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6章独闯虎穴

作者:格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高官最新章节!

    彭远征脚步轻盈地上了三楼,霍光明觉得不太妙,还是匆匆扭头跑出了大华商贸公司办公楼,跑到对面的公用电话亭给县局打了电话。

    彭远征的脚步刚踏上三楼,就听见稀里哗啦的声响,像是打麻将的动静。走得近了,几个人吆五喝六的声浪越加清晰。

    靠近楼梯口的一间大办公室里,摆着麻将桌,四个彪形大汉正在激战正酣。而周遭,还有几个小痞子站着围观起哄,手里叼着烟,房中烟雾缭绕乌烟瘴气。

    果然如霍光明所言,这里根本不是正常企业的办公场所,而是老虎帮老大张大虎“发号施令”的指挥中枢,县里的流氓窝点和土匪巢穴。

    彭远征慢慢走过去,神色平静而坦然,丝毫没有独闯虎穴的警惕心。

    一个男子抬眼看见彭远征,见是一个陌生人,立即一脸警惕地瞪着他,大喝一声道:“什么人?跑上来干嘛?”

    彭远征停下脚步,淡然一笑。

    这个时候,正在打麻将或者围观的人都霍然起身围了过来,目光不善极其凶恶地望着彭远征,鼓噪道:“你干嘛的?”

    “我找一下张大虎。”彭远征淡淡道。

    其中一个光头男子脖子上戴着粗粗的金项链,冲过来冷笑道,“你谁啊?找我们老大干嘛?有预约没有?”

    彭远征轻轻晒然一笑,“怎么,见见张大虎还要提前预约?架子不小嘛。”

    那光头勃然大怒。立即探手要去推搡彭远征,彭远征身形一闪避了过去。另外一些马仔骂骂咧咧地都涌出门来,将彭远征包围在其中。

    霍光明一溜烟跑了上来,见彭远征被一群老虎帮的马仔围住,大吃一惊,大喝道:“你们干嘛?这是县里的彭县长!”

    霍光明扯破嗓子呐喊,其实声音微微有些颤抖。暴露出他内心的真实情绪——面对老虎帮的穷凶极恶之徒,他要说没有几分畏惧那绝对是假的。

    这一嗓子把张大虎给喊了出来。走廊尽头,办公室的门被一脚踢开。发出砰地一声。

    张大虎出现在门口,阴冷的眸光投射过来,落在神色淡然平静的彭远征脸上。嘴角轻轻抽动了一下,这才满脸堆笑走过来怒斥道:“滚!你们敢对彭县长不礼貌,想造反吗?”

    “彭县长,欢迎县领导来我们公司检查指导工作!彭县长,这边请!来人,给彭县长上茶!”

    张大虎面子上自有一番伪装出来的恭谨之色。一群马仔目瞪口呆地看着彭远征被张大虎迎进了办公室,面面相觑。

    对于这些无法无天的马仔而言,彭县长这个官职和身份并不能带给他们多大的威慑,远不如张大虎的一句吆喝。只是这位主抓社会治安正在推进打黑除恶风暴、瞄准老虎帮开刀的常务副县长大人,突然跑到老虎帮的“大本营”中来。所为何来?

    “这人胆子不小啊!他想干嘛?”一个马仔迟疑道。

    刚才那光头大汉冷笑:“管他干嘛!在我们这里,副县长算个屁!老子一根手指就能捏死他!”

    “走走走,继续打牌!”

    ……

    “彭县长,领导有什么指示?”张大虎嘿嘿笑着递过一根烟去,帮彭远征点上。坐在了彭远征的对面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

    “张大虎,我听说你以前是县纺织厂的下岗工人,开始在县里做点小买卖的?”彭远征吸了口烟,淡淡道。

    张大虎目光一凝,笑了笑。“没错,以前的日子苦啊!风餐露宿,一天就只能混个肚皮温饱。”

    “一双拳头打出一片天,短短两年就成了远近闻名的暴发户,身价数百万。如今更是县政协常委,赫赫有名的大企业家。”彭远征不疾不徐地说着,凝视着张大虎,眸光沉凝。

    张大虎摸不准彭远征今天跑上来究竟是想要干什么,闻言只是随意一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反正他也懒得掩饰了,他知道彭远征既然以“除掉老虎帮为己任”,想必对自己有过深入的了解。

    “人啊,还是要走正道的。任何歪门邪道,终归会有暴露的一天。到了那个时候,你就是坐拥一座金山,也没有机会享受了。”

    彭远征的话一出口,张大虎轻轻冷笑:“彭县长,何为正何为邪?能说得清楚吗?!”

    “没错,用一般人的眼光来看,我确实是做了不少坏事,但是你彭县长可以调查调查,我姓张的也是赚钱有道的人,有自己的原则!我从不沾毒!”

