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朱五醋妒范氏抄底!

作者:上官旭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侯府商女最新章节!

    翠屏是说了不少感谢的话,慧姐让她赶紧去找大舅母范氏去,别因为被其他人发现来了叶宅,对她自己不好。

    而且毕竟天色晚了,慧姐已经累了,就翠屏下去之后,慧姐和代菡姐姐也没多说,如今代菡姐姐是白天黑天的忙着嫁妆的事情,眼见着婚事近了,代菡姐姐更忙碌了。

    倒是没心没肺的徐氏还是见天的忙着往铺子跑,成天的给大夫人范氏添堵,根本没时间忙着代菡姐姐置办嫁妆,自从给了五千两银子之后,再也不管了。

    当然徐氏这人不乱搀和也是好事,要不然以她的性格,闹得鸡飞狗跳都是轻的,代菡姐姐身边有冯妈妈就没问题了。

    在过几日卢俊辉的大婚就到了,慧姐决定在忙完卢俊辉和朱五的婚事之后,将铺子全部收回来,就和卢家划清界限!

    然后慧姐和爹爹回到叶家,那里还有一些不省心的,当然那些人只在东偏院住着,压根就不足为据!

    重要的是她要开始打造自己的商业王国了,如今连雏形都没有呢,自己真是懒惰了,如果被艾米和佳妮知道了,肯定会笑话自己的。

    这些都理顺了之后,慧姐睡得十分香甜,只是在这宁静的夜晚,不和谐的声音也到处都是。

    比如刚刚收到那个茶馆的掌柜的递来的信,朱五朱春柔见了之后,立即撕得粉碎,桌子都掀了,瞬间一地的碎片,哗啦啦一声,在夜晚的朱家三房的纤美院格外的响亮。

    尤其是朱五最近忙于婚事,还忙着和爹娘兄弟去竞争哪个庄子铺子能带走继续经营,朱五本来爱生气肝脾不好,脸色就是麦色的微黄的那种。

    平日里比较刻薄的容貌在生气的时候越发的明显,根本称不上漂亮这个词的那张脸,就显得更加疯狂的吓人了。

    这不是朱五看了信后,感觉浑身怒火熊熊的,穿着金红色百合花样的亵衣就要往外跑,金枝都被这突来的状况给弄懵了。

    杨嬷嬷赶紧给拉住了道:“五姑娘这是怎么了?为何发了这么大的火,姑娘难道忘了,咱们府医都说了,姑娘要保持情绪稳定,才能美美的做个新娘子不是吗?”

    “贱人,杨嬷嬷你立刻换上夜行衣,给我去收拾那个贱人,我要让那个贱人立刻去死,胆敢让我朱春柔男人念念不忘,这样的贱人死不足惜!”

    朱五略黄的脸色,眼睛通红,浑身杀气腾腾,简直就和上次何沛玲遇见疯狂的那次有一拼,杨嬷嬷都拦不住,赶紧喊着:“金枝,你这小蹄子愣着作甚,还不赶紧给姑娘劝到屋里头去,快点!”

    金枝这才慌慌张张的过来,和杨嬷嬷配合拉着朱五,至少现在不能往姑娘闯到外面去,这朱家三房怎么也大不过长房,三房这院子里不知道有多少眼线关注呢,可不能让五姑娘被笑话。

    随后朱五就像是疯了一般,死活都要去找人算账:“你们今个谁也别拦着我,我要去问问那个贱人,坏了我多少好事?结果现在还让我的男人惦记她,真真是该死的要命,别拦着我,杨嬷嬷立刻马上你给我想主意,你看我不弄死她!”

    金枝吓得不得了,眼泪都出来了拉着朱五道:“姑娘,可不成啊,你看最近发生了多少事情,咱们朱家三房的门户严着呢,我和杨嬷嬷不好出去的,再说姑娘很快要成亲了,若是被人发现夜半出去,就麻烦了。”

    杨嬷嬷虽然想使劲的拉住,但是也不敢太用力,因为这套衣服是姑娘准备成亲当夜穿的亵衣,刚才正在试穿,结果就因为那封信,姑娘这脾气就控制不住了。

    这套金红色的亵衣是准备在洞房花烛夜穿的,这样好的料子可不能在现在坏了,那可是不吉利的,再者也来不及在准备其他的了,总不能在新婚之夜让姑娘穿着肚兜见姑爷吧,那成姑娘成什么人了?

