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八章 不速之客

作者:薛如锦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冷少的三嫁前妻最新章节!

    会议开始前,商竹衣便按照黎尧的叮嘱,先走到会议室里做准备了,她之前虽然不是没有在人前讲解过自己的设计,但是这是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讲解,所以难免有些紧张。

    她一边搓手一边踱步,嘴里还念念有词,就在这时,一名西装笔挺的男人走了进来,商竹衣只以为是自己公司的高层领导,虽然没有见过,但还是礼貌地迎了上去:“您好。”

    但是男子一开口却把他外表塑造出来的光洁亮丽的形象打了个粉碎,商竹衣一向不会歧视在任何方面有不方便的人群,但是听到他的嗓音,还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你好,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这次的设计师,商竹衣商小姐吧?”

    商竹衣强行压制住自己抬手捂耳朵的冲动,挤出一抹礼貌的微笑:“是我,请问您是?”

    “我是这次竞标案的甲方,我姓孙,孙施悦。”孙施悦边说,边伸出了手。

    看着他已经伸到半空的手,商竹衣也不好直接无视,于是也礼貌地握了上去,有些惊讶,毕竟这是初稿的审核,而且竞标还没开始,甲方一般不会屈尊降贵地过来:“孙总,您怎么亲自来了?”

    孙施悦淡笑了一声:“我对商小姐的设计很有兴趣,所以跟黎总打了招呼便过来了,你不会不欢迎吧。”

    商竹衣心说我哪敢啊,然后连忙笑着摇了摇头,开始把这几天储备起来的场面话拿出说了:“怎么会呢,孙总您能亲自过来,我们都感觉无比荣幸,只是现阶段还只是初稿,内容不够精致只怕会让孙总扫兴呢。”

    闻言,孙施悦哈哈一笑,神色十分平易近人:“我明白,我这次来只是想看一看,做到心里有数,如果十分合心意的话,到时候在竞标开始的时候,我在心里也会给你瑜锐加印象分的。”

    商竹衣看着他为人和蔼,也没有疑心太多,感激地笑了一下:“那就麻烦孙总了。”

    说着,她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孙总,您先落座吧,我们领导应该也马上就到了。”

    闻言,孙施悦又冲她温和地笑了一下,然后依言走到了会议桌上首的位置,坐了下来。

    不一会儿,黎尧和一众公司高层都陆续走了进来,依次和孙施悦握手问好之后,便纷纷落座了,接着便将目光投向了站在投影仪前有些紧张的商竹衣。

    黎尧将手里的U盘递给了商竹衣:“开始吧。”

    商竹衣紧张得指尖都有些发麻,她颤抖着手接过了U盘,然后哆哆嗦嗦地连接好电脑,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开始了自己的讲解。

    一轮下来,商竹衣说着说着就感觉似乎没有那么紧张了,慢慢变得得心应手起来,越讲越顺畅起来,这种感觉很好,不同于得到别人的表扬,这是一种从自己的心中得到的认可,这让商竹衣感觉到十分愉悦。

    最后,商竹衣用一句:“以上就是我的初步设计理念,有不到之处,还请各位指正。”

    说完,她礼貌地冲大家鞠了一躬,然后手脚利索地将U盘收起来。

    会议桌上的众位高层开始小声议论起来,只有孙施悦一个人定定地看着她,除了偶尔恢复身边的高层领导几句之外,眼神基本都在商竹衣的身上逡巡着。

    这让商竹衣感觉有些不舒服,只是不舒服,因为她明确地感觉到了孙施悦的眼神中并不带着异性之间的相互吸引,相反,他的眼神冷静得近乎冷漠。

    商竹衣决定把握主动权,她强笑了一下,走到孙施悦身边,轻声问道:“孙总,您对我的设计初稿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么?还请不吝赐教。”

    闻言,孙施悦的脸上立刻挂上了和刚才一进来的时候相似的温和笑容,眼神也不再锋芒毕露:“不敢不敢,不过的确有几处细节,商小姐需要格外注意一下。”

    说着,他将刚才在听讲解的时候做好的笔记递到商竹衣的面前,孙施悦的字和他的外表一样十分工整悦目,但是这份工整下面却藏着一份掩饰不住的凌厉。

    商竹衣接过他做好的笔记,认认真真地看了一下,心中十分赞同,刚刚因为他用那种眼神看她的芥蒂,因此而消磨了许多,商竹衣感激地笑了一下:“您提的意见都十分中肯,也很关键,我记下了,后续会逐步改进的。”

    说完,商竹衣又把笔记递还给了孙施悦。

    孙施悦伸手去接,却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心,竟然不相信一把攥住了商竹衣的手。

    商竹衣像是被烫到了一般,惊叫一声缩回了手,递在半空中的笔记本顿时失去了支撑,啪的一声狼狈地脸着地了。

    这突兀的一声传来,刚才还在小声讨论的各位领导顿时将目光聚了过来,虽然没有人开口,但是眼神中都是满满的质问:怎么回事?

