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验收合格城郊遇袭!

作者:上官旭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侯府商女最新章节!

    火红的夕阳晕染了整个天空,都说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尤其这大片的红色,让慧姐的心神不宁加重了,而且不适的感觉也渐渐的厉害起来。

    此时的慧姐坐在偏厅的主位上,看着叶朗他们抬进来的一样样的东西,摆在慧姐的眼前,慧姐走下主位,这个拿起来对着光看一看,那个用一用试一试,一边想着改良的方案。

    不过这些成品的效果还是不错的,看来这半个月两个匠人可是忙碌的够呛,如果先试验生产研发的话,也能先解决一段时间的问题。

    谨嬷嬷让人在这个偏厅里面挡了一个四扇的春暖花开的屏风,因为姑娘不好见到外男,所以那些匠人在外面等候。

    现在偏厅里面大大小小的东西堆满了空间,什么样子的东西都有,姑娘还说后期才能用上玉器类和瓷器类的,侯爷最近正在找像样的作坊,争取早点能将这胭脂铺子开起来。

    沁慧对每一样东西谨慎的态度也感染了谨嬷嬷,谨嬷嬷说道:“姑娘,这些可是有什么问题?”

    慧姐道:“等我先都看一遍的。”

    谨嬷嬷就安静的跟在姑娘的身边,这会子的姑娘严肃而认真,可以用一丝不苟来形容,没有了往日的活泼俏皮,多了几分凌厉之气,上位者的威严顿时出现。

    谨嬷嬷很少能见到姑娘这一面,恐怕这样的一面日后会很多吧,当然不可否认,这时候的姑娘也是很迷人的。

    慧姐自己无所觉,现在她的心思都扑在这些东西上,有了这些东西,她就可以施展的更多,不用如此局限被人掣肘了。

    这个周石匠和单木匠都是董家村介绍来了,每当慧姐想起个董家村的缘分就觉得有意思,周石匠和单木匠是在董家村周围的村落居住的人家,但手艺好人厚道是有名的。

    尤其周石匠还是董家村村民董大暑的妹夫,董大暑的妹妹嫁到了隔壁的周家村,而自从慧姐买了董家村全部七千多亩的土地之后,周围不知道多少村落羡慕董家村有这个好福气,被京城一等靖安侯府叶家的姑娘看中。

    尤其现在当初去董家村的叶姑娘都已经是纯慧郡主了,这消息都已经在四里八乡的传开了,所以董家村现在也是郡主名下的产业了。

    不过老实淳朴的董家村更是严格要求自己,从来不会仗着现在的机会起欺负别人,或者惹麻烦,这一点董里正会经常给村民们开会,谁要是敢给郡主抹黑,就要被赶出董家村。

    所以如今的慧姐虽然已经贵为郡主,但是董家村的人更珍惜现在的机会,一点不敢为非作歹不说,村子里面现在的管理更严格了。

    不管是当初慧姐买下了全部的土地,还是后来年前发现了热泉,再到现在董家村一直是稳妥厚重的典型,对于这一点慧姐很满意,也有意思带着村民一块致富。

    慧姐有想法将董家村的热地那一块盖上庄子,然后开发出来养花草,并且这块热泉和林地相连,到时候保密性也会很好,更能保证这些胭脂水粉的原料供应。

    然后在荒地上盖些厂房,做食品加工,因为不管是那一种食品,董家村的泉水就是最优秀的资源,这可比叶家的其他庄子和皇上御赐的田庄好了太多了。

    尤其那些田庄慧姐打算好好的种粮食,在种一些草药,一年的收成也不会少,若是给良田破坏了建设庄子就可惜了。

    所以这次要找能打造工具的匠人,慧姐给董家村的里正捎信过去,希望老人家帮着来办这件事情,老人家非常激动,就差几个村海选了,最后确定了这两个人。

    周石匠第一次来到靖安侯府,一直都小心翼翼的,别看来了这么多天,他也看出来靖安侯府都是郡主说的算,这也是他第一次在高门大户展示手艺,所以有些忐忑。

    单木匠也是如此,虽然他们的手艺在十里八村的都是很有名的,但不代表人家高门大户的也看得上。

    而且刚才他们也听到纯慧郡主说有改进的地方,所以他们也在等待,看看这批东西离着贵人的要求还差多远?

