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二更

作者:一诺千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妻在上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腹黑权爷调教小娇妃最新章节!

    江沁歌迈进门,在来的路上就已经想好了说辞,陆老夫人见了江沁歌,立即慈爱的冲着江沁歌招招手。

    “沁歌,快到祖母这里来,让祖母瞧瞧。”

    江沁歌上前,陆老夫人拉着江沁歌的手,“好孩子,让你受委屈了。”

    “祖母,不委屈,这件事不怪他们两个。”江沁歌摇摇头,如果陆斐还活着,娶的那个人一定是元瑜,那个孩子名正言顺就是陆家的子嗣。

    “好孩子,祖母就知道你是个知书达理的,这件事来的太突然了,却也并非是陆家有意,说到底还是对不住你,沁歌,你放心,祖母一定会亲自解决这件事,你是陆家明媒正娶进门的嫡媳,任何人都撼动不了你的地位。”

    江沁歌敛眉,都说陆老夫人心狠手辣又自私,今儿可算是见识到了,为了保住名誉,什么都可以牺牲,这样的老人,真的让人无法亲近,比起江老夫人简直差远了。

    “祖母,其实沁歌有件事不知该说不该说。”江沁歌故作为难的看了眼陆老夫人,脑袋又垂的很低。

    “你说,祖母又不是外人,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

    江沁歌犹豫了下,似乎是很难以启齿,支支吾吾的说,“沁歌小时候曾伤了身,调养好多年才恢复了七八成,这些年汤药不断,大夫说将来子嗣怕是有些艰难。”

    话说一半,陆老夫人的脸色就变了,“这件事怎么从未听人提起过?”

    “后来沁歌上山还愿,有高僧给了个破解的法子,夫君的孩子就是沁歌的孩子,都要唤沁歌一声母亲,若是沁歌手里欠下一条性命,这一辈子都不会有自己的孩子,那个大师还说,沁歌将来进门就能做母亲,现在想来也是预言了,所以求祖母为了沁歌着想,暂时先饶了瑜表妹吧。”

    这话,是江沁歌在来的路上就已经想好的,说起来也是脸不红心不跳,这个孩子,必须要保住。

    陆老夫人半信半疑的看着江沁歌,“竟还有这种说道。”

    “是沁歌不争气,还来不及说起这件事,祖母放心,瑜表妹腹中的孩子也是沁歌的孩子,沁歌一点也不介意,沁歌还想做母亲呢,至于江家,明儿回门沁歌会解释清楚的。”

    江沁歌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了,陆老夫人信了一大半,毕竟陆老夫人也是正妻,天底下没有哪一个正妻会希望小妾生下长子,无利不起早,江沁歌也是为了她自己的心思着想。

    若是元瑜的孩子没了,江沁歌真的生不了,陆老夫人总不可能让陆斐休了江沁歌另娶,到头来还是要依靠庶出,倒不如留下眼前的这个。

    “沁歌在菩萨面前许愿,若是违背了誓言,沁歌只怕会遭受菩萨的惩罚。”

    江沁歌站起身跪在了陆老夫人的脚下,“求祖母成全。”

    陆老夫人犹豫了一会,拗不过江沁歌的执着,心里头略有些不悦,若是早知道江沁歌还有这毛病,肯定不会允许江沁歌进门。

    只是事已至此,陆老夫人就是想反悔也来不及了,江沁歌看清楚了陆老夫人眼中的恼,佯装没瞧见,反正也不在乎。

    “罢了,那就挑个日子把事情办了吧,陆家总不能有个未出阁的姑娘未婚先孕,传出去实在难。”

    这话是对闵氏说的,闵氏很快就点了点头,“母亲放心,这件事儿一定会尽快处理好。”

    陆老夫人点了点头,对着两人挥挥手,“我有些累了,你们退下吧。”

    闵氏和江沁歌出了门,闵氏忍不住问,“沁歌,你当真不在意么?”

    江沁歌敛眉,“在意又如何,事已成定局了,瑜表妹能依靠的人并不多,将来也只有这个孩子了。”

    陆瑕和陆璇是迟早要出嫁的,根本顾不到元瑜什么,闵氏身子弱,元瑜什么都没有,只有那个孩子。

    江沁歌怎么忍心对一个无辜的孩子下手呢。

    “沁歌,你是个好孩子。”闵氏瞬间就改变了对江沁歌的看法,江沁歌是正妻,哪怕是不吭声,陆老夫人也会亲自出面解决这件事,江沁歌不会承担任何的名声,反而是受委屈的那一方,但江沁歌没有,反而是忤逆了陆老夫人的意思,保住了这个孩子。

    至于江沁歌说的那件事,闵氏还不知道是真是假。

    “母亲谬赞了,既然祖母提了,那就尽快办了这件事吧,也让瑜表妹定定心,瑕妹妹和璇妹妹毕竟还没出阁。”

    闵氏点点头,“那便定良妾吧。”

