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章三个条件(第一更)

作者:格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高官最新章节!

    薛怀亦猛然一拍桌子,怒道“李局长,你们公安局的同志们也都看到了——他们聚众滋事,冲击新闻单位,严重干扰我们的办公秩序,这种违法乱纪行为,如果公安局置之不理,会造成多么严重的恶劣影响?”

    彭远征冷笑着争锋相对:“群众只是来抗议,无声地、有秩序的抗议!谁来冲击新闻单位了?打开窗户看看,有一个吵闹喧哗的没有?”

    “你们连续刊登虚假不实新闻,恶意攻击我们基层党委政府,我们走正当程序申诉,你们置之不理,直到现在,也拒不承认错误。你们这又是什么行为?我告诉你们,我们保留诉诸法律程序的权利!”

    彭远征的强势表现,不仅让薛怀亦措手不及,也让李铭然感觉诧异。

    在李铭然的印象中,彭远征是一个低调做人的年轻干部,处事的圆润足以将他性格中的强势一面巧妙地遮掩起来,但这一回,彭远征却是寸土必争、毫不退让,表现得非常张扬。

    “胡扯!你们有什么证据?”薛怀亦又拍案而起。

    彭远征冷笑着将手里的材料扔了过去“证据确凿,你们还要狡辩什么?第一次虚假新闻报道,我们考虑到媒体监督的特殊性,理解你们工作,所以只提出抗议而没有向有关部门申诉,但时隔不久,仅仅一天的时间,你们却又变本加厉,继续炮制虚假报道,误导舆论!”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这一次,我们绝不让步。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们报社不处理,我们会继续向上申诉,市里解决不了,就去省宣,省宣解决不了。那便去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申诉!”

    “放肆!”薛怀亦站不住理,天然有些底气不足,也就只剩下拍桌子和发火咆哮了。

    他心里焦急如焚。心道:江宁贞的江宁贞,你给老子惹下了这么大的麻烦,怎么还不找来援兵?他已经让江宁贞给周市长打电话了,可市里的领导到现在也迟迟不出面。

    李铭然苦笑。“远征同志,你消消气。周部长也别发火,你们二位坐下来好好谈一谈,有什么天大的问题不能和平解决?非要闹得这么大,看看。外边围了这么多的市民在看热闹,无论是对报社还是对云水镇,都是影响不好的嘛!”

    “你错了,李局长。与掌握舆论工具的媒体相比,与市委机关报相比,我们一个乡镇就是弱势群体。为了挽回负面影响,为了还一级党委政府的清白,我们也就只能选择沉默的抗议了!”

    “我们要让市里的广大人民群众知道。媒体杀人不用刀子。这种擅自动用宣传阵地发表不实报道的做法,同样也是一种以权谋私!而同时,恶意攻击一级党委政府,行为之恶劣,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

    “我希望公安机关能秉公执法,公平公开公正地处理。”

    彭远征一口一个“恶意攻击一级党委政府”。把李铭然说得是心惊肉跳,而薛怀亦心里的愤怒和羞恼就更不用提了。如果这顶帽子做实。纵然以他在市里的地位也承受不住。

    李铭然长出了一口气,望着彭远征。脸色复杂,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调解无效,看这局面,也不是他一个分局局长能处理的。想到这里,李铭然就退出去,吩咐下属向市局党委汇报。涉及新安市最大的党报媒体和一个乡镇党委政府,还是让市局出面协调吧。

    就在这时,一个一身黑色皮装、一头披肩长发,身材极为火辣、容貌妖冶妩媚的年轻女子急匆匆、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她一进门就扬手指着彭远征怒斥道“彭远征,你真是疯了,你一个小小的乡镇长,居然无法无天到这种程度!你带人冲击媒体,知道这是什么罪名吗?已经构成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

    “公安局的同志,面对如此性质严重的违法行为,你们还等什么?纳税人供养了你们这些〖警〗察,难道就是让你们过来当和事老或者看热闹的吗?”

    江宁贞声色俱厉,不仅怒斥彭远征,连李铭然也捎带着“骂”上了。

    李铭然眉梢一挑,却见彭远征往前一步,双手抱胸,语含讥讽地道“果然是信口雌黄之辈!开口闭口别人无法无天,且不看看你本人,是不是无法无天。你连续杜撰两篇虚假新闻,对我们镇党委政府构成了污蔑和诽谤,请问你该当何罪?!”

    “你放心,我们一定会依法追究你的法律责任!”

