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哑口无言的刘全德

作者:大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风流鬼医最新章节!

    张晓凡望着刘全德尴尬不以的神情,沉声说道:“既然你不明《神农本草经》,那我便以《本草纲目》中的记载和你说道一番,附子性:辛、温、有大毒。主治:中风瘫痪、瘫痪顽负、腰脚冷痛、久患头风、耳鸣耳痒、喉痹口噤、脾、寒、厥疟、腹中症结、内痔不出、疔毒恶肿、遍身生疮、瘰疬初起,我说的不错吧?”

    刘全德咬牙辩解道:“附子大多是记载着用于外敷,哪怕用于内服的丸剂也是用得是炮附子,且量小,你还说不是居心叵测!”

    张晓凡哈哈大笑,面对凌天涯笑道:“你别说他给凌老爷子看过病,这是个不学无术的医生,敢紧有多远让他走多远,我没有工夫跟他在这里瞎墨迹。”说完,便去拿保镖手中的药材翻看。

    幸好这位保镖机灵,他并没有听信刘全德的一面之词,而是把医生和药材全都给带到了这里,使得不必大老远的再跑一趟。

    凌天涯也有些犹豫,双方各持一词,也不知道该信哪一个人的话。倒是刘全德就恰好就是那个开上一斤药给老爷子吃的家伙,他的话虽然不能尽信,也不可不信,毕竟这么大把年纪说出的话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况且,张晓凡也亲口承认这附子是有毒的,给老爷子治病不能轻易下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张医生,能否把这里面的话跟我说清楚,毕竟老爷子的安危还是主要的。”

    张晓凡侧目一望,冷笑道:“按我的脾气办事,大可不必留在这里,因为从来都是别人上门求医,而没有医生求着病人治疗的道理。”他转身望向刘全德,说道:“但话又说回来了,我的个人声誉并不要紧,可尚德堂这块招牌是我两位爷爷辛辛苦苦创下的,不能毁在我的手上。”

    “啊!你是张老神仙的孙子!”刘全德脸色骤变,战战兢兢的望着张晓凡也不说话,脸色铁青无比,知道今天不能善了。

    张晓凡见到他的脸色,鼻中轻哼一声,说道:“《神农本草经》中记载,附子主风寒咳逆邪气,温中,金创,破症坚积聚,血瘕,寒温,踒。躄拘挛,脚痛,不能行步。我想请问一下,这个主风寒、咳、逆邪气,温中,是什么意思?”

    刘全德吭吭哧哧半天也说不出话来,这要是说出便是打自己嘴巴。

    “医圣之方回阳救逆,多用附子这味药材,附子本就是古往今来补阳第一良药,可扶十二经之阳气,谁能与之比肩!《伤寒论》里也多是记载着附子的用法与用量,其中当然有炮附子这味药。因为生附子的药量不容易掌握,无法使用大量,而炮附子的出现恰好让医者可以很好的掌握其中之度。”

    张晓凡双手抱肩,不徐不急地说道:“有些人畏附子有如蛇蝎,而不辨事非黑白,强加枉语,说什么附子不可过量,都是狗屁不通的家伙。我来问你,仲景之师的《伤寒论》是否记载错误,还是你认为比医圣的医术更加厉害?”

    刘全德差点没瘫倒在地上,张仲景是什么人,古今公认的医家第一人,相当于读书人中的孔子,他敢说比医圣还厉害,明天就会被别人打成猪头。

    张晓凡看着他那倒霉的模样,冷笑道:“有些庸医自以为很厉害,却连寒热都分辨不清,真寒假热,或是外寒里热都不知道,本就是热毒之症,再用大热之附子下药,怎能不使病人暴毙而亡。附子的确有剧毒,但其效就在于毒,久煮而无效,这句话不会你没听说过吧?要说毒的话,砒霜毒不毒,照样不是用作内服和外用的药材,偏听偏信真是不知道所谓!”

    凌天涯听到这里再不明白就是傻子了,他鄙夷的瞥了一眼刘全德,这老不死的家伙险些误了大事。有些尴尬的向又向张晓凡赔理道:“张医生,刚才多有得罪,还请见谅。那老爷子这病就必须要用到生附子了吧?”

