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章不是冤家不聚头

作者:格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高官最新章节!

    彭远征离开李雪燕的办公室,回了自己的办公室。田鸣早就将他今天一整天的工作行程安排表摆放在了他的案头上。

    这是彭远征的工作习惯。每天一早,梳理一遍全天的工作思路,然后再定行止。当然,他也未必一定会按照既定的工作计划去做,有时候也会适当调整。

    这本身就无一定之规。

    今天上午,他只有一项工作计划,那就是与丰泰集团的郑英男进行合作意向的初步洽谈。

    对于这次会面谈判,彭远征看得比较重。他准备让即将注册成立的云水资产管理运营公司与丰泰集团合作成立一家房产置业公司,借着丰泰集团向房地产行业伸出触角的机会,全面规划云水镇的土地资源,进行城镇化商业运作。

    想了想,彭远征抓起电话就给郑英男打了过去,“郑总,我是彭远征!”

    “彭书记……我可是等您的电话很久了——彭书记,我觉得咱们还是不要在你们镇里谈了吧?找个好点的地方,谈完了咱们正好一起吃个饭——您先别急着拒绝,咱们也算是朋友了吧?先公后私,谈完公事叙叙友情——彭大书记,给个面子嘛!”

    郑英男嘻嘻笑着,“我们集团在山里的度假区刚投资了一家酒店,现在正在试营业期间,不行咱们就过去尝尝山里的野味?”

    彭远征也不是矫情的人,见郑英男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如果再拒绝就没什么意思了。

    他笑了笑,“好,就这样定了,我一会就赶过去,咱们在山里会面吧。”

    ……

    ……

    新安市是一个很有地域特色的北方城市,南部是平原地带,而北部则是山区。原先北部山区比较贫穷。但现在因为发展生态旅游和特色农业,已经逐步发展起来。

    邻县就是北部山区边缘的一个农业大县,郑英男所说的丰泰投资建设的三星级酒店,就在邻县境内的凤凰山景区内。

    彭远征上午九点钟带着田鸣从云水镇出发。走123国道后又转入省道,10点半多一点,就赶到了凤凰山景区的大门口。而丰泰大酒店就在景区大门内侧500米处,依山傍林,环境非常幽雅。

    因为是试营业,再加上现在是工作日,来山里休闲度假的人并不多。酒店门口的停车场上空荡荡地。只停着一辆黑色的进口越野车。

    奥迪车跟前正有一男一女衣着时尚的两个年轻人面对面站着说话,突然见一辆破旧的桑塔纳吭哧吭哧地驶过来,扬起一溜烟尘在绚烂的阳光下沸沸扬扬,女的皱了皱眉掩嘴躲避了过去,而男的则目光不善地站在原地不动,凝视着这辆车。

    田鸣缓缓将车停下,抢先一步跳下车来,替彭远征打开车门。彭远征淡然笑着下了车,缓缓地转头望去,见不远处俏生生站着的那个身材火辣打扮时尚的女子正用一种极其复杂的眸光望着自己。

    他的嘴角轻轻一抽:当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竟然是周市长的小姨子,现在《北方晚报》社新闻部副主任江宁贞!

    彭远征若无其事地慢慢走去,田鸣替他拿着包,紧随其后。

    彭远征正要与江宁贞擦肩而过,突然听江宁贞轻轻冷笑道,“真是巧啊,竟然在山里遇到小彭书记!”

    彭远征停下脚步,望着江宁贞淡然道,“原来是江记者,真是巧了。”

    彭远征的声音虽然非常轻柔。但却透着几分高高在上的淡然,这让江宁贞听了不由自主地就又勾起内心深处掩藏下去的各种“仇恨”。

    她是市长周光力的小姨子,又是从事新闻业的无冕之王,在新安市本来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可她的惬意生活,在遇到彭远征之后开始急转直下——因为一则虚假报道,她被问责被开除出新安日报社。对于骄傲的江宁贞来说,这不仅是一种打击,还是一种羞辱。

    虽然她后来又在北方晚报“东山再起”,这样的免职也没有真正影响到她的生活,但这点深深铭刻在心胸深处的“怨愤”是怎么也消弭不去的。

    后来她跟随省城媒体采访团去云水镇采访,又采写了一篇针对彭远征的准负面报道,可惜报道并没有对彭远征构成实质性的“伤害”,反而促成了彭远征狠抓教育的政绩美名。

    其实之前,她也曾经“纠缠”过自己的姐夫,试图通过周光力的权柄打压彭远征,以泄心头之恨。但周光力却没有给她“做主”,江宁贞后来听说彭远征是市委书记东方岩和组织部长宋炳南看重的年轻干部,哪怕是周光力,也有所顾忌。

    两次“栽”在彭远征的手里,彭远征这个人及这个平淡无奇的名字,在她的心里几成梦魇和阴影。

    彭远征飘然行去,江宁贞紧紧抿着嘴唇凝视着彭远征挺拔飘逸的背影,眸光中怒火燃烧着。女人本来就是一种很善于记仇的动物,何况是江宁贞本就不是大度包容的主儿。

    “彭远征,你得意不了多久的!”

