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张晓凡坐诊(上)

作者:大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元尊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风流鬼医最新章节!

    见严静姐妹两都用怪异的眼神望着他,张晓凡忙轻咳一声:“晓堂,你该干嘛干嘛去,别在这里添乱。”

    “不行,我也是尚德堂的一份子,应该尽到自己的义务……”

    这时,张尘凡走了过来,见到他又在现宝,怒斥道:“小兔崽子,你跑前堂来干嘛?”

    张晓堂闻言浑身一抖,颤声道:“爷爷,我、我没干嘛呀。”

    “你小子很闲啊……去,把那些摆好的药给我碾碎了。记住,如果不成粉末,那你的屁股就给我小心点。”

    张晓堂垂头丧气道:“是,爷爷。”

    他乖乖的走到柜台后面,拿起东西便到一旁打粉,那模样要多听话就有多听话。

    张尘心也来到前堂,见到东西碎了一地,便问即此事,张晓凡捡重要的说了一遍。

    “不错,处理的很好。”张尘心颔首赞道。

    严静一见两位老者,便知道眼前的人是谁,忙跪下道:“张神医,求你收我为徒吧?”

    这种场景,尚德堂里早就见怪不怪了,每年都有许多慕名而来的人前来拜师,早就不再收徒的他们直接打发了回去。

    张尘心忙抬手一托,严静只感一股大力随之而起,再也无法跪下,诧异的望着眼前的老者。

    “晓凡,这是你朋友?”

    “嗯,在东海认识的,静姐学得也是中医,这次是回老家休假的。”

    张尘心呵呵一笑道:“那你招呼一下,我就不多言了。”说完便转身离去。

    张尘凡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便口道:“晓凡,别忘了小艳还在等你的答复。”

    “二爷爷,不会忘的,您就放心吧。”张晓凡脸色微红道。

    严静茫然不知所措,呆立在那儿久久无语,还是张晓凡上前一拍,笑道:“静姐,你这玩是的突然袭击啊,原来回中州是办这事的。”

    严静俏脸微红,轻声道:“晓凡,你看这……”

    “哎,如果你要拜师的话,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两位爷爷年事已高,早就没有精力再收徒弟。”

    严静苦笑道:“我也猜到了一些,本想借回家的机会试上一试,没想到会是这样。”

    张晓凡也知道她的情况,心下有些不忍道:“静姐,不如你先找些医书看看,不懂的就来问我,等有机会的时候再给你讲解一番如何?”

    “真的!”严静闻言顿时惊呼,狂喜道:“不许骗人!”

    张晓凡哭笑不得,要不是见她的长样成熟,还真以为是个刚成年的少女。

    “放心,大丈夫一诺千金,也许今后咱们还可以合作也说不定。”张晓凡含笑望着她。

    这时,尚德堂里人渐渐多了起来,也有到了问诊的时间。

    这里的医生年纪都不小,最年轻的也有四十多岁,全是二老的徒弟,见到张晓凡的时候也很热情。

    张尘心和张尘凡两人一般很少坐诊看病,没有必要情况一般也不会出手。现在坐诊的医生有六个,最大的一位名叫曾全荣,年已六十有三,张晓凡喊他大师兄,看得严静惊呼不以。

    几人只是一阵闲聊,便纷纷就坐,门口还有一堆病人等着排队。

    “晓凡,能不能让我坐在一旁看看,我只看不打扰你,行吗?”严静热切道。

    这么好的一个学习机会要是错过,那她会很失望的,父亲的遗愿还没有完成,想当初明叔明婶对他感谢的目光,便满怀希望的看着他。

    张晓凡只是稍作思索,便点头道:“没有问题,但我也不是白帮忙,有个事情希望你能答应我。”

    “谢谢!什么事包在我身上,你说就是。”严静笑嬉嬉道。

    张晓凡也微笑道:“事情不急,等过两天再说也不迟。差点都忘了问,明叔的病怎样了?”

    “好了,只吃了两剂药就痊愈了,第三剂吃完全好了,他还特地到诊所来感谢你。可惜……可惜你不在。”严静回忆起当初的事情,那羞人的棍子仿佛浮现在眼前,脸色瞬时通红。

    张晓凡也有点心猿意马,忙定了定心神,拿过一叠病历开始叫号。

    严兰也是很懂事,没有玩闹的表现,只是眨着大眼睛看着周围的事物,并没有打扰任何人。

    张晓凡看病的速度很快,只见把脉的时候瞧一瞧对方的气色还有舌质,问上两句话,便提笔开方,直接让对方去抓药。

    严静看得啧啧称奇,这么快的速度能把病看好吗?好奇的她望向不远处的曾全荣,见那个老中医也是张晓凡的大师兄,几乎一般无二,也是这般速度。这时,她才明白过来,自己的医术是多么浅薄。

    这时,有一个年青人走上前来,他气色不佳,神情萎靡不振,大热天还穿着外套。

    张晓凡拿手一搭,便问道:“感觉如何?”

    “冷,身上疼的厉害。”来人道:“昨天傍晚我去打篮球,出了一身大汗后回家洗了个冷水澡,空调一吹就成了这样。大夫,没什么关系吧?”

    张晓凡笑道:“没什么关系,以后注意保暖,不要受寒。舌头伸出来我看看……嗯,有没有汗?”

    “没,包在被子里都没捂出一滴汗来。”

    看了对方的病况,心中也有了数。直接提笔疾书,问道:“药是在这里煎还是自己回家煎?”

    “我哪会这些,还是在这煎好我回家吃得了。”

    张晓凡吩咐道:“吃完药不能吹风,不能受寒,如果身上微微发汗便可以停药。没有发汗的话,时隔两个小时吃一次,直到发汗为止。”

    年青点头道:“行,记得了。”

    严静问道:“晓凡,他这是什么病啊?”

    “太阳表症,无汗、恶寒、苔白、脉浮。”张晓凡随口道。

    严静看着他写的处方:麻黄12g桂枝8g炙甘草4g杏仁12g。

    张晓凡见她的模样,便解答道:“同是太阳经表症,有汗用桂枝,无汗用麻黄。因其无汗,体表水分较多,水多而热也多,就会对皮肤产生一定的压迫,所以才会周身疼痛。麻黄汤中配以桂枝发汗强,配之杏仁定喘,甘草缓和喘痛之急迫。但麻黄汤不能多服,出微汗即止,表症立解。”

    待病人走后,张晓凡又喊了下一位病人,接着诊病。

    严静垂首沉思,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便接着旁诊学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