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二章 魔神之玺!

作者:小刀锋利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战神变最新章节!

    此时的滕飞,正行走在永恒之地的外宇宙空间,从方老板那里离开之后,滕飞并没有直接返回九十九城,他意识到有一股他没有意识到的危险力量,似乎早已经进入了永恒之地,在没有将这件事调查清楚之前,滕飞不想直接回到九十九城去。

    方老板已经决定迁离那个小镇,他并非食古不化之人,之前之所以不想将酒楼的生意扩大,是因为他很清楚,他的酒楼一旦扩大,要不了多久,这酒楼就将彻底不属于方家!

    至于家族中那些人认为万无一失的秘方,对于敢把主意打到他们头上的人来说,也根本就不是任何问题!

    这些事情,方家的那些族老看不出,但方老板却是看得明明白白。

    如今有滕飞的一句话,在整个永恒之地,他方家再无任何危险,之前所有打他酒楼主意的那些人,一旦听说方家得到了滕飞天王的关注,别说继续把主意打到方家的头上了,恐怕第一反应,就是立马提着贵重的礼物来道歉吧?

    滕飞在永恒之地的外宇宙空间行走了数日,期间的确遇到了一些沙尔魔族的人,但都是一些实力一般的小角色,并没有太强的武者,因此滕飞都是随手将这些人收拾掉,然后继续巡视这片宇宙空间。

    就如同百兽之王,在巡视自己的地盘一样,永恒之地名义上的主宰者虽然是大天尊和智慧神将他们,但实际上的王者,却非滕飞莫属。

    滕飞行走在这片宇宙虚空,一步迈出,就是几千里,双目射出的神光可以纵贯宇宙虚空数十万里,所有在他视线范围内的生物,都别想逃脱他的监控。

    让滕飞有些失望的是,他始终没能发现太强大的沙尔魔族人。最后不得不离开这片外宇宙空间,打算打道回府,回家去跟自己的亲人们团聚。

    不管是那些红颜知己,还是他的那些子女们。他都有整整二十年没有见过了,滕飞特别想念他们。

    突然间,滕飞心中微微一动,随即,滕飞的眉头微微皱起来,自语道:“魔族出事了?”

    当年滕飞离开魔族,曾留给青衣信物。言明若是遇到危险,可以捏碎这块留有他神识的信物,他立即就能感应到,无论身在何方,都会第一时间赶过去。

    二十多年过去,滕飞甚至都快忘记这件事了,而今想起来,二十年前一幕幕。仿佛就发生在昨天,当年那个绝色美女,魔族的公主青衣。而今恐怕早已经成为整个魔族的女王,而且,也应该早就嫁人了吧?

    想起当年青衣对自己的种种情愫,滕飞心中,也有几分感慨。

    修炼无日月,二十多年的光阴,对一个世俗中的女孩子来说,足以让她韶华变老、青春不再,但对滕飞这些人来说,不过是弹指一挥间。二十年前的种种,宛如昨日。

    滕飞没有太多犹豫,随手掐出一个法诀,身形骤然消失在原地,随即出现在永恒之地九十九城,滕家所在的区域中。

    滕飞双眸射出两道精芒。空气中,竟出现一尊跟他一模一样的人,朝着本体拜了三拜,然后头也不回的朝着滕家的核心区域飞去。

    滕飞嘴唇微微轻动,似在说话,但却没人知道他说什么,更不知道他是说给谁听。

    随后,滕飞的身形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永恒之地无人不晓的吞天大渊之上。

    ……

    魔族,皇城。

    青衣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昔日的魔皇,如今看上去要比过去年轻了很多,只看外表,就像个三十出头的青年,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只是眉宇间,多了一抹邪魅的味道。

    “父亲,您……您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是您的女儿啊?您是魔族曾经的王者,您现在这样做,是要将整个魔族的命运葬送掉啊!”青衣不敢置信的惊呼着,眼神中充满悲伤。

    “哼,小贱人,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做什么。”青衣的父亲,昔日的魔皇,一张嘴,说出来的话语,却极为歹毒:“你不过是在拖延时间而已,你捏碎了当年滕飞那个该死的人类留给你的信物,你在等那个该死的人来,你觉得他会过来救你是吧?嘿嘿,别痴心妄想了!我给你机会,给你时间,你慢慢等,就算你等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那个人类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识相的话,就赶紧交出魔神之玺!念在父女一场的份上,我会饶你一死,只会将你流放到生命禁区。”

