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我伤,你死!

作者:小刀锋利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战神变最新章节!

    第二百三六章

    我伤,你死!

    滕飞听了,喟然一叹,道:“按照对方的身份来,你想要报仇,的确很难,不别的,陆炳章就是一名圣者,想杀他,很难啊!”

    丁雪宁点点头,沉默了半晌,然后抬起头,着滕飞道:“是很难,但我不会放弃的,起来,滕飞,你想从烈阳旭手中抢走陆紫菱,恐怕会更艰难,我这属于私人恩怨,你这已经涉及到烈阳旭能否顺利成为烈阳圣地下一任圣主的大事,我相信,他不会轻易放过你的,哪怕……你现在在很多人的眼中,已经成为了一个白痴……”

    丁雪宁着,眸光闪烁,轻声道:“我们之间,倒是可以联起手来,就算不能轻易报仇雪恨,但至少,也要把烈阳圣地搅个天翻地覆!”

    滕飞着丁雪宁,微微点了点头,道:“我同意。”

    丁雪宁郑重点头:“一言为定,决不食言!”

    这时候,滕飞脑中的青龙老祖忽然道:“滕飞,心,有人在跟踪我们!”

    滕飞双眼顿时微微眯起来,咬牙轻声道:“果然狠毒,我都已经变成白痴了,他们都不放过!”

    “谁?”丁雪宁蹙起秀眉,奇怪的着滕飞。

    “还能有谁,自然是他们!”滕飞的声音变得冰冷起来,对方既然真的派人来追杀,那么身手绝不会太弱,至少,也是高级斗尊。

    “你先别出手,别让他们那么快知道你其实没事。”丁雪宁迅速冷静下来,着滕飞轻声道:“如果他们来了,我先应付一番,他们没那么大胆子连我一起杀,到时候我假意不敌,等那些人想要杀你的时候,你再突然出手,出其不意……”

    滕飞一脸赞许的着丁雪宁,道:“不出,你还挺有头脑的。”

    虽然气氛有些紧张,但丁雪宁还是白了滕飞一眼,随即将那张似哭似笑的面具罩在脸,一股冰冷肃杀的气息,从丁雪宁身散发出来。

    紧接着,暴龙忽然高声怒喝道:“什么人鬼鬼祟祟,给你家暴龙大爷滚出来!”

    “找死!”一个毫无情感的冰冷声音骤然在树林中响起,对方显然也没打算要隐藏自己,一道白亮的斗气,直接射向暴龙。

    暴龙当即一惊,身子从马车往旁边跳去。

    一声轰然巨响,两匹带着魔兽血统的亚魔兽健马被轰得四分五裂,马车的车厢很结实,因为速度并不快,所以一下子便停在那里,车辕卡在地。

    丁雪宁推开车门,一双冰冷的眸子里充满煞气,冷喝道:“什么人?滚出来!”

    “丁家姐,这件事跟你毫无关系,请你回避一下,我们只杀车中那人,那人死,我们就走,你如若阻拦,伤了你,我们也不好像六宫主交代。”

    一个身穿青色长衫的中年人面无表情的着丁雪宁,直截了当的道,完全忽视了有些狼狈的暴龙,至于车厢中那个已经变成白痴的年轻人……更是被他无视掉。

    “你倒是很直接,我如果,我不想回避呢?车里的人,已经重伤,几乎成了一个白痴,你们居然还要对他痛下杀手,你们有人性没有?”丁雪宁一脸愤怒的嘲讽道:“亏你们出自一个庞大的圣地,居然会做如此不要脸的事情!”

    “丁家姐,请你话客气点。”这时候,另一个穿着白色长衫的中年人缓缓从树林中走出来,一脸平静的着丁雪宁,淡淡道:“烈阳圣地要杀什么人,还轮不到一个外人来指手画脚,莫是你,就算是你父亲,黄金斗气家族的家主来了,我也是这么!你可以去问问你父亲,会不会如此草率轻易的去干涉别家事情,你在烈阳圣地的那番话,已经给你的家族造成巨大的麻烦,姑娘,学聪明点,有些事情,不是你能够干预的,现在赶快回家,找你父亲撒撒娇,然后让你父亲给烈阳圣地道个歉,这件事,也就这么算了,今天马车中这人,我们是必须要杀的!”

    “给你们道个歉?”丁雪宁一脸愕然的着话这位身穿白色长衫的中年人,然后冷冷的道:“当年你们烈阳圣地对我造成巨大伤害的时候,谁来对我表示过歉意?废话不用了,想要杀滕飞,除非从我尸体才过去,不然的话,你们从哪来,就给我滚回哪去!”

    那边暴龙也同样爆发出一身杀气,双眼射出狂暴的光芒,怒吼道:“想杀公子,先过我这一关!”

    嗤!

    身穿白色长衫的中年人嘴里发出一声嗤笑,一脸不屑的着暴龙,嘴角微微扯了扯:“巅峰大斗师?不对,是个初级的斗尊,你这种弱者,根本没资格在我面前叫嚣,给我死去!”

    着,一纵身,朝着暴龙扑了过去,双手一前一后,轰出两股恐怖的斗气!

