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扶乩追踪(下)

作者:大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风流鬼医最新章节!

    张晓凡脸se一正,转身捏起三支香,双手擒住由下自上一挥,瞬间香头引燃火星,靠在前额处,口中默念口诀。

    几人看得面面相觑,他们不明所以,这不见火不见星的,只是这么一挥就可以引燃香火,也太过神奇了些。

    片刻之后,张晓凡将香火插入香炉中,又掐住赵卫民的手指用指夹一划,鲜血顺着口子点点溢出。

    赵卫民吓得打了个哆嗦,脸上表情不迭抽搐,心中发怵的厉害。

    张晓凡手中拿着一个玻璃口杯,里面放置着从范伟华身上取下的血肉,右掌处掐着将要燃尽的灵符抖手置入其中。

    杯中的毛发和血肉在火焰的燃烧下发出微焦的气味,张晓凡把赵卫民的手指伸到杯口燃烧的火焰上,让鲜血滴入杯中。

    赵卫民吓得缩手不以,口中嚷道:“烫,好烫!”

    “别躲!”见杯中的鲜血滴入,在还没来的急消散在空中的时候,张晓凡掌心一翻将杯口飞快的倒扣在赵卫民的口鼻处。

    猝不及防之下赵卫民惊呼一口,随之他就闭上了眼睛进入了梦乡。

    恰恰就在赵卫民陷入昏迷的同时,周围卷起了一道旋风,猛地刮向周围,向是从他的周身汇聚而

    张晓凡见此法见效,也暗暗松了口气,搀着赵卫民坐到椅子上,再把一截柳枝递到他的手中,用红绳将割破的手指与柳枝笔杆相联,点头道:“好了,现在就让他来告诉我们范伟华的下落。”

    方寒等人看得满头雾水,问道:“这是什么意思,我怎么看不明白?”

    “扶乩追踪。”张晓凡端坐在桌旁,解释道:“这是道教的一种占卜之法,赵卫民此时就是咱们与范伟华之前勾通的桥梁,他能把对方的所见所闻用口或是用乩笔描述出来。”

    扶乩起于中国古代,最早见于刘宋刘敬叔《异苑》,时人通常在正月十五,在厕所或猪栏边迎接紫姑神,凭偶像的跳动,卜未来蚕桑。

    宋代的《梦溪笔谈》亦有提及扶箕,当时迎厕神紫姑己是风尚,降神ri期亦不只限于正月十五晚。到了宋代降笔的不限于神仙、道士,也可是古代名人,《夷坚三志》壬卷三《沈承务紫姑》写召迎紫姑之法:“以箕插笔,使两人扶之,或书字于沙中。”扶箕渐成文人闲暇之事。

    扶乩来源于古代占卜问神术。人们有了疑难,就通过龟卜、蓍筮向神祈祷,请求神灵指示,预测吉凶,再根据神的指示去办事。西汉以后,产生了大量的谶纬书,道教法师们承袭其技,扶乩降笔,依托神灵造作的道教经书,在魏晋时期开始大量涌现。宋、元、明、清,占卜扶乩之风愈盛,伪托古人之作,在现存道经中占有相当一部分。纪晓岚在其所著的《阅微草堂笔记》中,记述了数十例扶乩事例。纪以为:“大抵幻术多手法捷巧,惟扶乩一事,则确有所凭附。然皆灵鬼之能文者耳。所称某神某仙,固属假托”,但他也不否认有扶乩者系“炼二话手法而为之”。

    当然,道法千变万化,扶乩也可以用来帮助寻人寻物。扶乩追踪,也是其中之一。

    赵卫民脸se一变,神情变得有些肃然,沉声道:“召唤本君前来所应何事?”

    方寒等人听到这声音惊得头皮发麻,脖子上的寒毛都根根竖起。赵卫民是什么人他们再清楚不过,说话根本不可能这么文绉绉的,而且嗓音也不对,脸上的表情更不是他一贯的作风。

    张晓凡面se恭敬地持礼答道:“弟子张晓凡,因有邪人作祟却不知其踪,特请神君指点迷津,望予成全。”

    赵卫民颔首微微点头,并不作可否,说道:“既然如此,那本君可助尔等一臂之力,若想知道何事速速问来。”

    张晓凡并没有多作什么解释,直接问道:“敢问神君此时看到了什么,现身处何处?”

