伯也在那里,你说,为什么?”姬览继续对着罗薇问道。

    邱家驹气愤的跳脚道,“你瞎说什么!你这是在诬赖我!”

    “我当然没有诬赖你。这怀表出现在旅馆里,第一说明您就在那里,第二,说明您也打着罗教授的主意,只是权衡之后,觉得夫妻俩已经死了一个,再死一个,就怕项目难以维系下去,再说,不如使点手段,将罪名嫁祸到何伯母的身上,又能把罗教授拉到你的麾下,一举三得,岂不是太好了!”

    “邱家驹,你好深的城府!既想害了苏教授,还想来害我!”何云立刻接口道,已经不再是方才的慌乱。

    邱家驹已经知道自己百口莫辩,只能冷笑,“没想到,没想到我竟然被你们这几个后生摆了一道,远航,难道连你也诬陷我?”

    “怎么能是诬陷你?三年前,你用一样的手腕对付了我,三年后,对付苏教授,没有人对你有半点的诬陷。”姬览摇摇头说道,“我是不中用的人了,早已经放下这段仇恨,不想再旧事重提,可是……罗教授只怕不能放过你。”

    邱家驹知道自己狡辩不了了,也知道何云嘴上没有说什么,但是心里已经相信了姬览。因为她的枪口已经指向了他。

    他摇摇头,只是悲怆的看了裘远航一眼,“远航,所有的……都给你。”

    就在这时,罗薇的枪也打了出去。

    一声,两声,三声,整整三枪,爆发了罗薇对他所有的怨恨,杀夫之仇,欺瞒之恨,

    至此,邱家驹一生为医,此时却躺在地上饮血挣扎,无法自医。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到了这里,本来是为了救儿子,但是儿子却没有为自己辩护半句。他雄心壮志的想象着自己将项目卖给松岛家族以后,大富大贵,收权收钱的风光,却没有想到身边的罗薇会毫不留情给了自己三枪,结束自己的生命。

    他想不到,想不到的太多了。

    他留下的话只有一句,“远航,所有的……都给你。”

    裘远航一开始一直都愣在原地,过了足足有十分钟左右,才窟洞医生,双膝着地,他伏在邱家驹的身上,面无表情。

    何云也没有想到罗薇会这样果决,直接索命。

    罗薇不是傻子,她在所有人的惊愕之中,早就钻上了她身边的车子,绝尘而去。她才是那个安排好了一切,立刻便飞到国外的人。巴拿马,那里才是她的王国。

    何云也蹲在地上,对着已经死透了的邱家驹嗤之以鼻道,“老东西,你终于死了!只不过你休想和李美华那个贱人葬在一起,我要把你们俩挫骨扬灰,一个撒到东海,一个撒到山巅。风都不能把你们吹到一起!”

    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么恶毒的诅咒,此时身上有些毛骨悚然。

    “够了!”裘远航突然对着何云怒吼一声,“人已经死了,这下你真的满意了?”

    看着发怒的儿子,何云一时有些错愕,“儿子,这难道不是我们一直想要的结果吗?”

    “我只想李美华死,从来没有想过叫爸爸也跟着一起死,哪怕他家破人亡,变成一个普普通通吹牛打屁的老头儿,也比死了强!”

    何云不能理解的看着儿子,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袒护这个已经死了的自己恨透了的男人。

    她没有见过,请我却见过,装作小景随裘远航一起回去见邱家驹的时候,我能感受到邱家驹对裘远航的重视与爱护,那是只有慈父才会做到的。

    而且他在临死前,也还是想着把自己的所有留给儿子----只有到死了,才知道自己真正想做的是什么。

    裘远航这个时候才学会感动,才懂得父爱。

    可惜,晚了。

    何云冷冷的说道,“你在后悔,是不是?娘子后悔刚才不该帮我?应该告诉罗薇真相,把我才是杀了苏长虹的凶手的事告诉她是不是?你宁愿我死,也要帮你这个从小对你不闻不问的父亲?”

    何云的质问让裘远航几近崩溃,他痛苦的嚎啕大哭起来。抱着邱家驹的尸体,涕泗横流。

    我却在一边惊得不知所措。

    何云才是真正的凶手……他们合伙演了一场戏,让罗薇杀了邱家驹。让他背了这个黑锅?

    我看向了姬览,他的脸上是狡黠的笑意。

    他将手上的金表准准的掷在了邱家驹的胸口,从我们这里看去,那金表就像第一次见到他一把,在他的胸口闪闪发光。

    与此同时,他已经迅速的将我拉起,扯到了车子里。

    高源很快便开动了车子。

    我靠在姬览的身上,独自理着这纷乱的头绪,却怎么也连不出一条线来。

    车子疾驰,很快我们便到了乡间的小道。

    姬览将我紧紧搂住,“你可想明白了?”

    “没有,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和裘远航演了一出戏,将苏长虹的死嫁祸给了邱家驹。”

    “那真正的凶手是谁?”

    “何云。一直是她。”

    “为什么?”

