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春光乍泄

作者:大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风流鬼医最新章节!

    张晓堂直接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床上,肚皮上的厚肉颤颤巍巍的抖动着,就像他的心情一般。他猛地起身拉起床上随身的背包惊呼道:“我滴娘咧,咱们还是快溜吧,在这里就是等死啊。”

    萧兵一把扣住他的肩膀,说道:“慌什么,事情还远没有到那种地步,就算你现在想走也迟了。叶老在大澳的地位非比寻常,他绝不会把自己的生命当成儿戏。”

    张晓堂抹了把头上的冷汗,说道:“晓凡啊,老爷子不是把咱家的绝活都教给你了吗?还有你治了不的病?”

    张晓凡没好气的给了他一个白眼,说道:“你以为我是神啊,什么病我都能治,那联合国还不得请我去世界卫生委员会当主席?叶老鬼可是头老狐狸,仅凭我这两把刷子是逃不过他的眼睛,当时我要不答应下来,到了大澳咱们就永远别想再回去。而且,我也没有说他这个病不能治,在我看来万病不离其中,无非是轻重缓急罢了,只要施术得当,一切终可以回。可咱们要是现在就走,尚德堂的招牌砸在自己的手中了。”

    “这话是说的不错,但是……但是小命都没了,招牌、招牌好像没有比命更重要吧?”张晓堂吭吭哧哧地说道,脸上臊得厉害。

    尚德堂这块牌子是张尘心和张尘凡两人辛辛苦苦创下的,自在还在公立医院干的时候,他们就把这三个字挂在科室上悬着,打那时候就有了自立门户之心。张晓堂这番话要是被两老爷子听见,捅了他的心都有了,哪会让他说出这样的话来。

    张晓凡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放心,没有这个金刚钻,咱也不揽这个瓷器活。他的病情我已经掌握得十之七八,用九阳还魂针以五行之法恢复其脏腑之气,调肾水为之甘霖,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把病情控制住。”

    “你确定?”张晓堂疑声问道。

    “万事没有绝对,谁也没办法打包票说一定能够办到。六成的把握还是保守估计,按我猜测应该可以有九成,唯一的意外就是天意,要是老天硬是不让他活着,我就是使劲浑身解数也没有办法。”

    听到这话,萧兵和张晓凡都暗暗松了口气,只要不是把自己置于死地而后生,那就万事大吉。

    然而,就在他们两走出房门,拎包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张晓凡的脸se变得有些yin晴不定,双目中的杀意渐渐浮现于眼底。

    张晓凡是个宁折不弯的犟种,早在飞机上的时候他就想取了叶老的xing命,在躲避保镖的目光时他就有了想法。并非是他残暴嗜杀,而是叶老那种咄咄逼人的意味太过浓烈,仅凭他不由分说的把房间和行程全都安排清楚就可见一斑。

    但是,叶老算准了他不敢动手,而且也不能够动手。财力到了这种地步,说是通神都是轻的,若硬逞匹夫之勇,换来的只是无休止的杀戮。张晓凡也不可能和上百亿的财富相抗衡,这根本不现实。

    权衡利弊,唯今之计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在尽可能保全己身的同时,将危险扼杀在萌芽状态。

    张晓凡把自己拨了个jing光,走进浴室里冲凉,当冰冷的水流冲刷在全身的时候,才令他的杀心渐渐被掩盖下来。

    这时,门铃被按响。

    “是谁?”张晓凡大声地问了一句。

    “您好,客房服务。这里有份赠送的水果和红酒,请问是否方便?”来人cao着带粤语口音的普通话,听声音像是中年妇女,应该是酒店的领班。

    “放桌上就好。”张晓凡没有起身去开门,依旧在浴室里冲刷着身子。

    客房领班在进来后,放下水果说了些客套的话就离开了。

    张晓凡清爽地甩了甩头,想要进房把自带的洗漱用品拿进来,刚打开浴室的门就发现了一个高挑女郎站在门前,笑吟吟地打量着他。

    “你还是那么强壮,身材一点儿都没有变化。”卓玉舒用手指点着他的胸膛,高跟凉鞋踩在地砖上响起清脆的节奏,“看到我,你好像很吃惊?”

