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2章新市长的规矩

作者:格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高官最新章节!

    对于仲修伟的抱怨“二胡”装作没有听到。这个案子其实很好查,因为案情非常的简单。在仲修伟的主持下,县局很快结案,向县委县政府提交了书面报告,而在谢辉承担了所有的费用之后,此事也就告一段落。

    当然,为了不打草惊蛇,按照彭远征的指示,仲修伟没有往深里查。

    谢辉照常上班,开展工作。不过,他父母的房子既然已经拆了,不翻盖也是不行的,要不然他们也没地方住。谢辉无奈之下,把父母接到了县城临时住着,然后又拿出家里的全部积蓄,帮老人和弟弟一家修房子。

    谢辉的老婆为此跟谢辉大吵了一架,赌气回了娘家。谢辉也是没有办法,老人和弟弟的钱不够,他不顶上谁顶上?况且,这直接关系着他的政治前途。

    钱不舍得,但前途更重要啊。

    ……

    8月19日周四,天气非常炎热。

    早上刚一上班,市委办突然通知,原定于今天的市委〖书〗记东方岩视察邻县的活动临时取消,但新任市长周锡舜照常来。

    省委刚刚完成了对新安市委市政府班子的调整,市长周锡舜和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孟强,已经到任。周锡舜在上任伊始就来邻县检查指导工作,这对邻县而言,是一件大好事。这意味着新领导对邻县工作的重视程度,也说明最近邻县的“动静”市里高层一直在保持着高度的关注。

    上午10点,县局派出去迎接市领导的开道警车呼啸而回,后面是两辆黑色的轿车,一辆是皇冠,一辆是桑塔纳。

    周锡舜来县里考察,没有带什么随员,除了秘书和市府办主任兼秘书长华扬永之外,就是市卫生局局长薛国庆。周锡舜和他的秘书一辆车,华扬永和薛国庆一辆车。市里只来了两辆车,市长出行,也没有带媒体宣传人员,这算是非常低调和轻车简从了。

    这种细节。如果不是刻意作秀,足以体现一个领导的作风。

    孙雪临和龚翰林带着县党政人大政协班子的所有成员,一大群人迎候在了县机关大院门口,见周锡舜的车驶进来停稳,彭远征眼疾手快,抢先一步替周锡舜打开了车门。

    周锡舜微微笑着走下车来,没有跟彭远征握手。却是亲切地探手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远征同志啊,我最近一直在考虑,我们以前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我见你的第一面就觉得面熟,我指的是我来市里工作之前。”

    彭远征笑笑“周市长,领导忘了,我有一回去省建设厅跑手续。还找领导签过字!”

    周锡舜故作恍然大悟之态,哈哈大笑:“原来是这样,难怪!我想起来了。你那个时候还是云水镇的镇长吧?为了一个农业地转建设用地的审批手续……”

    “嗯。”彭远征笑着点头“还要感谢领导对我们基层工作的扶持啊,当初要不是领导帮我们开了绿灯,云水镇那个商业街项目也不会这么快就竣工了。”

    彭远征没有说虚话,周锡舜确实为这个项目手续的审批出过力,不过彭远征是通过了关系找上的他,当时周锡舜还是建设厅副厅长。

    “这两年,远征同志进步得很快!”周锡舜说着回头跟主动迎过来的孙雪临和龚翰林分别握手,至于其他的县领导,却没有一一握手。而是淡然向孙雪临笑道“雪临同志,翰林同志,让县里的同志都回到工作岗位上去,不要因为我来就影响工作秩序!”

    “这样,雪临同志、翰林同志和远征同志留下。其他同志各就各位,不要耽误工作!”周锡舜笑吟吟地向众人挥了挥手。

    孙雪临见周锡舜不喜排场,赶紧示意其他县领导离场。很多人郁闷地走了,等了大半天、凑过来连周市长的手都没有握到,就被赶了回去。

    其实就是握握手,周锡舜也未必能记住这么多生面孔。

    邻县虽然是穷县,但县委、县政府、县人大、县政协几套班子,副县级以上的领导也有几十人,周锡舜顶多是记住少数几个主要干部,〖书〗记、县长、副〖书〗记、常务副县长之类。

    ……

    周锡舜没有去会议室听工作汇报,而是直接让龚翰林和彭远征、严华陪着去了县医院调研,对县里最近推进施行的特殊医疗救助制度和扶贫医疗绿色通道他非常感兴趣。

    因为他没有提前提出调研的议题,因此县里和县医院方面都没有准备,好在对于这项工作副县长严华跟得很紧,县卫生局和县医院也确实在扎扎实实地做,有很多现成的病例和材料让周锡舜察看走访,不至于抓瞎。