    “母亲,这件事终究是夫君愧欠了瑜表妹,沁歌将夫君从瑜表妹身边抢过来,本就心里不安,不如定贵妾吧,等将来孩子出世再提平妻,总不能顶着庶出的名声。”

    江沁歌又生怕闵氏会怀疑,又加了一句,“瑜表妹不是个没良心的人,将来一定会对我感恩,说不定还不会和我争夺夫君的宠爱,至于夫君么,日日看着那个孩子,心存愧疚,才会对我越来越喜欢。”

    江沁歌一副很得意的样子,“如此我还占了一个好名声,说起来还是我赚了。”

    “你呀。”闵氏被江沁歌的话给逗笑了,打心眼里开始喜欢江沁歌。

    ……

    “哪有人这样诅咒自己的。”闵旻得知后,无奈的叹息,站在了江沁歌身后,一只手揉着江沁歌的脖子。

    “当时情况紧急,我也是没办法了才能这么说,我若是点头,若不定陆老夫人直接一碗药灌下去,陆斐最后的血脉也没了。”

    江沁歌哼了哼,可是惊的一身冷汗,生怕陆老夫人派人去江家打听,这件事一半真一半是假的,江沁歌的确是小时候身子不好,但许愿的事是信口胡说的,并不是真的。

    “明儿回去和二哥提一句,二哥应该会帮着我的,再不济还有二嫂帮忙,二哥最听二嫂的话了。”

    江敏自从娶了芙玉以后,芙玉说一句话江敏立马屁颠屁颠的就听了,从来都没有违背过。

    闵旻点点头,“这倒是,陆斐能有一个遗腹子,倒是让人很意外,不过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们就尊重元姑娘的意思吧,陆斐倒是有些眼光。”

    江沁歌哼了哼,换了一个姿势,指了指后腰部,“这里这里,好好按按。”

    闵旻的大手顺着江沁歌指过去的地方,力度不轻不重,江沁歌舒服的哼出声来,“呜,舒服,不错。”

    ……

    “贵妾?”元瑜愣住了,更多的是不可思议,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还能做贵妾。

    “大嫂真的很奇怪,她还说,等瑜表姐生了孩子就提了做平妻,不能让大哥的长子或者长女是庶出。”

    陆璇越来越摸不透江沁歌了,反正如果不是江沁歌出面,元瑜肚子里的孩子是绝对保不住的。

    元瑜又惊又喜,“表嫂……不,少夫人和姑母是一样的心底善良,是我之前枉做小人,以那样的态度猜测少夫人,是我的不是。”

    “我也没想到大嫂会这样做,祖母为了这件事,让大嫂一个月之内都不用去请安了,应该是恼了大嫂,可我看大嫂好像一点也不在乎。”陆瑕皱了皱眉,或许她们真的是猜错了江沁歌。

    不管怎么说,元瑜保住了腹中的孩子,没有什么比这件事更好的,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元瑜已经下定决心以后一心一意的教养腹中的孩子,绝对不会和江沁歌去争夺宠爱。

    江沁歌说的出做的到,不仅不介意元瑜做了贵妾,日日让人去给元瑜诊脉,生怕元瑜腹中的孩子有了什么闪失,还给元瑜送去了两个丫鬟,一个会武,一个擅长毒术,让元瑜省去了不少的麻烦。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元瑜的腹部渐渐隆起,几乎都快遮不住了,江沁歌时常来陪着元瑜闲聊,两个人亲如姐妹,哪里像是妻妾。

    “瑕妹妹年纪不小了,母亲这两日又病了,这是我替她挑选的几个人,你瞧瞧。”

    江沁歌话刚落,陆瑕正好进门,娇羞的捂着脸,“大嫂!”

    “你来的正好,瞧瞧这里可有你中意的,这里也没有旁人,没什么可害羞的,终身大事要紧。”江沁歌一把拽住了陆瑕,指了指名单上的几个人选,陆瑕瞧了眼,都是京都城里的翩翩公子,没有一个差的,想来江沁歌也是花费了心思挑选的。

    “这件事还是大嫂做主吧,我什么都不知道。”

    陆瑕跺跺脚,红着脸离开了,江沁歌无奈只好让元瑜也帮着挑选一二,两个人商量了很久,天色渐黑江沁歌才被丫鬟叫走。

    “姨娘,少夫人难道真的不在意您腹中的孩子么?”丫鬟趁着屋子里没人,压低了声音对着元瑜说,实在不敢相信一个正室竟然大度到这个地步。

    元瑜挑眉斜了眼小丫鬟,“少夫人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至少元瑜一眼就能看出江沁歌眼中的善意,没有掺杂一丝一毫的利用,再说,也犯不上这么麻烦。

    “可少夫人保住了姨娘的孩子,姨娘就躲着少爷,一次也没有见过少爷,这牺牲的代价也太大了,少夫人身子有问题,生不了孩子,若是将来抱走了姨娘的孩子,少夫人又赚了名声,又有了嫡子,还有少爷的宠爱,姨娘却什么都没有,还不是被少夫人紧紧的攥在手心里。”

    元瑜蹙眉,“是谁教你说这种话的?”

