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风暴将至

作者:大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风流鬼医最新章节!

    听到她首次慎重的回答,张晓凡也觉得事情有些不太简单,记得当初马延芳要求的是盛世拍卖,现在却要酬劳,并且要离开东海,变化之快让人有些捉摸不定。不过,从她的转变之中,张晓凡也觉察出了异样。

    “盛世拍卖的条件我可以答应你,但你现在改变了原先的要求,还要离开东海,难道说事情有了变化?”

    “你很聪明,事情一想就透,我还没来的及说就已经猜出几分意思。”马延芳颔首道:“不错,盛世拍卖的条件作废,现在我要一千万美金,事情办完立刻送我出东海。”

    张晓凡冷笑道:“你倒是癞蛤蟆打哈哈,好大的口气。我现在就可以把你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而且事后没有任何人知道,一千万美金兑换成冥钞倒是不多,就怕你拿着大额钞票到下面找不开。”

    马延芳并不担心他会翻脸,娇笑道:“我相信你不是那种人,阿豪一家你可以护送他们离开,为什么我就不行?而且,杀了我对你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反而会暴露整个计划,以你的xing格绝不会做出这种傻事的。其实,我在约你出来之前就考虑得很清楚,要是把你换成另外一个人,我还真没有这个胆量与他合作,倒是你……我放心的很。”

    张晓凡眯着眼睛看着她,仿佛想要把这个女人看仔细了,不得不说她将厉害关系摆得很正,算准了他不会拿她怎么样。可是,这一千万美金不是个小数目,上哪去弄这笔钱?

    “条件无法成交,谈话是否继续决定权在你手上。”张晓凡口气转冷,身上的血腥之气有些溢出。

    马延芳一怔,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改变决定,转念一想,随即捂嘴笑得十分开心,指着他道:“哎哟……乐死我了,呵呵……你、你是不是以为这笔钱要自己来支付,呵呵……”她捂着肚子说道:“刚夸你聪明,怎么又变得笨了,一千万美金对许多人来说都是一笔大数目,我也不会让一个医生平白无故的拿出这么大一笔钱。”

    马延芳没有玩什么花样,她直接拿出手机,调出电话录音播放出来。

    录音里的声音的确是范云飞与马延芳的对话,先前的时候是说珠宝巡回展的事,他让马延芳务必和谢云娜将事情办妥,并且尽可能的通知全国知名的珠宝厂商参加。

    “还有一种事情我需要你亲自去办。”

    马延芳问道:“什么事情?”

    范云飞在电话里说道:“五天后,在青石礁边有艘快艇靠岸,你把银行里的钱提一千万美金出来,让阿明护送你去提货。货到手后你亲自交给孙宝胜,他会知道怎么办的。”

    “提出一千万美金,公司的帐户里的钱也就所剩无几,万一有个……”

    “不要管这么多,只要东西拿到手,自然会有人打电话给你接头,到时候我会安排你怎么去做。”

    范云飞的话言简意骇,说完就直接断了线,录音到这里也结束了。

    张晓凡眉头皱得更紧,问道:“他口中说的货是什么?”

    马延芳说道:“很可能是高纯度的白面,高纯度的东西在国外价格并不十分昂贵,但转手之后分发下去,再用葡萄糖等物稀释,价格比黄金还要贵上许多,普通人只要成瘾结局就是倾家荡产。范云飞这些年来还是头一回吃进这么大量的货,很难想像货物的数量大得有些惊人,估计有四百公斤左右。”

    “砰!”张晓凡抬掌拍击桌按,怒声道:“该杀!”

    他的动作吓了马延芳一大跳,她有些诧异张晓凡听到这些后为什么会反应如此强烈,“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范云飞既然会让孙宝胜过来接头,很可能就是想从中吃上一笔,直接把货交给对方,再通过银行转帐的方式进行转手交易。”

    “孙宝胜是什么人,他们又有几颗脑袋敢做这些?”

    马延芳笑了笑,说道:“白货的利润是你远远不敢想像的,这也是全球毒品为什么屡禁不止的根本原因。孙宝胜原先也是做黑道出身,但后来洗白从了良,明面上是做建材生意,可是暗地里跟着些纨绔子弟勾结,大捞油水。前两年生意做的不顺,好些烂帐没有要来,于是又干起了走私,做丸仔白面,听说势力还着实不小。咱们东海新来的刘书记前几个月不是打了两回黑,其中重点关照的就是这个孙宝胜,只不过他有内线情报,避重就轻的吐出些骨头交上去,化整为零转到暗中,令刘书记不得不去啃他抛出来的骨头,却没有尝到一丝肉腥,这也是他早明之处。”

    张晓凡恍然道:“二哥上回给我的u盘里装着的证据也提到这事,但没有牵涉到白面丸仔这块,想不到他们还真敢做,就不怕掉脑袋?”

    “说到底谁不怕,只是有些祼官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还有些人利用范家这种替死鬼在前面冲锋陷阵,他们在后头享福,一有风吹草动直接送他们出国,或是直接杀人灭口。当然,事情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估计范云飞那边怕是出了什么纰漏,否则他也不敢做出这么大胆的事,闹得不好他们全家都得死,这么多的高纯度白面东海还没有见过,至少都是零零散散的进来,没有人敢直接大宗提货的。一旦出了问题,后果不堪设想。”

    马延芳说到这里,慎重道:“眼下我只能相信你,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话说到这里,几乎已经把局面都看透了,马延芳也担心自己遭到灭口,哪怕是有官面上的人护着,也提防不住死神的镰刀。

    她的顾忌张晓凡清楚,就连他自己也明白这件事情的险恶。细想一下,真要肃清吏治,也不会一棍子打翻整船人,他把自己置身于漩涡的中心实属不智的行为,但事以至此有如利箭在弦不得不发,怎样保全切身的利益还是首位,不可能斗倒了范家把自己给毁了。

    酒吧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凝重,俩人面对面地坐着,谁也没有开口,都在盘算如何脱身。

    张晓凡考虑了一番,沉声道:“你的条件我现在就可以答应你,不过你必须配合我的行动,这次搞不好咱们还得兵行险着,危险是会有的,但我会尽可能的护住你的xing命,不会让你有事。”

    马延芳脸上变得有些古怪,她深深的看了张晓凡一眼,说道:“我只见过你两次面,但你的话值得相信。张晓凡,你这个人不适合在道上混,你的心太软了。”她笑了一笑,说道:“这不是讽刺你什么,而是一个善意的表示。这次的事情一完,我和佘明都得死,就连孙宝胜都得下去报道。范云飞就是这样的人,冷酷无情,下手毫不犹豫。我也知道,你有果绝的一面,那是对于该杀之人才会如此,只要这个人没有死的理由,你就会手下留情。我说的不错吧?”

    张晓凡冷声道:“你是告诉我必须取你的xing命吗?”

    马延芳捂嘴娇笑道:“你这人真不经逗,我还真不怕你杀我,并非是我还有可利用的价值,而是你的xing格就是这样。”她说着便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拿起坤包起身准备要走。

    就在走出卡座的时候,马延芳伏身凑头,轻声道:“看在那一千万美金的份上,我送你一句忠告:相信z客的那一张嘴,还不如相信婊子会后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