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梨园淘法器(下)

作者:大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风流鬼医最新章节!

    张晓凡这时正在和林忠得商量事情,却意外见张晓堂探手来抓,顿时吓了一跳,忙侧身避开。

    岂料,张晓堂兴起之下动作很快,而对方发现的也晚,手指立刻被拉出一道寸许来长的口子,惹得他尖叫起来。

    “啊!好痛!”张晓堂忙把受伤的手指放在嘴里吸吮。

    张晓凡赶忙放下手中的兵刃,用力挤压着手指,怒斥道:“你瞎搞什么,我要是躲的慢些,你这手指还要不要了!”

    张晓堂这时候疼得脸都变了形,声音都打着颤:“晓、晓凡,该不会有毒吧,我的手指实在是痛啊!”这种痛仿佛是戳骨之痛,根本不是表皮伤口那么简单。

    张晓凡用力把他的血液挤出,将含有煞气的血一滴一滴排挤出来,直到完把含有煞气的血液排出才放心下来。

    林忠得也在一旁责备道:“不是我说你,要不是张老弟反应的快,你这手怕是得废了。”说完,拿出创可贴给他包上

    张晓堂这时才好受许多,却仅心有余悸,忿然道:“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割出来的伤口都痛到老子心里去了!”

    张晓凡小心的拿起柳叶双刃刀,解释道:“这是煞刃,比起一般的兵刃厉害的多。再加上煅打的工艺不同,所以非常锋利。被这种利器所伤的口子,会带有一种叫金煞的东西,将延着你的血液进入体内,虽不会带来太大的伤害,可是金煞如锋,会让人痛入骨髓,就是你刚才受到的创痛。”

    张晓堂遍体生寒,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咽了一口唾沫道:“我的娘咧,这么牛比!”

    其实,煞气在我们的生活之中也很常见,像最明显的就是声煞,让人心里发毛发紧,情绪上产生很大的影响;又有光煞,使人心情烦乱不安,感觉全身不顺,很想发火。诸如此类的东西实在太多,只要是给人不安的煞体,都属于这类范围。

    这把柳叶双刃刀已经被高手凝煞于体,转换成煞气萦绕刀刃之上,能力可见一斑。

    林忠得见对方并无大碍,笑道:“看来这把宝刃终于找到了买主,先前有不少人都相中了它,只是无法驾驭其锋,故望而兴叹。”

    “即然林老哥都开了口,那我也不能空手而归,开个价吧。”

    张晓堂咬牙道:“老林,你不要来个天价,这东西是好,可是兵刃类的东西都高不到哪儿去。前一阵子老杨刚出了把战国的青铜剑,也不过才十万块钱,你这把家伙要敢来上一刀,我可得翻脸了!”

    林忠得摇头苦笑:“晓堂,这里面的门道你也清楚,老杨那把青铜剑不过是普通货色,怎么能和这把宝刃相比?光是它的百炼工艺就已是不凡,年代可以追朔到隋唐时期。你也明白,唐朝时道教大行其事,那时候的百炼钢是多么珍贵……”

    “行了,别再吹了,再吹就破了,说个数。”张晓堂满不在乎道。干他们这行的,最不缺的就是故事,老林可以把这整间屋子里的东西全都安个来历,有名有姓还不带重样的。

    林老板沉思了一会,沉吟道:“咱们相交一场,我也不多要你的,五十万一口价,东西直接拿走。”

    “五十万!!你……”张晓堂一听这价格顿时跳了起来,一副拼命三郎的架势。

    张晓凡拉住了他,笑道:“五万。”

    林老板睁圆了眼珠子,失笑道:“老弟莫不是逗老哥玩吧,五万?我收来都不止这个数。我吃点亏,四十万。”

    张晓凡摇了摇头,坚持道:“五万。”

    “不行不行,五万我就真是亏大了,三十八万,这是最低价……”

    “五万。”

    “老弟啊,我这是三十五万收来的,你看我这家大业大的,也要吃饭不是。”林老板长长一叹,摇头道:“三十五万,我一分钱不赚,就当是交个朋友。”

    张晓凡浅笑道:“林老哥,咱们真人面前不说假话。这把煞刃整个中州城除了我,怕是没有人会买。懂行的不敢,不懂行的就算买了,也得物归原主。我说的不错吧,林老哥?”