    “说句不客气的话,邻县至今没有毒品生意,就是我张大虎的功劳!如果没有我,嘿嘿……”

    “至于那些赌赌钱卖卖肉的勾当,没有我张大虎做,也一样会有其他人做!你们政府有本事,就把那些卖淫嫖娼的人都抓干净了!”

    “小姐遍地都是,何止邻县?这不是我张大虎的错!”

    “反过来说,有些道貌岸然的政府官员、公安干部,干的就一定是造福于民的好事?”张大虎嘴角掠过一丝嘲讽的笑容,“我也不瞒彭县长,我张大虎能有今天,就是这些人保护的结果。他们看着碗里的,吃着锅里的,玩着女人还要塞上钞票,那种嘴脸比街面上那些地痞流氓恶心上千百倍了!”

    “呵呵,我知道彭县长最近抓了好多。但是——我不是看不起彭县长,这种人你是抓不尽、抓不绝的!只要这些人还在,我张大虎就照样逍遥自在!”

    “是吗?张大虎,咱们不妨走着看!”彭远征将手里的烟头掐灭,冷冷一笑,起身道:“别的地方,我管不了。但在邻县,在我的职责范围之内,我不会允许涉黑团伙逍遥法外!”

    “张大虎,咱们不妨打个赌,不管谁当你的保护伞,我都会将你绳之于法!”

    张大虎哈哈狂笑一声,“那我就等着看了!说实话,我张某人还真是不相信!”

    彭远征转身拂袖而去。他今天来大华商贸公司,不过是临时起意。这时,楼下警笛大作,十几辆警车呼啸而至。

    仲修伟和谢辉跳下车来,指挥着数十名特警和刑警在大华商贸门口集合,让楼里的老虎帮马仔顿时紧张起来,各自捞上了家伙,准备大干一场。

    张大虎陪着彭远征走了出来,嘲讽道,“彭县长这么兴师动众,是不是小题大做了?怎么,弄这么多人过来,要抓我?证据都搜集齐全了?其实彭县长一个电话打过来,咱就乖乖去县局接受调查,没有必要动刀动枪的,怪吓人的。”

    彭远征突然笑了,停下脚步道,“张大虎,你不要着急,早晚有一天,咱们会换个场合见面的。”

    张大虎仰天打了个哈哈,“那我就等着那一天了!彭县长慢走,咱不远送了!”

    彭远征飘然出了大华商贸的办公楼,谢辉和仲修伟紧张地跑过来,身后的一群警察全副武装,还带上了枪械。

    彭远征皱了皱眉,“你们来干嘛?都回去!回去!”

    ……

    第二天早上。彭远征离开宿舍楼,去了马路对面的小市场上,在一个馄饨摊上要了一碗馄饨慢条斯理地吃着。两个胳膊上纹着刺青的痞子晃荡着身子走过来,一屁股坐在他的旁边,大喝道,“来两碗混沌。”

    馄饨摊主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见这两个天天出没在市场上索要保护费的恶棍出现,吓得心惊肉跳,赶紧诚惶诚恐地端上两碗热腾腾的馄饨,祈祷着他们吃饭快走,别找自己的麻烦。

    那两个痞子大咧咧地吃着馄饨,不时开口调戏那妇人几句。其实这妇人一脸菜色蓬头垢面,没有什么姿色可言,只是胸大屁股大,尤其是那对大-奶-子不住在胸前晃荡着,煞是夺人眼球。

    “过来!”一个痞子嘿嘿笑着,向妇人招了招手。

    那妇人红着脸走过来,陪笑道:“大兄弟,是不是不合口味?要是不合口味,再给你们换一碗。”

    “馄饨就不吃了,哥两个想吃口奶。”痞子色迷迷地笑着,探手而上,肆意猖狂地抓了妇人的胸部一把,妇人惊叫一声,慌不迭地后退。

    而另一个痞子哈哈大笑,也顺手抓了妇人丰腴的屁股一把。

    彭远征皱了皱眉,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沉声道,“你们干什么?老老实实吃馄饨不好?人家一个大姐卖几碗馄饨养家糊口多不容易……”

    彭远征的话刚说了半截,一个痞子就怒目圆睁骂了开去,“你TMD算是哪棵葱啊?管老子的闲事,想死吗?”

    另一个痞子猛然一拍桌子,扬手就将一碗馄饨撇了过来,如果不是彭远征闪避了去,这碗热混沌撇在他的头上,肯定是要头破血流的。

    彭远征自恃身份不肯跟两个小流氓打架,就后退了几步。不成想,这两个小流氓嚣张惯了,在这一片无人敢惹,今天突然遇上一个“敢说不字”的人,那里还肯善罢甘休。

    就抄起两个板凳向彭远征冲了过去。

    彭远征心里火气,飞起一脚就将左侧的痞子踹翻,而还没等另外一个痞子反应过来,猛然一记侧勾拳,生生击打在那人的腮帮子上,那厮惨叫一声一头栽倒在地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