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情动

作者:大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风流鬼医最新章节!

    叶盛武问道:“你是谁?”

    吴建豪见势不妙,忙道:“他是婉儿的医生张晓凡,在月光号上的时候就是他把婉儿给救活的。自从那件事后婉儿已经失忆,还有些自闭,现在连话都说不利索。武哥,拜托你们别动手了,要是把人给吓着,恐怕……”

    恰在此时,站在边上的叶盛兴发话道:“阿武,你别乱来,张医生的事情我也听说了,婉儿当初在船上的时候还多亏了他出手相救才捡回条命。”

    叶盛武虽然知道是他救了自己的妹妹,可是眼带杀气的目光依旧紧盯着张晓凡不放。不知道为什么,见到张晓凡的时候叶盛武心里很不舒服,他的直觉告诉自己,对方是个危险人物,必须要想办法除掉,否则会对自己不利。想到这儿,他起身说道:“既然是这样,她就暂时交给你,明天找个时间咱们再谈。”

    叶盛武的xing格刚硬,对任何人都不假颜se,包括对叶盛兴在内。说完这番话,他便起身离开,没有理会旁人的看法,径直向内间走去。

    叶盛兴看到他这模样,也无奈的摇了摇头,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张晓凡说道:“如果在大澳遇到麻烦,就打这个电话,只要不是捅破了天,我还是能够帮得上忙的。”他拍了拍张晓凡的肩膀,随后也转身离开。

    ……

    大澳的公路笔直,张晓凡开着车在道路上尽情飞驰着,在掠过一辆辆车身时,方向盘猛得一打,驶进了渔人会展中心的道路。这里视野开阔,海风清新,是个谈事的好地方。

    “香儿,你是不是有话想要对我说?”张晓凡抬头望着海鸥划过天迹,冷不丁地问道。

    叶香儿抬起头来yu言又止,吞吞吐吐地道:“我、我……我不知道。”说完,又低下了头。

    张晓凡见她似乎有些苦恼,拉起她的小手说道:“刚才你见到叶盛武之后,目光就没有离开过他的脸,你是不是认识他?”

    叶香儿闻言点了点头,随即又失望的摇头,小手绞着衣角神情沮丧非常。渐渐地,香儿的肩膀轻耸,传来抽泣之声。

    张晓凡赶忙拿出纸巾帮她擦干眼泪,诧异道:“好好的怎么哭了,你要是不想提起我不问就是。”

    不说还好,他这么一劝叶香儿更是哭得梨花带雨,扑进张晓凡怀中不迭地哭泣着,决堤的泪水把他的胸口都打湿了,像是要把这几百年的苦闷全都发泄出来。

    良久之后,叶香儿才停下动静,接过张晓凡递来的纸巾,抹着眼泪哽咽道:“对不起……”

    “傻丫头,咱们两还用得着这么见外,没事说什么对不起,你又没做错什么。”

    叶香儿难过道:“回想起以前的往事,我就有些忍不住伤心,叫叶盛武的那个人真的好像我的大哥。不是叶婉儿的大哥,而是我的哥哥。”

    “你哥哥?你哥哥不是早死了吗,都过了几百年了。”

    叶香儿点头道:“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觉得奇怪,他真的很像的。无论是长相还是语气,就连眼神都是一模一样。你不知道,我哥哥可厉害了,从小是我们村里打猎最厉害的人,十岁的时候就拿弓打到了一只獐子,我娘乐得合不拢嘴。后来,县里来人说要征兵,每村必须要去五个男丁,我哥当年十六岁,就被征到了军队里。那年我才十岁,记得他临走的时候还用草绳编了只蚂蚱给我,可是……可是他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张晓凡轻拥着她,用手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香儿,事情都过去几百年了,咱们想太多也是无用。或许你哥哥他早就投胎转世,重新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也可能他当了大官,手下的仆人都好几十个……”

    叶香儿摇了摇头,泣声道:“不会的,我哥不认字。”

    张晓凡被她的傻样给逗乐了,刮了下她的鼻子说道:“那是你们村里没有教书先生,还不许人家重新投胎?”

    叶香儿想了想也是,哥哥那么聪明,如果认字的话说不定真可能当个大官。“公子,你说叶盛武有可能是我哥哥投胎转世吗?”

