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七章 心服口服

作者:恕恕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田园食香最新章节!

    杜玉娘吃过早饭以后,跟家里打了一声招呼,便带着流萤去看邱彩蝶了。

    李氏见她走的匆忙,还提着食盒,就问刘氏,“玉娘干嘛去了?是不是去看彩蝶了。”

    刘氏给六子洗屁屁,这小子长得胖,每次拉臭臭以后,都得好好清洗一下,免得孩子的屁股变红不舒服。

    刘氏很会照顾孩子。

    “是啊,今天早上玉娘跟我说了,说是要去看看彩蝶。我听她那意思,是想让彩蝶跟她走呢!”刘氏拿着一块软软的棉布,给儿子擦了擦,重新穿好衣服后,把六子放到李氏边上,让她帮忙看着。

    李氏皱着眉头道:“这孩子主意咋就这么大呢!”她也很同情邱家的事,但是现在邱彩蝶是重孝在身啊!玉娘呢,新婚燕尔,她把人带走,怎么跟杨峥交待啊,这不是胡闹嘛!

    上了年纪的人,还是很在乎这些事情的。

    刘氏也无可奈何,“那丫头主意正,我劝了也是白劝,没准儿啊,她还嫌我没有同情心呢!其实我也可怜彩蝶那丫头,亲娘没了,总是要守孝的,这么一耽搁,等出了孝期,都二十了。”

    可不是嘛!

    李氏道:“彩蝶那丫头是个好的,或许玉娘劝不动她也不一定。”重孝在身嘛,一般懂礼数的人,是不会到别人家去的。

    邱彩蝶的反应,正如李氏猜的那样,不管杜玉娘怎么劝她,她都不打算跟杜玉娘走。

    “彩蝶姐!”杜玉娘觉得自己的喉咙都快要冒烟了,嘴皮子都要磨破皮了,可是说了半天,邱彩蝶就是不为所动。

    邱彩蝶瞧她心急火燎的样子,依旧不为所动,“玉娘,你要是为了我好,就回家去,别管我。”

    “你……”杜玉娘长叹一声:“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怎么就那么倔呢!”

    死要面子活受罪。

    守孝怎么了?难道守孝就不用吃饭了,就不能活着了?

    像邱家现在这个情况,彩蝶姐不出去找点活干的话,家里日子怎么过?与其让她受别人的白眼,不如跟自己走。

    如果给她钱,她能要的话,自己根本不用说这么多废话劝她。就是知道她的脾气倔,不会要自己的钱,才想方设法的给她一个自食其力的机会,可即便这样,邱彩蝶还是拒绝了。

    杜玉娘是真生气了,看着邱彩蝶的眼神里像是带着火星子似的。

    邱小成还是头一次瞧见这样凶的杜玉娘,吓得连呼吸都放轻了。

    邱大成倒是觉得,如果大姐肯跟杜玉娘走,倒是个不错的选择。一来可以避避流言蜚语,二来也省得大姐太过于伤心,走不出来。

    如果有事情做,她就能很快走出来,忘记之前发生的那些痛苦事!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到了新的环境,没准还能找到属于她的幸福。

    “姐,你去吧!”

    邱彩蝶瞪了邱大成一眼,严肃地道:“你闭嘴!”

    邱大成虽然是个大小伙子了,但是从小就很怕邱彩蝶,被她呵斥了这么一句,脸上顿时红了起来,却是不敢再说话了。

    “大成,小成,你们俩出去,我有话跟玉娘说。”

    杜玉娘也对柳星儿和流萤道:“你们俩也出去,外面等着我。”

    哥俩听话的出了屋,站到院子里去了。流萤更是不敢耽搁,跟着出了屋。

    只有柳星儿,在屋里磨蹭了一会儿,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摇着头出了屋。

    “哥,你说大姐要跟杜姐姐说什么啊?”

    邱大成嘴里发苦,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还能说什么啊!希望玉娘能劝得动大姐吧!

    此时屋内,邱彩蝶也在苦口婆心的劝杜玉娘,“你说我脾气倔,你又比我强到哪儿去了!玉娘,你对我好我知道,但这件事你得听我的。”

    杜玉娘皱眉,“你别跟我说什么重孝在身的话,我不想听。”要说倒霉,谁能有她倒霉,她可是死过一回的人了!

