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0章 破解芥子空间

作者:九天亦井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圣墟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完美世界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我的美女主人最新章节!

    (感谢‘书友101029115458390’兄弟的打赏、评价、催更,万分感谢,但催的是12000啊,九天真的跪了,只能让兄弟失望了,在上架之前,我会保持6000+的更新,算九天欠着两章,上架后补齐……)

    巨人也转身,跟着薛神医而去,他粗壮的双腿踏在大地上,顿时地动山摇起来,一下便甩开了高飞。

    当高飞顺着痕迹找到地方时,发现整个学院的宿舍区,此时已经混乱一片,哀嚎阵阵,无数学生躺在床上惨叫,痛苦的翻滚着。

    高飞眼神锐利,远远看去,就发现他们的皮肤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腐烂的皮肤,看起来与李良等人中的毒一样,都是腐尸之毒。

    几个老师在疏散周围的人群,禁止任何人靠近。

    高飞拽着拳头,听着入耳的哀嚎声,重重的叹了口气。对方的残忍超乎了他的想象,居然对这么多孩子下手!

    高飞可以想象,等这里的消息传出去后,天府城必将迎来无数愤怒的家长,天府学院,恐怕也走到头了。

    弄垮天府学院?这难道就是对方的目的?

    高飞觉得没这么简单。

    “这位同学!你怎么在这里,你身体有没有不舒服?有没有中毒?”

    在他思考之时,卢秋阳发现了他,快速奔跑了过来,拉着高飞的手便查看起来,她的脸上的担忧神色,完全不是作假。

    高飞看着前凸后翘的冰山美人,只觉得她比薛明月更美艳,而这样的职场冷美人,也完全不是青涩的陈青橙姐妹能比的。

    “我没事……”高飞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淡淡的说道。

    “你是哪个班的学生?”

    卢秋阳皱了皱眉,她觉得这个学生不简单,明明只有十来岁的模样,但他看自己的时候,眸中居然闪过一丝火热。

    如果对方是成年人,卢秋**本不会多想,但高飞偏偏是学生模样,而且面对这么多同学中毒的事,他的脸上居然很冷静,一点慌乱都没有!这就足够让卢秋阳怀疑了,忍不住多看了高飞两眼。

    “一年二班的。”

    高飞随口瞎掰一句,抬步就走。

    “一年二班?”卢秋阳喃喃一句,脸上闪过一丝异色,“居然骗我!我就是一年二班的班主任,在我面前撒谎,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卢秋阳的脸上瞬间一冷,“这毒,难道就是你下的?!”

    卢秋阳咬了咬嘴唇,最终压抑不住心中的换衣,悄悄的跟上了高飞,在三丈处远远吊着,小心翼翼的查看着高飞的一举一动。

    高飞向学院外走去,脑海中却快速的思考着:“这毒,到底是谁下的?王元知?王元知接到的任务,只是控制学院一部分人,不可能有这么多人同时中毒,控制这么多人,太容易暴露了……难道是王元知身后的势力?他们发现了王元知的死,现在是他们的报复?再或者,他们是故意让中毒的范围扩大,以此隐藏他们的真实目的?”

    认真思考的高飞,根本没发现卢秋阳的跟踪,继续想到:“应该是后一种可能!对方要隐藏真实目的!之前中毒的学生,都与匠行有关,对方肯定是要对匠行出手,但又怕匠行提前察觉,所以制造这起中毒事件,一来分散注意力,掩盖他们的目的,二来将天府城搅乱,方便他们动作,三来,也是麻痹目标……应该就是这样了!”

    高飞想明白其中的关键,眼睛便是一亮,随后又暗淡下来:“我知道这些有什么用?我现在需要做的,不是去抓凶手,而是救这些孩子,但是该怎么救?”

    高飞苦思,猛的一拍大腿:“我怎么忘了这个,王元知的法衣还在我这里,他的芥子空间中,肯定有暂时压制毒素的解药!这种解药如果容易炼制的话,就可以暂时压制住毒素,让薛神医慢慢炼制化阴丹解毒,最后就能将所有学生都救活……”

    高飞脑袋瞬间活络起来,越想越兴奋,恨不得立刻打开王元知的法衣芥子空间,找到解药交给薛神医。

    但想要破解法衣的芥子空间,高飞又头疼了,这东西可不是谁都能破解的。

    “谁?”

    就在这时,高飞发现了身后跟踪的人,低声喝到,转头一看,便发现了黑暗中的身影。

    “是你!”

