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莫非他喜欢男人?

作者:小刀锋利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战神变最新章节!

    “你…你敢骂我?你这个士包子,乡下来的穷鬼,睁开你的狗眼给本少爷好好看看,这是真武大街!你这种人,一辈子都没有资格居住的一条街!”

    凌繁被滕飞彻底ji怒,当即大声怒骂:“你给我记住,滕飞,我们之间的事情,没完!”

    啪!

    狠狠一巴掌抽在凌繁的脸上,又快又重又响。

    当即把凌繁打得愣在那里,他死都没想到,这个乡巴佬土包子,敢在真武大街,当街抽他这个大帅侄子的耳光!

    “这回呢?是不是更没完了?”滕飞一脸戏谑的看着凌繁,嘴角泛起一抹冰冷的笑意,淡淡的道:“我尊敬凌夫人,在她面前自称晚辈,那是因为凌天宇和凌诗诗是我的dong友,并非我畏惧强权,而你凌繁,你又算个什么东西?下次再敢出现我面前,我就一颗一颗敲碎你的满口牙齿!”

    凌繁浑身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哆嗦,看向滕飞的眼神充满了恐惧。

    无它,滕飞刚刚稍微乔放出一点点身上的杀气,从小生长在温室里的凌繁哪能经受得起这种冲击,当即吓得hun飞魄散,要不是tui都软了,现在早就落荒而逃了。

    刚刚那一瞬间,他忽然间感觉自己面前站着的,不是一个玉树临风的少年,而是一个浑身浴血充满杀气的屠夫!

    真武大街上人虽然不多,但来来往往的车辆也有一些,此刻都看见这边的小冲突,不少马车的帘子都被掀起来,正好看见滕飞抽凌繁耳光的这一幕,人们都在心中惊诧:这少年是谁?竟敢在真武大街上殴打大帅府的凌繁少爷?

    虽然这凌繁不是凌逍遥亲生,但很多人都知道,这凌繁在大帅府很受宠,程度甚至不下于凌天宇和凌诗诗这对兄妹!

    这时候一道身影,从大帅府方向疾驰而来,红着双眼的凌诗诗背后背着一个不大的包裹,看也没看捂着脸傻在那里的凌繁一眼径自来到滕飞面前嫣然一笑:“这位年轻英俊的公子,小女子已经几天没吃过东西了,可以赏赐一点吃的么?”

    凌诗诗一双美目虽然有些轻微的红肿,但却给她凭添了一种异样的成熟风情,一身洁白绣着金se凤凰的长裙,穿在她的身上更将凌诗诗衬托得极为美丽。

    滕飞无奈的笑了笑,说道:“这位小姐,小生的荷包也不充裕只购买一碗面的……”,凌诗诗扑哧一笑:“那就一人一半!”

    说着,走上前,挽住滕飞的胳膊,挽得很紧,似乎生怕一松开滕飞就会跑掉,倒是叫真武大街上不少人看直了眼,几乎不敢相信这个国se天香的少女,就是帝都威名赫赫的小魔女凌诗诗。

    看着两人顺着真武大街渐渐远去的背影很多人都情不自禁的出几声感慨。

    “这公子不知是谁家的,跟凌小姐,还真是ting般配!”

    “好一对金童玉女,这少年是什么人?竟然能够得到凌家小姐的青睐?”

    “没想到今天出来透透气,竟然遇到这么好玩的事情,凌诗诗有了心上人,哈哈,我要把这个消息传给朱志武,我要看看他知道这件事后,会是什么表情,哈哈哈哈!”一辆极为奢华宽大的马车里,传来一声得意的长笑。

    而失hun落魄的站在那里的凌繁,从始至终,则没有任何人上来安慰他一句,甚至都没人多看他一眼。

    一直以来,凌繁都是自我感觉良好,就差以大帅府嫡出自居了,但实际上,在真武大街这些勋贵们的眼中,他,也不过就是凌家的一个旁支!若大帅无子,那人们可能还会高看他一眼,但大帅之子凌天宇人品武功皆是相当优秀,本身就比他凌繁强了不知多少。有凌天宇在,谁会真的把凌繁当回事?

    凌繁感觉自己的脸上,现在依旧是火辣辣的,而那些人不经意扫过他的目光,让他更是无比的难堪,看着已经消失的那双背影,凌繁紧咬牙关,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滕飞,我凌繁跟你……不共戴天!”

    “诗诗,你就这样跑出来,也不怕你家人担心,你呀,有些小孩子脾气了。”

    在一家不大,但很干净的小餐馆包间里,滕飞和凌诗诗相对坐着,桌子上,放着几样小菜,一壶温好了的酒水。

    滕飞看着双手托着香腮,眼睛一眨不眨凝视自己的凌诗诗,有些无奈的说道。

    “咯咯,你是在担心我么?”凌诗诗jiao小一声,端起酒盅轻轻抿了一口,接着便蹙起秀眉,忍不住咳了两声:真辣,这东西真难喝!为什么还有那出多人喜欢?”