    张晓凡面色稍缓,点头道:“炮附子药性温,药效不如生附子那么强劲霸道,老爷子现在已经病危必须用生附子来回阳救逆。当然,这生附子不好煮,时间和火侯掌握不对,药效过强或是过差都会直接影响到病性的变化。所以我才让你把药取回,我亲手煎煮,才能放心让病人服用。”说到这里,又向筛糠般的刘全德说道:“药无好坏,医有良庸,你要是想指责我的药方有错,先把医术超过仲景之师再来辩驳我,因为我完全是按《伤寒论》里描述的治病,也不敢枉言自己的医术有多么厉害,有功也是微功,全懒医圣之经方。”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去,把刘全德凉在这里不知该怎么好。

    然而,令张晓凡没有想到的是,他在煮药的时候,凌家老爷子已经幽幽转醒,看得迈克尔疾奔前来,连忙用英文指手划脚的跟他解说。

    张晓凡倒是显得镇定自若,看了看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左右,便不慌不忙的把手中的药倒在碗里,转而用蹩脚的英语说道:“不用着急,要是我没有这两下子也不敢来凌府看病。对了,那个刘医生还在吧?”

    “刘先生他还在,他这时候在摸着凌先生的手,好像表情很是惊奇。”迈克尔点头说道。

    张晓凡想想,刘全德应该是在帮老爷子诊脉才是,便拿着手中的药碗与迈克尔一同回房。

    凌老爷子的浮阳于表已经稍有好转,不过余热未退,口不能言,双目无神,两眼黯淡无光。张晓凡先是呼吸罩给取了,现在根本用不到这个东西,随后亲自把药给他送下,便说道:“晚上或许我要住在这里,也好观察老爷子的病情有没有反复。”

    凌天涯听闻这话巴不得把他安顿下来,直接吩咐人去安排房间。

    随着时间的过去,老爷子的脸上潮红现象已经变成普通的脸色,高热也随之退被祛,刘全德则是一个劲的在那边啧啧称奇,口中嘀咕道:“真是无法想像,这表热之相怎么用附子去退,怪哉……”

    张晓凡听闻他的话,便说道:“真寒假热,乃是浮阳于表,里寒加剧之相,人体宛如一个烧红的烙铁,寒凉的清水浇在上面,怎能让它不冷却下来,兼之散发出高热的蒸气。如果你这时候用大量的寒凉之药攻之,不仅不能让高热降下,反而把烙铁变的更加寒冷,散发出来的热量更是高的惊人,且致人于死事也是轻而易举之事。反之,要是用扶阳之药攻之,让烙铁重新助以火力,去除寒邪,将温度提高,自然会把高热降下,也不会让阳气浮于表相,阴阳始之以平,方能药到病除。”

    刘全德整个人傻在那里,这套理论根自己以往学习的东西大相径庭,怎么都不能转变过来,口中喋喋不休地道:“不可能的啊,不可能是这样……”

    张晓凡摇了摇头,轻轻一叹,也不再理会他这么多东西。转头对凌天涯道:“这事不怪刘医生,只是两种不同的医学理念碰撞而以,他的初衷还是好的。”

    凌天涯早就不把对方当成一回事,心思全在张晓凡身上,听到他的话也不是敷衍之词,便笑道:“难得你这么想得开,我还以为你要做个恶人相,吓唬他一番。”

    张晓凡笑道:“世间的医者不是他一人这么认为,我不可能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到别人身上。大多的医生都把经方给丢弃不用,在自己的理解上和印象中创造出新的药方来。不能说他的药方不好,也不可能说这些方子不能治病,但从疗效上和治病的方面上一对比,高下立判。说句难听的话,在唐朝的时候,日本派了一批遣唐使过来,将《伤寒论》等医书带回国家,成为了他们宝贝,这些年来用《伤寒论》的药方制作出大量的药剂,被他们国人津津乐道。可笑我们还在这里高谈阔论,真是可笑又可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