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张晓凡坐诊(下)

作者:大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风流鬼医最新章节!

    “咚咚咚……”张晓堂哭丧着脸,有一下没一下的摏末,口中絮絮叨叨地抱怨着。

    李艳这时从里屋里走出来,身旁跟着大黑,标准的美女与野兽。睡饱的她见到张晓堂的动作顿时惊呼道:“臭小子,你别吓唬我,这是中邪了还是怎么着?”

    “中个屁邪,还不是让爷爷给逼得……”张晓堂灵机一动,赶忙丢下手中的活,凑上前道:“姐,出大事了!你知不知道晓凡还有个女朋友,现在都找到咱家里来了!”

    “嗯?有这回事?”

    “那可不!”张晓堂恬着脸,凑头道:“姐,你可千万不能手软了!你和晓凡那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关系,哪能让第三者插足对吧。晓凡这人不地道,咱们在家里盼着他回来,这小子倒在外面乱搞,这股歪风邪气可不能助长,必须要打压一下他的嚣张气焰!”

    李艳和两个弟弟从小一块儿长大,对于这家伙的脾气再了解不过,只听得三两句话便起了疑心,纤手一探直接揪起他的耳朵嗔道:“老实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姐、姐!手下留情,耳朵要掉了!”张晓堂急忙喊到。

    “我才不信晓凡是这种人,倒是你居心不良,说吧,我听着。”李艳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尚德堂里,张晓凡正在诊病,眼前的是一位中年男子,咳得挻厉害,苦不堪言。

    “医生,麻烦你帮我看看,我这病拖了挺久,中药西药都吃过,病没治好却……咳……越来越重,咳……”中年男子咳得实在厉害,一旁的人都远远避开,唯恐传染上。

    现在的流行性感冒很猛,久治不愈的人也不在少数,张晓凡手搭在对方的脉上,对方的脉象弦而细滑,又看了看他的舌苔,厚厚的黄腻苔,舌红。

    张晓凡微微皱眉,拿起他的病历问道:“口渴不渴?”

    “渴,挻想喝水的,但喝了水胃又开始不舒服,浑身都难受的紧啊。”中年男子面色戚苦道。

    “有没怕冷的现象?”

    “有点。”

    张晓凡微微颔首,只听对方接着道:“我就是咳得厉害,嗓子干的难受,西医说是病毒性感冒,吊瓶也吊了,药也吃了,这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看别的中医说是热感,开了一堆的清热解毒的药,屁都没用,病不仅没好还给我喘上了,有时候真想一头撞死,实在太难受了……”

    严静在一旁轻声道:“怎么可能,这明显就是热症……”

    张晓凡瞥了她一眼,随口道:“真寒假热。”

    说完,提笔便写下了处方:麻黄12g芍药12g细辛12g干姜12g炙甘草12g桂枝12g五味子12g半夏20g石膏50g。

    “我先开三剂给你,吃完如果病好就不用来了,要是还没有断根再来这里。”张晓凡把药方递给对方,解释道。

    中年男子接过来一看,皱眉道:“医生,我这是热症,这干姜麻黄这些都是热药,会不会吃出毛病来?”他用狐疑的目光看着对方,一副你不懂医术的模样。

    换成是别的医生,直接就让对方走人,连解释都不带解释的。

    可是,张晓凡抱着耐心的态度,细细讲解道:“听你的话,对药材的药性也知道一些,但你的病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说到这儿,他翻开病历用手指了指其中的药方:桑叶6g杏仁9g沙参12g象贝6g香豉6g栀皮6g梨皮6g。

    “还有其它的温病药方里面,大多都是开得苦寒药,但吃了都没什么用处,反而阳气大伤痰饮加重,对吧?”