    滕飞悠闲自在的抿了一口,然后笑着道:“不让你喝,你却不听,现在知道难喝了吧?那就不要喝了。”

    “不,我偏要喝!”凌诗诗拿起小酒盅,仰起脖子,将里面的酒全部倒入口中,然后忍不住大声咳了起来。

    滕飞一脸无奈的站起身,走到凌诗诗的身旁,轻轻拍着她的后背,然后苦笑道:“你说你这是何苦呢,跟自己母亲抠气干什么?”滕飞的话语多少有些惆怅,心想:如果我父母还活着,我定然不会忤逆他们半分,不过滕飞也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不现实,孩子几乎没有不跟父母闹别扭的,但再怎么闹,也有那割舍不断的血脉亲情连着。

    凌诗诗顺势靠在滕飞的身上,抬起头,楚楚可怜的看着滕飞,脸se绯红的轻声说道:“如果有一天,我娘不要我了,你会不会要我?”

    “那是不可能的,天底下只有不孝顺父母的儿女,却没有不顾儿女的父母。”滕飞轻轻抚mo着凌诗诗柔顺的长,轻声说道:“所以,你的假设,不存在。”

    凌诗诗低下头,却是恨得牙狠痒痒的,心中咕哝着:笨蛋,蠢货,简直就是一根木头,难道你非要逼着人家说喜欢你才会明白吗?

    “算了,我就是个没人喜欢的疯丫头,哼,什么帝都小魔女,我都知道,那些人在背地里是怎么说我的。”凌诗诗脸se泛起一层异样的红晕,眼神变得有些mi离,看起来居然像是醉酒了。

    滕飞看了一眼那连一两酒都装不下的小酒盅,嘴角微微抽了抽,也不知这丫头是真的醉了,还是装的。

    “别人的看法,并不重要,我小时候也曾被人嘲笑过很多年,多么过分的讽刺我都听过,不过那又怎么样,我还不是好好的活到今天。”滕飞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看着凌诗诗,认真的说道:“只敢在背地里议论别人的人,你需要去在乎吗?”

    “嘿嘿,说得好,滕飞,你知道吗,我……”凌诗诗说着,忽然害羞起来,眸光闪烁,不敢直视滕飞的眼睛,喃喃道:“我,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呀,要不是相互喜欢,我们怎么可能成为好dong友呢?”滕飞笑着回答道。

    “你给我闭嘴!”凌诗诗忽然有些恼了,怒视着滕飞:“你要是再敢跟我装糊涂,我,我,我说”,…”

    凌诗诗说了半天,也没能说出她就会怎样,但胆子却比刚刚大了很多,盯着滕飞的眼睛大声说道:“我凌诗诗喜欢你,是那种男女之间的喜欢!不是dong友之间的喜欢!呃…,我喝多了。”

    未了,勇敢的帝都小厦女,凌大小姐还画蛇添足的解释了一句,然后有些心虚的看着滕飞,见滕飞似乎呆在那里,心中又好气又好笑,嗔怒道:“你倒是说话啊!”

    “嗯?你不是喝醉了?”滕飞一脸无辜的看着凌诗诗:“我还以为你在说醉话呢”,…”

    “滕飞!老娘跟你拼了!”凌诗诗腾的一下站起来,对滕飞怒目而视,但没过片刻,身子便开始摇晃起来,直tingting的朝着地上倒了下去。

    滕飞赶紧站起身,一把将凌诗诗接住,看着已经闭上双眼,睡着了的凌诗诗,滕飞真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看来,这丫头刚刚说她醉了,还真不是假话。

    滕飞怎能知道,此刻凌诗诗的肚子都快笑破了,心中暗笑:小样,就凭你,也敢跟本姑娘玩心眼?也不打听打听,帝都小魔女的称号,是白给的吗?

    不过接着,凌诗诗又忧郁起来,心中也很羞恼:自己一个女孩子家的,当着他没羞没臊的说出那句话,他倒是好,在那硬生生的装糊涂,假装不知道自己的心意,让自己心里难堪到极点,不得不用这种装醉的方式来掩饰尴尬。

    凌诗诗感到很疑huo,滕飞身边的女孩子并不少,但她真的没见过他对谁有不同的好感,女孩子的直觉是很敏锐的,无论是欧蕾蕾欧拉拉,还是滕雨,甚至是最近传开的羽人族姐妹,凌诗诗都没感觉到,滕飞对她们任何一个人,有那种男女之间的喜欢。

    难道,他喜欢的是……男人?

    忽然间想到一个可能,凌诗诗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住了,忍不住偷偷睁开眼睛的一条缝,正好看见滕飞皱着眉头,似乎正在考虑,要怎么安排她呢。

    (未完待续)a。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