    若是平时杨嬷嬷就依着五姑娘,怎么也要给五姑娘出口气才对,但眼下这即将成亲的节骨眼上,她也不敢擅自做主,惹出麻烦来,肯定会又成了笑柄的。

    五姑娘的婚事几经波折的,已经成了很多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这个档口更不能被人抓到把柄了,所以给金枝使个眼色,微微用点内力,将五姑娘给带回房间。

    朱五挣扎的厉害呢,“杨嬷嬷金枝你们两个怎么回事?这会子不想着怎么弄死那个贱人,拉着我做什么?放手你们两个放手,听见没有,快点放手!今个不弄死叶沁慧那个贱人,我不罢休!”

    杨嬷嬷赶紧说道:“五姑娘,就是放手不也要咱们商量一下吗,咱们总不能这样打上叶宅吧?姑娘快坐下,不能着凉了,这外屋的温度多冷啊,姑娘就穿这样出去了,若是伤寒了可要如何是好?”

    金枝也赶紧和杨嬷嬷将姑娘按坐在椅子上,苦口婆心的劝道:“五姑娘啊,往日整个朱家三房不是姑娘最聪明吗?今个怎么犯了糊涂了呢?奴婢都能猜出来,这指定是穷酸的何表姑娘给你的口信,姑娘怎么就能确定她说的是真的?而不是想从中渔翁得利呢?”

    “是啊,五姑娘老奴也觉得那个何表姑娘不靠谱,小门户的孤女不说,还一肚子闷心眼子,是个不好相与的,这个时候她明知道五姑娘的脾气大,还巴巴的递来口信,老奴认为她没安好心!”

    杨嬷嬷也就势分析着,因为本来这件事情就是多余的,莫名其妙出来的,所以就应该提高警惕,好在在杨嬷嬷的安抚下,朱五终于安静了下来,杨嬷嬷这才松了一口气。

    否则以五姑娘的脾气,保准得弄出个结果出来,越是大婚前夕,越是不能做不好的事情,不利于未来的婚事,姑娘年纪小不懂这些,但是她这个一等嬷嬷,自然要在一旁提点了!

    本来朱妃将她给了五姑娘,就是扶持五姑娘的,杨嬷嬷也不可能离开了,主子的未来和她也是息息相关的,所以杨嬷嬷认为那个何沛玲没安好心。

    朱春柔这么一折腾,脸色红润了一些,不过狭窄的眉心和因为愤怒立着的不太大圆圆的眼睛,乍一看是真的挺难看的。

    尤其这麦色的的肤色,搭配金红色的百合花样的亵衣,简直就是没有最黑只有更黑,小小年纪都这么难看,要是年纪稍微大点,标准的黄脸婆,这样的姿容在内宅要如何生存都是问题。

    好不容易朱五的情绪稳定下来了,也感觉杨嬷嬷说的有理,气哼哼的道:“何沛玲这个贱人,想要坐收渔翁之利想的到美,别忘了将来她的婚事还在我的手里呢,杨嬷嬷你将咱们朱家三房这个支脉那些看着上进,实则肚子里面没有二两学问的年轻人给我找出来一些,”

    “不对,那些年轻人都便宜她了,给我找出来娄家那些依靠祖产苦兮兮过日子的年轻人,她想过好日子,我就成全她,最近是给她几回好脸色,胆子大了,敢在我后面搞小动作了,贱人!”

    杨嬷嬷赶紧应下道:“是是是,老奴这两日就将朱家散放在这边,还有老夫人和夫人娄家那边的都筛选一遍,到时候你个单子给姑娘挑选。”

    杨嬷嬷目前的要求就是姑娘安生的休息,别的都不要操心,只等着婚礼当日过门即可,其他事情都是过门之后的事情。

    只是杨嬷嬷只能猜中了开头,猜不中结尾的,朱五的婚事无论怎么小心,到了最后都不止是全城的笑柄,而是全国的笑柄了!

