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东窗事发

作者:大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风流鬼医最新章节!

    发生了暧昧事件后,李艳的脸都是红扑扑的,好像是一个水蜜/桃般,实在惹人怜惜。

    张晓凡不禁多瞧了两眼,便惹来一通娇嗔。他真的不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还能支撑多久。虽然两人结合,不在道德理念的约束,几乎所有人都希望看到他们两个金童玉女走上婚礼的殿堂,但是张晓凡却依旧死守那最后一层早就溃败的壁垒,或许这样还能留下一丝童年间美好的回忆。

    很奇怪的表现,比如说某个对收藏品痴迷的人,爱极了一副作品,他很有可能连轻触都不敢,只能远远的观看这件精美的藏品,唯恐一不小心就会让它碎裂或是离开。

    张晓凡的心理恰似这样,却没有这么极端。他只是想保护,保护这份记忆,直到最后。

    他们今天依旧来到了尚德堂,因为昨天他答应了严静,要抽空带她学习的。现在的年青人对中医喜爱的不多,更何况是个为了完全父亲的遗命的女人。当然,这件事情也得到了李艳的首肯,她对于严静出奇的宽容,也许她能理解严静的苦衷,因为她自己也是个幼失双亲的女人。

    李艳比严静要幸运的多,张建国夫妇把她当成自己的亲身女儿对待,说句实在话,那溺爱的程度比对张晓凡要好的多,至少没有让她吃过一点苦,半点都没有。

    “哟,晓凡,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们姐弟两个还是头一回这么早起,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从你们两个小家伙上大学后,这睡懒睡的毛病越来越严重了,呵呵……”曾全荣拂须笑道。

    张晓凡讪笑道:“大师兄,这不是太阳都高挂了,如果不起来的话,让爷爷知道我的屁股又要遭罪了。”

    话音未落,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便响起:“怎么,我老头子管不得你了?”

    张尘心和张尘凡两人同时出现,让周围的人忙喊道:“师父……师祖……”

    “嗯!”两人微微颔首,让各人去忙各自的事情。

    “还算不错,你要谨记:勤有功,戏无益!”张尘心教训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李艳听到“戏无益”的时候,美目不禁瞥了一眼爱人,脸色刷的一下变红,羞得她带着大黑往后院跑去。

    张尘凡感到奇怪,诧异道:“今天这丫头怎么了,好像怪怪的?”

    “不懂,这鬼丫头天天古灵精怪的,也不知她在干什么。”张尘心摇头道,随即看了孙子一眼,轻咦一声道:“晓凡,你的脸色怎会这么差,双唇泛白,双颊微红,是精血赢弱的现象。”

    张晓凡心中一突,忙道:“爷爷,没什么大事,呵呵……”他感到有些失策,明知两个老爷子眼睛毒得很,还得往枪口上撞,这不是彪子吗?

    “不对,你给我滚过来!”张尘心喝道。

    待张晓凡垂首行到面前的时候,只听对方沉声道:“说,是不是又和人动手了!”

    “这……”张晓凡吭吭哧哧半天也说不出句话来,更加增添了对方的疑心。

    张尘凡也凑上前来轻嗅一番,皱眉道:“身上一股子血腥味,还没有干透……你小子给我把衣服拨了!”

    “二爷爷,这、这大庭广众之下,怕是影响不好。”

    “屁的不好,你小子光着屁股都在这里待过,还有什么影响,赶紧的,是不是老头子我说话不管用?”张尘凡眼睛一瞪,就想抽手中宝剑。

    张晓凡顿时吓了一跳,对方的剑法造诣甚高,那手一气化三清的剑术早就练得出神入化,怎去敢惹他发怒,这不是找死吗。

    急急忙忙把衣服给拨了,还转了一圈,双手拽着裤头,脸色通红道:“二爷爷,这裤子就不必了吧。”说完,偷瞄了周围好笑的人们,恨不得钻到地里去。

    张尘凡皱眉不语,他知道自己的鼻子不会错,加上对方肌肤上呈现出明显的精血赢弱之相,更加惹得他疑心重重。

    张尘心也见到自己孙子安然无恙的身体,口中啧啧称奇道:“怪哉……老二,依你之见又当如何?”

