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5章心结

作者:格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高官最新章节!

    郑英男听着电话听筒那头隐隐传来的砰地一声,耳边犹自回荡着秦凤从未有过的“咆哮声”,妩媚的脸色青红不定。

    良久,她才长叹一声,眼前又浮现出彭远征那张英挺从容儒雅而内敛一丝威严的面孔来,眸光无比的复杂,间或有隐约的黯然。

    母亲从门外露出头来,“英子,咋了,你惹你姐生气了?”

    郑英男无力地摇了摇头,“妈,您就别管了,我们姐妹没事,感情挺好的。”

    说完,郑英男就扭头出了房间,决定晚上去秦凤在郊区的新家,当面跟秦凤陪个不是。

    彭远征回到市里,从市区下了车,让司机回去,他自己打车直奔和秦凤在城郊的爱巢。进了门,秦凤就扑了过来,紧紧地抱着他,呼吸微微有些急促。

    彭远征感觉到她的情绪有些异样,就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背,柔声道:“小凤,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有些不舒服?”

    秦凤默然摇头,将妩媚的脸蛋紧贴在他的胸膛上,任由彭远征轻车熟路地穿过她的睡衣长驱直入,上下左右来回逡巡,抚摸着她的每一寸敏感的肌肤,没有一丝一毫的抗拒。

    非但没有抗拒,反而是分外火热地回应着。她翘起脚主动凑上去与男人又是一阵热吻。她的嘴唇柔软而有些许湿润冰凉,她的肌肤光洁弹性而亦有些许的颤动,彭远征那双手每一次的掠过去,都会引起她格外激烈的反应。

    她娇喘吁吁,呢喃嘤咛不绝。

    一直以来,秦凤终归还是有几分含蓄的。但今天,她却几乎是毫无保留地释放着内心深处的所有情感,几欲把彭远征融化。

    “小凤……”

    “嗯。”

    “远征,要了我,我想要……”

    这般轻柔而炽热的呢喃就是催情的毒药。她扭动着赤-裸而柔若无骨的身子,任凭男人予取予求,就是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彻底让彭远征沦陷进去。

    最后关头。突然传来清脆的门铃声。

    彭远征皱了皱眉,定了定神,刚要下床去穿衣,却被秦凤白皙粉嫩的手臂给拉了回去,颤声道:“别管了……爱我……还有什么比爱我更重要呢。”

    ……

    房内温暖如春情意浓浓,而门外则是寒风频吹。郑英男裹着羽绒服尴尬地在别墅对面的小径上来回转悠着,凝视着别墅二层那一间悬挂着红色窗帘而微透出昏暗光线的卧房。心头百感交集。

    她知道秦凤在家,而彭远征肯定也在。

    两人或许正在缠绵之中,怕是很讨厌自己这个外人吧……郑英男苦涩地想着,有心要转头离开,却有一种无言的情绪牵绊着她,让她就这样忍着刺骨的寒风,徘徊着久久不肯离去。

    郑英男知道秦凤是真生气了,如果现在不赶紧解释清楚。恐怕会在她心里产生一个深深的结——而由此,几十年的姐妹情分就要淡了。

    欢好的两人拥抱着去洗了澡穿着睡衣准备去弄点吃的,彭远征掀开窗帘一角。指了指不远处一丛冬青边上来回踯躅的郑英男的背影,讶然道:“小凤,你表妹好像在外边!赶紧去开门,让她进来吧。”

    秦凤默然站在彭远征的身后,从后边圈住他的腰身,望着窗外的郑英男,摇了摇头轻轻道:“别管她了,她一会就会走了……”

    彭远征回身来慢慢扳过秦凤的肩膀,柔声道:“小凤,我感觉你的情绪不对。你跟我说,到底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其实彭远征已经猜出了几分。以他对秦凤的了解,她今天情绪的波动八成是为了郑英男带秦涛找上门来。而她所担心的,就是唯恐因此在两人纯粹的感情染上污点。

    秦凤默默摇了摇头,“远征,我没事的。”

    彭远征犹豫了一下。还是笑着推开秦凤道:“我去开门,让她进来吧,这样不太好。”

    “另外,其实你也别太在意了——毕竟是你的弟弟,他有事找我,我能帮的肯定是要帮的。小凤,你难道现在还不明白,我既然接受了你,就会接受你所有的一切,包括你的家人……对我来说,这不是麻烦,而是责任!”

    “好了,别在胡思乱想了。我看看情况,如果他们的企业条件具备,就顺水推舟帮着运作运作,但如果条件不够,就算是我,也无能为力。”

    彭远征爱怜地捏了捏她晶莹的鼻头,大步下楼去开门,秦凤则眸光中光彩流动,隐藏纠结在心底深处的深重阴霾被他的一句话给击碎了——

    “我既然接受了你,就会接受你的一切……”秦凤眼角滑落两颗晶莹的泪花儿,心头却是如释重负,充满了无尽的温情与甜蜜。

    “是啊,我还敏感什么呢?我又何必自己跟自己较劲……如果他要在乎这些,感情的基础又何在呢?”