    暴龙原本那两把黄金剑,已经在被俘之后,被烈阳圣地的人给收走,所以,此时他只能使用一把长刀迎敌。

    见这白衣人扑来,暴龙眯着眼睛,忽然间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喝,这一声大喝蕴含了恐怖的杀意,仿佛整座森林都跟着微微颤抖了一下,一道刺眼的白光,顺着暴龙手中的长刀,势不可挡的斩向白衣中年人!

    原本神情分不屑的白衣中年人被暴龙这一嗓子给骇得微微一怔,那股恐怖的杀意,是他从未感受过的!

    身形也就跟着微微停滞了那么一瞬间,不过高手之间的对决,分之一个眨眼间都足以决定生死,更别白衣中年人被暴龙怒吼中蕴含的杀意给骇得身形停滞了,眨眼间,这道白色光芒便斩到了白衣中年人的面门!

    咔嚓!

    一声让人心悸的骨头碎裂声音,骤然响起,白衣中年人竟被暴龙这一刀,给活生生劈成两半!

    这个结果,当即惊呆了在场的其他几个人,全都不敢置信的站在那里,包括前几天一直虐暴龙虐得不亦乐乎的丁雪宁在内,都傻了眼。

    “呸!**,你这种在域外战场面,老子还是大斗师的时候就杀过不下个!还真以为等级可以决定一切,你这种只有等级而没有任何经验的东西,在老子的眼中,就是一只垃圾菜鸟而已!”

    暴龙朝着被一刀劈死的白衣人尸体狠狠吐了口吐沫,然后微微眯着眼,打量着呆在那里的青衫中年人,嘿嘿一笑:“喂,该你了!”

    “啊啊啊啊啊,你竟然杀了我兄弟,我要将你千刀万剐!”青衫中年人突然间回过神来,眼中迸射出无尽的恨意,手中忽然间出现一把长约一尺,金光闪烁,刺得人眼睛生疼的短剑,身形如同闪电一般射向暴龙,手中金色短剑,狠狠刺向暴龙的咽喉!

    又一个**,生死搏斗,热血固然会爆发出更强大的实力,但过度的热血,会让人失去理智,丧失一部分感应能力的!

    暴龙冷冷的着扑过来的青衫中年人,手中长刀挽出一个刀花,将面的血迹甩掉,轻轻舔着嘴唇,有些贪婪的着青山中年人手中的金色短剑,心中暗道:妈的,不愧是一个圣地,就是有钱,这家伙手中的武器,竟然也是精金锻造出来的,比之前那对金色剑,简直好了太多!那对金色剑我用着本来就不大舒服,被收走了也没什么可惜,天待我不薄,立即又送来一把大号的精金宝剑!

    若是青衫中年人听见暴龙心声,恐怕会吐血三升,直接惨死了。

    锵!

    青衫中年人手中的精金宝剑骤然射出一道剑气,在空气中发出凄厉的呼啸声,跟暴龙手中长刀狠狠撞击在一起,金铁交加的巨响,震得人耳膜生疼!

    暴龙手中的长刀,毫无悬念的断掉,青衫中年人的脸泛起一抹狰狞之色,手中精金宝剑毫无阻滞的继续刺向暴龙的喉咙,同时口中发出一声暴喝:“死!”

    在青衫中年人来,他的兄弟刚刚死于太过大意,谁也没能想到,这个初级的斗尊,在战斗中竟然分无耻的大吼一声……这只能白衣中年人经验太少,没怎么入世历练过,在世俗中,哪怕是最低级的一个士兵,在战场,都会采用这种声势夺人的方法战斗,更别暴龙这种从域外战场活着回来的老家伙了。

    这也是为什么那些大族,都会让自己的年轻一辈,进入到世俗进行历练的一个重要原因,不经过磨砺,哪怕羽毛长得再丰满,模样再怎么神骏,也不会成为翱翔九天的雄鹰!

    暴龙的脸,忽然间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得青衫中年人神情微微一怔,本能的觉得有些不对劲,但眼着手中无坚不摧的宝剑就要刺中仇人喉咙,也不可能停手,而且,凭他的经验,也根本就不出究竟哪里不对劲。

    这一剑眼着就要刺中暴龙的喉咙,青衫中年人仿佛到了暴龙血溅五步,人头飞起的场面,嘴角情不自禁的泛起一抹狞笑,就在这电光石火的一瞬间,暴龙那庞大的身体微微一晃,无坚不摧的精金宝剑,摧枯拉朽的斩断了暴龙的一条左臂!

    血光乍现!

    而暴龙,那张生满了络腮胡子的脸,却露出一个让人心寒的笑容来,眼神中充满了嘲弄,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大步向前,手中半截的断刀,噗嗤一声,插进青衫中年人的肚子,反手一拧……在青衫中年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中,抽出断刀来,一刀砍去青衫中年人的脑袋,青衫中年人嘴角那一抹狞笑,依旧僵在那里,但却已是人头落地!

    暴龙庞大的身子轻轻一晃,朝着青衫中年人的尸体呸了一声,道:“这叫我伤,你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