    金枝也劝道:“姑娘,这回您嫁过去就是卢家的大少奶奶了,而且还是正室,不管哪个贱蹄子,还不都在姑娘的掌握之中,若是姑娘不想让她们生儿育女,有的是办法,谁想进门不也是需要姑娘这个正妻的同意吗,姑娘何必自己乱了阵脚,让人家看笑话高兴!”

    朱五摆弄今晚上刚刚染好的红色的长指甲,在灯下仔细的端详了一会子道:“好了今个晚上是我冲动了,不管叶沁慧那个贱蹄子安得是什么心,也不论她是什么赏梅宴魁首,还是什么狗屁的县主的,她都休想进了卢俊辉的后宅,如果进来充其量就是个贵妾,想把我这个正妻挤走,门口没有!”

    不得不说这朱五是真的太高看她自己了,也太高看卢俊辉了,她自己都不敢保证未来遇见卢俊辉那群美人的时候,会不会哭,怎么就能肯定慧姐稀罕那个乌烟瘴气的后宅,真是笑掉人的大牙了。

    主要也是朱五最近连番不顺利,先是想害了慧姐,结果慧姐醒了,之后打听卢家三十六抬小定礼的事情总算是有点高兴。

    结果她的仆人因为董家村的事情折损了大半不说,朱妃也呵斥她,文若公主也打了她,回到朱家她自己还关了几日的祠堂。

    随后又是小定礼的事情在朱家和全城丢人,让人笑掉了大牙,帮着朱妃经营的产业也被收回去很多,总之就是各方面不顺利。

    更是因为她的眼中钉竟然成了县主之位,还是有封地的正经县主,本来叶宅也是为了她嫁过去修缮的,被叶沁慧这个贱人给占了,简直是没有一点的好事。

    原本八十八抬的聘礼也成了六十六抬,她最后将朱家三房准备的那六十来抬都放进这里面,总不过是八十八抬,就这点还算是满意,但是产业只有一个铺子和一个庄子是她自己的。

    其他的都是朱妃娘娘,她帮着协助的,故此她也不是完全的有底气,因为朱妃给她的东西她还要将来折成银子还回去,所以没大肆的弄成上百抬的嫁妆,以免将来说不清楚。

    思索了半天的朱五总算是彻底的安静了,金枝和杨嬷嬷伺候她上床歇息之后,两个人在外间值夜,就怕五姑娘脾气上来不管不顾的。

    这一夜朱家三房的纤美院这主仆三人过的十分的辛苦,但是翠屏倒是得到了意外的收获。

    因为此时在松柏院的偏厢房里面,翠屏依旧跪着在请罪,上头坐着穿着家常衣衫的范氏,因为马上准备要休息了,范氏穿戴也稍显随意一些。

    之前凌嬷嬷在范氏跟前耳语了几句,范氏忽然笑意盈盈的让凌嬷嬷安排在偏厢,这不是范氏坐在偏厢的暖榻上面,搭着薄被子,盯着翠屏的肚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翠屏刚才见到叶表姑娘那样紧张的感觉又上来了,想说好几次话,因为胆子小几次张嘴又咽了下去。

    倒是凌嬷嬷拍拍她道:“翠屏,你急慌慌的找本嬷嬷,说是有要紧事找大夫人,你这会子憋憋屈屈的,怎么不说话了?”

    凌嬷嬷看着翠屏这个怂样,都不知道当初选她对不对了?这个翠屏虽然是老实巴交的,但是有个闷呼呼的劲头,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这会子不抓紧抱着夫人的大腿给做主,还愣着做什么?

