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章有喜了!

作者:格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高官最新章节!

    冯倩茹讶然“晓娟表姐,你们的工作不是挺好的,辞职挺可惜的。”

    “没啥好可惜的。整天无所事事,喝茶看报纸,真是浪费生命。我们还年轻,想要干点事业!像我们这种情况,如果不改变现状,将来——你姐夫顶多就是混个虚职的副县级,这就撑破天了,没啥意思。”

    孟晓娟幽幽道:“你姐夫心气挺高的——这么住在我家里,他心里是挺不自在的。可我们两个的单位现在又不分房子,要买房的话,靠我们两个的工资也很难。再说,我们也不想总指望家里。”

    冯倩茹沉默了一下,笑道“跟舅舅说了吗?”

    “还没呢,但是我们两口子下决心了。我们也想过了,我们要去省城跟你姐夫的一个同学联合创业……”孟晓娟说到这里,抬头来热切地望着冯倩茹“我们准备开一个计算机公司,想……”

    孟晓娟欲言又止。

    冯倩茹立即反应过来,孟晓娟这是打起了新宇集团的主意。她是新宇集团的大股东兼总裁,新宇集团又是国内IT及相关产业的“探路者”和“领头羊”无论是资本实力还是技术实力都是当之无愧的龙头老大,既然孟晓娟夫妻想要做这个行当,有新宇集团当“靠山”自然是一条捷径。

    冯倩茹笑了笑“晓娟姐,你有话就直说吧。”

    “倩茹,我们想做你们新宇集团在江北的代理商。成不?”孟晓娟嘻嘻笑道“算是你帮我开个后门!”

    冯倩茹沉吟了一下,抬头笑道:“行,晓娟表姐,这个没有问题。正好我们也想在国内各个省份寻找几个合作伙伴,等你们把公司运作起来,我们跟你们合作没有问题。”

    冯倩茹的说一出口。孟晓娟就欢呼一声抱紧冯倩茹连连道谢“倩茹,谢谢!真的谢谢!”

    孟晓娟很清楚。凭新宇集团的实力,有资格跟其合作的公司也不会是小公司。冯倩茹之所以能答应下来,无非还是看在姑妈孟霖的面子上。

    “客气啥。我们是一家人嘛。”冯倩茹笑着,突然脸色有些古怪,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她立即推开孟晓娟冲到了楼上的卫生间里,伏在马桶上开始干呕。孟晓娟吓了一大跳,赶紧跟过去轻轻拍打着冯倩茹的后背,柔声道:“倩茹,你咋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冯倩茹有些痛苦地直起腰来,摇了摇头“不知道咋回事,突然一阵很恶心。想要吐呢,也不知道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卫生的东西。”

    孟晓娟毕竟比冯倩茹年纪大几岁,又在单位干工会管计划生育,脑子活络、“经验丰富”她一边递给冯倩茹一块湿巾。一边眉梢一挑,大喜道:“倩茹,你是不是有喜了!?”

    冯倩茹绝美的容颜上立即掠过一丝羞红,她迟疑了一下,不好意思道:“应该不会吧……我也拿不准……”

    “哎,倩茹。你的月事来了没有?”孟晓娟轻轻问。

    冯倩茹想了想,红着脸道:“好像没来。”

    “那就是了。”孟晓娟大笑着“倩茹,你肯定是有喜了!不行,等吃了饭,我马上陪你去医院检查检查!”

    “姑妈,妈,倩茹有喜了!”孟晓娟〖兴〗奋地冲下楼去向孟霖报喜,冯倩茹则惊喜交加地站在那里发怔:她和彭远征早就在一起了,一直都没有采取避孕措施,如果说有也是正常的。可问题是——会不会空欢喜一场呢?

    冯家迫切想要她早些生育,冯老太太和冯家上下对下一代血脉的渴望超乎普通人家。冯倩茹一直留在新安没有返回京城,无非还是想要孩子。老太太几乎是下了死命令,不怀孕的话不允许小两口再分居两地。

    如果确实证实她怀孕,冯家肯定会要庆贺一番的,可如果不是……冯倩茹患得患失起来。

    ……

    下午县里召开打黑除恶集中整治工程的庆功大会,表彰了以县公安局、县综治办、县应急办等6个先进单位,以及36名先进工作者,同时为谢辉和仲修伟两人荣记个人三等功。

    晚上,县公安局举行内部的庆功酒会,邀请彭远征和李铭然参加。在谢辉的提议下,酒会办成了自助餐形式的西式冷餐会,奈何虽然是自助,但在国内这种酒文化的氛围中,彭远征和李铭然这两个县领导,也被轮番来敬酒的县局领导和干警给灌了一个底朝天。

