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一份大礼

作者:大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风流鬼医最新章节!

    众人闻言一怔,随即目光的焦点也聚集在手机上。

    只见荆永高脸上的肌肉一阵抽搐,诡异的笑容浮现在脸,用着一种怪腔怪调,用不男不女的古怪声音说道:“三年了,我等了足足三年时间,这是你欠我的,是你欠我的……”

    这话说的几人毛骨悚然,连头皮都有些发麻,一阵寒风吹过,好些人都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冷颤。

    荆永高话音刚落,举起手中的针头便刺向自己的双目。手机中传来护士惊恐地尖叫声和荆永高诡笑声,手机这时也不住轻颤,看来拍摄的人也被吓得不轻。

    很快,洁白的床单上印上了鲜红的血迹,两只眼睛都被针头刺得满脸血痕。

    原本眼睛上的神经是极为敏感的,只要眼部受损人会对方向感产生一种迷茫,但是荆永高却丝毫不为所动,笑声不断地起身向窗户方向走去,边走还边拿着针头把脸划得一道又是一道,血迹印在地上溅得到处都是,被脚印所覆盖。

    就当他走到窗台前的时候,忽然狂笑一声,整个人高高跃起,双手当成翅膀呈飞翔的姿势向外一跃。画面中的赵卫民忽然闪过,一把抢到窗台上向下眺望,拍摄者也快步走向窗台,想要拍摄对方落地的场景。

    “你手机拍到了刚才的画面?”赵卫民急声问道。

    拍摄者说道:“是啊,怎么了?喂,你干嘛,把手机还我……”

    视频到这里全都播放完了,一干人等看得额头冷汗频出,谁都没有擦拭的意思。

    有个队员胆子比较大,轻声问道:“头,你看这是意外还是自杀?”

    方寒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又重头到尾的看了一遍,冲赵卫民问道:“荆永高在临死间有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可是有人来探望过他?”

    赵卫民不迭摇头,非常肯定地说道:“没有,荆四跟荆坤两人离开之后,便再也没有人来看望过他。据值班医生和护士的描述,荆永高的智力出现障碍,而且是手臂正在恢复,几乎……几乎是无法做到先前的那些动作,更不能让值班医生撞击到硬物。”他犹豫了一会,说道:“头,我说句话你别怪我啊。”

    “嗯,你有什么话就直说。”方寒知道赵卫民这小子有话不吐不快,他也是这次的目击者之一,有必要听听他的意见。

    赵卫民咬了咬牙,说道:“事后那个受伤的值班医生接受治疗的时候,发现他的胸口出现两大块的乌青伤痕,根据手机拍摄的画面判断,是被荆永高给打伤的。然而,荆永高的膀子昨天脱臼,下午的时候才被张晓凡给接上,怎么会使出这么大的劲来。还有,他在自残的时候声音也不对,这种古怪的声线和离奇的自言自语,都不像是一个正常男性的特怔。我怀疑……我怀疑真是像那些护士说的一样,会不会是被冤鬼附身寻仇?”

    方寒当场给了他脑瓜子一下,斥道:“你小子又不是第一天当警察,别在这里疯言疯语。咱们办过那些案子里装神弄鬼的不在少数,你怎么就不长长记性?”

    ……

    张晓凡开着车回到了尚德堂里,一进门便见到了大黑摇头晃脑的迎了上来,张晓堂坐在前堂上抽烟玩手机,脸上乐呵呵地跟捡了钱似的。

    “怎么样,人抓到没有?”张晓凡把大门关上,便出声问道。

    “当然,有兵哥跟大山两人守在家里,就凭那些跳梁小丑也敢过来作祟?不过最厉害的还是这家伙。”张晓堂指了指大黑,说道:“那小子刚一翻进来便大黑给扑倒了,我们都还没反应过来,大黑就叼着对方直接冲咱们跑来,这会儿正在二楼被审着。只是他们俩的手段太过凶残,我看不下去就到楼下休息来着。”

