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春光无限

作者:大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风流鬼医最新章节!

    张晓凡到了晚饭的时候才回到堂上,待把萧兵治疗一番,接着转身出门,上哪去谁也不知道。高速更新 .

    直到晚上十点多钟才轻手轻脚地进房,却没想只有李艳躺在床上,睁大了眼睛在等他回来。

    “都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觉?姗姗呢,她不在家?”张晓凡转身拿了换洗的衣服,打算去洗个澡上床。

    李艳气嘟嘟地起身把张晓凡拉到床上,双手揪住他的耳朵,威逼道:“说,是不是又跑去会哪个狐狸jing了!”又扑到他身上跟只小狗似的嗅了好几下,并没有发现什么香味,随即气恼地咬了一口,埋怨道:“臭小子肉**的,都咬不进去。”

    张晓凡脸上带着微笑,大手一搂,把她抱在怀里,很自然地从睡裙下摆处伸了进去,笑道:“你们两个都狐狸成这样,我哪还有心思去跟别的女人鬼混。”

    李艳娇嫩的身躯被火热的大手摸得浑身发软,饱满的双峰上传来酥麻难耐的异样,燥得脸sechao红无比,樱口轻启,娇嗔道:“整天不着家,一回来就知道欺负人,哦……”她的朱唇被张晓凡印住,使她无法再抱怨下去。

    张晓凡近ri来事情很多,几乎天天都是很晚回来,到家后两女都睡得香甜也不好太大的动作。今ri刚好见只有李艳一人在场,口手齐施之下把李艳逗得如八爪鱼似的缠上身来,两人的衣服飞快的离开身体。

    清香淡雅的迷人身躯是张晓凡的最爱,唇舌轻舔,舌尖划过耳坠和脖颈等敏感部位,惹的李艳嬌吟连连,双目微闭,xing感的红唇不迭地开翕着。

    张晓凡早就不是当初的鲁男子,看着心爱的女人动情的迷人模样,手指来回轻弹翘立的蓓蕾,问道:“姗姗去哪儿了,怎么不见她的人影?”

    李艳心中如遭电击,空空荡荡的,呼吸加促麻痒难当,断断续续道:“咱们明天开业,小静和兰兰……她们住在隔壁……姗、姗姗也搬到……唔,别欺负我了,难受死了啦!”

    张晓凡坏笑道:“是吗,我怎么看你好像很舒服的模样?”说完,身子一伏,大口凑上前去吻在了蓓蕾之上。

    李艳胸前一热,方才的酥麻感随即不翼而飞,身子像被电打了一般弓成虾状。

    张晓凡把她身上吻了个遍,大手一抄将她搂在怀中,轻松至极地走入浴室里,李艳见状轻呼道:“啊!臭小子,你想干嘛?”

    “当然是洗澡了,大热天的冲个澡多凉快。”张晓凡笑道。

    李艳搂着他的脖子,用手轻锤他后背,羞嗔道:“人家都洗过了,才不要和你这个坏蛋一起洗,要是被姗姗知道一定会被她笑话死的。”

    张晓凡将她放下,用手打了一下她的翘臀,乐道:“这有什么,到时候我把那丫头抓来让你看着我们洗,你在边上尽管取笑好了。”

    李艳被这种无耻的话给气乐了,拿手轻砸了两下,默认了他的行为。浴室不大,站上两人不成问题。望着张晓凡越发健壮的身躯,联想到床上状似疯魔的动作,仿佛不知疲倦的攻伐,她的双腿间早已泥泞不堪,差点就要软倒在地上。

    </情中带着少女般的扭怩,用力一拉将其带入怀中。水珠在两人赤果的身躯中落下,温热的水流冲刷着两人的身躯。

    虽说这已不是第一次在一起洗澡,但张晓凡记忆中的共浴是在十四年前的时候,那时两人还在读小学。他温柔地把俏脸上的水珠抹干,望着对方美艳不可方物的脸庞,深情地吻了上去。