    张晓凡起初的微讶转瞬间消失不见,望着熟美的女郎一步步的向自己走来,刚刚被冷水冲洗过的身子又变得火热。在被她推搡到墙壁上的时候,鼻中窜入如兰似麝的体香,令得胯下的钢枪耸然挺立,卓玉舒猝不及防之下小腹遇袭,震惊之余羞涩地向后退了半步。

    不过,张晓凡怎会让到了嘴边的食物就这般逃走。他展开膀臂轻轻一搂,将卓玉舒整个人拥在怀中,身上的水珠瞬间将对方的衣裙打湿,隐约可见那海蓝se的蕾丝内衣和饱满的酥峰。

    “看到我,你好像更加吃惊。”张晓凡戏谑地将她的翘臀一紧,使得两人的身体靠得更加密不可分。方才的杀意转化为浓浓的**,这一刻卓玉舒就像是跑到狮子嘴边的小绵羊一般任人宰割。

    “讨厌,人家还穿着衣服,你这样让我待会儿怎么见……哦,不要,不要亲那儿……”卓玉舒粉嫩的玉颈被张晓凡吻得浑身发麻,身上软乎乎的浑不着力,双腿几乎站立不住全靠那只臀后的大手托着。

    当美女在怀中温宛呻吟时,男人该做就是将她身上的多余武装去除,张晓凡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平滑微湿的地砖上,一套火红的衣裙落下,很快被水渍浸湿。随后海蓝se的内衣也落在了不远的地方,没过多久,卓玉舒的身上除了一条铂金项链和一双高跟鞋,再没有多余的衣物。

    娇美如玉般的身躯呈现在眼前,令张晓凡感慨造物者的完美杰作。他单手将美女托在掌上,去除了她的鞋子,随手丢弃在了浴室的门外,笑道:“记得我们刚见面的时候,我也在洗澡。”

    卓玉舒轻嗔道:“那时候的你还是青涩的男孩,想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都已经变得成熟老练了。”

    “是吗?要知道人生的际遇可以改变一个人的xing格,但他骨子里的东西是永远无法改变的。”张晓凡搂着佳人走到莲蓬头下将温水打开,两人瞬间被无数细小的水花包围着。

    四唇火辣地亲吻着,任由暧流淌过脸庞,张晓凡粗糙的大手在娇躯上游走,攀上雪峰捻起殷红的豆蔻肆意地玩弄……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刻钟,也可能是一个小时,就当卓玉舒高亢地娇/吟出最后一个音符的时候,她倾尽全力紧紧地搂着张晓凡的脖颈,身子发出剧烈的痉挛,双腿使命地缠住虎腰弓直脚背,尤如从天堂中打了个来回。良久之后,喘息道:“我刚才是死了吗……”

    张晓凡钢枪抖动,惹得佳人娇呼一声,笑道:“似乎你还活着。”

    “抱我到床上去好吗?我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卓玉舒已经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了,她唯一记得就是张晓凡近尽疯狂的动作带来是极度的愉悦,就像是临死前的挣扎一般。

    张晓凡把水头关闭,将架子上的浴室拎在手中,依旧是单手托着翘臀,龙行虎步地向外迈出。<风一渡之刻,房间的单人沙发上却坐着一位金发碧眼的女郎。

    张晓凡有些楞神,他不知道自己的房间什么时间迎来了陌生的客人,似乎这位客人已经在这里端坐了许久,因为小桌上的果盘里已满是葡萄与香蕉的外壳。

    张晓凡正想退出浴室喝问时,金发女郎娇笑道:“张先生,你的强壮程度让我惊讶。从玉舒进入浴室开始,你们在里面已经呆了一个半小时,也就是九十多分钟。在那种高强度的运动过后,你仍然可以保持旺盛的jing力,很难想象平时你们是如何渡过的。”

    卓玉舒轻呼一声,忙喊道:“杰西卡,你怎么还在这里?”

    张晓凡老脸一红,他怎敢在这里多呆,忙转身狼狈逃走。

    杰西卡看到他强壮的背影和光溜溜的屁股,肆无忌惮地娇笑不止,用她家乡的俚话笑话着两人。

    浴室里,卓玉舒抖颤着双腿,十分勉强地穿着衣服,口中不迭娇嗔道:“都是你啦,让这丫头看了笑话,这事要传出去我都没有脸再见她了。”

    <b/宫的事,而且对方还是位正统的西欧美女。刚才他一心只想将怒火倾泻到卓玉舒身上,他知道那种剧烈的撞击声和低吼声是多么的粗犷,不止卓玉舒没脸见人,就连他自己都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

    他用浴巾围在腰间,问道:“你们怎么进来的,我记得那个领班是个中年妇女的声音啊?”

    “我们说是你的朋友,在核对过住客信息后,她就让我进来了。本想在门口吓你一跳,谁知道你这臭小子会毛手毛脚的,我也被你的给吓到了,一时间都忘了杰西卡还在外头。这下倒好,我的脸都丢尽了,你满意了……”

    张晓凡恍然道:“原来这个杰西卡就是你要找的朋友,你们到酒店里是来找我的?”

    卓玉舒给了他一个白眼,拿着浴巾擦拭秀发,说道:“我到她公寓的时候,杰西卡就把行李给打包好了,于是她就问我要不要晚上一起去‘月光号’上参加首航庆典。我想,要是你们也有兴趣的话,那咱几人刚好也有个伴,大澳该有的船上都有,无论是赌场还是美食,‘月光号’上应有尽有。怎么样,你想和我们一块儿去吗?”

    <hao下微熏的红晕,笑道:“有美相邀,荣幸之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