    张晓凡楞了楞,这话倒把他给问住了,关于这些事情还真不清楚,毕竟他不是神仙,也查不出每个人前世是什么来历,只能胡诌道:“或许吧,说不定老天爷见你们兄妹情深,重新安排你们在这里见面也有可能。你想啊,要不是叶婉儿红颜薄命,你也不能轻易的占据她肉身,更别提和叶盛武见面了。”

    随后两人在沿着海岸慢慢地走着,聊着关于叶香儿哥哥的话题,没觉得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太阳已经偏西,马上就到晚饭时间。回到家里,玛莲达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菜肴,叶香儿见到美食便把烦恼忘得一干二净,边吃菜边点头叫好。

    张晓凡看到她这模样,就能想象得出这丫头生前吃了多少的苦,还真说不定天意弄人,叶盛武真是他的哥哥转世投胎,要不会也不会这么巧合相遇。

    晚上,叶香儿穿着睡袍,拿着毛巾擦着秀发走到张晓凡屋里,见他在玩着电脑浏览网页,于是就蹦到床上依偎在他的身边瞧着。

    张晓凡身上就穿着条大裤衩,赤/裸着上身,被香儿身上的味道迷得有些心猿意马,赶忙拿着抱枕放在小腹上,唯恐被这丫头看到窘态。

    “我还没看完呢,刚才的图片很有趣呀。”叶香儿见到电脑上的图片十分搞笑,不让他把电脑拿开。

    张晓凡扭头看着她问道:“都快九点了,你怎么不回屋睡觉,跑我这来干嘛了?”

    叶香儿天真浪漫地说道:“我屋里多无聊啊,静悄悄地没有人说话,就像过来和公子聊天了。”她说话的时候还在擦着头,披肩的长发散发着淡雅的清香,洁白的丝质睡袍上被印着些水渍。

    张晓凡见她眼睛瞥向别的地方,不禁偷偷瞄了一下香儿的酥胸,发现小丫头是处在真空的状态,睡袍外套敞开,两个浑圆饱满的雪峰随着身体的抖动来回轻颤,小荷尖尖突起非常明显,看得张晓凡身上的血液都开始沸腾,就连小腹上的抱枕都被撑起。

    香儿好像把头发擦得差不多了,随着一声轻呼,她身子倒在了床上,把头枕在了腹部的抱枕上,娇笑道:“今天玩的好开心,我已经很久都没有见到阳光是什么样了,晒在身上暖洋洋的真舒服……”

    张晓凡脸上不住抽搐,香儿的头正好压在了小腹上,脑袋把突起蹭着很不得劲。“香儿,你先起来下行吗?”

    叶香儿正在高兴着,闻言一怔问道:“为什么?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啊?”

    张晓凡很想说是不舒服,可是见小丫头清澈的目光望来,只得咬牙道:“那就没事了,你继续躺着吧。”

    叶香儿望着他赤/裸健壮的胸膛,脸se微红地转身把头靠在他的胸口,用手轻搂着他说道:“公子,咱们回到家以后,你还会对香儿这么好吗?”

    她微chao的秀发凉凉的,很香很舒服,张晓凡轻抚着她的脸颊说道:“傻丫头,回到家里不是一样,有什么好担心的。我姐和姗姗你也见过,她们是怎样的人你也清楚的。”

    叶香儿摇了摇头,犹豫了一下,说道:“不是这样的,我、我是想让公子对我好,就像是对艳姐姐她们那样……”说着,她的脸像是火烧的一样滚烫滚烫的,埋首在他的胸口羞得没脸见人。

    张晓凡听到这话哪还能不清楚她的意思,心里和猫抓似的痒得厉害,吭哧了半天说道:“那个……香儿,咱们是不是发展得太快了?”要说他对香儿没动过心思绝对是假的,无论是身材还是相貌叶香儿都是上佳之选,再加上那温宛的xing格,是个男人都把持不住。

    叶香儿埋头在抱枕里轻声道:“香儿虽嫁为冯妇,但王贵体弱多病无法行房,还望公子怜惜……”

    张晓凡大手一抄,便把这丫头给搂在怀中,脸带坏笑地挑起她的下颚道:“小娘子,你想公子怎么怜惜你啊?”

    叶香儿脸皮多嫩的人,听到这轻佻的话语顿时羞得钻入他的怀中,再也没有勇气抬起头来。

    张晓凡的大手慢慢摸上光滑的大腿,在内侧上拿指尖画着圆圈,凑头在香儿的雪颈上亲吻着,把小丫头惹得发出旖旎的chun声,“嗯……公子,好痒啊……”

    香儿被他挑逗的浑身无力,酥麻地软倒在他的怀中,张晓凡趁机寻找莺红的朱唇,凑头吻了下去。熟练的吻技让香儿如痴如醉,笨拙地回应着,口中发出咽呜之声,使得张晓凡yu念无限膨胀。

    有句老话说的好,得意莫忘形。<风满面的时候,又黑又胖的玛莲达走到楼道口喊道:“小姐,张医生,楼下有位姓吴的先生找,他说有要紧的事情找你。”

    张晓凡是箭在弦上,含待yu发,关键时刻被打断可想而知他有多么愤怒,活撕了吴建豪的心都有了。

    叶香儿看到他脸se不善,凑头在他的侧脸亲了一口,轻声道:“公子别生气了,香儿终是你的人,什么时候要了香儿的身子都行。”

    听到这番善解人意的话,张晓凡的怒火顿时熄灭,他现在才知道温柔乡是英雄冢的由来。用力的地吻了一下香儿的红唇,说道:“还是宝贝香儿了解我,等我把讨厌的吴建豪打发了,咱们再回屋继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