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消失的人

作者:大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风流鬼医最新章节!

    人群中的记者很快的就认出了叶盛兴,他们为了保证新闻的轰动xing连自己的生命都可以不顾,推开jing方的封锁线,一股恼儿把叶盛兴围住,手中的话筒还有摄影机等东西全都堵了上去,令周围的保镖都有些措手不及。

    “叶先生,请问你对刚才的话有什么看法……”

    “叶先生,张晓凡说的话是真的吗?你是这件事情的主谋……”

    “叶盛武先生还被歹徒挟持着,请问你为什么要离开,是不想眼睁睁地看着兄弟被炸死,还是说你心虚了……”

    “叶先生您别走啊……叶先生,叶先生……”

    叶盛兴没有想到张晓凡使出这套把戏,当即就把所有的矛头指向自己,还是当着这么多媒体记者的面让自己难堪,怕是明天新闻头条就是自己。但是他远远没有想到的是,张晓凡只是说出这些话显然还不够,又爆出新的猛料来。

    “各位也许还不太清楚他的为人,也不清楚整件事的始末,今天我也就当着这么多记者的面把叶盛兴的计划说出来。首先,叶盛兴先是买通了叶祖城的司机黄俊强,知道叶祖城当晚没有外出计划,并且用车把杀手载到叶家。其后,杀手逼着叶城祖打电话给他外侄吴建豪,让他带着我和叶小姐上门谈事。可是当我们来到叶家的时候,全家人早就被杀死在屋内,接待我们的就是杀手莫丽卡……”

    “哗!”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不仅是那些新闻记者,就连jing方的人员都楞了神,他们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就在他们恍然之迹,只听音响里又传来张晓凡的声音。

    “莫丽卡为了拖住我们,让郑成峰有时间到叶家围堵,于是便换上佣人的服饰,奉上茶水就上楼躲藏起来。随后,叶盛兴的亲信郑成峰带着手下上门,说是接到了报案叶家有人争吵不休,其实两人早就暗中狼狈为jian,刚才叶盛兴还从他的jing车里钻了出来,想必在车里沾沾自喜吧?我说的对吗,郑jing官?”

    郑成峰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此时的他就像被拨光了衣服似的,站在jing队中无地自容,连话都说不出口。

    叶盛兴更是愤慨,一反常态的又吼又叫,声称张晓凡的话是栽赃,是无中生有。可是他不知道那些记者哪里会管这些,他们关心的是收视率和发行量,一个豪门家族成员为了遗产不惜杀害亲叔,还嫁祸给自己的妹妹,新闻价值比张晓凡杀人来的震撼多了,现实版的豪门恩怨。

    恰在此时,现场的总指挥为了避免局面失控,下达了强攻的命令,只听到一声轻响,酒吧的大门外的广告牌的灯骤然熄灭,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酒吧,就连叶盛兴都不例外。

    但也就在电闸被毁的时候,酒吧的大门涌出数十名人员,一个个都是衣衫褴褛,狼狈不堪,像是被人虐待过似的,还有两个光头大汉被人架出来,显然是被张晓凡暴打的那两个家伙。

    “马上安排人质疏散,不要在爆炸范围内逗留!”jing务副总长火速命令道:“特jing小队的情况如何,有没有遇到抵抗?”

    手下人回覆道:“暂时没有发现凶犯的踪迹,不过叶先生被人用胶带绑在椅子上,身上带着引爆装置。拆弹小组也已经就位。”

    “命令所有人向后撤离,不要靠近酒吧,让那些讨厌的记者离开这里……”

    可是媒体工作者怎会走,他们不怕有事,就怕没事,脚底像长了钉子似的扎在那儿,无论jing方怎么劝阻都无济于事。但是,他们心里也觉得奇怪,为什么jing方突袭酒吧却没有发生枪战,也没有听到爆炸声,这是怎么回事?

    没过多久,大家就看到特jing队员扶着一位大汉走出酒吧,他们的脸se很不好看,仿佛被戏弄了一般。当接受记者采访时,知情的jing员都是黑着脸闭口不言,没有任何人开口说话。

    叶盛兴在外头看得有些莫名其妙,他现在不方便去询问,只得让手下人去打听消息,他要知道张晓凡究竟死了没有。

    山道上的商务车里,田中奇一脸古怪的挂断手机,看了车上的成员一眼,随即抱着膀子在边上默默思考着。

    “田局,究竟怎么回事,怎么没有看到张晓凡的影子?”方寒疑声问道。

    刘筱雨也眨着大眼睛问道:“是啊,不是说有炸弹吗?怎么也没有爆……哎哟,姐,你干嘛打我头,会被你打傻的啦。”

    刘若男瞪了她一眼,说道:“打你都是轻的,也难怪臭流氓总喊你倒霉鬼,嘴里都吐不出象牙来,炸弹要是真炸了,那臭流氓不就死定了,你说你这脑瓜子成天想着什么事呢?”

