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1 别致礼物不用惦记!

作者:上官旭云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侯府商女最新章节!

    肃亲王和肃亲王妃此次叶家之行非常高兴,之后的两个时辰商议的都是成亲当天的细节问题了,很多准备工作现在就要操办起来,以到时候会手忙脚乱的。

    她们还在叶家用了午膳,用过了午膳之后,两家在一起闲聊的时候,叶老娘拿出一个精美的盒子,白玉色的盒子散发这盈盈的光。

    叶老娘当着肃亲王妃陈氏的面打开这个盒子,盒子里面是黑色的绒布作为衬底,上面躺着一支栩栩如生凤纹祥云图案的金簪,上面还镶嵌着很多颜色的碎宝石,非常华美。

    叶老娘将这支金簪放在陈氏的面前说道:“王妃姐姐,这可是我临回来的时候,带着孩子们特意去购买的一支金簪,本就是打算回来送给你的,当时我在选的时候,还特意问了思阳,思阳也觉得十分不错,慧姐儿也是这样认为的,很适合姐姐佩戴,所以就买下来了,只是回来这些天一直不得空去王府看望姐姐,现在正好有机会,希望姐姐能喜欢!”

    对于陈氏来说,她已经见惯了很多好东西了,但这样的簪子她还没见过,整个簪子还有那淡淡的光芒,怎么看都不是凡品,这么多年王妃很少有针对一个东西这样喜欢的时候。

    叶老娘看着肃亲王妃的眼神,就知道这支金簪选对了,肃亲王妃一听还有思阳和沁慧的心思在里面,是高兴了,所以也没客气的收下了,甚至肃亲王妃已经想到将这支簪子放在儿子成亲的那一天戴上,让那些人羡慕嫉妒恨去吧!

    真是想想都开心呢,而且陈氏也明白,叶家妹子送簪子也是有些意思的,因此一方面陈氏收下金簪是喜欢,另一方面也觉得叶老娘这个人很知趣,这是希望自己日后善待慧姐儿呢,否则也不用送这样价值昂贵的礼物,所以为了避让叶老娘担心,这簪子她就收下了。

    陈氏很高兴的说道:“叶家妹子,你真是客气了,不过这个礼物我真的很喜欢,我正打算在思阳成亲的那一天戴上呢!”

    叶老娘听了陈氏的话就笑着说道:“反正啊这礼物我是送给姐姐了,而且这是我从海外带回来的,样式咱们这边应该没有,这样的礼物我还不曾给过任何人,现在姐姐喜欢是好不过了!”

    她们两个人经过这次聊天,都觉得彼此可以成为手帕交了,关键是她们对彼此的人品性格为人处世以前就了解一些了,也有些交情了,尤其到了这个月的月底,就可以成为亲家了,所以现在交往起来都比较轻松。

    叶老爹也给王爷准备了一个礼物,打开礼盒里面就是墨色小型的袖箭,只有手腕一寸半大小,是玄铁精钢打造的,这可不是普通的武器,而是一件宝贝,因为这个袖箭里面有十发袖珍型箭支,必要的时候,每一支都可以直接要了对方的性命的,堪称是防身的神器了。

    而这个袖箭的特殊之处就在于,箭支飞走之后自己还可以再回来,所以不用担心这袖珍的箭支用没了,袖箭就不能用的遗憾了。

    肃亲王非常的高兴,简直是爱不释手,自从上次被刺之后,现在的他上哪里都提高警惕,轻易不会和不熟悉的人有什么牵扯。

    因此肃亲王学会了怎么摆弄这个袖箭之后,高兴的说道:“真是太谢谢亲家了,这礼物太珍贵了,我和王妃都很喜欢,亲家真是心了,我们也叨扰这么久了,我和王妃也要赶紧回府筹备孩子们的婚事了,等忙完了孩子们的婚事,我在找你喝酒来!”

    就这样肃亲王和王妃带着别致礼物,满意的离开了叶家,在路上肃亲王夫妻一致认为这叶铎两口子是实诚人,日后沁慧嫁进肃亲王府,任何人欺负可不行,他们一定要护到底!

    由这里可以遇见沁慧成亲之后,日子应该过得非常不错!

    他们走了之后,叶老娘也赶紧去了沁慧的院子,沁慧对于如此高数字的聘礼结果也不意外,虽然想低调,但爹娘做了这样的决定,一定有各方面的考虑,因此沁慧也就高兴地说道:“一切就凭爹娘做主了!”

