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风暴初至

作者:大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风流鬼医最新章节!

    次ri,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耀在病房里的时候,刘若男幽幽醒来。

    她迷迷糊糊地坐起身子,张着嘴伸了个懒腰,神情振奋地说道:“好舒服啊,很久没有睡得这么香了。”她看了一眼隔壁床的张晓凡,撇嘴道:“这臭东西每天睡上二十多个小时,现在还跟死猪一样,真是服了他。”

    刘若男挠着头走向卫生间,准备新一天的偷闲生活,她已经嫌烦了这样无所事事的ri子,但算算时间张晓凡也应该“醒”来,就不知道他口中所谓的厚礼究竟是什么,反正礼物不厚的话那这家伙就等着好看。

    然而,就在刘若男手拿着牙刷,张嘴喝上第一口水时,病房的门被用力推开。

    “刘队!出大事了!”一声吼叫让刘若男将水喷到镜子上,差点没让她呛死。

    女人的下床气很凶猛,尤其是刘若男这种脾气不好的女人,她下意识的反握牙刷,目光凛冽的转身望着赵卫民,气势汹汹地吼道:“你想死是吧!”

    赵卫民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他早忘了母老虎的脾气,气冲冲地喊道:“出大事了,孙……孙宝胜死了!”

    “孙宝胜?什么孙宝胜,他死不死和老娘又有什么关系。”刘若男给了他一个白眼,转身接着刷牙。

    突然,她猛地转过身来,把赵卫民的前领拎着推到墙上,喝问道:“你说的是孙宝胜!他怎么死的,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为什么不通知我!”孙宝胜是道上的枭雄,也是刑jing队中早就备案的人物,他的死必定会引来轩然大波。

    赵卫民被她的反应吓得不轻,尴尬道:“死亡的时间大约是凌晨一点至两点左右,我们接到报案已经是半个钟头前的事……刘队,你的手机不通,头让我过来通知你,马上赶到闸北货仓会合。”

    刘若男记起自己昨晚手机被张晓凡玩游戏给搞没电了,当时充电没有开机,迷迷糊糊下就一觉睡到天亮。现在想起来还真有点蹊跷,她狐疑地瞥了一眼睡梦中的张晓凡,冲赵卫民说道:“你先到门口等我,我换套衣服马上就走。”

    待赵卫民离开后,刘若男把手中的牙刷一丢,急匆匆地扑到张晓凡的身上,使劲地摇晃着他的衣服,咬牙道:“给我起来,你这臭家伙别想忽悠我!”

    张晓凡正睡得正香,被母老虎这一折腾也清醒过来。他睁开朦胧的眼睛,发觉这娘们又骑到自己身上,和上回一模一样,便笑道:“每次见到你都是这种情形,看来你喜欢骑乘势,但我不是随便的人……”

    “随便你个头!”刘若男问道:“你给我老实交待,昨天晚上你把我手机玩得没电,又让我早点休息,是不是偷偷溜走把孙宝胜杀了!这就是你送给我的‘厚礼’?你知不知道孙宝胜是什么人,这样做又有什么后……唔……”

    张晓凡急忙捂着她的嘴,不让她出声,仅管许若男的声音很轻,但现在才早上五点多钟,周围安静的很。“我的姑nainai,你就不能小点声!”他凑头说道:“不管你怎么想的,我坚绝否认和这件事有半点关系,而且事情的真相远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现场不止有孙宝胜他们,还有别的东西。只要你亲临现场就可以知道来龙去脉,比我在这里说强多了……喂,你听到没有?你脸红什么劲,犯病了?”

