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告状

作者:老王牛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返十七岁最新章节!

    马如龙此刻的心情很奇异。

    自从昨晚接到李顺喜的电话之后,就一直保持着这样的状态。

    李顺喜是贾成敏的秘书,跟随贾成敏已经有十多个年头,通俗点讲,是心腹中的心腹。

    这却是他第一次与李顺喜通电话,而与身为他背景后台势力的少壮派代表人物贾成敏则是一次都没有。

    马如龙虽是嫡系,却并不受所谓的马氏一派待见。

    他头上顶着马派的光环,可实质上只有过年过节的时候,他才会带着妻子,回家问候一声长辈。

    眼下他的地位是他依靠着真才实学,一步一步真刀实枪地干出来的,没有一丝一毫马派的支持。

    但这个秘密却鲜有人知。

    不过,贾成敏显然就是其中的一个。

    李顺喜只是言简意赅地说了顾忠平在对待刘产一事上的态度,就匆匆撂下了电话,没有一句多余的话。

    马如龙知道这是顾氏大佬向他求和的信号。

    这是他十分希望看到的局面。

    可他心中有不甘。

    凭什么?

    凭什么,我马如龙没有依靠马派一分一毫,到了这种拉拢地方派系的时候,却要来指挥我?

    高高在上的你们是否了解过莲花市的情况,就来指手画脚?

    难道不怕牺牲了我马如龙的利益,甚至是政治前途?

    你们凭什么认为我会这样做,这样言听计从?

    他心中同样拥有惊喜。

    他早已不是当初部队里咋咋呼呼的新兵了,也不是初入官场什么都不懂的傻小子秘书了!

    他现在是地级市的市委书记!

    正厅级干部!

    他更加明白要想更进一步,再进一步,不单单是努力就足够的了。

    他需要愿意培养他,栽培他的强大势力做背景,

    马派,从他步入官场就一直跟随他的派系,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他不会为了当初的那些个疙瘩而与自己的仕途做对!

    贾成敏秘书李顺喜的电话,是否意味着这样的一个信号?

    他的内心彷徨,坚定,不安,憧憬,不甘,愤慨,惊喜……

    无数种情感混杂在一起,这种奇异,即使在过了一晚之后,依旧强烈。

    随后,他看到了车行道边上,那个穿着橘黄色球鞋的少年——和阮晓,曹西海等人似乎很是熟络的少年。

    他的心思不由地又回到了顾氏一系的态度上。

    他让小何停下了车。

    郝俊抱得希望其实并不大。

    毕竟对方是手握一地生杀大权的市委书记。

    而他,只是一个初中学生。

    天壤之别的差距。

    可是看到那张年轻的脸庞时,他知道他的等待没有白费。

    这个年轻人是何应钦,马如龙如子侄,如心腹,如保镖,如秘书一般的人物,前一世,他也跟他有过一面之缘。

    郝俊钻进了车子的副驾驶。

    一转头,就看见一个黑黝黝的硕大头颅,深绿色的眸子“淡然”地盯着郝俊,散发着无言的威势。

    藏獒。

    狗中王者。

    这就是马如龙也被戏称为藏獒书记的罪魁祸首之一。

    “呵呵,没吓着吧?”马如龙的声音远比第一次见面时温和的多,一如长者般。

    “黑子,坐下!”

    那藏獒乖乖地俯下身子,终于与车顶保留了一丝空隙。

    “马书记您好!”

    “司机叔叔你好!”

    何应钦手抖了一下,车子只是微微晃了一下,依旧很是平稳。

    马如龙哈哈一笑,“你叫郝俊是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您的记性真好,我叫郝俊,是东湖中学的初三学生!”

    马如龙看了看表,“这个时候应该是上课时间吧?”

    郝俊点了点头,“嗯,我向我们校长请过假了!”

    “可是你还是来的不巧,这个时间点也没办法请你吃饭啊!”马如龙笑着打趣,神态间却很是诚恳。

    “那我可担待不起!”郝俊只当是马如龙客套的话语,并未放在心上,“这回特意过来找您,就是想跟您说点事!”

    马如龙兴致似乎上来了,坐直了身体,“你说!”

    郝俊没来由地感受到一股压力,之前轻松的状态就少了一分。

    “马书记,我们学校顾校长一直很关照我,可是老爷子最近一直心神不宁的,后来我一打听,原来是因为他的儿子被纪委抓起来了,这时间是不是关的有点长了,我听说审查干部一般只要一个星期就够了!他又没犯事,老关着,不合理啊!”

    马如龙深深地看了一眼郝俊,沉吟了几句:“纪委审查有他们自己的规矩,不过,我可以过问一下!”

    “谢谢马书记!”郝俊很是诚恳地道了声谢。

    突然又好似想起什么来似的,他又从后屁股口袋里掏出一叠被折的有些破旧的照片,递给马如龙。

    他指着照片上那个身穿校服的少年,恶狠狠道:“马书记,这些记者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看到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插手帮忙,要不是那天我正巧路过,这件事就大发了!”

    马如龙眉头一缩;“哦?这个穿着校服的是你?”

    “是啊,这件校服在我们东湖中学可是独一无二的,是顾校长亲自参与设计的!”

    “这个人,你认识吗?”

    “认识啊,我们凤塘区的恶霸纨绔,区委书记的儿子刘国天!这家伙一直是个大坏蛋,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

    “哦?那你还敢打他?”

    郝俊睁大眼睛道:“马书记,这样的人不该揍吗,要不是我及时出现,这位姐姐可真的完蛋啦!”

    马如龙满意地点了点头,拍着郝俊的肩膀道:“嗯,是个见义勇为的好少年!”

    郝俊似是十分受用地点了点头。

    “郝俊,你拿出这些照片的意思是要我严惩这个纨绔恶霸呢,还是那些见死不救的记者呢?”

    马如龙拍了拍手中的照片,处置刘产的心思更甚,一个连儿子也教育不好的父亲,却愣由他为非作歹,有人让他做鱼饵也没有值得什么同情的。

    郝俊挠了挠头,腼腆道:“其实都不是啦!我就是觉得气愤,最主要的还是想问问顾凯凡叔叔的事情!”

    ……

    何应钦特意先将他送到了东湖中学,下车时,马如龙又道了一声下回请郝俊吃饭,才回转往市委办公楼。

    看来不是说着玩玩的。

    郝俊望着远去的奥迪车,心思浮动。

    奥迪车内。

    “叔,这个小孩,您觉得可能是谁在背后教他?”何应钦沉着脸,目光直视前方。

    “这个倒不重要,他倒是给我提了一个醒,最先引起纷争的顾凯凡,我倒是应该见一面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