    两人在浴室中享受着情爱的滋润,同样的在浴室的另外一墙的房间里,许若姗和严静两人也没有睡觉,她们都有些不太习惯,倒是谈话正浓之时。

    “小静,你真打算做医生这行吗,一个女孩子做这行可不太容易,经常要和臭男人打交道。”许若姗侧头轻声问道。

    跟大黑疯玩了一天的兰兰早就累得厉害,正带着浅笑睡得香甜,两人的谈话也没有打扰到她。

    严静也压低了声音,笑道:“原先的时候不太明白中医的道理,自从接触晓凡后我才知道,做为一个医生将病人治好是多么有意义一种事。虽然学习的时候有些吃力,也很苦很累,但却乐在其中,想想别人也是一脚一个脚印的走来,为什么自己就做不到。而且,晓力的医术那么厉害,能够在他的教导下学习我已经很满足了。”

    许若姗听到这话,眼珠子一转,媚笑道:“你张口晓凡闭口晓凡的,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严静有些慌乱地说道:“没有没有,我怎么会这样想,他和小艳是天生一对,我才不会当第、第三者……”她忽然想起陈菲菲的事情,要是说喜欢还真有点好感,只是那个第三者早就有人了。

    许若姗扑哧一笑,正想说什么的时候,耳中隐约的听到靡靡之言,那种激情中难以自制的呼喊声,还有剧烈的撞击声,正在耳边响起。她心中起疑,隔壁的声音应该没有这么大吧,怎么会连这里都隐约听见。忽然,她脸se通红,樱口轻抿,她记起隔壁是浴室,这两人一定是见自己不在,就洗起鸳鸯浴来,还在浴室里面胡天胡地,真是把人给气死。

    严静没有她放得那么开,隔壁的动静不小,张晓凡折腾起来那种疯狂的劲头往往停都停不下来,李艳又沉醉在激烈的快感中难以自拨,声音无法控制。那种钻入耳中搅乱心智的魔音便得两人都无法继续谈话。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的娇躯变得火热,腿间早就花露沾沾,chao红满面,死死咬着嘴唇谁也不吭声。

    许若姗透过月光,瞧见严静熟美的艳容,心里早就痒得难受。凭借这些ri子来的经验,她知道李艳都高了三次,再这么下去自己非得被火烧死不可,她翻了个身向严静那边靠去,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咱们过去敲门吧,看她们俩还敢不敢这么闹腾。”

    严静听到这话不迭摇头,捂脸羞嗔道:“不行,这要是被人知道我就没脸见人了。”

    许若姗娇笑不以,小手抚上她的睡裙,真丝的睡裙还是李艳借给她的,手感很好滑腻腻的,“小静,你长这么大交过几个男朋友,他们的技术怎么样,可有这臭小子这么厉害?”

    严静羞红了脸,轻如蚊声地说道:“我、我只在高中的时候谈过一次,那也只是拉个手而以,考上大学就分开了……”

    许若姗好像发现新大陆一般,搂着她的腰肢乐道:“那这么说你还没和男人那个过?”

    严静的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似的,手足无措的模样很是诱人。

    许若姗狡黠一笑,凑头道:“那你初吻也还在了?”她话音刚落,直接轻啄了下对方的红唇,惹得严静转身埋头娇嗔不以。

    但是,她心中也有些期待,听着隔壁酣战正浓的喘息声,几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偏偏这一吻点燃了她心中的火焰,许若姗的小手在纤腰上来回轻抚着,非常温柔地把她的拉过身旁,望着她美丽的眼眸,慢慢地吻在她的朱唇上。

    严静全身僵直,两只手都绞在一起,十指相扣捏得发白,心跳得厉害。但是许若姗好像对于百合方面挻有经验的,口中不停小手在她的背上轻抚,帮她缓解情绪,慢慢的让她浑身放松下来。温柔的双唇使严静感觉前所未有的好,两人的娇躯相触下,对方凝如羊脂细滑的雪肌微凉,令燥热的心稍稍平静了下来,只是许若姗的小手作怪得厉害,把严静逗得一颤一颤的,当睡裙上的肩带被她褪去,露出粉嫩的蓓蕾,许若姗坏坏一笑,银牙轻咬,微痛而又带着触电般的快感让严静搂着她的头向胸前压上,口中轻吟一声,闭起眼睛再也不敢睁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