    高飞认出了是卢秋阳,皱眉说道。

    卢秋阳冷着脸从黑暗中走出来,淡淡道:“学院的毒,是不是你下的!你究竟是谁,你根本不是天府学院的学生!”

    高飞对卢秋阳谈不上好感,也没有恶感,见她误会是自己下的毒,便解释着说道:“毒不是我下的,你找错人了。而且你凭什么说我不是学院的学生?学院有数千人,你不认识我很正常。”

    “哼,你错就错在,不该说自己是一年二班的!我就是一年二班的班主任!”卢秋阳见高飞还在脚边,对他越发不信任起来,满脸寒霜。

    高飞摸了摸额头,暗道失算,耸耸肩道:“我确实不是学院的学生,但学院也没有规定,不能让外人进入吧?你凭什么怀疑是我下的毒?”

    高飞淡然的说完,卢秋阳便怪异的看着高飞。

    在这一刻,她突然觉得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而是一个同龄人。

    而越是这样,她便越断定毒就是高飞下的了,她冰冷的俏脸上,突然露出了哀求,凄然道:“我知道肯定是你下的毒,请你放过那些孩子吧,只要你放过他们……你……你让我怎么样都行,就算拿我的命换,也可以!”

    卢秋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用哀求的语气跟高飞说话,她只知道,他必须把对面的孩子,当成一个成年人看待。

    “让你陪我睡也行?”高飞一脸怪异。

    “你!……可以!”卢秋阳咬牙说道,压抑着怒气,要不是为了那几百个学生,想着先拿到解药再说,她才不会去哀求高飞,早就直接对高飞出手了。

    高飞哑然,没想到冰山美人答应得这么干脆,知道这误会再不解开,就要越结越深了。

    遂说道:“毒,真的不是我下的……”

    “你玩我?”

    卢秋阳眼神瞬间一冷,冰冷如刀,周身也涌出了凌厉的真元,仿佛之前的凄厉、哀求,只是装出来的一般。

    高飞这时候才知道,卢秋阳居然是地元境高手,比王元知只强不弱。

    高飞赶紧摇手,说道:“你不要冲动,我虽然没有下毒,但我大概能知道是谁下的毒,而且,我可能有办法救他们!”

    “什么办法?求你告诉我,那是几百个学生……”卢秋急迫的说道。

    高飞伸手打断她,沉吟了一下说道:“这些毒,都是王元知下的……”

    他没有将心中的猜测说出来,而是将所有的脏水,都泼到了已死的王元知身上,反正他也无法辩解了。

    “王元知?果然是他!”卢秋阳咬牙切齿的说道,高飞发现,冰山美人咬牙切齿的时候,别有一番风味。

    “那救命的方法呢?请你告诉我……”

    高飞从法衣的芥子空间中拿出水银球,道:“这是王元知的法衣,如果你能破解芥子空间,或许可以从里面找到一些暂时压制毒素的解药,以薛神医的医术,很有希望快速复制出来,到时候……”

    高飞还没说完,卢秋阳便眼睛一亮,但她还是疑惑的问道:“王元知的法衣,为什么在你这里?”

    高飞又开始瞎扯:“有人把他杀了呗,我正好路过,偷听了他一部分阴谋,最后又扒了他的法衣……”不给卢秋阳发问的机会,高飞继续道:“你别开心得太早,你能破解法衣的芥子空间吗?如果不能,那一切都没用……”

    卢秋阳一脸兴奋:“我不能,但‘皇天后土’可以!有我父亲与薛神医担保,‘皇天后土’的破阵师傅,肯定会帮忙破解的,你跟我来!”

    有了希望,卢秋阳整个人都焕发了光彩,带着高飞快速奔回学院,找到忙碌的薛神医与父亲卢院长,什么也不解释,拉着他们就跑。

    随后,卢秋阳才将一切都说了出来,卢院长听完她的话,顿时欢喜得满面红光,眼中全是激动,感激的看了高飞一眼。

    而高飞也看到,薛神医此时也松了一口气。

    四人连夜赶到黄土后土法衣店,拜见了皇天后土的女老板,说明了来历,女老板便同意帮他们打开芥子空间,带着四人左拐右拐,进入了一个地下室。

    在地下室中,已经有一个老者在等候了。

    高飞拿出水银球交给老者,便见薛神医、卢院长与卢秋阳都背过了身,避嫌似的不看老者的动作。

    高飞也有样学样,背过身去。

    而老者,这才开始动作起来,丝丝真元散发而出,手上掐着各种复杂的手印,一点一点的破解着法衣的芥子空间。

    而谁也不知道,高飞的精神力,将老者的所有动作,都看得清清楚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