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因为你是杀人的医生

作者:大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风流鬼医最新章节!

    “当然,杀一人而救十人,有何不可。”张晓凡捧起茶杯慢慢的品尝着,目不转睛地打量着对方的面容,好一会儿才放下手中的茶杯,说道:“如果我说,你最多只能再活上一年时间,不知道有什么感想。”

    萧兵眉头紧紧的皱成一团,剑眉不住地跳动着,沉声道:“我会认为你是个骗子。”

    张晓凡不去理会他的看法,用手指点着石桌上的水渍轻轻划动,缓声道:“要是我猜测的不错,你的应该每年有到医院去做定期的身体检查,各项的化验指标都比正常人要好上百倍,我说的不错吧。”

    萧兵点头道:“不错,这也恰恰证明我的身体十分健康。”

    张晓凡神情肃然地说道:“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其中以望诊为主,以切脉为辅,许多高明的中医不用多说,便能从你的面相上看出他有无疾病,或是病情轻重缓急等等,切脉不过是确诊而以;而从你脸上的气色我可以看出,你体力的淤血已经非常严重,重到可以要了你性命的地步。”

    张晓凡说到这里,透过他的墨镜直望着对方的双目,认真说道:“别以为我是危言耸听,从你的掌部边缘上来看,你是练习铁砂掌这类的外门硬功,也许兼修排打功或是硬气功这类的法门。正宗的铁砂掌说是外门硬功,不如说是内外兼修的一部功法,旦凡练习之后都要用特制的药水浸泡双手,用来缓解功法给自身带来的负作用,并且达到软化僵硬肌肉的目的。不仅如此,更重要的是练习这类的功法,都必须服用活血化瘀,舒筋活络的药物,无论是排打功或是硬气功都是如此。但是,我从身上并没有发现这些药物的气息,也没有感觉到这些药物给你带来的半点帮助作用,不知道是不是这样?”

    萧兵闻言之后默不作声,眼睛盯着桌上的茶杯,良久之后才说道:“我们村里有一位老人,他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农民,八十五岁的年纪却身体依然健硕,百十斤的担子挑在肩上健步飞。当时,仅仅八岁的时候,便被这位老人收作弟子,在他的指点下练习武艺。那时这位师傅就告诫过我,说穷文富武,想要练成真正的高手没有钱是绝对做不到的,每天服用的那些药材都需要很多的钱,更不用说巨大体能消耗后,需要补充大量的食物。然而,年幼的我哪会在意这些事情,只知道学了武功之后便很厉害,再没有人敢欺负我。”

    “刚开始的时候,我师傅还能够每天上山采药,给我泡制药水和服用汤药这些事情,但他的年岁已长,身体大不如前。在偶然的一次冒雨赶回家里之后,便一病不起,没有两天就这样去了。”萧兵这时候显出有些惆怅,他轻声说道:“我师傅临终的时候让我好好的练习武艺,不要辜负他的期望。但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我根本没有那么多钱用来够买药材,就连练功都是草草了事,直到我闯下大祸,在朋友的帮助下偷渡到了国外,这才缓过了那段时光。”

    张晓凡摇头道:“你说的这些只是其中的一点,体内大量的暗伤和淤血并不是那么容易造成的。人的身体就像是一台机器,如果你让他成天超负荷运作,那机器的寿命就会大大缩短,而药材与修习内功就是给这具身体增加润滑液,从而达到延长寿命,并且让机器可以运作的更加坚久。但是,由于你的职业习惯,很有可能重伤不支的情况下依旧拼死搏杀,长期的恶性循环,造成了身体的全面崩溃。”

    萧兵淡然一笑,问道:“我相信你的话,但我想知道自己还有多久可活。”

    张晓凡拿起茶杯,轻抿一口,头也不抬地说道:“多则一年,少则三个月,因为我无法知道你今后的动向。你现在身上的暗疾就像一个触发型地雷,也许因为很小的一个疾病可是任何的诱因便会使你一病不起,最后死在病床上。”

    萧兵摘下了墨镜,揉着发酸的眉骨,摇头道:“一年的时间不够,我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做完。”他抬首望着张晓凡,非常认真的说道:“你是否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哪怕让我多活一年就行,只要你能够做到的话,钱这方面不用担心。”

    张晓凡轻轻一笑,说道:“钱我不是不缺,但你怎么不考虑一下我是不是在骗你。”掏出根烟来点上,接着说道:“国外权威机构检查的数据表明,你的身体非常健康,甚至强壮到常人无法达到的地步。而我只是个中州来的小医生,现在的医馆甚至还没有开张,凭什么相信我的话?”

    萧兵重新戴上墨镜,端起方才不曾喝过的茶杯,一口喝干,连茶叶都嚼上两口吞入腹中,缓声道:“因为你是个医生,也是为唯一认识,并且杀人手法高超的医生。”他拿出一张尘白的手帕,抹干了嘴角说道:“宁家对我有恩,在全面接手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到殓房查过龚洪生的尸体,并且也亲手销毁了马悦的尸身,他们两人一个死因荒诞,另一个伤口青紫,都不是寻常的医生能够办到的。让我感到更为诧异的是,你肩膀处的枪伤在短短一晚的时间便恢复如初,这更加证实了我的猜测。”

    萧兵说到这里,嘴角浮现出一丝玩弄的笑容,说道:“我没有理由拒绝你的好意,除非我不想活了。”

    “哈哈……”张晓凡仰天长笑,表情非常开心,甚至有种知己难求的感觉。“我本想在你身上赚上一大笔诊金,却没有料到被你三言两语说得放高举的屠刀,似乎除了救治你之外再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萧兵的眉头放松了下来,知道对方应下了这件事情,问道:“我能够多活几年?”

    张晓凡耸了耸肩,洒脱地说道:“我可不是神仙,你想算命的话,走上两分钟的路程,明琅古街上还摆着算命摊子,他们会告诉你准确的答应。”

    萧兵被他这话顶得哑口无言,似乎也有些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我只能保证你的暗疾可以治好,而且体内淤阻之物,还有那些往年博杀中留下的暗伤去除之后,你的功力能够更上一层楼。”说到这里,张晓凡身子向前微倾,用非常慎重的语气告诫道:“但有一点你必须牢记,那就是治疗其间你必须要按我说的做,全力配合我的治疗,如果有一点做不到的话,那就对不起了,我会直接把你丢出门外,再也不会出手相救。”

    萧兵只是考虑片刻,便答应下来,说道:“诊金方面你不用客气,我的命虽不值钱,但也不贱。一百万美金,这个价钱应该够了吧?”

    张晓凡闻言一怔,忽然记起了当年的一件往事。

    高中的时候,张晓凡坐堂一月有余,有一天他问张尘心,说干医生好像赚钱并不太多,至少比不得做生意的人那么有钱。老爷子哈哈大笑,并没有跟他提什么医德方面的事,也没有喝斥于他,只是笑道说道:高明的从来不用为钱的事情而犯愁,而是他认为该收多少才合适。

    张晓凡那时候并不明白这句话的道理,直到今日听萧兵提起这事才大彻大悟,懂得了爷爷当时的苦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