    “我不是跟你说过吗?不能这么算了的。”姬览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我想起了我,姬览,邱家驹还有罗薇,我们四人坐在研究院的会议室里,罗薇跟我们说,姬览的事就算了吧。

    我愤怒的泼了他们两人一身的咖啡。

    而那时候的姬览跟我说了,“不能这么算了的。”

    ……

    ……

    “你在报仇?”我深吸一口气,良久,才点点头,“是的,不能算了的,恭喜你,姬览。”

    ----

    姬览和裘远航一起,将邱家驹推向了死亡的深渊,裘远航是为了保护他的母亲,在这样的父亲和母亲之间抉择,他肯定会选择保下他的母亲。所以他和姬览一开始就说好了的,一口咬定这事是裘远航做的。

    事实上,只有何云才会这么无所忌惮的将苏长虹杀死,将罗薇得罪----她不要钱,所以无所谓。

    要是罗薇稍微仔细点的推敲,就会知道,邱家驹是不可能动他们夫妇中的任何一人,敲了牙齿,损了牙床。邱家驹是指着这个项目收敛大笔的钱财的,他会把可能给他带来大笔财富的这对夫妇得罪了甚至杀了?不可能!

    裘远航之所以那么伤心痛苦的跪在邱家驹的尸体旁,是因为他在忏悔……那金表,还能是谁拿出来的?自然是他。

    ----

    姬览导演了最后一场戏,借着别人的手杀死自己的仇人,救出了自己的父亲,脱离了原来的项目,带着我。

    他全身而退。

    ----------

    “姬览……”

    原本姬览是紧紧的抱着我的,可是现在的他,身子软软的,冰冰的,靠在我的身上,昏昏沉沉的睡着。我喊他,他也没有应。

    我猛地坐直了身子,终于明白他为什么不惜一切去导演那样一出戏!因为他怕自己没有机会亲手杀了邱家驹。

    他要让罗薇成为他手上的武器。

    我捏着他冰冷的手心,流着泪,凑在他的耳边喊道,“姬览!姬览,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姬览的爸爸也凑了过来,“姬览!”

    他喊了一声,姬览也没有回答。

    姬伯伯的眼角湿润了。

    他停止了呼喊,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一刻会到来一样。

    “高源!你们都知道是不是!你们都知道姬览会再死一次是不是!你们都知道!你们没有告诉我!”我歇斯底里的喊道,疯狂的哭了起来。

    抱着姬览的头拼命的摇了起来。

    高源显然也是一早就得到了姬览的命令,此时不言不语,任由我发狂发癫。

    “不要,姬览,不要凉下去。不要。”我哭着恳求着姬览,可是他的鼻子里没有半点呼吸。

    最让我绝望的是,他的手笔前些天还要凉,越来越冰。

    即使我现在抱着他,用自己的双手捂着他的手,他还是不可抑制的冷了下去。

    车里的空间很小,我没有力气再去抱他,他已经斜着躺了下去。

    我跪在他的身边,无止境的流起了眼泪。

    从一开始我就担心这样的结果,没想到它还是来了。

    我从贴身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的是:

    欠条

    今姬览同志,欠白良沛小姐,一生的陪伴,一生的呵护,一生的爱。

    特此打此借条,借条由白良沛小姐保管,无论何时,只要出示借条,姬览必须按借条偿还。

    (利息计算方法,每天计息,按辈偿还利息,计算到白良沛小姐老年为止,姬览先生将继续欠白良沛小姐十辈子。)

    我的眼泪将这纸条都打湿了,上面的字迹也模糊了起来,什么都看不见了。

    “姬览,你不能走,我有你的欠条。你亲手写给我的,你欠我一生。不,你欠我生生世世!”

    我呜咽着哭泣。躺着的人却不能再给我半分回应。

    他已成神,像一尊雕塑般。

    可是我不要他成神,我要他做我的人,鬼也行……

    我的心绞了起来,就像上一次失去他一样。

    我一直以为自己做好了准备,在姬览一次次的暗示下,我曾以为自己可以在这个时刻来临之时,坦然去面对,没有想到的是,我做不到,这次的伤心比上次更猛烈。

    这是失而复得之后的失去。

    这是在刚刚结痂的伤口狠狠来上一刀。

    这个对我好,对我宠爱的人,这次再也不能醒来,我连一丝丝希望都没有了。哪怕是再等个三年,三十年,我也再也听不到他在我耳边低语,“良沛,我爱你。”

    “姬览,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你说过,你再也不会离开我的。”恍惚间,我把姬览警告过我,他可能为时不久的话全忘了,只记得他跟我承诺过,他会一辈子陪我。