    江宁贞突然尖声高叫了一嗓子。

    彭远征的脚步没有停,他懒得理会江宁贞。跟随其后的田鸣已经认出了江宁贞,忍不住回头怒视了她一眼,心道彭书记的名字是你这个娘们乱叫的吗?

    那男青年这时候已经跑过来正要询问江宁贞为何突然情绪失控,见田鸣这一眼,不由横眉怒目地瞪着田鸣大喝道:“小子,你看什么看?找事吗?”

    田鸣也是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年纪,说起来也不是个能吃亏的主,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冷笑着回了一句:“我愿意看就看,你嚷嚷什么?谁家的疯狗不关住,跑出来乱咬人吗?”

    那青年勃然大怒,撇下江宁贞就蹭蹭蹭跑了过去,扬手指着田鸣厉声道,“小子,你再给我重复一遍?你说谁是疯狗?!”

    田鸣冷笑着,刚要针锋相对,却听彭远征站在身后皱眉轻轻道,“田鸣!过来,咱们走!”

    田鸣顿时满腹的火气烟消云散,立即转身跑了过去,有些尴尬地恭谨低低道,“领导,我……”

    彭远征扫了田鸣一眼,挥了挥手,转身继续行去。

    田鸣默然跟在他的屁股后面,抬步就走。

    “站住!今天你不说清楚,不当面道歉,休想离开!”那青年一个箭步窜过去,正好挡在了田鸣的面前。

    田鸣压住火气低低沉声道,“你让开,别挡道!”

    男青年冷笑一声,居然扬手就扇了田鸣一个耳光。

    啪!

    田鸣措不及防,被打个正着。

    “去你娘的!”他心里的怒火顿时升腾起来,猛然一记直拳,击打在男青年的肩窝处,势大力沉,将那男青年打了一个趔趄。

    两人厮打在一处,但那人根本不是田鸣的对手,几下就被田鸣撩翻在地。

    这一切来得很快,等彭远征反应过来并转过身来,田鸣已经抬脚狠狠地向躺在地上抱着头的男青年踹去。

    彭远征眉头紧锁,轻喝一声:“好了,田鸣,住手!”

    ……

    ……

    凤凰山景区派出所的民警很快赶了过来,而这个时候,男青年已经躲在越野车里打了几个电话,不多时景区内就驶进两三辆黑色轿车来,从车上下来七八个彪形大汉气势汹汹地冲过来将彭远征和田鸣包围了起来,大呼小叫,看样子如果不是有民警在场,就要动手群殴了。

    派出所过来的带头的民警大概五十出头的样子,他见场面自己几乎要镇不住,就扯了扯田鸣的胳膊,压低声音道,“小老弟,看你也是吃公家饭的,好汉不吃眼前亏、强龙难压地头蛇,刚才那位是我们县里林县长的独生子,你们在邻县打了他,怕是惹上麻烦了。”

    田鸣有些垂头丧气。他倒也不是害怕挨打,只是跟着领导出来办公事,结果因为自己一时控制不住情绪给领导惹了麻烦,他心里很是诚惶诚恐。

    他有些敬畏地望着彭远征,心里暗暗咒骂自己太冲动。

    “他先动的手。”彭远征淡淡道,环视着周遭七八个恶狠狠的打手。突然遇到这种麻烦事,要说他心里一点也不烦,那是假的。

    而对田鸣今天的冲动,他也未必满意,但他是一个颇有些护短的人——不管怎么说,田鸣都是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他怎么能看着田鸣在自己眼皮底下吃亏。

    民警打量着彭远征,见他虽然年轻却也气度不凡,猜测他也有些来头,就耐着性子低声道,“不管是谁先动的手,反正现在这局面,你们不表示表示是很难过关了——这样,你们道个歉,赔点钱,我去给你们当个和事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

    ……

    男青年是邻县副县长林长河的独生子林陶,以他的性情,今天吃了这么大的亏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但江宁贞皱着柳眉在他旁边说了几句,他这才勉强让了步——让田鸣当面道歉,赔偿两千块钱。

    老民警长出了一口气。走回去向彭远征笑道,“好了,两位老弟,你们过去给林陶道个歉,然后赔两千块钱,这事儿就算完了。”

    ————————

    今天去给老人买墓地,还有些后续事情处理,疲倦不堪,情绪也不是太好,写不了太多,就一更吧。非常抱歉,请诸位容我调整几天情绪,这个周末一定恢复正常的更新,谢谢理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