    两刻钟之后,慧姐将所有的东西都看了一遍,大致上是合格的,但是一些细节的地方还需要修改。

    然后慧姐一边说,一边吩咐谨嬷嬷记下来,“谨嬷嬷这个石杵还要在深上半寸,以免花汁很容易就溅了出来,还有这几个石头的模具,还要打磨的更光滑一些,”

    “这个木质的模具你在画一些花样,然后交给单木匠,看看能不能雕的出来,这几种模具深度不够,让他们在加工一下,三日后在给我看看,如果都通过了,就可以多做一些了。”

    “是姑娘,老奴这就去告诉匠人!”谨嬷嬷赶紧将姑娘说的告诉了两个人,这两人立刻道:“谨嬷嬷请告诉姑娘,我们立刻改造,不会让姑娘失望的。”

    随后谨嬷嬷就让两个人先回院子了,慧姐揉揉眉心,这事情总算是有了些眉目,也算是好事一件。

    这些东西都摆在这里,慧姐还在想有什么地方需要改进的,对,还有蒸馏用木桶,也是自己糊涂了,这个都忘了画个样子了,这些人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更别提要发挥了。

    慧姐刚要站起来画个样子,忽然一下子坐了回去,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尤其有些头晕胸闷,冷汗都出来,来到这边这么久了,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呢。

    “姑娘,姑娘你怎么了?”谨嬷嬷安排好两个匠人,还打了赏,两个人都很高兴,结果一回来就看见姑娘坐在那里脸色难看,谨嬷嬷不禁有些担心,姑娘今个这是怎么了?

    慧姐白白手,想起来感觉没力气。

    “姑娘你是不是身子不舒服?”连素秋都感觉姑娘不对头。

    慧姐揉揉胸口的位置道:“嗯,是有些不舒服,今个这些东西先放在这里,回头再议,先回院子。”

    沁慧也不知道怎么了,这种感觉特别的不好,胸口很闷,像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般,当初在和两个姐妹遇袭的时候就有这样的感觉,只是一切发生的太快,没有时间去琢磨和验证。

    但是最近十天左右,这种情况越来越重,今个是最严重的,搅得她今天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不过她现在的确是很不得劲。

    这种情况有点像当初族里的那些人看见她成长起来,要暗杀她的感觉是一样的,也是差不多十天半月这样,后来因为多了准备躲了过去,还给了对方沉痛的一击,让他们没法子翻身,被赶出了叶家,失去了继承叶家的权利。

    现在和那时候是一样的,只是不知道当初姐妹们在飞机上遇袭的时候,为何不会这样,难道对方是临时起意的?

    不得不说慧姐真相了,当初那些败类们知道了他们的踪迹,几乎没有认真考虑过,就伏击了三位百货女王,所以慧姐的症状才不明显。

    但现在慧姐几乎可以肯定有事情要发生,还是大事,但具体的什么事情她还不知道,现在冷汗顺着额头流了下来,慧姐的脸色很难看,心忽然间一痛就晕了过去,晕倒之前说了一句话:“快,快去找我爹爹。”

    谨嬷嬷一看自家姑娘好端端的就晕倒了,眼里有些惊慌,但她紧紧的攥着拳头,几乎立刻赶紧吩咐下去,“还愣着做什么,赶紧请太医,送姑娘回院子。”

    素秋立刻去办,很快周妈妈她们抬着软轿过来,一路小心的给姑娘送回了香玥院。

    慧姐被送回了香玥院,奴婢们是赶紧忙活,乱成了一团,尤其是秀雁长期跟在慧姐的身边,一看这架势还以为慧姐怎么了,吓得眼泪都要出来了,“谨嬷嬷姑娘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忽然昏了过去?”

    谨嬷嬷忍着心中的焦急说道:“慌什么秀雁,还不赶紧去请杜太医,然后通知老爷赶紧回府,快去!对让叶朗多带几个人去找侯爷,姑娘晕倒前说了一句让侯爷快点回府,保不齐侯爷那边有麻烦,别愣着了快去吧秀雁。”

    秀雁立刻擦了眼泪,赶紧出去了,还和进门的素秋碰成了一团,差点两个人都摔了,秀雁被素秋扶住了,赶紧跑出去了,成安现在在外院也是个三等管事了,秀雁赶紧去找自家哥哥。

    因为侯爷今个不在,带着叶忠和夜影去收账了,成安交代自家二哥赶紧去请杜太医,正好看见了叶朗,秀雁赶紧道:“叶朗姑娘身子忽然不舒服已经晕过去了,你快去找侯爷回府,还要多带几个人,谨嬷嬷说姑娘说的,你快去。”