    我只记得这个了。

    “铛!铛~~~铛~~~”悠远的钟声在耳边振聋发聩。

    一路上除了之前抬头发现我们开到了乡间,我一直都在哭泣和痛苦,抱着姬览的身子想再留住他多一分,哪怕多一秒,没有注意高源是在带着我们往哪里走。

    这空灵的钟声传来,我才如醍醐灌顶般清醒过来,抬头一看,蓦然映入眼帘的是“白龙寺”三个大字。

    戒言和虚空都站在门口。

    每次见到他们的时候,他们都是穿着粗布缁衣,十分随意。

    这次却不同,虚空穿上了主持的法衣袈裟,就连小小的戒言,也穿上了黄色的僧袍。

    他们俩似乎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见到我们从车上下来,双手合十,鞠躬行礼。

    我就像见到了菩萨一样,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大师,救救姬览!救救他……”剩下的话我一句也说不出来,只剩哽咽。

    虚空缥缈的看向车里,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个高源使了个眼色。

    高源便和戒言一起将姬览抬进了西厢房。

    我不知道有没有转机,但是听着寺院里悠扬的诵经声,心里渐渐的宁静了下来,还是跪在姬览的身边,握着他冰冷的手。若是他就这么走了,我愿意立刻随他一起。

    我在心里暗暗的做了这个决定,心想姬览一定就在这附近,和以前一样。

    我看不到他,但是他一直都在,我们不能交流,但是我要是和他变成了一样的存在,我们就可以说话了。

    我不怕痛的,只要能再感受到他。

    这屋子里有个针线篮子,我刚才已经悄悄地将捡到摸了过来。

    朝外面望去的时候,只见戒言叉开双腿,站在一口古井上,双手向上汲着一桶水。

    带他拉扯上来,我却发现那不是水桶,而是一个铁盒子。

    他将盒子捧了进来以后,恭恭敬敬的交给了虚空。

    虚空笑道,“几位都出去吧,能跟着到这里来的,我想都是姬施主至亲至爱的人,你们担心他我知道,但是现在你们要放开他一会。”

    我知道虚空这话主要是对我说的,便颤抖着嘴唇问道,“大师,姬览……还有救吗?”

    其实我根本害怕他的回答,万一他说没救了,我该怎么办?如果答案不是肯定的,我希望没有答案,永远没有。

    虚空笑了笑,伸出手来,在我的额上轻轻一点,“灵犀开了,你就不会问这样的问题。”

    我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高源却已将将我扶了起来,可是我的手还没有放开姬览的手,我不敢放,我怕一转身就是一生的遗憾。

    “走吧,你不想再见到姬览了吗?”高源对我说道。

    这下我的心才终于稍稍安定下来,“高源,姬览是不是还有救!是不是?”

    高源摇摇头,“也不绝对,但是至少现在希望还有,你再拖就没有了。”

    我立刻乖乖的跑到了门外,虚空笑了。

    伸手关上了禅门。

    我紧张的站在门口。不愿意挪开半步。

    高源知道他的话只能把握从床边挪到这里,再要挪远些怕是不可能了,也就放弃了尝试,索性陪我站在一起。姬伯伯也是眉头紧锁,坐在边上的石头牙子上。一声不吭。

    戒言也出来了。

    他的袖子卷了起来,却能见到满手的血腥。我不禁诧异的问道,“为什么你的手上有血。”

    戒言本想双手合十再回答我----他一向这样,但是这会子手上有血,他就没有那样了,直接答道,“白施主不知道吗?我刚从井底捞上来的是苏施主的心脏啊!以前周施主走的时候留下的。她说也许有一天你们有用呢。”

    我的心突突的跳了起来。

    转过身对着高源问道,“姬览还能借着苏晋安的身子站起来是不是!是不是!”

    我的兴奋感染了高源,他摇摇头无奈的答道,“这个姬览没告诉你啊?怪不得你刚才哭得那么伤心。我以为你知道还这么难过呢,当然,这个也不是一定能成的,我以为你在担心。”

    他刚开始的话叫我激动万分,但是后面几句又让我的心悬了起来,“不一定能成?”

    “就是治病也有失败的啊,你就当姬览生了一场病,老和尚是个医生,在替他治病好了。耐心些。”

    话是这么说,现在的情况也总比刚才好的太多了,但是只要不是百分百的把握,我就还是不能把心放回去,别人是治病,姬览这是在治命啊!

    我就这么靠在木质的禅门上,一会心中充满希望,一会又想着最坏的结局,一会哭一会笑,一直等到自己靠在门上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吭!”

    我的后脑勺剧痛起来,一下子惊醒。原来是我靠在了门上,有人从里面来开门,没想到外面还坐个人,我就一下子失去了支撑,摔倒了地上。

    我正在想刚才经历的是梦境还是真实,已经可以道者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他对着我伸出双手,温和的笑道,“刚才的都是梦。你该醒了。”

    我揉揉眼睛,伸出手去,姬览一把将我拉了起来,搂在怀里。

    “是梦吗?”我看着禅房里的虚空,外面的高源,还有这天井,这古树,耳边依稀又有钟声。

    不,我们刚刚赶到这里,我坐在门外等着虚空大师救姬览。

    现在姬览将我搂在怀里。

    不是梦,一切都不是梦。

    姬览被救回来了!

    我抱住了他,狠狠的哭了起来,“你回来了。”

    “我一直没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