    “奴婢该死,奴婢也只是为了姨娘考虑,毕竟姨娘只有这一个孩子,又有多少女人在生产时丢了性命,到时候去母留子,姨娘连反驳的余地都没有,白白替她人做了嫁衣。”

    元瑜愣住了,这个问题她不是没有想过,只是江沁歌会这么做么,是因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么?

    在小丫鬟看来,江沁歌这么处心积虑就是为了元瑜腹中的孩子,连元瑜也动摇了心思,孩子……

    “若是将来少夫人有了自己孩子,又怎么会疼爱姨娘的孩子呢,家产只有一份,少夫人怎么允许姨娘的孩子压住了嫡出呢。”

    “够了,别说了。”

    眨眼便到了第七个月,陆瑕和陆璇两个人的婚事都定了,闵氏非常的满意,直夸江沁歌能干。

    这日,江沁歌一大早起来胃就有些不舒服,请了大夫瞧,被诊出了两个多月的喜脉。

    闵旻直接愣住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要做爹了。

    还没来得及高兴,小丫鬟急匆匆的跑来,说是元姨娘要生了,江沁歌还来不及高兴,立即带着青翡赶过去,闵旻拉着江沁歌,“你也是要当娘的人了,要多多注意点。”

    “知道了知道了,我有武功傍身,我儿子没有那么娇贵,我走了。”

    江沁歌一路小跑着赶了过去,蹙眉,“怎么这么突然就要生了,不是还有一个月么?”

    陆老夫人和闵氏去上香了,陆瑕和陆璇也跟着去了,都不在府上,江沁歌一点经验都没有,咬着牙不许自己慌乱,“快去请稳婆和大夫,快!”

    元瑜疼了足足一日,直到傍晚才将孩子生了出来,孩子哭声嘹亮,稳婆立马出来报喜,“恭喜少夫人,元姨娘生了个公子。”

    “赏!赏!每个人都有赏!”

    江沁歌话落,众人奇怪的看了眼江沁歌,总觉得哪里奇怪,元姨娘生的可是长子,江沁歌不仅没有生气和难怪,居然还开心的大笑,给每个人都赏,这事怎么看怎么有些古怪呢。

    约过了半个时辰,陆家的人才回来,闵氏急急忙忙的赶了回来,“母亲,瑜妹妹生了个很漂亮的儿子。”

    “那瑜表妹人呢?”陆瑕问,语气里还有些不确定。

    “在里面。”江沁歌太高兴了,还没多想,陆瑕立即进了门,元瑜果然是完好无损,蹙眉,哪里有些奇怪。

    陆老夫人得知后连问都没问,江沁歌却道,“这个孩子就是陆家的福星,刚出世,我就被诊断出两个多月的身孕了,母亲,你说巧不巧,看来菩萨的话是没错的。”

    “真的?”闵氏立即双手合十,嘴里念叨了几句阿弥陀佛,菩萨保佑之类的话。

    “恭喜大嫂。”陆瑕和陆璇两姐妹笑了笑。

    “多亏了小公子啊,给我带来了这么大的福运。”江沁歌将孩子还给了元瑜,元瑜熬过来这关,心里有些激动,“多谢你,沁歌。”

    “谢我做什么,这是你的孩子。”江沁歌摆摆手,元瑜怀里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忍不住流泪。

    “大喜的日子哭什么。”闵氏也进来劝,元瑜擦了擦眼角。

    “也许咱们真的误会大嫂了,今日谁都不在府上,瑜表姐还能生下孩子,我刚才问过了,大嫂早上起来的时候身子不适,被诊断出了身孕,若是要下手,咱们回来肯定是见不到瑜表姐和孩子的。”

    陆瑕点点头,“大嫂这个人,还真是让人意外。”

    当日元瑜就成了‘陆斐’的平妻,诞下的孩子直接记做了‘陆斐’的嫡长子,取名陆意。

    次月,陆瑕出嫁。

    第二个月,陆璇出嫁,陆家的两个姑娘嫁期很近,幸亏是江沁歌在帮忙,忙了整整小半年。

    第三个月,陆家被检举,陆老夫人怒极攻心中风在床,陆赋跑了,但不过一日的功夫就被捉拿了,捉到了陆赋勾结外藩的证据,皇上震怒,但念及陆斐往日功劳,只将陆老夫人和陆赋以及沾边的陆家族人斩杀。

    期间闵氏的身子越来越差,没撑住,也跟着陆老夫人去了,元瑜在那之前已经带着陆意离开了陆家,并不知晓京都城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皇上剥夺了陆家的一切,甚至给陆斐改了姓,随了闵氏的姓,叫闵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