    恰在此时,门口传来一阵骚动,两个身穿警服的男子领着一男一女径直走来。

    张晓凡等人扭头望去,这四个人他都认识,打头的两人是曾全荣的儿子曾国林,孙子曾义;另外的一男一女是在安济服务区打过交道的方寒、刘筱雨。

    这些人的到来,即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

    曾国林一马当先,领着儿子快步走上前来,喊道:“大爷爷、二爷爷好。爸,您也在这就好。”他脸上带着一丝紧张,还有些放松,只因两个老爷子气势太盛,让他这个做晚辈的有些压力。

    “太爷爷好,爷爷好。”曾义也恭敬道。

    孙尘心和张尘凡轻嗯了声,都见到了对方眼中的疑虑,看来不是自己眼花,而是这个臭小子的确又惹了事。

    曾全荣起身问道:“你们两个大清早的跑到堂里干什么?”

    “爸,我这次来是为了晓凡,我们有件案子想请他协助调查一下。”曾国林向张晓凡指了指,又暗中冲方寒等人瞥了一眼。

    曾全荣心中也有了计较,问道:“什么案子还得劳师动众,让你这个副局长亲自跑一趟。”当着两位师父的面,有些事情必须说清楚了,否则不好交待。

    曾国林有些尴尬,可是很快就实话实说道:“昨晚在丽珠大酒店里,晓凡打伤了人,现在那些家伙躺在医院里。而这些家伙又牵涉到另外一桩案子里,东海的同志过来问讯,想让晓凡配合一下。”

    曾全荣没有说话,而是望向张家二老,轻声道:“师父,您看这……”

    张尘心和张尘凡两人什么风浪没有见过,摆了摆手,只是问了一句:“晓凡,可是仗势欺人?”

    张晓凡摇头道:“路见不平,被迫反击。”

    二人顿时一笑道:“去吧,早点回来。”这话前半句是向张晓凡说的,后半句话是看着曾国林说的,目的自然不言而喻。

    曾国林也是老油子一个,话里话外还是分辨的出来的,忙道:“老爷子放心,这不是什么大案,最多是个自卫而以,而且对方并不打算追究,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晓凡也是协助调查。”

    张尘心颔首笑道:“没关系,和臭小子不用客气,反正你也是看着他长大的,有什么事尽管招呼。”

    这话一出,顿时让方寒和刘筱雨翻了白眼,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还招呼个屁,八成白跑一趟。

    这时,严静出现在门外,见到这场的情景忙跑上来问道:“晓凡,这是怎么了?”

    “咦,小静,你怎么会在这里?”刘筱雨惊讶非常地问道。

    严静闻言一怔,轻呼一声,喜道:“筱雨!真的是你!”随即问道:“你们这是要带晓凡去哪?”

    张晓凡也有些奇怪,这小妞怎么会和静姐扯上关系,问清了来龙去脉之后,严静便道:“晓凡,我陪你去一趟吧?”

    “不用,又不是什么大事,用不着这么麻烦。”他不能当面说出自己和曾国林与曾义的关系,只能道:“大师兄,我想麻烦您件事情。”

    曾全荣呵呵一笑道:“是不是带着个小姑娘旁诊?没问题,她就交给我老头子,误不了你的事。”

    听到这话,张晓凡也放下心来,向两个老人家辞别道:“大爷爷,二爷爷,我去去就来,我姐那边就麻烦您二老了。”

    “去吧,丫头那边我给看着,出不了大事。”挥了挥手,便放几人出去。

    方寒走上前来笑道:“想不到这么快又见面了,当初时间太过仓促,没有能够好好的沟通一二,我想这次应该不会再扫兴了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