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我命苦啊

作者:珊珊不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惊世嫡女:医妃不好惹最新章节!

    “这位爷,您也知道,咱们在这道上混,有些事知道,也只能当做不知道,您问的这人小的见过几回,但多的就真不知道了,您这金子太重,小的要不起。”

    苏玉成缓缓的转,拇指上的玉扳指,闻言阴笑了声。“都说在无国驿站的都是无根无底的人,这人也不是从石缝里蹦出来的,在这荒漠里,这些银子你又能花到哪儿去?”苏煜宸说着,微微顿了顿。

    “你十年前杀了人一家三口,之后被驱出国境依旧在驿站里做见不得人的勾当,像你这样的人,早就该被阎王爷给收了,不过你虽然该死,但心底也还存了一丝善念,您那年事已高的父母现在就靠着你黑心银吊着一条命吧?”

    苏煜宸的话让店小二的脸色白了白。

    江迎雪在一旁听着,没想到苏煜宸连这个都知道。

    “金子你可以不要,只是不知道你的老子娘,你要不要?”

    店小二低下头,等到他再次抬眼看向苏煜宸时,眼神已经完全变了一般模样,前一秒还是谄媚讨巧的店小二,下一瞬就成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变态魔头。

    “来之前还查过了。”

    苏煜宸喝了口茶。“知己知彼。”

    “好,我告诉你,那独眼龙的确每个月都会出现一次,每次都会睡在大通铺里,我找他说过话,他说自己是做人皮生意的,人皮生意是个赚钱的买卖,但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所谓人皮生意,就是买卖人口的勾当。

    “做这行得有人,像我们这种无根的人撑不起那么大的买卖,不过他这生意做得到跟旁人有些不同,只要娇小姐,细皮嫩肉那种,别的都不要。”

    江迎雪听了两步走过来。“除了是娇小姐,细皮嫩肉之外,还有别的特征吗?”

    店小二看了她一眼。“没有,别的我就不知道了。”

    江迎雪记得,当初去救那个姑娘时,那两个男人中有人说了一句“这个不是”也就是说,那个姑娘没有符合他们要找的人的要求,可那人也是细皮嫩肉的娇小姐啊。

    这次那个老五被惊动了,估计就不会再出现了。

    鼎正丢了两锭金子给店小二,店小二拿了钱就走了。

    “爷,接下来该怎么做?”

    “先回城。”

    “是。”

    这次出来,两件事情都没有办成,回城的时候苏煜宸的脸都是阴着的。

    回到惠州城的湛王府后,苏煜宸就去了书房,像是不知道有江迎雪这人存在似的,直接把她给忽略了。

    “明珍姑娘……”看见走在回廊上的明珍,江迎雪欢乐的打了个招呼。

    明珍脚步微顿,朝她看了一眼,继而继续往前走……

    “诶,明珍姑娘你等等。”江迎雪笑眯了眼上前把人拦下。

    明珍面无表情的瞥了她一眼。“江姑娘有事?”

    “明珍姑娘有事?”

    明珍没有说话,江迎雪暗自撇嘴,这王府里的人真是够了,一个个的嘴巴跟那河蚌似的,撬都撬不开。

    “我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刚跟王爷从无国驿站回来,觉得吧我们应该劳逸结合,好好的放松放松对不对?这样,我到大厨房里去弄些菜来,咱去吃上一顿,喝个小酒,聊聊人生怎么样?”

    江迎雪觉得,明珍就是个高冷面瘫的姑娘,不过两刻钟后……她这种就更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两坛子酒下肚后,明珍可以说是面不改色,脸不红眼不迷的。

    江迎雪双颊绯红,毫无形象的打了个酒嗝。

    “嗝,我跟你说明珍呐,我的命苦啊,我等了这么多年,巴巴的终于等到你们王爷战胜归来了,等着他抬八抬大轿来娶我了,结果呢我‘吧唧’一下,瞬间从天上被人踩进了泥里,你不知道有多少人看我江迎雪的笑话……”江迎雪攀着明珍的肩膀一脸苦相。

    明珍看着她那样子,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皱,这么听起来,王爷好像真的还蛮无情无义的……

    “像我这样没有人撑腰的可怜虫,可那人人蹉跎的孤女又有什么区别,现在王爷竟然还怀疑我,我想证明我真的没有任何歹心,可是没人给我这个机会啊……”

    江迎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眼圈有些红。

    “明珍,你说那些戎族的人怎么就这么可恶呢,咱们去分化他们好不好?”