    翠屏因为在内宅见了太多大夫人的手段,虽然大夫人和叶表姑娘之间的争斗大夫人落了下乘,但是在卢家内宅,大夫人依然有权柄和威严,所以翠屏不得不害怕。

    她越是害怕越显得畏畏缩缩的,但是大夫范氏见了反而安心了,因为范氏知道她这一步算是抄底了,说一千道一万就是对朱五不放心,朱五善妒的名声已经不是名声了,而是事实。

    否则朱家三房不管是长辈还是平辈,这几年极少抬妾室出来,都被朱五收拾的服服帖帖的,大气都不敢喘,朱家三房很少有庶子庶女的,都是朱五的功劳。

    但是最近大夫人范氏感觉不妥帖,仔细的询问了着凉染上了寒症的孩子能不能生育?为了这个范氏多次出府去化名咨询。

    但是得到的大部分给答案都是不能,一部分给的答案是能生,但是子嗣女娃居多,而且因为寒症的原因,孩子有可能身子不大好。

    所以基于这个原因,范氏也是个做母亲的人,不能看到她聪明能干的优秀的儿子后继无人,朱五难生孩子已经是肯定的答案了,范氏为了卢俊辉将来着想,哪怕是有些个庶子庶女也不错,多多益善。

    若是那些妾室能厉害的防范了朱五,能生出来孩子,范氏也支持,没有任何人家不喜欢子孙满堂,当初范氏感觉定下朱五是正确的决定,将来朱家会帮衬辉哥在仕途上走的通顺。

    但是最近一件件的事情出现之后,尤其是小定礼成为笑柄之后,范氏就感觉难道是这门亲事结的不好?才会出了这么多的岔子?

    故此这也逼迫范氏做了这样一个抄底的决定,就是给翠屏的避子汤换成了补汤,好在终于见到了效果,翠屏如果有了身子,至少也是两个月左右了,尤其翠屏是家生子,老子娘都是卢家的人。

    翠屏本身的性子也好拿捏,只要是生了儿子就抬了姨娘,若是个女儿也没关系,至少儿媳朱五进门,见到这个好拿捏的通房也不会那么生气,范氏这个做母亲的只要是要为了儿子考虑。

    不管这样的事情多么棘手,有可能将来婆媳关系不好相处,但是范氏想要孙子孙女的决心已经大过了一切,所以范氏问道:“翠屏你怎么了?大晚上的说要求见本夫人,见了本夫人还不吭声?你想说什么嗯?”

    翠屏赶紧的磕头道:“夫人,奴婢该死,奴婢每次伺候大少爷,都是按照夫人的吩咐喝了避子汤的,可是奴婢……奴婢……奴婢怀了身子,绝对是大少爷的,夫人奴婢该怎么办啊?”

    虽然是通房丫鬟已经一两年了,但是当着大夫人的面子说出来怀了身子的事情,还是有些害羞的,加上性格老实,吞吞吐吐的,看的凌嬷嬷这个皱眉头。

    “哦?怀了身子?你怎么知道的?多久了?”范氏掩饰中心中的激动,貌似不甚关心的问道。

    翠屏去了一趟叶宅,已经大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但是在大夫人范氏的跟前还是要保持她原来就那样挺好,所以翠屏害羞的道:“这两日奴婢老实呕吐,还以为吃坏了东西,就请个假出府找郎中看了一下,结果说是已经有两个多月将近三个月的身孕了,大夫人,奴婢、奴婢要吓死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求大夫人指点!”

    范氏道:“若是本夫人说让你以通房丫鬟的身份,避开大少爷成亲去庄子上,等生了孩子再回到卢家,翠屏你是否同意?”

    翠屏眼含泪花的道:“奴婢谢谢大夫人,奴婢谢谢大夫人,奴婢愿意去,愿意去,奴婢去看的郎中,说奴婢这胎十有八九是男孩,只是月份尚浅看不出来,但是奴婢愿意去庄子上,”

    “不论如何这是大少爷的孩儿,奴婢当通房丫鬟那一日就知道有这样一天,这是夫人赏赐给奴婢的造化,奴婢愿意去!”

    大夫人范氏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还行这个翠屏也不是完全的傻得胆小,还能明白自己的苦心,自己做这样抄底的事情也不白白的费了功夫了,看来未来辉哥的孩子,都要在自己院子养着了……

    ------题外话------

    咩哈哈哈哈,成亲倒计时了咩,云的状态也上来了许多,字数加上来了哦,亲们开始支持吧,可怜的朱五,准备好好的当嫡母吧,支持的亲们雄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