    “你不想听我也得说,我知道你不在乎,可是我在乎,我不能让别人说我不懂事,更不能恩将仇报!”

    “恩将仇报?”杜玉娘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彩蝶姐,你能不能不在乎别人的眼光,过自己的日子啊?像你这样活着,真的没有任何意义。你要好好活着,照顾好两个弟弟,帮他们成家,让婶子在天之灵能够瞑目,这才是你应该做的事情。”

    “这些都是我的事,我会做好的,但是我不能跟你走。”

    杜玉娘刚要说话,就被邱彩蝶打断了,“你听我说,你听我说完。”

    邱彩蝶轻叹一声,才道:“玉娘,这几天我想了很多,老话说得好,靠山山倒,靠人人跑,只有靠自己,才是最靠谱的。”

    她停了一下,又道:“一直以来,我都以为我很坚强,我觉得我做得很好!可是,这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彩蝶姐,你想太多了!”杜玉娘着急地道:“你只是个弱女子,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不容易了。”

    “是啊!我只是个弱女子,我爹走的时候,我还是个孩子。”她苦笑一声,“玉娘,我不能用这种理由骗我自己。”

    这人分明就是钻到牛角尖里去了。

    “彩蝶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杜玉娘担心地道:“你这样,我怎么能够放心呢!”

    “玉娘,我是大人了!我比你还大呢!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想替我们家找一个出路,可是眼下我什么心思都没有!说句泄气的话,我娘一死,我觉得天都塌了,这个打击对我来说,太大了。”

    这么多年来,她一直都觉得,哪怕生活再不容易,只要娘在,家就在。他们守着娘,守着这个家过一辈子,苦也好,累也罢,全家人在一起不分开,这才是最重要的。

    现在呢!娘死了,还是被耿小山气死的!

    那就等同于是间接被自己气死的一样!

    邱彩蝶无论如何也过不去自己心里这道坎。她不能把耿小山怎么样,但是也不想轻易放过她!

    “玉娘,你别催我,让我好好静静,好好想想,或许哪天我想通了,就去找你了。”

    杜玉娘知道,这事儿急不得!她巴不得邱彩蝶现在就能跟自己走,但是当事人自己想不通,钻了牛角尖,又怎么能是三言两语就能劝得动的呢!

    这场变故,对于邱家来说,实在是影响太大了。

    “好吧!我希望你好好想一想,如果你想通了,就让人捎个信儿,我派车来接你。”

    邱彩蝶这才高兴了一些,握着玉娘的手道:“玉娘,谢谢你。”她这一辈子,就交了杜玉娘这么一个好朋友,无论她负了谁,都不会负杜玉娘的。

    “净说傻话。”杜玉娘拍了拍她的手,“那我走了。明天我就回五岩镇了,你要是想通了,一定让人捎个口信给我。”

    邱彩蝶点了点头,“我送你。”

    二人一起出了屋,让院子里大眼瞪小眼的四人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那我走了!”

    邱彩蝶点了点头,“走吧,回去吧!”

    杜玉娘这才带着柳星儿和流萤,从邱家院子里走了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心里慌慌的,好像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似的。

    三人一路上都没有说话,流萤看着自家太太那张心事重重的脸,心里也不大好受。想了好一会儿,最终没忍住,说了一句:“太太,您别难过了!邱姑娘也是有自己的想法。”

    柳星儿也问:“那姑娘是怎么想的?”

    杜玉娘长叹一声,看着街上纷纷攘攘的人流,不由得道:“猜不透啊!”她知道邱彩蝶不愿意跟她走,或多或少跟守孝这事儿挂边,但是她觉得,邱彩蝶不是那种不顾全大及的人,她到底是怎么想的,杜玉娘一时半刻的也猜不到。

    劝也劝不动,说也说不明白,干脆就让她冷静一下吧!或许过一段时间,她从这件事情里面走出来,就好了。

    杜玉娘走后,邱大成让邱小成自己在院子里玩,他则是想要跟邱彩蝶谈一谈。

    “大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邱彩蝶坐在炕边上,一方不发。

    “大姐,玉娘都亲自来了,你为什么不去?”