    刚才那一团乱,叶朗也是知道的,只不过他是男子,不方便进姑娘的院子,只能在外面干着急,这会子听秀雁一说,立刻牵来马,带着十个人飞奔而去。

    此时的叶老爹的确是快要在进城的时候,在城郊遇见了袭击,这群人倒是也不伤害性命,好像是要拖延时间一般,已经打了半个时辰了,难分难舍的。

    叶老爹感觉也不是很好,因为他从这些人的武功套路上,已经发现是那两家的人了,估计是因为自己和慧姐救了皇后的原因,现在要找他们麻烦了。

    现在叶老爹就担心慧姐,这些人会不会对手无缚鸡之力的慧姐下手,这群人心狠手辣,最近几番动作都不是小打小闹,看来朱家和李家的实力比自己眼里看到的还要深厚。

    叶老爹一愣神,一个刀影过来,夜影大喊道:“侯爷危险!”叶老爹迅速一躲,立刻划伤了衣服,棉花都露出来了,好在没伤到皮肉。

    叶忠和夜影跟在叶老爹身边,奈何人数太多了,他们冲不出去,叶老爹怒喝道:“来着何人,报上名来?想要做什么都说出来。”

    可惜对方根本不吭声,一味的猛打,叶忠和夜影为了保护叶老爹,他们两个都挂了彩,但都是些皮外伤,但是时间越久对他们就越不利。

    叶老爹继续喝道:“你们到底是朱家的人还是李家的人?想要我叶铎性命,就大大方方的,你们这群龌龊之辈遮遮掩掩的要做什么?”

    叶老爹这话放出来,这拨人里面就有几个动作僵硬了一下,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叶老爹骂道:“你们这群无耻之徒,想要打就爷们一点痛痛快快的打,这磨磨唧唧如娘们一般算什么玩意?来啊,你们主子是怎么命令你们的,打啊,来往这里打,看看本侯爷一等靖安侯,能不能被你们打败,打啊来啊!”

    叶老爹没有耐心在和他们周旋下去,下手也开始狠辣起来,对方明显是有顾忌的,所以也不敢下死手,因为他们的主子吩咐过,只要给叶大人拖到城门关了进不去为止。

    这样另外一拨人才好对叶家嫡女下手,但是这叶侯爷不要命的打法,他们还真有些坚持不住。

    很快就出现了败势,叶老爹现在什么都不管了,他已经才出来这些人要绊住自己做什么了,估计是慧姐这孩子得罪了李贵妃,让那个贱婢没有本事嫁进叶家。

    但是朱家人跟着凑什么热闹,一时间叶老爹没有想清楚,能想到的大概是那个公主成了郡主,现在和慧姐是一个级别的,朱家女善妒,很多时候做出来的事情是很简单可笑的理由的。

    所以叶老爹再也不会手下留情,抽出了腰间的佩剑,开始和对方死磕起来。

    两方也一直在焦灼当中,对方人数众多,叶老爹突围有一定的难度,正好这会子打马出城的叶朗赶到了,叶朗一看侯爷真的出事了,姑娘说的没错,就立刻带着人冲了进去。

    叶朗道:“侯爷你快走,这边我们几个断后,姑娘在府里晕过去了,侯爷你快回去不要管我们几个。”

    叶老爹一听慧姐晕过去了,顿时就慌神了,赶紧虚晃一招,骑着马就跑了,叶朗他们这回在断后的时候就容易了许多,因为这些人不过是想拖住叶大人,现在叶老爹走了,这些人也不再恋战,基本不到一刻钟就没了影子。

    随后叶朗他们赶紧快马加鞭的去追侯爷了,耳边的风呼啸而过,叶老爹都感觉不到冷风吹到脸上的感觉,只记得慧姐这孩子晕倒了,需要他。

    叶老爹几乎是马不停蹄,但还是感觉马跑的太慢了,不知道侯府里面有没有危险,慧姐这孩子此时晕倒了,府里没有个主事的,会不会乱成一团。

    这些都让叶老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摸摸怀里的信号,不,他不能发出去,这样叶家的底牌就暴露在有心人的眼里,朱妃和李贵妃这样闹腾,不仅仅是想要慧姐的性命这样简单,肯定还有些其他不为人知的,这两家办事从来不能看表面。

