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借尸还魂(上)

作者:大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风流鬼医最新章节!

    张建国的心情很好,出来一趟过了把枪瘾,还赚了笔不菲的外快,大为高兴地拍着儿子的肩膀道:“以后有这样的差事再来找我,咱们还是七三分账。”

    张晓凡没好气道:“免了,有事我自己也能应付得来。”

    “就你那臭枪法我还能不知道,也就是拿把喷子才能应付,要不早他娘歇菜了。”

    张晓凡想要反驳他的观点,不过煞刃不能带上飞机,只能留在东海没带出来。枪法臭这也是事实,否则以不用拿着霰弹枪在外面威风。

    这时,他的眼角看到叶香儿蹲在地上,瞅着叶婉儿的模样猛瞧,有些兴致勃勃的样子。张晓凡狐疑地看着这丫头,冲自己老爹说道:“爸,如果我告诉你世上有鬼,你信不信?”

    张建国杀人如麻,煞气冲天,鬼神避之不急,又哪里会相信这些东西。“你信这玩意儿?”

    张晓凡慎重地点了点头,说道:“事实的确如此,由不得我不信。”

    “那你把他叫我面前给我看看,如果是真的我就信。”张建国掏出烟来点上,也没打算分给儿子。

    张晓凡就等着他这句话,直接掏出天眼符,双手一合将其点燃,趁张建国不备拍到他的印堂,把符力注入印堂里面。

    张建国正在抽着烟,哪会想到儿子偷袭,热流汇入双目,他怒火冲天的把烟扔了,闭着眼睛一脚踢在张晓凡屁股上骂道:“兔崽子,敢用火来烧老子,反了你!”

    “爸,你先别激动,别激动!”张晓凡捂着屁股指了叶香儿说道:“看那边是什么?”

    张建国揉着发酸的眼睛,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便见到一个身穿古穿,长相清秀可爱的小丫头蹲在地上看着叶婉儿,还时不时用手捅捅卓玉舒的身体,一副气嘟嘟的模样。叶香儿身体凝实,除了yin鬼萦绕周身之外,根本看不出半点虚幻的鬼体,但张建国还是可以从她的穿戴和身体上瞧出不对劲的地方。

    张建国倒不会害怕,只是轻咦一声,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玩意,真的是鬼?”

    “嗯,她叫叶香儿,是我的朋友。”

    “什么玩意?她是你朋友!”张建国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儿子,暗忖这小兔崽子连鬼都招惹过来,真他娘的邪门了。

    “香儿。”张晓凡招呼了一声。

    叶香儿听到招唤,非常乖巧地应了一声,飘然穿过那些货物来到张晓凡的身旁,甜甜地说道:“公子,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她忽然见到张建国直挺挺地盯着自己猛瞧,有些惊羞地往张晓凡身后躲去。

    张晓凡拿手碰了碰他,说道:“爸,哪有这样看别人的。”

    张建国也知道自己失态了,轻咳一声,说道:“那个……她叫什么来着?”

    叶香儿声如蚊蝇地施礼道:“奴婢叶香儿拜见老爷……”

    侥是张建国个xing刚强,心狠手辣,也没有见过这个阵势,被对方的言行举止搞得手足无措,忙道:“现在不兴这个,什么奴婢老爷的早就没这回事,全国都解放了……”

    张晓凡吭哧一声,差点没笑喷了,脸se憋得通红楞是没想出声。

    张建国见到儿子这熊样直接照着后脑勺给了他一下,骂道:“兔崽子,你们串通好了来看我笑话是吧,当心老子揍扁了你。”

    张晓凡忙道:“爸,我没那个意思。其实吧,香儿她也是个苦孩子出生,十四岁就被卖到大户人家当小妾,后来因为丈夫去世被大妇活活打死,那年她才十六岁。我也是在偶然的时候碰见她,见她实在可怜就留在身边帮助他修炼。香儿她也挺努力的,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内就修成yin躯,除了白昼时不能见光之外,几乎和常人没有多大的区别。”

    张建国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观察着这叶香儿,琢磨了一会儿问道:“你刚才拍我的那下是什么玩意?”

    “那是天眼符,可以见到yin阳两界之间的异象。yin魂除了天生阳yin法眼、道术jing湛、运势极衰之人可见外,平常人是见不到的。特别是像爸您这样的人物,身上的青煞之气几乎凝成实质,萦绕周身聚而不散,也就是香儿修炼有成才可能靠这么近,换成一般的鬼物跑都来不急。”

    张建国听这话觉得心里舒服得很,挥手道:“别拍马屁,老子用不着你来夸。”他冲叶香儿说道:“那个香儿,你以后也别什么老爷奴婢的叫了,让人听得笑话。你就直接喊我张叔,叫臭小子的名字就行,别什么公子的,就他这熊样哪像什么公子,说是土匪也有人相信。”

    像这种话张晓凡听得多了,也就是在见到李艳时,张建国脸se和说话的语气才会变得好些,要不然也不会转业后这么多年级别还是个副科。

    张晓凡没理会自家老子的话,问道:“香儿,你刚才在那边瞧什么?”

