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被抓了一个现行

作者:大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风流鬼医最新章节!

    张晓凡在对刘若男渡阳时,口舌之间难免会有时触碰,当滑腻的香舌卷在口中的时候,那种滋味令人回味无穷。一旁的刘筱雨也是心跳加速,先前在小树林中的异样又重新回到身上,心悸的感觉伴随而来的是呼吸急促,手足发软,她瞪圆了双目仔细地看着两人在亲吻,四唇相接下有种让人迷醉的春/情。

    对男女之事懵懵懂懂的刘筱雨来说,她忽然想要尝试恋爱的滋味,来自对方的安全感是从未体验过的。她们姐妹两人有着心灵感应,张晓凡吻着刘若男,相对之下也与刘筱雨接吻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在某种程度上来讲,两人并未有任何接触。

    张晓凡在渡阳之时却不单单是在享受,也通过慧眼感知着她身体上的异动。强大的活阳在通过口输入体后,刘若男的魂体结合明显加快了许多,原本轻浮在躯体表面上的那层淡淡的魂体已经逐渐消失,只是令他有些奇怪的是,阳气经过任脉时,在膻中穴这里无法通过,怎样都传达不到全身。作为一个医生,他意识到刘若男很可能是胸口处被重击一掌,暗伤并未痊愈,使得阳气到达膻中穴后便再也无法前行,造成渡阳无法继续的情况发生。

    也许是出于医者的心态,张晓凡在治疗过程中也的确没有多想什么,非常自然地把掌心劳宫穴正对着刘若男的胸口膻中,掌力微吐,将她的胸中的淤阻之物震散,同时又通过劳宫穴将阳气输入对方的体内,加速命魂与身体的融合。

    张晓凡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宽大手掌正好按在刘若男的前胸,病号服里面也不可能穿着内衣,而劳宫穴与膻中穴相合之下,那粗大的中指恰恰好的按在了左胸前的突起一点上,并且随着手掌的左右颤动而撩拨着那敏感的翘点。

    “嗯……”刘筱雨心慌极了,她用手捂着胸口处,整个人依着墙壁,双唇紧抿脸色通红,那种心慌悸动的不安情绪随着左胸上的蓓蕾不住传来,让她的娇躯都颤动不以,口中发出轻轻的呻吟声,这种羞人的感觉是前所有未过的。她看着张晓凡的大手正放在姐姐的胸口轻震着,她也清楚这是在治疗,并非是有意占便宜,但是这种怪怪的心悸使得她的双手双脚都开始发软,全身上下都在不由自主的抖动,似乎连依墙站立都勉为其难。

    张晓凡也觉得身下的刘若男有些反应,心跳有些加速,并且口中的香舌好像在撩拨着自己,轻轻吸吮着口中津/液。怎么说也是个男人,被美女用舌头撩拨之下没有半点反应这也说不过去。他口中轻颌,咽了口唾沫,继续渡着阳气,不过刘若男这时已经处在半睡半醒之间,美目上长长的睫毛不停的眨着,好像随时随地都会醒来。

    刘若男隐约在梦中幽会,有个朦朦胧胧的高大王子对自己轻述,只要吻过自己,那就将结束这个梦境,也可以从梦中清醒过来,不用再长眠不醒,整日与妹妹玩着互换身体的把戏。试问哪个少女不怀春,就连被别人喊成母老虎、女暴龙的刘若男也同样不例外。难得有人不介意她的火暴脾气,伏身亲吻,就连目的都是那么的单纯,刘若男稍稍羞涩之下便回吻过去。

    张晓凡忽然瞪圆了眼睛,后颈上勾上了一条藕臂,有意的把自己向对方怀中拉去,而身下的美女正在热情的回应着自己的,不仅把香舌递过口中,稍显笨拙的交织在一起,口中呢喃着嬌喘声,令人有血脉愤涨。被美女半强迫的逼吻,这种好事不要太多,他连考虑的机会都没有,刘若男的娇躯变的越发火热,在床上轻轻的颤动着,似乎想要凑近他的身体,让两人没有接触的空隙。

    而不知是什么时候,刚才还在帮她输送阳气的大手已经攀上了硕大的雪峰,正在用力揉捏着,使劲让雪峰变幻型状,衣服上的突起也越来越明显,翘立的挻起。

    刘若男迷迷糊糊中被撩拨也春意勃发,小手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手搂住张晓凡的后颈,一手捂上他的阔背,想要将他带到怀中。

    张晓凡迷失在**的田野中,半推半就的依在床上,两人口舌相接,互相在对方的身上抚摸着。他的大手也不甘心满足在衣服外面揉捏着雪峰,一抄衣底直接钻入宽大的病号服里。嫩滑的肌肤带着青春健美的气息,弹性和手感均是一流,几乎是毫无阻碍的就攀上了高地,直接将至高点占据,硕大的雪峰在手掌中肆意揉捏着,蓓蕾被手指轻夹拧动,更是让刘若男娇/吟连连,不管不顾地热情回应着,享受着让人难受又欢愉的快乐。

    倒是苦了一旁干瞪眼的刘筱雨,事情的变化让她措手不及,整个人都看得傻眼了,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她的意识还停留在先前的渡阳上,怎么忽然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两人热情的回应着,比电视据里放影的更加火爆热情。她的身体也非常敏感,从姐姐的身上她可以感受到那种煎熬,樱口轻张,无力的呻吟着,仿佛那只大手不仅在姐姐身上揉动,而是实实在在的在她的胸口轻抚着,蓓蕾上传来过电的滋味差点让她昏过去,腿跟处也微潮泥泞。

    这时,病房的大门被人推开,一个带着浑厚嗓音的中年人走了进来,说道:“筱雨,若男今天好、好……”

    推门进来的人正是刘筱雨和刘若男的父亲刘延贵,他刚从外地出差回来,而恰恰见到病房里上演着男女相吻的好戏,让他一时间以为是走错房间了。可是,当他见到自己的小女儿无力的依着墙体,面红耳赤傻呆呆地看着床上,而大女儿将一个陌生的男子搂在怀中,还在不停的索吻时,整个人都傻了,大脑暂时性的失去了思考能力,手握门把就这样呆在那里根个木桩子似的站在那里久久不动。

    张晓凡见到来人的时候才缓过劲来,吓得三魂不见了七魄,急急忙忙的停下手中的动作,想要起身,却不料两人纠缠得太紧,刘若男的手臂将他抱在怀中,还在不断的索吻,有一下没一下的亲着,脸色潮红一片,根本就是被点燃欲/火的女人。

    “不要走……”当刘若男轻呼出这声动静的时候,三个人都嗡得一声不约而同的震醒。

    张晓凡赶紧将她的手臂从身上拿下,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手足无措的叫道:“伯、伯父……我、我我我……”

    刘若男这时也幽转醒,从旖旎的梦中醒来,见到自己父亲时,轻声道:“爸,你怎么来了……”

    刘延贵张大了嘴,也不说话,扭头望向自己的小女儿。刘筱雨轻呼一声,匆匆忙忙的捂脸跺脚喊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不要问我,……”

    张晓凡听见这话后手脚冰凉,额头上的冷汗不住溢出,恨不得把刘筱雨这个罪魁祸首给掐死。欺负人家的大女儿,又让别人的小女儿在一旁看着,并且还在病房里上演这一幕,最糟糕的是让对方的父亲当场撞破。他这时候只觉得天地变色,如果地下有条裂缝的话,他一定会选择钻下去,实在没有脸见人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