    在县医院的病房看了两个受惠于该项制度的病号,又考察了县医院为贯彻该项工作而专门设立的工作机构及其工作制度流程,周锡舜这才在众人陪同下进了县医院的会议室,听分管副县长严华的专题汇报。

    听完汇报,周锡舜笑着点了点头“这个事儿你们县里抓得不错,非常具有典型的推广价值。老薛,你们市卫生局要多来邻县取取经,看看能不能在全市的层面借鉴推开,为老百姓尤其是贫困人群做点实事。”

    “工作做得很细、也很实。我之前没有提前跟县里的同志说,就是想搞一搞突然袭击,看看你们究竟是在做实事,还是搞huā架子。实地一看,确实不错,我非常满意。”

    “财政拿一部分,医院让一部分,只收个成本费用,就解决了很多特贫患者的医疗需求。其实仔细算算,也huā不了多少钱,财政挤一挤,这个资金还是会有的。”周锡舜摆了摆手“思路很好,目的明确。下一步,市卫生局要总结邻县的经验,举一反三,为全市的医疗体制改革试试水。”

    市卫生局局长薛国庆立即点头恭声应下。他被周锡舜点名跟随来邻县考察,心里就猜测周锡舜肯定是对邻县前不久“捣鼓”的这个玩意儿感兴趣,果不其然。

    从县医院出来,就到了午饭的点。周锡舜拒绝了县里安排的招待午宴,而选择了工作餐。孙雪临再三“恳请”周锡舜都不撒口,态度很坚决。

    彭远征在一旁观察着,对于周锡舜他之前并不是很了解,但从今天的活动和言行举止来看,周锡舜的工作作风与周光力截然不同,后者喜欢排场,每次出行都要带上市直很多部门的一把手,前呼后拥声势浩大。但前者,却颇有务实低调之风。

    孙雪临、龚翰林和彭远征三人陪着周锡舜走进了机关餐厅,华扬永和薛国庆则由副县长严华相陪,走在后面。

    正在吃饭的县党政机关的人员一看市长大人来了,自发地起身鼓掌欢迎。

    热烈的掌声中,周锡舜微笑颔首点头,就上了二楼。见二楼的小餐厅装修得挺精致幽雅,还有婉转的音乐回荡着,周锡舜忍不住讶然一笑“环境不错,还放音乐?看来县里的同志们都很有小资情调嘛。”

    孙雪临尴尬地赶紧挥挥手让餐厅人员把音乐停了。周锡舜这话听起来算是表扬,但其实却有一种暗讽的味道。

    几个人坐下,服务人员端上了精心烹制的四菜一汤,一个里脊肉片,一个香菜炒豆腐,一个红烧鱼,一个凉拌木耳,一个西红柿鸡蛋汤,都是很常见的家常菜。

    周锡舜扫了一眼,满意地点点头“我们四个人,四菜一汤就可以了,多了也是浪费。”

    听了他的话,华扬永在另外一张桌子上半开玩笑道“周市长,县里的同志很会过日子哟,看我们这边三个人,给的量就小!”

    周锡舜哈哈大笑,扬扬手:“老华,一会走的时候别忘了让小林交上我们几个人的饭费。”

    孙雪临一怔,旋即苦笑道:“周市长,就是一顿工作餐,我们怎么还能收领导的饭费,这……”

    周锡舜微笑不语,华扬永朗声一笑“孙〖书〗记,你们不要误会,这是周市长的规矩,下基层不吃请、不收礼,如非必要,不在下面吃饭。如果吃饭也是工作餐,按价付费。因为是公务活动,所以我们的工作餐费,由市府办实报实销。”

    ……

    借着吃饭的当口,彭远征趁机向周锡舜提起了争取市里最近立项的十万吨煤焦化项目落户邻县的事情,不过,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周锡舜居然不置可否,没有任何表态。

    周锡舜这种模棱两可的态度,彭远征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只是心里感觉有些郁闷。吃完了饭,略事休息,周锡舜又去考察凤凰山景区,顺便爬了爬山。

    孙雪临和龚翰林陪着去爬山,彭远征没有再随行,他手头上的工作太多,忙的焦头烂额。下午五点多,周锡舜这才离开了邻县,结束了上任后的第一次下基层活动。

    他这一次来邻县,没有让市里的媒体跟随,恐怕就是不愿意进行对外宣传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