    所以叶老爹按下心中的冲动,绝对不能给对方有机可乘,以免到时候出了事情不可收拾。

    但是这个梁子可结大了,马儿不停的在喷跑,叶老爹的心也理智起来,好在前些天听了慧姐的建议,府里的明哨暗哨的都加强了,如果真有问题,还是可以保护慧姐的。

    但不管多么安全,叶老爹都觉得自己不在慧姐身边,怎么都不能放下心来,所以不停的挥着鞭子,朝着靖安侯府的方向飞奔而去……

    而此时的慧姐则是躺在床上一会冷一会热的,连她自己都感觉额头很烫,不行,这个档口她一定不能病倒,否则还指不定要有什么事情呢。

    昏迷中的慧姐看起来那么难受的样子,让谨嬷嬷整个心都提了气来,她不停的在门口张望,又问了几次秀雁杜太医什么时候能到,秀雁说:“谨嬷嬷你放心,我二哥的腿快着呢,一定很快就要给杜太医请来的。”

    谨嬷嬷暗叹自己怎么能放心,现在叶朗也不见踪影,侯爷也没有回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而且今个姑娘的情况很奇怪,来的太快,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快要半个时辰过去了,成安才将杜太医请来,来人还不是杜太医本人,而是杜太医的嫡长孙杜耀,今年都十七岁了,已经准备进太医院了。

    因为杜太医回北部原城祭祖去了,今年是在那边过年的,过几日才能回来,倒是杜太医的长孙继承了他的衣钵,所以过年这段期间留在了京城。

    刚才成安急三火四的到了杜府,说是靖安侯府的姑娘晕倒了,本来下人解释了说杜太医不在府里,但是成安急的根本听不进去,正好碰上了刚要回府的杜耀。

    杜耀一听是靖安侯府叶家,还是新晋的纯慧郡主,因为在宫宴上杜耀也代表杜家参加了,对纯慧郡主很好奇,所以几乎没有怎么考虑就来了。

    这不是成安拉着杜耀进了香玥院喊着:“来了来了杜太医来了,来了……”

    成安真是跑的半条命快没了,这才给人请来,谨嬷嬷赶紧撩开帘子看了一眼,看到杜耀这个年轻的男子,有些皱眉道:“成安,杜太医怎么没来?”

    谨嬷嬷知道这个人能救了姑娘,但是这个男子太年轻了,担心事后有麻烦,所以不得不多问一嘴。

    成安解释了一下,谨嬷嬷有些犹豫,倒是杜耀说道:“这位嬷嬷不用多想,医者救人乃是天职,倒是世俗人狭隘了。”

    谨嬷嬷看着坦荡荡的杜耀,最后心一横道:“且劳烦杜大夫稍等片刻,我去准备一下。”

    然后谨嬷嬷就进了屋子,将姑娘的床帐子放下来,将手放在外面,然后请了杜耀进屋来,杜耀倒是规矩,进门之后眼睛没有半分乱瞄乱看之意,然后仔细的坐在床边给慧姐看诊。

    不过杜耀再怎么心如止水,当看见慧姐白皙的纤纤嫩手的时候,也晃神了一下,难怪能跳得出那样扣人心弦的舞姿,且看这手就知道叶姑娘的不凡之处了。

    谨嬷嬷道:“杜大夫,我们家郡主如何?可要紧?”

    收敛心神的杜耀赶紧将手搭在帕子上,无比认真的诊脉之后道:“这位嬷嬷请放心,郡主没有大碍,估计一会子就会醒来,这次晕倒主要是因为多日劳心累神休息不好,导致肝火旺盛,头晕目眩胸闷盗汗,应该是忧思过度之症状,因为郡主之前身体的底子薄,所以禁不得这样的折腾,日后郡主要多注意饮食和休息,不能劳累过度,待我开了方子,让郡主喝上几日,即可!”

    秀雁赶紧将笔墨准备好,杜耀的字干净凌厉,一看就是胸中有沟壑之人,写好之后,杜耀道:“这是药方你们且派人去杜家医馆抓来便是,记住一定要郡主多注意休息,劳逸结合,最好咋饮食上多进一些,这样对郡主的身子有帮助。”

    谨嬷嬷赶紧道谢道:“谢谢杜大夫了,谢谢。”

    然后杜耀站起来道:“既然没事,本公子就先走了,这毕竟是郡主的闺房,我在这里不合适。”

    谨嬷嬷送了杜耀出去,然后歉意的道:“杜大夫我们侯爷没有回来,所以不方便留着杜大夫,请您见谅。”

    杜耀说道:“无妨,可以理解本公子先走了,若是有事就来杜家找我,过几日我在过来复诊一下。”

    杜耀就这样离开了,成安也跟着一块出去,正好在门口就碰见了一身狼狈的叶老爹,成安吓得说道:“侯爷这是怎么了?”