    叶老娘高兴的给沁慧拉过来坐在自己的身边说道:“慧姐儿啊,爹娘也都是为了你好,同时将来你回到龙腾王朝之后,对于思阳这个王夫来说也是好事,本来你爹也想按照你的想法低调些,但有些事情必须高调,以日后被人家诟病,所以这次爹娘为你做主了。”

    沁慧抱着叶老娘的手臂说道:“娘,您看您说的这是什么话,我是你和爹爹的女儿,你们做什么不都是为了我考虑吗,现在我就准备当个嫁娘就好了,其他的就不用我操心了!”

    叶老娘拍拍沁慧的头说道:“你这孩子,眼看就要成亲了,还这样顽皮,在爹娘面前可以这样说话,在外人面前可不能这样知道吗?”

    沁慧点点头,哎有娘的日子真好啊,就算是有人管着也是幸福的啊,总比以前只有爹爹一个人,基本顾不上她强多了。

    既然肃亲王府已经说明了聘礼的数目,这叶家也要开始忙碌起来了,还有一个好消息就是三日之后,叶三婶子带着孩子们就来了,三婶子还给沁慧准备了一百二十抬嫁妆呢。

    叶二婶子也不甘落后,本来也是按照十万两银子的数目给沁慧准备的,不过为了不太出眼,准备了一百二十抬嫁妆,其他的都换成了银票压箱底,估计等三婶子杜氏来了,这叶家就彻底热闹了。

    至于叶三叔还要再等等,皇上如果醒了,那么靳将军就可以速的回到原城,叶三叔就能回来参加沁慧的婚礼了,估计沁慧成亲之前,这叶家都会保持这样的热度了。

    而这边肃亲王妃和王爷回府之后,思阳就立刻来了主院,见到爹娘十分高兴,就立刻问道:“父王母妃和叶家商议的如何了?”

    肃亲王妃看着儿子这急切切的样子,笑道:“你啊,母妃难得看你急性子,行了也不难为你了,我和你父王已经和叶家商议好了,就按照我们准备的数目去下聘,你且赶紧回去收拾收拾吧,这几天一定将下聘的路线和抬聘礼的人数都安排好,好在选上几个备用的人,临时有什么事情的时候,还可以替换开来,你去准备吧。”

    肃亲王一门心思正在玩得到的礼物呢,不过耳朵听着这娘俩说话呢,思阳眼尖的看见了父王喜欢的袖箭,一下子上前说道:“父王,这可是我岳父给您的,这个袖箭我岳父可喜欢了,怎么舍得给您呢,不会是您自己要的吧?”

    哎呦喂肃亲王妃一下子就笑了,你看看她和王爷上次就说了,这小子成了亲就跟煮熟的鸭子飞了,养肥的小猪跑了一样,这还没成亲呢这胳膊就知道往外拐了。

    肃亲王妃拍着思阳的肩膀笑道:“你这孩子怎么和你父王说话呢,这是你岳父给你父王防身用的,当然希望日后咱们家善待沁慧这孩子,否则给这样重的礼物做什么?你也说了你岳父也很喜欢,现在给你爹爹了,可见你岳父是多么重视沁慧的,今个就咱们三个人在,我和你父王的意思再和你说一下,”

    “等你们成亲之后,就过好自己的小日子,你们本身还有很多产业要经营,时间就很紧,王府里面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我和你父王顶着呢,其余的你想理会就理会,不想理会就闭门谢客,本来你那院子就是如此,现在也不用因为成亲就改变,尤其是你不要欺负沁慧,否则你看你岳父岳母都是知礼懂规矩的好人,到时候你要是做什么事情,让你岳父城追着打,我和你父王和不管知道吗?”

    楚思阳忽然觉得自己没有自己的宝贝媳妇儿幸福,你看看这么多人喜欢她,不过自己也喜欢她,当然思阳这个已经有被叶老爹城追过经历的人来说,他还真不敢惹怒这个老丈人。

    但现在他很喜欢爹娘说话的方式,证明他们都是认可沁慧,喜欢沁慧的,而且在王府里面也尽量给了一定的空间,这已经很不容易了。

    思阳看着爹娘这一生过的如此不易,现在想尽量弥补自己,尽可能的让自己过上好生活,王府的情况他不是不知道,但看看给自己撑起一片天空的爹娘,思阳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恭敬的磕三个头说道:“感谢爹娘生养之恩,感谢爹娘给儿子撑起的一片天,日后我一定将日子过好,让您二老放心,儿子拜谢你们!”

