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真相大白(上)

作者:大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风流鬼医最新章节!

    “可怎么会是他!”刘若男还是没有办法相信,他们煞费苦心,一直追查的真凶竟然是张晓凡的师叔,刘文龙。

    刘叔此时半闭着双目,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无力的抬了抬眼看了一眼张晓凡随即又闭上双目,仿佛已经认了命。

    张晓凡知道他已经命不长久,已到油尽灯枯的时刻,他果断的掏出九龙金阳丹给他服下。

    良久之后,刘叔缓缓坐起,脸se恢复了一些,苦笑道:“何必再用这等丹药救我,今ri大限已到,多活一刻又有何用?”他长长一叹,望着张晓凡说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的身份?”

    张晓凡拉过一张沙发,扶着他半躺着,说道:“就在施妮遇害身亡,你说出玉真道人的身份的时候,在那一刻我就开始怀疑你就是脸谱道人,因为你是在yu盖弥彰。”

    “呵呵……”刘叔惨然一笑,说道:“本以为应劫可以投机取巧,却不料人算不如天算。”

    刘若男见他还笑得出来,义愤填膺地喝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张晓凡扭过头来看了她一眼,冷声道:“我让你来的目的不是让你指责什么,要是你的话太多我不介意让你躺上一会儿。”

    “咳……”刘叔连连咳嗽,嘴角溢出鲜血。张晓凡忙掏出金针将他的心脉护住,不想让他就这么死去。

    “我费尽心力想要置你于死地,而你却一直在救我,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

    张晓凡手持金针头也不抬地说道:“杀我并不是你的本意,救你则是因为你是我的师叔。”

    “呵呵……”刘叔笑得很无耐,也很凄凉,临死之前回忆一生过往的点点滴滴,不胜唏嘘一场梦。他闭着眼睛微微颔首,缓声说道:“你不问我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杀了这么多的人,做了这么多的孽又是为了什么?”

    “我不问,是因为我知道您会把事情说出来,因为这样会让良心上受到的谴责好受一些。”

    刘叔哑然失笑道:“良心……老子的良心早就让狗给吃了!哪来的什么良心……”他脸上的表情变得无比狰狞,苍白的脸se也因为愤怒变得胀/红,怒声道:“想当初老子潜心修道,在观里治病救人,十里八乡的人谁不知道我玉真道人是谁,我这双手救过的xing命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我把自己所学的所会的,竭尽全力帮助他们,但最终换来的是什么!道观被毁,我被斗得死去活来,那些yin人的法子变着花样冲我着乎,我老婆看不过去,就被人羞辱喝骂,更是将她怀着九个月多的身子狠狠地推倒在地,你说这是什么样的人心!”

    他怒极反笑地说道:“当初我和你说这些的时候,有件事情骗了你,那就是玉真道人根本没有等到拨乱反正之后才动的手。而是在当天夜里,老子布下了八门绝杀阵法,直接让全村的人都去见了阎王爷……”

    张晓凡对这件事不置可否,说道:“嗜杀之阵往往反噬十分厉害,三蒿村的人死绝想来您的ri子也不好过。”

    刘叔冷哼一声,不屑道:“哪怕跟这些忘恩负义之徒同归于尽,老子都不会皱上半点眉头!”他喘息一阵,脸se也不再像先前那么狰狞可怕,接着说道:“八门绝杀阵过于毒辣,反噬之力也易乎寻常的强横,不仅让我寿元大损,几乎在那段ri子里就此死去。好在老天开眼,让我渡过了难关,就连孩子也一并保全了下来。但我知道,以当时的那个年代凭我眼下的身份根本无法护住孩子,于是我摸到了医院,用了招偷梁换柱,把当时一个红头子的小孩换了,这样既可以让孩子平安成长,还能让他不用担心将来会有不好的出身招之祸端,咳……”

    刘叔一口气说完,早就牵动了伤势,喘起气来像拉动风箱似的严重。

    张晓凡和刘若男静静地听着,谁也没有出声,他们知道这时说什么也已经晚了。人世间的恩恩怨怨很难说谁对了,谁又错了,若是换成有些道貌黯然的人事必定会说他杀心过重,或是杀人如麻之类的屁话,要是把身份互换,看谁不把事做绝。

    刘若男yu言又止,看了一眼张晓凡在边上不吱声,咬着牙问道:“那些失踪的女孩又在哪儿,她们现在是不是安全?”

