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她就是文萱

作者:沫小七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男神攻心术最新章节!

    黎昱凡当天就去了澳门,而洛尘在他离开之后去了警察局。

    这段时间太忙了,他觉得有必要去问问孙国忠一些事。

    邓亚婷是个急性子,坐着陈沫家的沙发不舒服,索性就带着小陈兮和司机出门,亲自去商场挑选沙发。

    而简小兮和陈沫则留在了家里,两个人此时正坐在阳台处喝着花茶聊天。

    “沫,你婆婆干嘛去了?”

    “买沙发。”

    “哟,她还真换呐?”

    “嗯。”

    “那你已经接受她当你婆婆了?”

    简小兮吃着小蜜橘,笑眯眯看着陈沫。

    陈沫将她手里的蜜橘夺了过来,很无语地望着她:“你已经吃了很多,小心拉肚子。”

    简小兮舔舔嘴角,有点意犹未尽瘪嘴道:“就想吃酸的,也不知道会不会生个男孩。”

    陈沫轻笑一声,“明明就很想要这个孩子,还有什么没想好的?”

    “不是说你的事吗?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了?”简小兮朝她调皮地皱皱鼻子,歪头笑道:“未来婆婆现在对你百依百顺,你要是给她添个孙子,她肯定得把你当老佛爷伺候。”

    陈沫很无语地白了她一眼。

    正在两个人聊天之际,简小兮的手机突然响起,当看到来电显示,她的眼中立马腾升起一丝晶亮,她拿起手机跟陈沫示意了下,就进了客厅。

    ..........

    江城警局

    洛尘的到来似乎让孙国忠非常期待,他给洛尘泡了一杯茶递到他面前,慈祥地笑道:“小尘,叔叔可等你好久了。”

    “有新发现?”洛尘接过茶杯,淡然问道。

    孙国忠点头,他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眉头紧锁了几秒钟,随即又舒展开来,沉声道:“叔叔发现了一件事,有点古怪。”

    洛尘清淡的眉头微不可察地蹙了下,却见孙国忠站起身将桌上的照片拿起,声音幽幽道:“文萱那孩子,可能没死。”

    曹冲跟踪顾慈无意中拍到了郝文萱的照片,虽然只是个侧脸,但是直觉告诉孙国忠,那个人就是郝文萱。

    洛尘听到这个消息一点意外的情绪都没有,他眼神无波无澜,淡淡嗯了一声。

    这样的反应倒是让孙国忠有点吃惊,他拿着照片走到洛尘面前,反问道:“你见过她?”

    洛尘摇头,他伸手接过孙国忠手中的照片,看到那熟悉的侧脸,清淡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复杂。

    “有一次,我在文萱的墓地也见过这个侧脸。”洛尘的眼皮微抬,面色沉静如水,“她就是文萱。”

    孙国忠的心咯噔一跳。

    洛尘接着道:“她还活着,可是一直都没有来找我。”

    孙国忠凝眉。

    “孙叔,您还查到了什么?”洛尘放下照片,双手交叉放在腿上,静静地等待着孙国忠的调查结果。

    洛尘的脸色尽管很平静,可是这样的小动作却出卖了他内心紧张的情绪。

    他期待着真相,又害怕孙国忠告诉他的真相。

    孙国忠在他面前坐下,曹冲拍的几张照片里面还有松本一泽,洛尘看了竟然也不意外。

    “她住在山顶别墅。”顿了顿,孙国忠又补充了一句,“松本一泽也住在那里。”

    洛尘垂下了头,修长的睫毛盖住了内心复杂的情绪。

    心里好似释然了,又好似被石头沉沉地压住了。

    文萱真的在松本一泽手上?

    他究竟想利用文萱做什么?

    “他们住在同一个小区,但是不同楼。”孙国忠似乎已经看出了洛尘的心思,刻意地解释了一下。

    洛尘嘴角勾了淡淡的弧度。

    “这个人,你认识吗?”孙国忠将约翰乔德的照片抽了出来,好奇地问道。

    洛尘淡淡点头,回道:“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脑科医生。”

    “脑科医生?”孙国忠诧异,一时间提起了兴趣,“能跟我说说吗?”

    洛尘没有避讳,他将父亲去世的事故告诉了孙国忠,还告诉了他关于简小兮父亲病重昏迷的事。

    孙国忠听完他的话,这才将整件事情的原委连贯起来。

    “这样说的话,松本一泽找这位医生,是不想他救简小兮的父亲?”

    洛尘点头,轻轻叹了一口气,关于简小兮父亲的病,他也有点无能为力。

    “他既然恨简小兮的父亲,那为什么还要收留简小瑜?”孙国忠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皱眉道:“你能猜到他想做什么吗?”

    洛尘不语,嘴唇无意识就呡在了一起。

    如果,他没有猜错,松本一泽的目的是想带走简小兮。

    洛尘只能解释为,松本一泽内心有点变态。

    让自己的‘仇人’死,又将‘仇人’的子女留在身边慢慢折磨,这才是他最终的目的。

    想到这里,洛尘的眼底腾升起一丝寒意。

    见他没有说话,孙国忠似乎也想到了这种可能,忽然之间,他的眼皮狠狠一跳,下意识说道:“他如果想报仇,肯定不会放过老黎?”

    ............

    简小兮接了个电话,和陈沫打了招呼,就急急忙忙出去了。

    陈沫看着被送来的沙发,再看看一脸热情的邓亚婷,她脸上的表情有点耐人寻味。

    当初,她们家买的是二手房,家具大多数是旧的,这么多年以来,她也习惯了。

    现在,忽然间有些改变,让陈沫有点头疼地拧了下眉。

    邓亚婷俨然将陈沫家当成自己家了,她在一旁指挥着送家具的人,吩咐他们将旧的沙发慢慢朝门口移去,然后又叫来佣人把沙发底下打扫干净。

    正在佣人打扫的时候,陈沫的目光忽然间触及到地板上的一个打火机,她轻咦一声,指着打火机对着小陈兮说道:“兮兮,帮姐姐把那个东西捡过来。”

    小陈兮很乖巧地应声,弯腰将打火机拾起。

    陈沫接过她手中的打火机,细细端详了半天,这才想起来,这个打火机是黎昱凡经常用的那个。

    没想到掉到家里的沙发底下了。

    看样子,好像有些年岁了。

    “你们小心点,慢慢搬进来。”邓亚婷站在门口示意送家具的人把新的沙发搬进来,她转过身看到陈沫手里正拿着打火机在看,口无遮拦地扬声道:“这孩子,文萱送的东西到现在还留着,小沫啊,不能用就扔了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