    明珍一只手放在她后背撑着,不让她乱动间掉到地上。“戎族人看似只有一股蛮劲,实则十分聪明,王爷当年也不是没这么做过,可是没有一次能真正成功的。”

    江迎雪闻言,眸底快速的闪过一抹精光,不过很快她又恢复了醉色。“我有办法啊,你把戎族的情况告诉我,我说不定就能想出办法把他们给解决了!”说着,她怕明珍不信似的狠狠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明珍看她这憨傻的样子,嘴角压不住的微微上扬。

    “小珍珍,你笑起来可真好看……”

    明珍立即恢复了之前的木板脸。

    “你想知道,告诉你也不是不能,戎族是由多个部落组成,在这众多的部落中,有四个部落规模是比较大的,桑塔部落就是最大的部落之一。”

    之前苏煜宸也派间谍去分化过这几个大的部族,挑起他们之间的矛盾,刚开始的时候是成功了,可是后来在大夏国再次出兵时,他们又暂时放下了所有矛盾一起应战,戎族人清楚,若是他们单部落作战,只有死路一条。

    “之后王爷放弃了这个计划。”

    “这些人还挺聪明的嘛……”

    江迎雪双手一圈,抱住了明珍的脖子。“小珍珍,那个桑塔部落的王子好像被王爷带回来了,你带我去见见他好不好?”

    明珍皱了皱眉。

    “我发誓,我真的只是想去闻闻他身上是不是有股羊膻味,别的我什么都不会做的!”

    又是两刻钟后,江迎雪出现在了王府的大牢里。

    “胡伦尔就在里面,你进去闻吧。”明珍面无表情道。

    江迎雪咧嘴笑了笑。“我一定好好儿闻。”

    胡伦尔被关在大牢最深处的一间牢房里。

    他四肢被铁链子绑着,只轻轻动一下就“咣当咣当”的响。

    官兵给她打开牢房的大门后她提着一个食盒走了进去。

    胡伦尔听见声响抬头朝江迎雪看去,见她是一个眼生的女子就皱了眉头。

    江迎雪走到一个安全距离,将食盒放在地上。

    “大兄弟,我给你送些好吃的东西来了。”

    胡伦尔看着她用还算流利的大夏官话问道:“你是谁?”

    江迎雪一屁股坐在地上打开食盒从中拿出一只烧鸡。

    胡伦尔看着她手中的烧鸡咽了咽口水。

    江迎雪撕下一个鸡腿在他眼前晃了晃,之后一口吃进嘴里。

    “唔,还是我亲手烤的烧鸡好吃,你们那大草原里都是吃烤羊肉烤牛肉吧,我告诉你,这鸡的味道跟牛和羊的味道就是不一样!还有这个……”

    她拿出一万碧绿的绿豆汤。“这个是什么知道不?来你闻闻……”说着,她把绿豆汤碗凑到他鼻尖。

    胡伦尔戒备的屏息往后退了退。

    “啧,我说你这人怎么那么顽固呢,这是绿豆汤,知不知道绿豆汤是什么?用来解暑的,就是天气一热,吃上一碗冰镇的那简直就赛过神仙呐,你们大草原里没有吧?”

    胡伦尔看着把绿豆汤喝得哗啦响的江迎雪不说话。

    半只烧鸡下肚,一碗绿豆汤干完,江迎雪抹了抹圆滚的肚子。

    “其实呢我今天过来就是想要让你知道你们戎族跟我们大夏子民的差距,知道差距在哪儿吗?就是你们没有的,我们都有,你们有的,我们也有!”

    “那又如何,待我们把惠州城攻下,你所说的这些东西都是我们的!”

    “犟嘴!”江迎雪抹了把嘴上的油。

    胡伦尔表示不知道这词儿是什么意思。

    “大王子,你们这次是来议和的吧,怎么好好的就动起手来了,我说就算有间谍误伤了湛王,你事后解释不就成了,怎么跟着他瞎起哄打起来了呢?”

    “你说什么?”

    “怎么,你不知道你带来的人中被安插了塔罗部族的人?”

    胡伦尔一脸震愕,显然不相信江迎雪的话。

    “傻了吧,那个当先出手刺伤湛王的人就是安插在你身边的奸细,这次也亏得是我们湛王给你们挡刀了,不然下次他要想砍你,你不老老实实的就栽在他手上了?”

    “你们大夏国的人又想挑拨我们!”

    江迎雪摊手。“塔罗部族的族长睡了你娘这件事难道不是事实,还挑拨你,你自己看看吧,明珍,上尸体。”

    须臾,门外响起一阵脚步声,牢房门被人打开,一具尸体被仍在了胡伦儿脚边。

    “是不是你的人,你个儿看清楚了,也好好想想,他们为什么不让你议和,桑塔部族一直都是战斗力最强的,在对抗大夏时没有你们大头阵,他们后面那些人怎么混,可你自己也想想,这么久以来你们到底有多少伤亡,退一万步说,就算你们戎族真的赢了,那到时候,你的部落里,又还剩下多少人。”

    说完,江迎雪站起身怕了拍屁股。“大兄弟,好好想清楚了,咱回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