    赵卫民眉头轻皱,说道:“本君见到眼前有两道光束she向前方,左右漆黑一片,并无旁人。身处何地不得而知,似乎是一个轿厢。”

    张晓凡稍一琢磨,就猜测出究竟,扭头说道:“范伟华在车里,很有可能是逃向东海市区方向。你们现在就联系上头,撤去南山村通到市区的路卡,以免打草惊蛇。”

    刘若男闻言惊醒,忙走到一旁拨通了他父亲的电话,将情况转告于他。

    从南山村到市区大约要一个小时左右的路程,夜晚车子少了许多,速度会更快一些。

    刘筱雨见到“赵卫民”有些不太对劲,心里也在打鼓。她悄悄地来到张晓凡的身旁,用手捅了捅他,轻声问道:“小赵没事吧?”

    张晓凡知道这倒霉丫头是什么人,就是一好奇宝宝,什么事都要究根问底,说道:“你不懂就别瞎问,去边上呆着去。”摆了摆手,让她退到一旁别在这里添乱。

    刘筱雨却不领情,她又捅了两下,被张晓凡拿眼一瞪,气嘟嘟地嗔道:“我就想问问,那个尸煞怎么会开车的……”

    “尸煞是凭着生前的本能做事,只要接到主人的指令让干什么就干什么,要是范伟华生前会开飞机坦克,现在照样能行。”张晓凡头也不回地答道。

    刘筱雨惊呼道:“这么厉害,那不是超人了?”

    张晓凡冲刘若男示意,说道:“你把这个倒霉鬼领走,别在这里捣乱。”

    刘若男倒是晓得轻重,冲妹妹一招手,便把她领到身旁一通数落,差点没让刘筱雨把头埋在雪峰里面。

    其间,“赵卫民”每隔十来分钟就会透露出一些细节,方寒也及时和市局领导沟通,把情况告诉他们。路上的设卡已经全部取消,只待时机成熟就将对方一网成擒。

    只是刘延贵和冯楠两人心中奇怪的很,先前接到方寒电话的时候还说疑凶孔武有力,连枪弹都很难伤及对方,更是要调动特jing队协助。怎么突然间又对凶手的动向知道的这么详细,就连走在哪段路上到了哪个位置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却不见有任何人跟踪,这就令他们两起了疑心。当然,他们心中也知道方寒的做事方法,无论怎样都不会拿这事来开玩笑。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方寒此时已经焦头烂额,他心中在想案子结了后这份报告要怎么写才好,照实写了很可能明天就得交出证件去jing神病院报道,谁也不会相信这无稽之谈。要是不尽实言明,那么谁也解释不清为什么在重伤的情况下,还能让凶徒不发现自己,从后山追踪到东海市区。

    就在他们心思各异的时候,“赵卫民”又开口了。

    “本君没想到千余载之后,人世间既变得如此繁华,比起长安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张晓凡等人听得是满头黑线,长安之盛那是唐朝的事情,哪能跟现在去对比,不过汉唐盛世在每一个华夏人心中都有着向往,也是极为自豪的。

    约摸过了半柱香左右时间,“赵卫民”说道:“铁轿已停,眼前是一片房舍,本君无法指出其地名……”

    张晓凡正想询问时,就见到“赵卫民”拿着乩笔在香灰上作画,寥寥数笔就将周围的景象画得栩栩如生,就连别墅的门牌号都清晰可见。

    方寒当机立断拿的手机拍下,发到冯局和刘延贵电话上。

    “等等……”赵卫民脸se一正,问道:“有位身穿黑袍带着面具之人,你们可晓?”

    “是他?!他也在这别墅里面!”张晓凡吃惊地问道。

    赵卫民正想说些什么,却不想浑身轻颤,露出微讶之se,眉头轻蹙道:“看来此人jing通yin阳五行之术,扶乩之法在进入房舍时便立遭破解,尔等yu前往此处当多加提防才是。”

    张晓凡恭敬应诺,并再燃上三支香火,诚心拜上道:“弟子多谢神君相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