    “我为什么要去?”邱彩蝶眼中带着几抹哀伤,“大成,做人要有良心,杜家待我们不薄,你觉得我这个时候跟着玉娘回去,真的好吗?”

    邱大成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按照老家的传统,家中有白事,身上带孝的人,做事之前都得避讳点。像杜玉娘这样成亲还不到一年的人,他们最好是少接触的,以免把晦气传给人家。

    可是他们家现在这种情况,还有别的出路吗?

    “大姐,我错了。”邱大成低着头,他想不明白,为什么玉娘不在乎,大姐却这么在意呢!

    “算了,咱们家的情况,也确实不太好。”邱彩蝶苦笑一声,“你别急,总会想到解决办法的。”

    邱大成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邱彩蝶看着杜玉娘提过来的那个食盒,轻叹道:“算了,有事儿以后再说,让小成进来吃饭吧~”

    杜玉娘回到杜家后,直接回屋了。

    她心情不好。

    李氏和刘氏知道邱彩蝶没有答应杜玉娘的提议,心里都是松了一口气。她们是很同情邱彩蝶没错,但是亲疏有别,再怎么样,邱彩蝶也不可能有杜玉娘重要啊!

    “算了,让她静静吧!”

    第二天,杜玉娘左等右等,也没等到邱彩蝶,无奈之下,只好告别杜家众人,坐上马车赶回了五岩镇。

    白汉英已经找人算好了日子,半个月后正式搬家,但是杜玉娘也赶不上了,那边铺子还需要她坐阵呢,她得回去了。

    还不到中午,杜玉娘就到了五岩镇,刚到家,车上的东西还没卸完呢,就听到了姜氏的声音。

    “你怎么回来了!?”

    姜氏也没想到杜玉娘回来了,就笑道:“铺子那边没有什么事,我就想回家来看看,也是赶巧了。”

    “辛苦你两头跑。”

    姜氏就笑,“辛苦什么!哦对了,太太,我打听出赵芸兰要做什么生意了。”

    杜玉娘示意她坐下说话,自己先喝了几口茶水润了润喉咙,才问,“说说你知道的情况。”

    姜氏脸上带着笑,一看就是很放松的情形:“赵芸兰想开酱菜铺子!之前咱们不是撞到她在租铺子嘛,后来我也去了那家铺子打探两回。一开始那家人的口风很紧,只谈跟铺子有关的事情,绝口不提赵芸兰。后来我按着你的意思,在里面抬了抬价,没想到赵芸兰势在必得,居然多花了两成的钱,将那铺子租了下来。兴许是白得了不少钱,那老板高兴,就把他知道的事情告诉我了。”

    原来百味堂的生意不好,赵芸兰什么办法都想遍了,甚至不惜降价销售,但是生意一直没有什么起色。

    听说最近店里辞退了两三个人,就是因为入不敷出的关系。

    这个酱菜店,是赵芸兰咬着牙开起来的。眼看着百味堂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她着急上火啊!

    说来也是巧了,这个赵芸兰身边,有个粗使婆子,腌得一手好酱菜。赵芸兰无意之中得知了,就动起了开酱菜店的念头。

    好巧不巧的,就被杜玉娘撞见了,还从中作梗,让她多花了不少钱。

    酱菜店啊!

    杜玉娘笑了笑,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啊!

    “姜嫂,去打听一下,咱们家铺子附近有没有要卖铺子的,咱们买下一间来。”

    “啊?”姜氏也想到,杜玉娘肯定要跟赵芸兰打擂台的,却没想过,自家太太这样大的手笔,居然直接买铺子。

    会不会太夸张了啊!

    “没事,你去打听吧!价钱合适,咱们就买下来。”

    姜氏点了点头,“行,既然您回来了,那我就回去了,正好打听铺子的事。”

    杜玉娘点了点头,“去吧,越快越好,这一次,咱们要先发制人!”

    “哎,我明白了!”姜氏连忙起身,“我现在就去!”说着快步出了屋,急匆匆的走了。

    杜玉娘想到当初富家那一箱子黄金,心中大定!那笔钱谁也查不出来,可以光明正大的用!这一次,她要让赵芸兰输得心服口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