    商竹衣紧张又烦躁地皱着眉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倒是孙施悦状若无事,弯腰将笔记本捡了起来,冲大家柔和一笑:“是我手滑了,没事儿。”

    有了他这句话,刚才眼神还严肃得好像要吃人一般的公司领导立刻轻笑出声,气氛也随之缓解了许多。

    商竹衣暗自松了一口气,然后礼貌地对孙施悦解围的行为报以感激的微笑。

    商讨了一会儿,各位领导又都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和建议,商竹衣拿小本本记下了之后,各位日理万机的高层们也 没有多做停留,便宣布了散会。

    商竹衣正准备暂时放松一下的时候,孙施悦在黎尧的陪同下缓步迎面走了过来,空旷的会议室里,商竹衣想要偷偷开溜都困难了。

    于是,她只好硬着头皮停下脚步,冲两个人点头致意:“黎总,孙总,还有什么事情么?”

    孙施悦看了黎尧一眼,后者立刻会意,走到商竹衣的面前,轻声说道:“孙总对你的设计很满意,所以有些话想要跟你单独说一说,你今天下班之后有没有时间,孙总想请你吃顿饭。”

    看到商竹衣脸上立刻闪现出了抗拒的神情,黎尧又轻声补充了一句;“别担心,我会随行的。”

    但是商竹衣仍旧摇了摇头:“有什么话就在公司说吧,我下班之后还要回去照顾孩子,实在分身乏术。”

    闻言,黎尧立刻皱起了眉头,上前一步在商竹衣耳边低声说道:“孙总可是竞标案的甲方,他请你吃饭是给你面子,这个道理不用我多说了吧?”

    他越是这样讲,商竹衣就越是抗拒,她皱着眉头看着一脸志在必得的孙施悦,忽然开口道:“恐怕真的不行,今天牧爵和我约好了一起陪孩子吃饭的,牧爵虽然是个工作狂,但是对亲子时间却十分重视,如果放了他鸽子的话,恐怕他会很不高兴的。”

    商竹衣在“很不高兴”几个字上念了重音,显然是在针对孙施悦。

    孙施悦或许可以用甲方的身份压制她,但是却不得不考虑一下她身后站着的季牧爵。

    果然,她此言一出,就连黎尧的脸色都微微一变,他有些为难地看了孙施悦一眼。

    孙施悦脸色阴沉不定地考虑了一会儿,然后像变脸似的笑了一下,阴阳怪气地说道:“商小姐真是日理万机,比我都忙,既然设计师对自己的水平这么有信心,完全不需要我们的指点了,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说完,他也不等商竹衣再说些什么,便猛地转身,决绝地离开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孙施悦这是动气了,但是商竹衣并不感觉后悔,因为在拒绝他之前,商竹衣就已经做好了惹恼对方的准备,大不了失去这次的机会而已嘛。

    想虽然是这样想的,但是看到甲方真的被自己气走了,商竹衣的心里还是不免有些惶恐。

    黎尧忙不得地跟上去一边将孙施悦送出门,一边诚惶诚恐地解释着,等孙施悦怒气腾腾地离开之后,他又转过头看向商竹衣,心里虽然有火气,但是也不敢得罪季牧爵,只能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跺了一下脚:“你啊!”

    说完,他也没有再和商竹衣说些什么,夹着自己的文件包便离开了。

    商竹衣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心里不是没有委屈的,但是她还是倔强地忍住了眼泪,反复告诉自己没有做错,给自己加油打气,然后也转身走出了会议室。

    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方华立刻靠了过来,探头探脑的问道:“怎么样?”

    商竹衣心情更低沉着,没有心思和她多说,只摇了摇头,哑着嗓子道:“没什么,只是初稿而已,高层给了意见,还是要进一步精修。”

    说完,她便转过了头,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脑屏幕,显然是一副拒绝交流的样子。

    见状,方华也不好再多问什么,讪讪地闭上了嘴巴,挪着自己的椅子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

    其实商竹衣的心思早就已经不在工作上了,她盯着屏幕向着刚才孙施悦堪称怪异的行为,心中的委屈渐渐淡去,剩下地更多的是怀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