    彭远征下了楼,去打开门,站在门口扬扬手喊道:“郑总,来,请进!”

    郑英男正在纠结犹豫,突然听到彭远征呼唤,咬了咬牙,就跑了过来。

    “郑总什么时候来的?呵呵。”

    郑英男撅了撅嘴,心道老娘早就来了,你们明知道老娘在外边冻着,却还是不疾不徐地折腾了大半个小时才来开门。

    但她嘴上却笑了笑道:“刚来不久,远征,没有打扰你们吧?”

    “呃……”彭远征一阵无语,却是立即顺嘴道:“欢迎郑总常来打扰,我们不介意的。”

    郑英男尴尬的跟在彭远征身后进门来,搓了搓冻得有些发白的脸蛋。彭远征笑着递过一杯热茶,“你先坐会,喝点热茶暖暖身子,小凤一会就下来。”

    “谢谢。”郑英男轻轻道谢,然后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彭远征也笑着坐了下来,望着郑英男。他本是出于礼貌,不好离开把郑英男一个人撇在这里。

    但看者无心,被看者却是有意了——

    郑英男有些心虚敏感地垂下头去,她莫名其妙地想起那个尴尬而难以启齿的夜晚,无地自容地将头深埋了下去。

    彭远征愕然,他哪里知道郑英男这些微妙而复杂多变的心思,就起身去厨房准备做点晚饭打发肚子。两人欢爱了多时,腹中还真是有些饥饿。

    不多时,秦凤慢慢下楼来,脸色非常平静。

    她看到郑英男突然笑容绽放道:“英子,你怎么来了?晚上吃饭没有?如果没有吃饭,就跟我们一起吧。”

    郑英男本“提心吊胆”地起身来准备陪个笑脸,结果看秦凤似乎跟以往没有二致的笑容,不由一怔,站在那里,一时间也摸不清状况了。

    “姐,我……对不起,是我不对,你别生气了。”

    “英子,都是姐不好,冲你乱发脾气——别生姐的气啊!”秦凤微笑着,探手抚摸着郑英男的头,“其实姐应该谢谢你,要是没有你这一次,姐心里的疙瘩还真是解不开呢。”

    秦凤的声音到后来就压得极低。

    郑英男有些狐疑地望着她,迟疑着才又跟她拥抱在了一起,忍不住还是伏在她耳边轻轻调笑道:“好啊,姐,你们可真行,你们在屋里郎情妾意的,把我关在外边活生生冻了一个小时!冻都快要冻死了——话说你们也真是的,不吃饭就先那个啥了……这叫白-日-宣-淫不?”

    “你胡扯什么?!”秦凤脸色羞红,呸了一声。

    由此,姐妹俩和好如初。正如秦凤所言,这一次,彭远征的一句话,解开了她的一个心结,将她从“着相”的边缘拉了回来。否则,这么下去,迟早都会有“入魔”的一天,到了那个时候,那才真正是危险的征兆了。

    姐妹俩在客厅随意说着话,没有想到,在很短的时间里,彭远征竟然手脚麻利地弄好了四个精致的小菜:麻婆豆腐、葱炒鸡蛋、肉末粉条、菠菜凉拌金针菇,同时还切了一盘火腿出来。

    “你们两个过来吃东西了……”彭远征站在餐厅喊了一嗓子。

    两女走过来,秦凤没有啥,郑英男惊讶地望着一桌子菜,有些目瞪口呆。这几个菜虽谈不上色香味俱全,但绝对是不错的手艺。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当官的男人,能下得厨房做得如此菜肴,动作还这般迅速——超乎了郑英男的想象,直接颠覆了她对彭远征的认知。

    “彭大县长,这真是你做的?”郑英男张了张嘴,指了指桌上的菜。

    “是啊,我的手艺应该还算是不错,尝尝吧,没有准备,我们简单吃点。”彭远征笑着招呼两女坐下。

    “尝尝吧,英子,远征的手艺不错的,起码比我是强的。”秦凤嘻嘻笑着,心头既有甜蜜又有骄傲。

    郑英男哦了一声,趁着彭远征去卫生间洗手的当口,突然轻轻道:“姐,我现在突然发现,其实你真幸福。”

    秦凤脸上浮起一抹温情脉脉,“英子,幸福就是幸福,哪怕只有一瞬,那也便是永恒了。如果不是遇到他,姐这一辈子其实也就这样了……能有现在,姐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郑英男望着秦凤,见她笑颜如花,一时间心头卷起一丝丝的羡慕。RQ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