    “父亲,到底是什么,让您变得如此疯狂?”青衣眸中带泪,不可思议的望着自己的父亲,她根本不敢相信,眼前这人是她的亲生父亲,是那个二十年前平静退位,将大魔王之位传给她的伟大魔皇。

    “什么叫变得疯狂?这魔皇这位,本就是我的,我既然能把它传给你,自然就有权利将它收回去!”昔日的魔皇有些激动的挥舞着手臂,大声说道:“更不要说,当年的你,本就是窃据我的位置,仗着有滕飞那该死的人类帮忙,硬生生将我从魔皇之位赶下去,还要心甘情愿的让你成为新一任的大魔王……青衣呀青衣,你好好想想,这怎么可能?就算你是我的女儿,我也绝不会心甘情愿的将手中的权利交给你!就像现在,现在这样,我要拿回原本属于我的权利,你不也同样不愿意吗?”

    “我……我没有!”青衣的脸色气的煞白,大声辩解着:“我从来就没有对这个位置有过任何恋栈!”

    “你说谎!”昔日的魔皇厉声喝道:“你若不是恋栈手中权利,不想把魔皇之位交给我,为什么不给我魔神之玺?为什么通知滕飞?哈哈哈,其实这些,对我来说,都已经没关系了,我巴不得你通知那个该死的人类,他不来还好,若是他来,我必然让他无法活着离开魔族!”

    “魔神之玺……那是在我体内自然生出的宝物,将它交给你,我的生命,也就走到了尽头。”青衣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掉落下来,哽咽道:“难道在您的心中,女儿的生命,还比不上一件冰冷的法宝吗?”

    曾经的魔皇大声冷笑:“女儿可以生出千个万个,但法宝,却只有一件!”

    “我……明白了。”青衣的泪水,滴落尘埃,晶莹剔透,如同世上最璀璨的宝石一般。

    她缓缓的说道:“既然父亲您,这么想要得到魔神之玺,那么,女儿就成全了您,又有何妨呢?只要父亲您能够带领我们魔族,走出如今这种种困境,青衣的任何牺牲,都是值得的!”

    说着,青衣一只如玉的素手,缓缓伸向自己的额头,随后……这只手,就这样,插入进了她自己的头盖骨当中。用力一抓,一个一掌盈握的小东西,硬生生被青衣给抓了出来。

    上面,还鲜血淋漓,澎湃着强大的生命能量。

    青衣的身子重重的晃了两晃,抬起头,看见自己的父亲,这位昔日的魔皇脸上,竟然出现了急不可耐的笑容和表情,眼睛死死盯在自己手上,竟是一眼也没有看向青衣本身。

    青衣惨然一笑,随即十分虚弱的说道:“父亲,现在,它——魔神之玺,是您的了!”

    “哈哈,好!好!好!真不愧是我的好女儿,乖女儿!来,把它交给父亲,从今以后,你依然是魔族的公主,依然地位尊崇,整个魔族,绝不会有任何人,敢找你的麻烦!”昔日的魔皇那张略带邪魅的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走向青衣,就要从青衣手中拿走这枚魔神之玺。

    “等等。”

    突然间,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随后,一个身材高大的身影,闯了进来,这人的身上,还沾染着不少血迹,衣衫有些地方都已经破了,显然,在他刚刚进来这里之前,是经历了一场战斗的。

    “陛下,您怎么能这么做?您真的是陛下吗?”这身材高大声音低沉的魔族,一闯进来,便毫无畏惧的死死盯着昔日的魔皇,眼中满是痛惜之色。

    “青魔?你怎么会闯进来?而且,你居然……在质疑朕?”昔日的魔皇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随即冷冷说道:“你若是还当我是你的陛下,那么,我给你一个呼吸的时间,赶紧离开这里!我可以当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可能是因为青衣心甘情愿的交出魔神之玺的缘故,昔日的魔皇并没有过多去苛责他最忠心的部下青魔,而是决定要放他一马。

    只可惜他这番心思,青魔完全不领情。这位一直以来,都对他忠心耿耿的大魔,这次是真的动怒了。他目光坚定,直视着魔皇,大声说道:“魔神的传承,自我选择,魔神之玺,只有在魔神选定的传承者身体中,才能形成,而今陛下您却倒行逆施,想要夺取魔神之玺,难道陛下您就不怕得到报应,遭受天谴吗?”

    “哈哈哈哈,天堑?如今,在这个世界,我便是天!”昔日的魔皇哈哈大笑:“所有的天堑,都是我安排的,我还怕的什么天堑?真是个天大的笑话!”(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