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梨园淘法器(上)

作者:大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风流鬼医最新章节!

    梨园里人声鼎沸,正值周末休假,花鸟市场与古玩街里人来人往,一片繁华热闹的景象。

    张晓堂神在前头领路,遇见熟人大大咧咧的打起招呼。在梨园混了许多年的他,已经成了这里的“老人”,只是现在身家倍增,准备改行从良。

    不一会儿,两人就来到间琉璃瓦面的店铺,铺面里两侧都是货架,摆放着不少的古玩,左边是些瓶瓶罐罐,胎色和花纹精致非常,但只要仔细观察一番,便知道全现代工艺仿的,半个真品都没。右边的货架上则摆放着不少的佛像、铜像、开光的金卡这些东西,也是些糊弄人的玩意。

    “哟,这不是晓堂吗,今天又准备拿点什么货?”林老板见到张晓堂的时候,十分亲热的打起招呼。

    张晓堂笑嬉嬉地掏出烟来递上,说道:“今天我不拿货,是正儿八经的来买东西的。别说那么多,把你压箱底的老货拿出来吧。”

    “老货?”林老板接过烟卷,狐疑道:“你确定?”

    林老板在梨园开了十多年的店,两人关系不错。原先张晓堂也有带客人来买过东西,两人合伙宰肥羊,一唱一合配合默契,赚了不少钱。但今天这架势明显不太一样,进门二话不说直接要老货,不禁让他略感诧异,搞不懂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当然……”张晓堂见到他那眼神,一拍脑门介绍道:“我堂兄张晓凡,这位是荣轩阁的林老板,人称‘宰一刀’,老朋友了。”

    林老板浑然不在意,满脸堆笑拱手道:“幸会幸会,鄙人姓林,名忠得,不知贵客如何称呼?”

    张晓凡还礼道:“不敢当,晚辈张晓凡,此次前来还要麻烦林老板多多照应。”

    “呵呵,好说好说。我这里货物齐全,老货也多,但这个价格可就……”林老板眯起眼睛,一脸市侩的表情。

    梨园里的人都是这样,交情归交情,买卖是买卖,就是亲戚朋友来了,该下手还得下手,绝不会手软半分。

    张晓堂早就知道这里面的规矩,摆手道:“老林,咱俩知根知底,你别拿价钱来蒙我,只要货值这个价,钱是绝也不会少你的。但要是盘子不对,那可就别怪兄弟我骂娘了。”

    林忠得只是笑了笑,扭头喊道:“虎子,把我柜子下的那口箱子拿出来。”

    “是柜子上的还是下的?”内堂传出声来。

    “柜子下的,大箱的那箱。”

    两人一问一答之间,可是大有名堂,一般人听不出来。林老板口中的柜子,并不是真的柜子,而是一个通称,可以理解成是个地面,也可以理解成是房子;而柜子上的箱子,与柜子下的箱子,那就是老货和新口的含意,也有藏在地底和地面上的意思,反正这里面的名堂不少,很难用三言两语说清。

    林忠得走出柜台招呼客人,见到张晓凡拎着个银色手提箱,眼睛顿时眯了起来,抬手道:“快请坐,别站着说话。”

    三人在根雕茶桌旁坐定,林忠得准备烧水沏茶,张晓堂拿着巴掌扇风,抱怨道:“别忙了,这大热天的喝哪门子茶,赶紧给我弄杯冰水来解解渴才是真。”

    林忠得面带微笑,没去理会他的要求,自顾自的接着摆弄茶具。

    很快,一口皮箱被端了上来,六七十年代的老货,也不知道是怎知保存的,直到现在还完好无损。

    凑头一瞧,箱子里摆放着十来件法器,有桃木剑,也有金钵,金钱剑,念珠、最夸张的还有把弯刀,看得两人眼花缭乱。

    “老家伙可不地道,我来你这里几十回了,却一次都没见着这么多好货。”张晓堂有些酸溜溜道。

    林忠得精得跟猴似的,心想:随便拿出一样你都买不起,拿和不拿有什么区别。

    “你有阵子没来了,也忘了知会一声。这些是我刚收上来的物件,您瞧瞧有没合眼的。”他两只小眼睛提溜直转,似笑非笑的望向张晓凡。

    张晓凡其实也分辨不清真假,只是用手依次轻触,要是东西不假,肯定有些异样。可结果却令他大失所望,轻轻的摇了摇头。

    林忠得心中微讶,这年轻人眼光够高的,这些货色别人见到那是眼馋的很,没想到他却毫不动心。其实,这堆东西里真真假假,有些的确是老物件,也有新货,一般人分辨不出,这招蒙过不少人,还没怎么失败过。