    彭远征还好些,还能坚持着领导的风度,李铭然不胜酒力,早就撑不住,趁人不注意,提前溜走了。

    大厅里场面乱糟糟的,到处是端着杯子敬酒的公安局〖民〗警,而几个公安局的领导也各自正在跟局里的下属热饮正酣,彭远征见左右无人,便悄然起身慢慢走出了饭店,准备步行回宿舍。

    冷风吹来,彭远征掀开了衣襟,一阵冷意拂过全身,他的头脑清醒了几分。他大步向前行去,沿着大道走向一条黑漆漆的小胡同,穿过这条胡同,就是县府机关,而县府机关的对面不远处,就是县委生活区。

    直线距离,大概只有几百米。而要坐车的话,就必须要绕一大圈。

    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对于邻县这个小县城来说,多数居民都已经在家里休息,很少有人出来活动。周遭寂静无声,淡淡清冷的月光泼洒下来,两侧的房舍黑漆漆的没有一丝光亮,路上铺着一层鹅卵石,走上去微微有些硌脚。

    彭远征脚步有些晃荡,酒喝得太多,腿发软。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清晰而清脆的呼唤声:“彭县长!领导!”

    彭远征停下脚步,慢慢回头来,望见县局办公室女警向小芸一边向这边奔来一边往身上套着自己的紫色羽绒服。

    彭远征记得这个向小芸,当初这个女孩为了当上县局办公室的副主任,主动向他投怀送抱,结果被他“驱逐”出去。后来县局办公室的副主任让女警年华上位,向小芸就此消停下去,从那以后他就很少再见到她。

    “彭县长,领导让我来送您回去!”向小芸跑过来,俏脸微红,轻轻道。

    彭远征笑笑“不用,谢谢你!你回去吧,我自己能行!”

    彭远征继续往前走。

    虽然他这样说,但向小芸既然追出来了,又是奉命而来,怎么能半路上撇下彭远征。彭远征今晚喝了不少酒,万一路上出个什么闪失,谁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向小芸想挽住彭远征的胳膊,却有些犹豫。最终她还是走在了前头,给彭远征带路,因为她发现彭远征走得极慢,颇有酒意上涌认不清路径的迹象。

    其实彭远征头脑还是比较清醒的。他走得极慢是因为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这一百多米长的胡同及其周边在县城中心,属于那种建国前后的“老宅子”凸显在这里不伦不类,不仅影响县容县貌,还藏污纳垢,据说很多小姐就租住在这里。

    这个地方可以改造改造……彭远征带着酒意停下脚步打量着这条幽深弄堂的两侧院墙,沉吟了几下,就又继续前行。

    向小芸在前面停下来,回头望着他。

    彭远征心里想着事,一时间没有收住脚“撞”到向小芸身上感触到一团弹性的绵软,这才有些惊愕地抬起头来。

    向小芸像只受惊的小猫一样跳了开去,脸色涨红,心脏砰砰直跳。

    她本不会对彭远征畏若蛇蝎,可因为上次的事情在她心里留下了太深的阴影,骤然与彭远征发生〖肢〗体上的接触,她下意识地就产生“反弹”。

    但她马上就意识到自己这样不妥。不要说彭远征这种层次的领导不至于故意沾自己便宜,就算是要沾,她也不能让领导下不来台吧。

    酒后乱性不稀罕。万一他要是真的喝了酒,想要对自己做点什么……向小芸的心莫名地紧张起来:自己该不该迎合他,而迎合了他,会不会又让他看不起自己?

    向小芸这些患得患失千肠百结乱七八糟的心绪,彭远征并不知晓,他微微尴尬地笑了笑解释道:“对不起,我没注意你在前面。”

    “没……没关系……”向小芸轻轻道,垂下头去。等她抬起头来,彭远征已经快步向前行去。

    两人就这样“若即若离”一前一后地走进了县委生活区。严华吃晚饭出来倒垃圾,正好遇见彭远征。

    “远征同志?你这是从哪里喝这么多酒!”严华皱了皱眉,挥了挥手道。

    向小芸笑着快步走过来“严县长,彭县长参加我们局工会组织的酒会,我送领导回来……”

    严华哦了一声,摆了摆手道“行了,你回去吧,我和远征同志前后楼,我扶他回去就行了。”

    彭远征笑了笑“不用,严大姐,我个人能成。小向,你回去吧。”

    彭远征往楼栋里行去,严华赶紧跟上。

    向小芸站在原地在月光下望着两人进了灯光昏暗的单元门,心头浮起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失望情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