    江宁贞不屑一顾地呸了一声“就凭你?”

    “没错,就凭我!江宁贞,党纪国法高悬,我就看谁能包庇的了你!”

    彭远征淡然冷笑,又上前一步,气势逼人。

    江宁贞冷笑着,却是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李铭然一看双方又有冲突起来的架势,赶紧扭头回来皱眉道“好了,都冷静一点!有问题说问题,不要瞎扯淡!”

    ……

    ……

    过了一会,市局的人也赶来了,但奈何还是无法处置。这种事情,事关一家市级媒体,还有乡镇党委政府,双方各执一词,僵持不下互不相让,公安局的人也不能使用武力强行驱散,只得向市里汇报。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新安区区长顾凯铭和区长助理、区府办主任莫出海赶到。顾凯铭刚从省委党校培训返回区里,接任区委〖书〗记的希望就此幻灭,他的心情非常糟糕。

    就在他的心情极度恶劣的时候,周光力的电话打了过来。听说彭远征带人大闹新安日报社,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现在的彭远征,在他心里本就是一根刺,宋炳南破坏了他的升官大计,他不仅恨上了宋炳南,还捎带着对彭远征非常反感。

    如今彭远征又给他心里添堵,他焉能不怒。

    “褚亮,你带人在这里干什么?聚众滋事,还有没有组织观念?你这个乡镇的副〖书〗记,到底还想不想干了?”顾凯铭站在新安日报社的院中,怒吼着。

    褚亮垂着头躲在了人群背后,可任凭顾凯铭怎么怒斥,他就是不吭一声,保持着异样的沉默。他没有跟区长大人当面顶撞的勇气,但他更不敢在这个关键时刻,扯彭远征的后腿。

    “都回去,赶紧回去!散了!”顾凯铭发了半天的火,却见人群没有离开的迹象,不由勃然大怒。

    莫出海扯了扯他的胳膊,压低声音轻轻道“顾区长,先进去看看情况!”

    顾凯铭拂袖而去。莫出海恶狠狠地瞪了站在人群中的褚亮和几个乡镇干部一眼,也跟了进去。

    见到顾凯铭,薛怀亦长出了一口气。他脸色不好看地起身来大声道“顾区长,看看你们区里的干部,聚众冲击新闻媒体,真是无法无天啊!”

    顾凯铭勉强一笑,向薛怀亦点点头,然后扭头望着彭远征怒道“彭远征,你这是要做什么?煽动群众来报社闹事,给咱们区里丢尽了脸!赶紧带你的人回去,回去之后,马上向区政府做出深刻检讨!关于你的问题,区里会从严处理!”

    “顾区长,首先说明两点,第一,我们不是无理取闹。新安日报社连续刊发不实报道,对我们镇党委政府进行恶意污蔑,我们走了正当的程序进行申诉,但他们置之不理!”

    “第二,我们没有聚众闹事。镇里群众只是来抗议,既无违法违纪,也无高声喧哗,冲击新闻单位这种大帽子,我们戴不起!”

    顾凯铭没想到彭远征当面给了他一个软钉子,心里的怒火升腾着。

    “就算是新闻单位有过错,你们就该来这里闹事?不逐级反映,等候组织处理结果,跑到报社来干扰人家办公,你还有理了不成?”

    顾凯铭冷冷一挥手“我命令你赶紧离开!马上带你的人离开!”

    “离开可以,但我们有三个条件。”彭远征无视了顾凯铭怒火高炽的目光,扭头望着薛怀亦冷冷沉声道“第一,严肃处理当事记者,立即停职查办。我们同时保留向司法机关申诉和向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投诉的权利;第二,新安日报必须要在报纸的显著位置公开向云水镇党委政府道歉,承认两次虚假报道,尽最大可能地挽回负面影响;第三,追究当日负责审稿(书书屋最快更新)的值班总编、部门主任和编办有关人员的责任。”

    薛怀亦见顾凯铭当面赶过来都没有让彭远征“退让”脸上虽然继续笼罩着愤怒之色,但心里却是越来越凝重。

    报社站不住理,他比谁都清楚。如果闹大了,报社肯定要吃亏。只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认输,更无法处理江宁贞。处理江宁贞,就意味着得罪周市长,对他来说,注定是死路一条。

    当然此刻他心里也微微有些后悔,不该纵容江宁贞使小性子,如果他不同意刊发江宁贞那篇纯属宣泄个人私愤的稿子,也就没有今天的事儿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