    面对如此认真的思阳,还有思阳的话,肃亲王妃的眼泪立刻就下来了,赶紧从首位走下来拉着思阳说道:“傻孩子,起来,起来……”

    肃亲王妃眼泪真是止不住,没有比辛辛苦苦养育的儿女,在这一刻得到了儿女的认可和感恩让人欣慰的事情了。

    肃亲王也忽然觉得自己的儿子长大了,真的懂事了,什么都明白了,一时间差点老泪众横,心里加觉得儿子长大就好啊,小树总要经历一番风雨才会长成参天大树的,思阳经历了几次出海,真的变化很大,这种变化让肃亲王很开心很高兴。

    肃亲王忽然觉得自己以前为了王府妥协是不是有点错了?否则今天她们一家几口人在一起,没有外人打扰,没有府里府外乱七八糟的事情,会不会这小日子每天都沉浸在幸福之中,父亲威严,母慈子孝,儿孙环绕,这样的美景哪怕是在梦中,对于肃亲王来说都很少去想,也不敢想。

    一家人情绪激动了一会子才平复,这会子肃亲王妃也拿着这支金簪给思阳看,思阳一看就知道岳母挑选的眼光真的很好,母妃很喜欢很喜欢,看见母妃这样高兴,而且情绪这样的外露,还有这一刻的轻松,思阳真的应该好好感谢一下岳母大人,他们家不缺名利地位,缺的就是一家人在一起真正的轻松愉。

    不过还没有等思阳再继续享受一会子,花厅的门帘子就被一把掀开,姬侧妃哭哭啼啼的跑了进来,肃亲王和肃亲王妃刚才的那轻松惬意立刻就没了。

    肃亲王放下了袖子,他不想让其他任何人知道这袖箭的事情,王妃也正危襟坐,思阳现在是真想给这个姬侧妃大脚丫子给踹出去,这个好哭的女人天生就是搞破坏的,从小就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弄不好就哭哭啼啼的进门了。

    尤其她一进门就给这么好的氛围给搅碎了,气的思阳坐在肃亲王的跟前不吭声。

    这个姬侧妃不知道之前这里怎么了,为何他们都这样看自己?难道是已经知道自己的来意了?不能啊。

    不过姬侧妃凭着以往的经验,知道自己闯进来不对,立刻跪下伏低做小的说道:“请王妃姐姐责罚,我刚才是太着急,太莽撞了,所以就冲撞了王妃姐姐,还请您责罚!”

    肃亲王妃怎么能不气,天天这些烦人的没完没了,就不能让人安静会,刚才那氛围多好啊,就被这个女人给破坏了,真心是烦人到家了。

    所以肃亲王妃微怒的说道:“既然你说责罚,这是你自己请罪的,本来擅闯本王妃的主院就是重罪,念你照顾含儿哥,现在还在给含哥儿筹备婚礼,就罚你抄写王府家规十遍吧,下次绝对不会轻饶,日后就是有天大的事情也在外面通禀了在进来,今个门外当值的人罚两个月的月例银子,以儆效尤!”

    姬侧妃有些傻眼了?这可是王爷在跟前呢,今天肃亲王妃吃鞭炮了吧?这可和她了解的王妃怎么不一样了呢?

    这个姬侧妃哪里知道刚才人家一家人多么幸福,就被她这个搅家精给祸害了,王妃不打她已经是便宜她了。

    姬侧妃很聪明,立刻就看着王爷流着眼泪,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的说道:“谨遵……谨遵王妃的……教诲,妾身……妾身一定谨记在心……”

    对于一个半老徐娘,十几年如一日的做出西子捧心的柔弱状,肃亲王妃第一次觉得看都不想看,实在是让人倒足了胃口,所以肃亲王妃用怀疑的眼神看着肃亲王,就这样的他也能喜欢?

    见到了人就哭,说句话都要喘十口气,长年累月的装柔弱,扮演弱势群体,肃亲王妃相信,这个女人要是出门要饭去,绝对饿不死,不仅饿不死,恐怕还能赚来很多银子养活自己。

    楚思阳的面色不好,看着姬侧妃哭哭啼啼的就烦,本来马上就要到思阳大喜的日子了,谁愿意看这个哭丧的脸啊,晦气不晦气?