    张晓堂皱眉道:“老林,事情做的有些过了。”

    林忠得脸色不变,笑道:“这不是你兄弟眼力太高,瞧不上眼而以。别着急,我店里有的是好货。”冲里面喊道:“虎子,把最底层箱子拿出来。”

    “好你的,好东西不早点拿出来,屎到腚眼才开炮,你还真不念交情!”张晓堂佯怒道。

    林忠得并没有辨解什么,依旧抽烟喝茶,仿佛事情就这样揭过。张晓堂也没有追究,只是提了一句,便再闭口不言,默默的抽烟扇风。他不是不想发火,而是不能发火,这行的规矩就是这样,真真假假都摆在眼前让你挑选,要是被打了眼,或是买到次货,怨不了别人,只能怪自己眼力劲太差。

    片刻之后,老林的儿子又拿出个小箱子,里面只摆着三样东西。

    第一件是金刚杆,约一掌长宽,两边隆起成镂空状,中间束腰,状似健身用的哑铃。这件金刚杆是精铜所制,由于年代的久远已经有些泛黑,但造型古朴,不失为好物件。

    第二件是拷鬼棒,拷鬼棒是道教的一种法器,又称“打鬼棒”、“拷鬼桃棒”,一般是用桃木制成,也有枣木。

    这件拷鬼棒的造型与平常的拷鬼棒有点不太一样,整根棒体约一尺来长,棒头结出个树疙瘩,被把玩的油光发亮,有些像手杖的样式,上面刻有各种符文图案,刻有“打邪灭巫孟元帅”和“行刑拷鬼朱元帅”的字样。

    张晓凡眨了眨眼,好奇的拿在手上端详,轻触之下便觉得有股温热的暖意传于掌中,都不用慧眼观察,就已经料宝棒中蕴藏着正阳之力,还有丝丝麻麻的感觉,应该是雷击木不假。

    第三件就有点奇怪,这是个木盒,盒子里躺着一把柳叶双刃刀,两面开锋,却又黝黑非常,刃脊厚约有一指左右,长约掌许,握把处有个细小的花朵,大约只有指夹盖般大小,很是精美。

    这把柳叶双刃刀不知是什么材料所铸,异常沉重,握在手中的时候有股森寒的气息透体而入。

    张晓凡轻咦了一声,忽然发现这把柳叶双刃刀有些古怪,上面沾着的气息既不是阴气,也不是死气,而是较为少见的煞气。

    煞气,始于阴阳又不同于阴阳,可以压制和消灭鬼怪,也能导致人体产生异样,轻者神魂失常,重者横死当场。这把柳叶双刃刀,就是一把煞刃,也是把既能伤人又能伤己的奇物。

    一般便用这种兵刃的人,都是成名的高手才敢使用,普通人把这玩意搁家里都会出事,更别说用了。至于林忠得为什么敢收这把煞刃而无事,则是因为这把煞刃凝聚的煞气早就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散大半,为数不多的煞气还在残余在兵刃上,并不会过于强大。再加上这口盒子有些古怪,上面的符文似乎可以将这把煞刃压制,不让它发作。

    张晓凡拿着这把煞刃,嘴角带着玩味的笑容说道:“林老板胆识过人,连这玩意儿都敢收,换成一般人那是碰都不敢碰的。”

    林忠得面色如常,并不以为意地说道:“我找高人看过,这把柳叶刀是行家炼制而成,用寒铁煅打百炼,十足精钢。其后又用秘法凝煞入刃,端的是厉害非常。张老弟在三件宝物中唯选这件,看来也不是凡人。”

    张晓凡哑然失笑道:“千万别给我戴高帽,我可承受不起。”

    这时,张晓堂凑过头来一瞧,见到这把古怪的兵刃有些好奇:“什么好东西,让我瞧瞧……”

    张晓凡和林忠得同时惊呼:“小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