    林忠得脸色一变,嘴角不停地抽动,他是真被这把煞刃给搞怕了,上回有个混黑道的看中了这把柳叶双刃刀,买回去玩了一晚,说是浑身都不得劲,就连和女人办事的时候都硬不起来。第二天就把他的店给砸了,损失大小先不说,人被暴打一顿还没地方伸冤,若不是林忠得有点门路,怕不得横尸街头,毕竟混黑道的对这些颇为忌讳,在女人面前抬不起头来,面子上没地方搁。

    第二次卖给了个乡下土财主,心想这回应该无事了吧。当天晚上便开来了三辆农用车,跳下来七八十号村民,领头的是村长,说是他儿子手给刀划伤了,伤口怎样都愈合不上,现在还在医院里挂水输血,他还找村里的先生看过,说是这把刀不干净,放在家里要出事。农村人最信这个,差点没把他打死。林忠得慌了,警察来了都不管用,最终无奈退款赔钱,不仅没卖出去宝贝,还倒贴了十万块,心疼的他要命。

    打这之后,林忠得再也不敢随便乱卖,就算有人出得起价他也不敢,但又不能扔了,这可都是钱啊。今天遇见张晓凡这个识货的,又能降得住此物,怎么能不悲喜交加。

    “这、什么都瞒不过老弟的眼睛啊,你看能不能加点,好歹让我不要亏太多。”

    张晓凡眼珠子一转,指着那把拷鬼棒道:“十五万,加上这根拷鬼棒,如何?”

    “三十万,两件东西都拿走!”林老板咬牙肉痛挥手道。

    “十五万。”

    “二十四万……”

    “十五万。”

    “二十万!”

    “十五万。”

    林老板有些郁闷,他还是头一回见到这种人,死死咬住价格丝毫不松口,最终无奈道:“行,就依你。”

    张晓堂的脸色有些古怪,轻轻扯了下对方的衣袖,悄声道:“晓凡,这根棍子很一般,别被骗了。”

    “不会,事后我再和你细说。”

    张晓凡自信一笑,打开箱子拿出十捆现金放在桌上,随手把拷鬼棒和木盒子都装入箱子里面。

    林老板见钱眼开,但脸上依旧是肉痛的表情,一直在嘀咕:“亏了,亏大了……”别看这家伙面色戚苦的模样,点钱的速度一点都不慢。点钞机上过了一遍,才转成笑脸。

    “张老弟,不知还需要点什么东西?”

    张晓凡这次出门,是想要搞几样趁手的法器还有制符的器物。他心里隐隐有些预感,像新城鬼楼里的事情今后绝不会少,要是赤手空拳对敌也太过吃亏了。更何况周明轩要求的灵符还没有着落,制符的器物也没有,这些都需要采买一番。

    把自己的要求一说,林老板立即恍然,忙拿出上好的黄纸和松香墨、朱砂等物。当然,还有符笔。

    “这些都是上等的东西,绝对没有丝毫问题,但是价格就会贵上一些,相信张老弟也知道。”

    林老板这话说的没错,别看一张灵符平常无奇,可要是完成一张具有法力的灵符,符笔、朱砂、松墨、表黄纸等物都需要精心挑选,否则画出来的灵符会出大问题。

    张晓凡刚才趁林老板转身拿货的时候,暗中凝结法印打开了慧眼,只见眼前的符笔虽然不错,却不是受敕的器物,没有丝毫用处。

    “笔不行,还有没有更好的?”

    林老板闻言一怔,眨了眨眼,他闹不明白这个年轻人的眼睛咋这么毒,一眼就瞧出了破绽。他转身从架子底层拿出个落满是灰尘的纸盒,笑道:“十万,谢绝还价。”

    张晓凡眼睛顿时一亮,接过来瞧了一眼,这次非常痛快道:“成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