    刘叔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而是莫测高深的说道:“还不清的儿女债,欠不完的恩仇情。”

    “值得吗?”张晓凡还是那句话,他已经说了第二遍。

    刘叔笑了笑,说道:“你还没有孩子,体会不到那种滋味,当孩子质问你的时候那种心酸是无法言语的。你能做的只有倾尽全力去帮助他达成目标,也只有这样才能弥补所有的亏欠……晓凡,你知道师叔在想什么?”

    张晓凡摇了摇头,他不知道刘叔此时此刻有什么想法,又有什么事情要交待的,他只知道刘叔绝对过不了今晚,就像他说的那样大限已到,人力无法胜天。

    “我在想,要是人这一生没有恩怨情仇,那该有多好……”刘叔望着窗外的月se,目光中闪烁着留念与不舍。

    张晓凡施完针,轻声道:“师叔,有什么要交待的,可以直接告诉我。”

    刘叔轻笑道:“都一把年纪了,又有什么牵挂……我唯一的心愿就是死后葬在师父的墓旁,在林子周围种上杏树,因为师父喜欢看着杏花开放时的样子。”

    张晓凡用力的点了点头,说道:“我记得,这个心愿一定会帮您完成的。”

    这时,刘叔已经到了弥留之迹,他用最后一丝力气拉着张晓凡的手说道:“有机会的话,代我向大师兄和二师兄说声……说声对不起,我这辈子欠他们的实在太多太多,师父的养育之恩也没有办法去报答他老人家,这些债……还、还得留着下辈子……”他一口气没有上来,双目一闭,就这样走了。

    张晓凡可以渡阳过去延缓他的生机,但他没有这样做,因为就在刘叔将要走的那一刻,他感觉到了对方神情中带着一丝解脱,也读懂了他的意思。他这辈子活得已经太累了,他实在需要时间去休息,而死亡也是一种变样的解脱,因为直到这一刻他已经不欠那对方什么了。

    死气在刘叔的眉心处萦绕着,渐渐汇成生魂成形。

    张晓凡站起身来看着他,见到刘叔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忧郁之se,表情轻松非常,并且冲他微微一笑。

    忽然,客厅的墙脚处出现一个幽暗的黑洞,一条拘魂锁链探出,将刘叔全身锁死,往黑洞里猛得一拽。“刘文龙,禾阳沟人士,阳寿已尽,随我回衙交差!”

    “且慢!”张晓凡出声道:“敢问来者可是刘金定刘大哥?”

    青面獠牙的刘金定从黑洞中探出头颅,见到张晓凡后讶然笑道:“原来是老弟,许久不见可曾安好?”

    张晓凡抱拳道:“托大哥的鸿福,小弟一切安好。”他掏出随身携带的拘魂令牌,将收押的许多生魂与厉鬼通通交到刘金定的手中,说道:“这是近ri来暂押的yin魂,数量或许不多,但还望大哥笑纳。”

    刘金定大喜,忙将这些家伙用锁链连成一串,拍了拍张晓凡的肩膀乐道:“还是老弟能耐非凡,这么多缺额之外的yin魂,老哥总算可以扬眉吐气一番了,哈哈……”

    张晓凡知道刘金定贵人事心,也没有多言,开门见山地说道:“小弟有一事相求,还望大哥成全。”

    刘金定止住笑声,瞥了一眼被锁着的刘叔,问道:“怎么,此人与老弟有旧?”

    张晓凡点了点头,说道:“他是我师叔,生前所犯之事大多是迫于无奈,可否让判官大人网开一面,如需打点之处随后小弟便会奉上。”

    刘金定有些为难,但想了想还是说道:“老弟既然开口,哥哥也尽量周旋便是……但咱们丑话得说在前头,崔大人的xing格想必老弟在阳间也有耳闻,他老人家铁面无私刚正不阿,要想走通这层关系……我看要不然这样,你帮这厮做场法事,以抵消他身上的罪孽,好早ri重新投胎为妙。”

    “小弟省得,小弟只是想让大哥在下面关照一二,不要让师叔他受太多的责罚。”

    刘金定笑道:“这你放心,包在哥哥身上。事不宜迟,我还得回衙交差,就不和老弟闲谈,待来ri空闲之时,必来找老弟讨要两杯水酒。告辞!”

    他话音刚落,便抖手动手中拘魂锁链,遁身进入黑洞之中消失不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