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诛邪

作者:大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风流鬼医最新章节!

    张晓凡平时很少会萌生善意,但崔晓晶的身世让他那颗坚强的心有些动摇。但没有料到的是,他的好意并没有让对方接受,反而激起了涛天怒火。

    “你们都该死!”崔晓晶发出狂怒的啸声,阴气如潮般狂涌下,数的卷风犁向张晓凡,在地面留下深深的印痕。

    张晓凡手中的灵符还没有来得急引燃就被卷得撕裂开来,骇然之下使出身法堪堪避过。

    “哧……”他脚步还没站稳,便出现了数发丝冒出地面,纤细的发丝宛如钢针般犀利狠狠地窜出,在张晓凡停留的位置出现。随即,又带出大量的沙石和碎屑,打在皮肤上生疼不以。

    张晓凡心下大惊,这就是阴胎鬼母的实力?如此频繁的攻击,让自己没有反手的余地,就连停下脚步都得丧命。凭借着能够看穿对方的招数和强横的身法来回躲避,在密集的攻击中显得岌岌可危,却没有让对方占到便宜。[

    且战且退,张晓凡抽冷子还会向崔晓晶那儿甩出几道灵符和煞刃,但却都和泥牛入海似的不见踪影。一个鹞子翻身险险避过风罡的势头,闪身来到大树的另一侧,抖手射出五道灵符,将那些蛛网般萦绕的头发打断。

    “你们先离开这里!”张晓凡情急之下大声呼喝道。

    “将军小心!”五鬼脱离束缚,很快就发现他的危险。

    张晓凡侧身闪开对方的攻击,吼道:“别废话!马上走!”

    五鬼脱困后见周围的情况不妙,也知道自己留在这里只能让张晓凡束手束脚,唯一的办法就是先离开是非之地再做打算。

    张富是五鬼中的主心骨,他咬了咬牙喝道:“听我号令,速速离开此地!”就在他带着其余四鬼逃开时,张晓凡也趁机向外溜去。

    崔晓晶五指一收,冷喝道:“往哪跑!”她的衣袍一抖两只手腕顿时长出数丈,在身影晃动的时候便疾掠而去,比张晓凡的身影还要快上一些,后发先至追到他的背后。

    张晓凡心中暗骂廖文斌,他明知阴胎鬼母是个狠角色还帮她的忙,这家伙就不怕把自己的小命都赔进去。

    廖文斌是什么想法张晓凡是不知道了,他只知道现在要不跑快点,下一秒很可能死的就是自己。

    全力飞奔中的他突然感觉后背寒气袭人,一个纵身前跃避过致命一击,在身形变幻中见到袭来的是两只衣袖,顿时怒火上扬。

    “老虎不发威,真把我当成是病猫!”张晓凡口中怒喝,身在空中时双手扣住一张天雷符,以体力阳刚之气引动,口念法咒。天雷符属上乘符箓,以张晓凡目前的修为是法引动真正的天雷灭妖。

    “天雷,引!”

    随着一声暴喝,张晓凡手中的灵符宛如一道闪电般划过空中,隐隐雷声从天边传来,骇得崔晓晶神色大变,用秀发将周身团团护住,想要硬抗天雷之威能。论任何精怪灵鬼,纯阳天雷永远是他们最深的恐惧,就连雷声都能令他们修为不稳,更何况是天雷直贯而下。

    然而,令崔晓晶没有想到的是,刚才那道天雷符打在身上只不过是微微麻痹了一番,没有那种毁天灭地的威能,仅仅是吓唬人的把戏。转瞬间她就知道自己被张晓凡给糊弄了,狂怒之下四下寻找对方的踪迹。

    “出来,你这个胆小如鼠的家伙,你只会用这样骗人的把戏!”

    崔晓晶在盛怒之下咆哮着,出手将谷场上的石椅砸得粉碎,尖啸道:“如果你再不出现的话,我就把全村的人杀了,这笔帐会算在你的头上,我倒要瞧瞧几百人的业力是不是你能承受的!”她已丧失理智,根本不在乎同村人的生命,只知道谁敢阻止就杀谁,全然不理会别的东西。

    这时,在打谷场旁传来洪响的声音道:“大开杀戒,好狂妄的口气!”张晓凡手持一杆精钢马槊,身旁跟着五名鬼将,煞气腾腾地向场中走去。

    崔晓晶目光一凝,冷声道:“原来这把血煞神兵在你手中,难怪我怎么找也没有找着。”

    张晓凡手中的马槊一抖,遥指场中的对手道:“先前我说过,如果你肯乖乖的束手就擒,我可以念在你报仇心切的份上帮你转世投胎,免去一场祸端。没想到你冥顽不灵,选择和我作对,那么下场就只死路一条!”[

    “哈哈哈……”崔晓晶笑他自不量力,讥讽道:“你想凭着这把破枪来杀我?要是它转变成真正的血煞神兵,或许我还会怕上几分,但就现在这模样……那你就等着死吧!”