    所以思阳说道:“姬侧妃,本世子可是听说了,天天哭的女人会给孩子带来霉运的,难道你在这里哭哭啼啼的,就是不想给四弟好好成亲了?要是四弟成亲以后身子不好,大概就是你哭的太多了!”

    思阳摆弄着手里的扇子,都不会正眼看这个女人,结果姬侧妃哭的正高兴,想让王爷给她摆脱王妃的责罚呢,被思阳这样一说,立刻哭声戛然而止,愣愣的看着思阳,连哭都忘了!

    以往要是思阳这样说话,肃亲王都会看他一眼,不愿意然让她和一个女眷计较,失了男人的身份,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从叶家回来,看着叶铎夫妻经历多年的分别依然情比金坚,还那么有默契,所有的夫妻间的小动作,都不是一朝一夕养成的,那是在岁月中磨练出来的,而且刚才一家人的其乐融融,让肃亲王很向往。

    现在在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肃亲王没有如她所愿的说什么做什么,而是淡淡的说道:“王妃和思阳说的很对,姬侧妃你应该仔细想想你的做派了,王府不缺你吃不缺你喝,每个月大把的银子送进你的院子,你还能这样不尊重王妃,擅闯主院看来本王给你的脸面太大了,”

    “王妃,等含哥儿成亲之后,和思阳一样,账目独立,公中给五百两银子一个月,其余的都是她们自己分摊,这些年她们的私产已经积攒了很多了,既然人还是这样不知足,就限制些吧!”

    肃亲王说完这些话,不仅仅是姬侧妃傻了,连王妃和思阳都傻了,好像不相信一般的看着肃亲王,连思阳都觉得父王不会是去了叶家之后看看人家的氛围,再看看自家乱糟糟的受什么刺激了吧?

    要是以往父王很少在内宅之事张嘴说话,大部分都是母妃来处理,当然对于姬侧妃这类的弱势群体也算是照顾周到了,哪有现在这样直接就差点给正式分出去过日了?

    但高兴的人是肃亲王妃,这一天她等了二十多年了,看来老天对她不薄,能从丈夫嘴里说出这样的话,真是让她太震惊了,不过即使震惊,依然是反应的说道:“既然王爷这样规定,妾身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等含哥儿十八日大婚之后,容翦院和博丰院一样用自理,公中只拨款份利之内的银子,多余的没有!”

    姬侧妃还想说什么,可是一看王爷黑着脸,这一刻她也不敢多说了,但对于今天来的目的没有达到,她也不能走,她想着左右日后在和王爷磨一磨,王爷用私产照顾他们母子也没事,不用怕王妃。

    肃亲王妃知道这个姬侧妃还有事情要说,就等着她说,果然姬侧妃柔柔弱弱的说道:“王爷,广宁侯刚刚送来信,说是大婚那天,想给我这个婆婆行拜堂礼,妾身,妾身知道这个要求不合理,还请王妃姐姐不要见怪,我们家含哥儿这身子,人家姑娘要嫁过来,提点要求也是正常的!”

    其实肃亲王妃真是太高兴了,所以她看了王爷一眼,肃亲王淡淡的说道:“可以!”

    不过肃亲王可没说他也要在场,就在姬侧妃提出要求的一瞬间,王爷其实很生气,反过来也很心疼王妃,这么多年辛辛苦苦的操持家业,对楚贯含挑不出来一点错处,甚至容翦院缺银子的时候,都从思阳的院子往那边补贴,结果楚贯含想成亲,二拜高堂连王妃都不想拜见,这样的庶子和姨娘真是每个月给他们五百两都多了。

    姬侧妃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还梨花带雨的,现在好像野花开了似的笑容,说道:“真是太谢谢王爷的体谅了,也谢谢王妃姐姐!”

    肃亲王妃这会子巴不得给这个烫手山芋丢出去呢,现在她也明白了,这娘俩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东西,给多少都没有用,照样是白眼狼,连嫡母都不尊敬的庶子那么多心思有什么用?