    叶香儿偷偷地看了张建国一眼,低着头绞着衣角,支支吾吾地不敢吭声。

    张晓凡知道这丫头脸嫩害羞,要是不逼她两下,就这模样能待着一晚不说话。“香儿,到底怎么回事,你不说我可要生气了。”

    叶香儿几次张口yu言,却又咽了回去。被张晓凡逼得有些无奈只得说道:“我、我觉得那个女子的肉身与我十分契合,就、就多瞧了两眼……”说完,她又低下了头。

    张晓凡扭头看了一眼抽泣中的叶婉儿,她直到现在还没有缓过劲来,眼神空洞,双目呆滞,没有丝毫的灵动。

    “你的意思是,她能与你换命易躯?”如果叶香儿提出做叶婉儿的替身,张晓凡举双手称赞,因为叶婉儿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让张家父子存活,他又何必怜香惜玉。可是张建国似乎有意要留她一命,张晓凡倒是不好说什么了。

    “什么是换命易躯?”张建国有些不解地问道。

    张晓凡把事情简单的描述了一遍,看叶香儿有些惊惶不安,便解释道:“香儿只是随口说说罢了,她没有什么别的心眼,这您可以放心。”

    张建国说道:“我有什么好不放心的,要是能做的话就让这丫头放胆子去做。那个大洋马老子瞧着就不是什么好货se。如果不是从大局考虑,杀了她也在情理之中。我的话你明白吧?”

    张晓凡微微颔首道:“我和您考虑的一样。叶家一夜之间死了三人,其中长子长孙都相继毙命,必定引来有心人的关注。叶祖明虽然是人中枭雄,但毕竟虎毒不食子,更何况是外人下的手。”接下来的话他并没有明说,两人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笑意。

    “行,你在这里处理事情,我回房去睡觉去了。”张建国把枪往肩上一背,龙行虎步地向外走去。

    张晓凡望着父亲有些削瘦的身影,心中也有些感慨,想当年那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已露老态,再过几年已满头银丝,勇猛难复。他暗自伤感时忽然记起手中的丹丸,忙喊道:“爸,你等等!”

    张建国狐疑地转过身子,见儿子上前递来两个圆溜溜的丹丸,不解问道:“这什么玩意?”<益寿丹,都是万金难求的灵药。”张晓凡解释了两种东西的功效道:“这次回中州的时候给两位老爷带去不少,两位爷爷服了后赞不绝口,可惜您和老妈都不在家。”

    张建国有些不信这小东西能这么有用,随手便起一枚丢到口中,丹丸入口即化,顺着口中津/液淌入腹中。他忽然脸上带着震惊之se看着自己的双手,随即哈哈大笑道:“好东西,果然是好东西!你小子不错,回头多做一些,让你老娘也尝尝鲜。走了!”<益寿丹的攻效非凡,张建国离开的时候明显脚步轻快了不少,双目也越发的明亮有神。

    “公子,公子……”叶香儿见到张晓凡望着父亲的背影有些出神,忙把他唤醒,问道:“刚才老爷没有生我的气吧?”

    “生气?他好好的生什么气?”张晓凡随即反应过来,笑道:“你指的是换命易躯的事吧?”

    叶香儿抿着嘴唇使劲的点头,她担心自己说错话引来责骂,像个做错事的小媳妇似的,看得让人想笑。

    张晓凡安慰道:“我爸这个人怎么说呢,他脾气很犟,说话的方式也不太让人喜欢,可他还是个挺不错的人。他要是看你待见,不用说什么好话就会把你当朋友;要是他觉得你不行,那连句话都不会跟你多说,再纠缠不清他直接动手揍人。所以,他刚才的话说得很明白,那就是根本没有放在心上,放心大胆去做吧。”

    叶香儿惊喜地蹦得老高,口中不迭称谢,又蹦又跳地跑到叶婉儿身边瞧着她。

    张晓凡也来到了这儿,他见叶婉儿失魂落魄的模样,眼角还带着未干的泪痕,显然是刚才那一枪把她吓得不轻,神魂上出问题。

    忽然,张晓凡轻咦一声,他发现叶婉儿眉心处有股yin晦的死气在缓缓地凝聚着,按照这样的速度,不出一天叶婉儿必死无疑。他的心念稍动,转身说道:“香儿,咱们再等等,这件事交给我来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