    刘筱雨被说得小脸臊得厉害,她也是心直口快,也没想对不对劲。

    “行了,你们都别瞎猜了,事情和你们想的不大一样。”田中奇掏出支烟来点着火,再把车窗打开条缝,吞云吐雾地说道:“刚才那边传来消息,说是进去之后搜查了整个酒吧,压根没有发现张晓凡的行踪。而且,绑在叶盛武身上的压根就不是什么c4炸弹,而是插花的花泥,被这小子拿了个假玩意糊弄jing方。”

    田中奇说着自己倒是先笑了起来,“这小子还真是个人材,在近千号人的面前硬是临危不乱,还编造出个六公斤的烈xing炸弹出来,说得有鼻子有眼的,那些jing察也信以为真,围着他们楞是不敢轻举妄动。不简单啊……”

    车上的人都听得有些茫然,炸弹是假的?张晓凡也失踪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方寒脑子转的最快,想到刚才特jing冲入酒吧时的情形,他灵机一动马上把拍摄下来的画面重新调看。刘若男等人也明白过来,一个个目不转睛地瞪着电脑。

    忽然,刘若男喊道:“停!往前退个两秒……就是这!你们看,这家伙像不像张晓凡?”

    电脑的画面被定格在jing方疏散人群的那一幕,从酒吧里涌出来的人质大多都神情慌乱,衣服乱糟糟的,许多人都带着伤,jing方下意识的以为这是暴徒张晓凡下的狠手。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些家伙全是叶盛武的手下,那些伤虽然是张晓凡打得不错,可是身上的衣服却是他们自己整成这样的,为了就是帮两人蒙混过关。架着两个老外的家伙,就正是张晓凡这厮,他戴着帽子从jing方面前走过时,他们都被老外的块头和伤势震住,没有人会注意去看是谁好心救了他们。

    随后,张晓凡和一个穿着酒保衣服的女子上了救护车,潇洒的离开现场。

    “行啊,这招金蝉脱壳玩得真不懒啊!”方寒摸了把脑袋,咧嘴笑道:“***,害我刚才还抹了把冷汗,心想这下他死定了。谁想他竟会在所有人眼皮子下溜走,也难怪那些jing察脸se不好,都黑漆漆的,呵呵……”

    田中奇抽了口烟,说道:“现在大澳的jing方已经收到咱们那天的录音,行政区已经派专人接手这件事情,咱们就不要瞎搅合,毕竟是两制的地方。眼下给我盯紧了叶盛武,不管他与什么人接触都必须给我严查到底,绝不能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

    “砰!”一个非常漂亮的青釉瓷盘在地上摔成了粉碎,随即整个架子都被推倒,呼呼啦啦地满地都是碎片。

    叶盛兴把自己关在书房里谁也不见,将那些平时珍爱的古玩字画全都撕成条块,跌坐在地上望着满地的垃圾久久无语。他习惯了平时彬彬有礼,习惯了平时对着那些令人讨厌的家伙笑脸相迎,也同样习惯摆着副伪善的面孔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不抱怨。可是他现在支撑不住了,十几年来的辛苦都化为了泡影,就因为一个医生,一个普普通通的医生。

    佣人在门口听到动静,战战兢兢地说道:“老爷,郑jing官在楼下说有要事找您。”

    “让他上来!”叶盛兴这话是吼出来的,夹着无尽的愤怒。

    佣人浑身一颤,她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平时和和气气的主家会发这么大的火,但她也没敢开口询问,忙走下楼去。

    郑成峰的脸se也相当难看,当他推门进房,看到满地狼籍时,也推测到对方心中想法。“叶先生,张晓凡和叶婉儿是混在人群里趁乱逃走的,他们坐着救伤车到半路就打昏了司机,目前下落不明。不过,咱们的人都在四处寻找着他们,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有个屁!”叶盛兴双目赤红地站起身来,揪着他的衣领咆哮道:“我养你们这群废物有什么用!当这那么多人的面,你们居然会被一个医生吓得缩在外面不敢冲进去,让这家伙把事情全都抖露出来。你知不知道,外面现在有多少记者在关注这件事情?他们全都在责问是不是我买凶杀人,你让我怎么回答他们,怎么回答!难道要我实话实说,叶祖城是我花钱顾得杀手将他杀死,栽赃到叶婉儿他们身上吗?蠢货!”

    郑成峰魁梧的身板被他推得有些踉跄,脸se也胀/红无比,咬牙说道:“我们当初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你们会想什么!”叶盛兴在房子里狂乱地来回走动着,好半天才缓过劲来。他猛然回头道:“吴建豪呢,吴建豪他现在在哪里!”

    郑成峰听到他问起吴建豪的下落,顿时把头低了下来,也不吭声。

    “说话啊!你怎么不说话,你哑吧了!”

    “他……他失踪了。”

    “失踪了?一个大活人怎么会失踪了!”叶盛兴被他的回答搞得有些莫名其妙。忽然,他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大对头,很可能晚上的事情是有人故意布下的套子等着他钻。

    叶盛兴举着拳着狠狠地砸在桌子上,恨声道:“我明白了,我现在全明白了!一定是他,一定是张晓凡搞的鬼!吴建豪把消息透露给咱们知道一定是张晓凡授意的,为的就是引我上当,把外界的目光全都转到我的身上,借jing方的媒体的能耐说出真相!行啊,好狠毒的计策,真毒啊!”

    郑成峰有些不敢置信地道:“那个张晓凡真有这个能耐?他难道就不怕自己也栽进去?”

    叶盛兴咬牙道:“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他还有什么好怕的,置之死地于后生……我们从一开始就小看了他。”

    这时,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从窗外跳了进来,冷声道:“说的一点儿都不错,但是现在已经晚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