    刘若男脸se绯红无比,她穿着绵质的睡衣贴身非常,两人又在床上亲密的接触着,私密的部位不可避免的触碰到一起,从身下传来坚硬而又羞人感觉令她全身酥麻难当,想要起身却没有一丝的力气。

    “唔唔……”刘若男羞愤之下挣扎着想要起来,却被张晓凡给搂在怀里,不让她动荡。

    “你急什么,我话还没有说完,别乱动……”张晓凡起初也没有在意。但随着对方的挣扎和轻颤的娇躯,他逐渐觉察出刘若男身上的异样。男xing的特怔在清晨明显的很,再加上怀中的娇躯不迭扭动,面目狰狞的玩意儿不可避免的跳动了两下。

    “唔……”刘若男鼻中呻吟一声,身上如同被电击般的战栗,双腿紧夹他的虎腰,不想就这么被他欺负了。好不容易挣脱出他的大手,羞怒地斥道:“臭流氓,你把我放开!”

    张晓凡侧着头好笑的看着她的姿势,轻声道:“这个体位好像是你主动的,要放也是你放才对,关我什么事?”

    刘若男这会儿也恢复过来,红着脸擂了他胸口一拳,摆动着发麻的双腿硬撑着下了床,“别以为我会就这样算了的,回头再找你算帐!”说完,她拿起便装,脚步微踉地走进卫生间里。

    张晓凡脸上带着玩味之se,现在他总算知道了这娘们有什么“弱点”,以后要是她再敢硬来的话直接祭出这招“杀手锏”,可以不战以驱人之兵。

    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刘若男这一去就是两天,连个音讯都没有带回。

    百无聊赖的张晓凡望着洁白的天花板,细数着那些微黯的黑点,觉得有些像夜空的星斗,只不过这是黑se的星星。刘若男在的时候没事还可以开开玩笑和她斗嘴,以欺负这只母老虎为乐。可母老虎这一走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仿佛全世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唯独小护士的护理工作让他开心一些。

    直到第三天的凌晨,刘若男才拖着疲惫的身子重新回到了病房。这次,她没有扑到张晓凡的身上教训他,也许是因为劳累过度的原因,她进来后就一声不吭地躲在床上,默不作声地望着窗外出神。

    许久之后,她才梦呓般地说道:“你知道吗,这次的事情闹得很大。先是省里震动,紧接着燕京那边也派人过来调查,由中纪委牵头组成了专案小组负责调查此事。直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二三十人被请去‘谈话’。东海官场上风声鹤唳,人人自危,大家脸上的笑容都少了许多。”

    张晓凡还没有见过她这个样子,以往的刘若男是冲劲十足,英姿飒爽的女将风彩,怎会被那些本就应该发生的事而吓唬住。

    “该发生的终归是要发生,无论怎么捂着总有一天事情会水落石出。这个炸弹已经有人发现,只不过是放了一把火而以。”

    刘若男一反常态的没有反驳,她说道:“我们局里的老常自杀了,他是我的师傅,从我进入jing队开始就手把手的教我,把他以往的经验全都倾囊相授,没有半点藏私。还有一年他就可以退休,就差这么一年时间……”她眼眶中噙着泪光,抱着枕头地躺到张晓凡的身边,卷曲着身子说道:“你说老常他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情,他是一个好jing察,也是一个好父亲,甚至他可以为了破案连老婆孩子都不顾,兢兢业业地守在岗位上,你说他是一个坏人么?”

    张晓凡轻叹一声,这个问题他还真不好回答,就像别人问自己是不是好人一样。他无言以对,只能轻轻地搂着刘若男的身躯,缓缓的拍打她的后背,觉得这样能够令她好受一些。

    刘若男是真的累了,她觉得自己像是海chao中的一叶孤舟般漂泊不停,很想有个强壮的臂弯可以依靠。躺在张晓凡的怀中,她觉得很温暖。不用再理会那些复杂的案件,也不用再去想那些令人费解的问题,只要静静的躺着便行。

    四十多个小时的高强度工作,加上疲惫不堪的心身。没过一会儿,刘若男便沉沉睡去。

    张晓凡望着微微泛白的天迹,或许这场风暴要比想象中的还要猛烈一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