    荆老四安排的杀手马世龙被萧兵伏击,这是意料中的事情,但事先他并没有得到确切的情报,而是猜测荆老四在知道他侄子变成智障后会孤注一掷,便让李艳和许若姗两人去宁美怡家小住两日,等风声过后新家也差不多整顿清楚。

    没想到真有杀手潜入其中,早就接到张晓凡预警的萧兵和杨大山两人非常警觉,却没想到最后是大黑拿下了首功。

    张晓凡用力揉了揉大黑的脑袋,赞道:“看来这些日子的饭没白吃。”又向张晓堂说道:“走,咱们上去瞧瞧。”

    张晓堂打了个哆嗦,兢兢战战地跟在后头,脸色很不好看。

    两人来到二层的时候,就见到地上放着一张长凳,上面躺着五花大绑的马世龙。此时的他脸上放着一块厚毛巾,杨大山用大手控制着他的头不让他动荡,而萧兵则是拿着一个纯净水桶从毛巾上浇下去。

    这种方法是最文明的残忍刑讯,鼻腔和口腔中不住渗水进入其中,顺着呼吸道呛入肺叶和脑部,令人无法正常呼吸,非常难受,这样做的危险也是有的,稍不注意就会被活活呛死和吸不到空气死亡。人类对于水源很是亲切,也离不开水,但是无论是谁都对水源有种恐惧心理,哪怕是水性再好的人也不例外,充其量只是低到忽略不计而以。

    别看有些人在陆地上生龙活虎不可一世,只要落入水里,一个十岁大的船上小孩都可置他于死地,这也恰恰是人的致命弱点。

    当萧兵将手中的水倒完之后,冲杨大山微一点头,后者很快就拿下了厚毛巾。马世龙差点就翻了白眼,口鼻中不迭地溢出水来,跟条死鱼没有什么区别。

    张晓凡走上前来,问道:“怎么样,这小子招了没有,他还有没同伙?”

    萧兵叼着半截雪茄,轻轻一吸,看上去早就熄灭的烟头上又亮起了火星,“这条杂鱼手底下没什么料子,来头应该不大。”他吐出一口烟,说道:“刚开始行刑还没打算拷问,等我把整套刑讯手段用完再问也不迟。”

    张晓堂闻言打了个哆嗦,缩了缩脑袋想要向外溜。就听到张晓凡说道:“不用那么麻烦,他要是不说的话我可以直接抽出他的命魂拷问,比你们这种方法要有效的多。”他还记得荆永高的命魂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时候,那说话的速度是不加思索的,一股脑儿把从小到大干的坏事全都说了出来,没有任何隐瞒。

    “我说……你们、你们想要知道什么,我全说……”马世龙毕竟无法跟那些职业佣兵相比,刚才被灌一半水的时候他已经想招了,可是一张嘴便呛了一大口水,连话都说不出来。

    据马世龙交代,他曾经是冀中那边逃窜过来的杀人犯,身手敏捷手段凶残,作下了几宗大案被警方通辑,走投无路时就找了到荆坤。两人曾经在孤儿院一起生活过,交情不错。而且荆坤正准备对荆老四动手,手底下缺些知根知底的人,便安排他混入荆老四的底下潜伏着,当成王牌伺机而动。

    萧兵随后又翻来复去的追问几个细节,发现他答的都很是流利,并没有前言不搭后语的情况,便向张晓凡点了点头。

    “怎么处理他,要不还是抛到海上,这样也省事?”萧兵问道。

    张晓凡摇了摇头,说道:“不用,咱们可都是安善良民,这种事情怎么能做。既然他都认了罪,把他交给警察处理会更好一些,反正荆坤都已经死了,谁也翻不起什么浪来。”说完,便拿出电话拨到了刘若男的手机上,说道:“喂,我给你送了一份大礼,先前咱们的事就两清了……我知道,别整天跟个母老虎似的,小心将来嫁不出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