    她两手一合一分,几十道风罡骤然而起,在地面上犁出深深的辙子,从四面八方向张晓凡涌去。

    张晓凡脚下一踏,翻身跃入场中,双手持着马槊在场中施展开来。长约丈许的马槊属于马战凶器,由于它的长度限制了它的作用,步战上远不如刀枪棍棒那么好施展。再说他也没有打算跟崔晓晶来场肉搏大战,只要破去她腹中的魔煞,剩下的事那就再简单不过了。

    张晓凡如同绝世悍将般挥舞马槊,狂暴的动作带起阵阵呼啸劲气,场中的那些风罡袭来全被他以劲风带偏,飞快的向场中掠去。

    崔晓晶口中轻咦一声,她没有想到对方的动作会这么快,而且凶悍异常。嘴带冷笑手中捏着法诀,场中的风罡骤然一变,转眼眼就变成狂风大作向场中挤压,四周黑压压的见不到任何东西。

    张晓凡身影顿了顿,只见他全力舞动马槊,举枪下砸时口中爆喝道:“给我开!”

    “砰!”一声闷响,马槊和刚阳之劲砸得水泥地面碎裂成块,方才的飓风全然不见踪迹,只留下未散的尘埃飘荡着。

    崔晓晶四下张望,她挥手散去眼前的烟尘,想要搜索出对方的行踪。然而,就在她抬手时,一道暗红的寒光悄声息地探出,既稳又准狠狠刺入小腹,劲力带起她的身躯将她钉在了水泥柱上。

    尘烟散去,只见张晓凡单手持着槊尾,枪尖插在崔晓晶的隆起的腹部,冷声道:“斗法我不行,打架你不行。”

    “啊……”崔晓晶垂首见到自己未成形的胎儿被贯穿,阴躯疼痛难忍,十指插入发屑发出刺耳的尖啸声。这种啸声平常人法发觉,可是那些低等的生物,如猫狗鸡鸭等动物却能够听见,它们如同遭遇天灾般四下乱窜,有些更是肢体抽搐,不一会儿就歪脖死去。

    张晓凡眉头轻皱,将拘魂令牌扣住她的额头,念动法咒把她收了进去。

    张富等人忙凑过前来赞道:“将军真是神人,连阴胎鬼母都能轻易收服,成就大道已然不远。”

    “什么成就大道,我不过是个普通人。”张晓凡拎了拎手中的拘魂令牌,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道:“说起来还真险的,要不是有这把血煞神兵的半成品,还真不好对付这家伙……”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手中的槊杆一松,除枪头之外全部片片碎裂,如枯朽风干的沙土般飘散,被风一吹不见了踪影。

    张晓凡和五鬼看得面面相觑,要知道马槊和步槊不同,槊杆并不是用韧木制成,而是用特别的方法以细蔑阴干年许,再以强胶和麻绳、葛布包裹,工序繁琐,直到最后用刀剑砍劈成金铁之声,不断不裂,这样才算制成。如今只不过在手上耍了两招却变成了粉尘,只怕再难重现这把马槊往日的辉煌。

    张晓凡拨出水泥柱上的精钢槊头,轻叹道:“凡品终归是凡品,法承受这种重压。”他把槊头用衣服包裹好,问道:“对了,顾家大院里有没有留下活口?”

    张富等人回过神来,说道:“有。鬼母想要赶尽杀绝,我等见势不妙就出手相救,只是……只是修为相差太大,我等很快就落在对方手中,幸得将军赶来相救。”他们脸上尽露羞愧之色,没敢把头抬起来。

    张晓凡暗暗松了口气,摆手道:“修为不够可以慢慢修炼,这些事情急不来的。”说完,他才记起还有个人被遗忘在角落。

    然而,等张晓凡和五鬼来到路口边时,发现那名光头男子已经死去,就连魂魄都不见了踪影。

    “将军,他是何人?”

    张晓凡正蹲下身子查看对方的伤口,闻言问道:“怎么,你们没见过他?”

    张富等人摇头道:“没有,从未见过此人。”[

    “奇怪……”根据光头男子的口述他是廖文斌的徒弟,而张富等五鬼被廖文斌带走这么多年,应该会见过这个家伙才对,怎么会没有印象?

    还没等张晓凡想完,光头男子全身泛出血红之色,身上的温度骤然升高,骇得众人急忙后退。几秒钟的时间不到,地上的尸体自\燃成灰,连带着毛发等物全部成炭,只剩下贴身的衣服落在地上。

    五鬼瞪圆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地指着地面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张晓凡冷哼道:“毁尸灭迹,这种手段再平常不过。但在千里之外还能有这般能耐,除了他……我再想不出有第二个人。”他抬首望向东面,自言自语地说道:“廖文斌,我真的很期待咱们有见面的那一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