    杜耀一看这样的情况,就知道走不了了,赶紧说道:“见过侯爷,我是杜太医的嫡孙杜耀,在下可以帮助侯爷医治一下。”

    叶老爹好像没听见一般,眼睛通红的抓着成安道:“成安你们姑娘怎么样了,可要紧?”

    成安被抓的胳膊生疼,但是也只能忍着道:“放心吧侯爷,姑娘就是太累了,刚才这位杜大夫已经看过了,说是姑娘没事,很快就能醒了。”

    听到慧姐没事的消息,叶老爹终于放心下来,自己这样的确不能见慧姐,若是慧姐醒了见到自己这样,还指不定怎么担心呢。

    所以叶老爹看了看杜耀说道:“看来本侯只能麻烦杜大夫了,还请将这些伤痕处理的好一些,莫要让慧姐看出来好。”

    杜耀一直都听说叶侯爷对女儿特别好,现在一个慈父的红心摆在自己眼前,杜耀也不能不感动,所以道:“小侄荣幸之至。”

    随后叶老爹带着杜耀去了香玥院,收拾一番之后换了衣服,包扎了伤口,好在就是两三处皮外伤,无大碍过几日结痂之后就会好了。

    处理完叶老爹的伤势,杜耀才回了府里,想着自己一天的生活很是刺激,虽然没有见到郡主的样子,但是那一双手给杜耀留下深刻的印象。

    等晚些时候,慧姐已经醒了,谨嬷嬷端着刚刚熬好的药汁说道:“姑娘,杜大夫说过了,这药一定要按时喝下去,让姑娘这段时间少些操劳的好。”

    慧姐摆摆手道:“无妨,我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对了爹爹如何了?”

    谨嬷嬷大致将叶老爹的事情说了一下,然后谨嬷嬷好奇的问道:“姑娘是怎么知道侯爷会有危险的?”

    沁慧道:“谨嬷嬷你相信血亲之间会有心灵感应吗?”

    这事情是玄乎其神的事情,谨嬷嬷谨慎的说道:“这个老奴相信,一定是姑娘的孝心感动了上天,否则侯爷到这个时候还回不来呢。”

    正说着叶老爹进来了,看见慧姐一脸的关切说道:“你这孩子,这样不在意身子,今个给爹爹吓坏了。”

    谨嬷嬷给沁慧的后背塞上软枕,慧姐半坐在床上道:“爹爹你有没有事?今天我就是感觉心神不宁,忽然一下子心疼就晕过去了,就是感觉你有危险。”

    叶老爹坐在床边惊讶的看着慧姐,没想到这孩子和自己还有这样的缘分,连自己有危险都知道,还急的晕了过去。

    叶老爹说道:“没事了慧姐,这些人不过是试探一下我们叶家的实力,估计是想试探看看皇上和我之间有什么隐秘的势力,另外就是想寻你麻烦的,毕竟你在宫宴上得罪了李贵妃,所以他们这些人心狠手辣的很,所以这几天爹爹就不会出去了,那胭脂铺子的事情你也先放一放,先养好身子再说,毕竟身子是最重要的。”

    慧姐点点头,心中那种感觉还是没有除去,所以慧姐道:“爹爹,我感觉不对,很不对,这些人不会轻易就这样试探你一下,肯定我们叶家还有其他的什么东西,不仅仅是想要伤害我那么简单,所以咱们今个晚上要布置一下,准备来个关门打狗才行!”

    对于慧姐的预感,叶老爹已经领教过了,所以好笑的问着慧姐道:“这些人欺人太甚,我儿打算如何关门打狗,爹爹去布置一下,看看抓到这些匪类交给皇上会如何?”

    然后慧姐就笑一笑,如此这般的说了一通,叶老爹神秘一笑道:“好,就这样办!”

    ------题外话------

    咩哈哈咱们慧姐厉害吧,能预知危险,明个关门打狗哈,亲们不要忘了甩点票子哈。

    另外这两天是高考,云祝愿所有云的亲们都能取得好成绩,考上理想的学府,祝福大家。

    各种祝福,希望大家考试一切都顺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