    回头还不是一句好都没有,因此肃亲王妃说道:“姬侧妃放心,王爷都这样说了,本王妃自然就这样做,不过有一点你要清楚,既然这拜堂礼不用本王妃在场,那么婚礼就要在容翦院举行,本身含哥儿的身子不好,也正好不用挪动了,”

    “还有这几天所有含哥儿的婚礼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本王妃正好抽出时间来管管思阳的婚事,也就是说含哥儿的婚礼所有一切的程序都由你来张罗,一切按照庶子娶媳妇的规矩来办,聘礼已经下了,成亲的用大概还需要三千两,酒席什么的你看着定,回头我让初大管家给银子送到你那里去,多了不用拿回来,少了也不用找我找王爷要,”

    “我们今天当着王爷和世子的面可说好了,本王妃对于含哥儿也算是尽了嫡母的责任,婚礼的事情部交给你了,本王妃一概不过问,而且日后他成亲了就是大人了,你们院子的事情自理,有什么事情也不用找到本王妃这里来,你这个做母亲的自己处理就好了,你可听明白了?”

    姬侧妃愣愣的说道:“听明白了!”

    姬侧妃的内心是很高兴的,终于儿子成亲的时候跪拜的是她了,而且王妃不得插手儿子的婚礼一切事情,这个结果比什么都好,只是有点觉得今天的肃亲王妃有点不对劲,哪里不对还说不上来,真的好像什么都不在意不管了一样。

    但姬侧妃认为王妃就是装的,装给王爷看呢,就不信日后含哥儿的事情她一点不管,如果管了可就打脸了,看到时候她怎么在王爷面前参她一本的,哼!

    儿子的婚礼问题解决了,但姬侧妃还想争取一下当天的穿戴,忽然间看到桌子上有一个白玉的礼盒,其实刚才一进门她就看见了,里面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簪子,这支簪子太过于美丽了,也太过耀眼了。

    姬侧妃瞬间就心动了,对着王爷可怜兮兮的说道:“王爷,您和王妃真好,知道我今天要过来,连成亲当日的妾身戴的簪子都给妾身选好了,这个妾身很喜欢,我这就拿回去好好收着!”

    还不等姬侧妃站起来,思阳就一把给这个长方形的白玉盒子扣住,然后将东西塞进自己的衣襟里头,肃亲王妃差点笑出来,还是她儿子疼她了,她儿子懂事不白疼,从小就知道护着母妃,现在表现方式就直接了,不过肃亲王妃很高兴很喜欢。

    如果平时姬侧妃这般,王爷念着她们娘俩的情况没准就同意了,但这个不行,是亲家送的,还这样的华美,她准备在思阳婚礼上佩戴的,谁也不能拿走,如果王爷今天敢应了这个女人,可别怪她陈清婉翻脸!

    而姬侧妃那伸出去的手僵在了半空中,不知道是去楚世子的衣襟里面给这难得一见的宝贝拿出来,还是放弃了,不行不能放弃,所以姬侧妃弱弱的眼泪盈眶的说道:“王爷你看世子……”

    思阳忽然就来了火气,慢条斯理的说道:“看、看什么看,姬侧妃你不要每次都哭丧个大脸,国都欠了你似的,你也不看看你什么身份,这凤纹祥云的花样是你这身份能佩戴的吗?怎么着做侧妃做庶子的娘不满意了,还想欺负我母妃了是不是?”

    “今个本世子就告诉你,你不用惦记了,这支簪子是我岳母送给我母妃的礼物,真心和你半毛钱关系没有,合王府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你已经达成了你的目的,在本世子没法火之前赶紧滚蛋,否则本世子有机会让你经常去和李侧妃作伴,左右咱们王府的荷花池子甚大,装你们两个绰绰有余了!”

    姬侧妃和李侧妃有共同点,那就是害怕楚思阳,只是以前姬侧妃遇见楚世子很少,现在面对这样的楚思阳,想着还要说的话,还有公孙家的要求,不得不硬着头皮说道:“王爷,是我误会姐姐了,这个簪子我不要了,你看妾身闹了笑话,不过公孙家还有一个要求,就是……就是……”

    ------题外话------

    嘿嘿,今个的早,还的多呢,谢谢亲们的支持了!

    今个部分投月票的亲是:

    ljf704039162 投3票

    parr0941 投1票

    er7962843 投5票

    nanxiazanyia1984 投3票

    “毒药”的诱惑 投5票

    13356683367 投1票

    哆啦a梦05 投10票

    冢秋飘然 投2票

    j傲步天下 投2票

    边缘ld 投2票

    ifin29 投2票

    y0628 投2票

    tellarpan 投1票

    19670730 投2票

    小栋69ba 投1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