    中年男子点头道:“对对,药苦的很,忒难吃,还有一些治热症的偏方我也买了不少,病是越吃越糟。”

    张晓凡解释道:“你吃了这么多清热的药反而症状越来越重,已经很清楚的表明药不对症,寒热未能辨明。你的症状恶寒,饮水后胃脘不适,有寒饮内停,用苦寒的药清热化痰,可痰不但不去,人体阳气却是大伤让痰饮加重。痰饮一重,郁结于心,故出现心烦胸满的现象,对吧?”

    中年男子不迭点头赞道:“对对,没错就是这样。”

    “你这病因属外寒内饮兼有上热,以麻黄、芍药、炙甘草解表,其他的药物均为中祛饮药,五味子可镇咳,机理就在于其性其性收敛。半夏祛饮,细辛、干姜温中祛饮,里饮一去,麻桂解表的作用才可以得到施展。再用石膏去除你的热毒。”

    这话一出,严静和中年男子都明白过来,后者道谢离去。

    大师兄曾全荣也刚好看完一个病人,听到他的话呵呵一笑道:“晓凡,这姑娘是你的徒弟?”

    张晓凡忙摇头道:“大师兄,静姐是我的朋友,并不是什么徒弟,再说我这半吊子水平哪带得了什么徒弟,您就别笑话我了。”

    严静心中一惊,一个年仅二十多岁的青年,叫六十左右的老者为大师兄,这样的事情还真挻少见的。

    曾全荣眼角一瞥,笑道:“你小子可别乱来,艳儿可是在后头盯紧着。”

    李艳和张晓凡两人的关系,早就在尚德堂里传开了,所有人都认为两个小家伙是天生一对,这样的说法也让大家认同。

    听到这话,张晓凡猛然一回头,见到姐姐正目光不善的望着自己,旁边还有一个张晓堂在偷瞄,那眼睛和狐狸一样狡猾,一看就是不是好东西。不用多说,八成就是这死胖子打的小报告,这种事情读书的时候没少发生过。

    张晓凡忙起身抱歉,让病人先等等。

    “姐,你怎么过来了?”

    李艳嘟着小嘴,酸溜溜道:“就许你在这里泡妞,我都不能过来看看?”

    张晓凡狠狠瞪了一眼堂弟,解释道:“我没泡妞,静姐是在东海认识的朋友,她自己也是开医馆的,这不是回中州老家,顺道过来看看……”用三言两语解释清楚其中的关系,这才让对方的醋劲稍稍平息了下来。

    张晓堂在边上嘿嘿笑道:“晓凡,我来教她医术,别看我平时不出手,这一出手便是惊天地泣鬼神……哎哟,姐,别打我的头,再打就傻了!”

    “回后堂捣你的药去,否则我就告诉二爷爷,你又在瞎糊闹。”

    张晓凡也恶狠狠地威胁道:“你小子再敢诽谤老子,我就让你尝尝厉害!”

    张晓堂把头一缩,悻悻道:“你们忙,我手上还有活,呵呵……”说完,一溜烟的跑了。

    严静见到这一幕,便起身过来道:“你好,我叫严静,是晓凡的朋友。”严兰也乖巧道:“姐姐好,我叫严兰,姐姐你真漂亮。”

    或许出于同情心,也可能是同病相连,李艳知道这两姐妹父母双亡,想起自己小时候的惨痛教训,心中也是一酸,蹲下身子轻声道:“告诉姐姐,你今年多大了?”

    “六岁了!”严兰甜甜地回答道。

    张晓凡轻轻一叹:“姐,你看这事?”

    李艳笑道:“没关系,你和小静去诊病,小兰我带她到后院玩会儿,孩子还小,身子骨弱,接触太多的病人没有好处。”

    严静一听,满心欢喜道:“谢谢,谢谢……”

    “不用客气,你是晓凡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李艳牵着严兰,在路过张晓凡身旁的时候,悄声警告道:“你小子给我注意点,要让我发现什么歪念,哼哼!”

    说完,扭着性感的翘臀离开。

    张晓凡苦笑道:“老姐的醋劲还是那么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