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章官威很大?(第三更)

作者:格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高官最新章节!

    感谢逍遥£阿布等兄弟的不吝打赏。今晚肯定还有更新的,明天不上班了,就等等吧……章官威很大?

    “倩茹,你今天就跟我回省里吧,咱们姐妹好好聚一聚。”徐筱期待地望着冯倩茹。冯倩茹犹豫了一下,见彭远征没有反对,就笑着道,“也行,我去你那玩两天,等后天远征哥去了,我们再一起回来。”

    见冯倩茹答应下来,徐筱满心欢喜地抱着冯倩茹欢呼了一阵。此来新安,父亲大人交给她的任务全部完成,又能跟闺蜜好好团聚两日,她心里当然是很高兴的。

    两人坐在彭远征办公室的沙发上谈得热火朝天,准备离开新安,直接返回省城。彭远征一边看自己的文件,一边偶尔插上一句话,不多时,季建国的电话打了进来。

    “老季,那边有动静了?”

    “彭镇长,还真别说啊,这仲修伟真是有一套啊。惠丰纺织厂那几个小子招了,承认是他们暗中串联、组织鼓动的工人去堵路,彭镇长,我就说了嘛,这种事情肯定是有人要带头的,没人带头,怎么也闹不起来!”

    “有人带头不稀罕,可想而知。”彭远征淡淡一笑,“关于镇里要关停纺织厂的谣言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据那几个小子说,是从三立毛纺厂那边传过来的,跟一个叫苟崽子的人有关。”季建国压低声音道,“仲修伟要带人去三立毛纺厂抓人,让我和褚书记给拦住了。彭镇长,您看这事儿怎么处理?”

    “你们的意见呢?老季。”彭远征淡然问了一句。心里却道:果然是三立毛纺厂那边做的怪,看来跟那个苟三立有关系啊。

    “我们两个商量了一下,觉得这事儿没有必要再查下去了。就算是查清了有人暗中捣鬼,造了谣煽风点火,又能怎么样?真要动真格的。恐怕会引起不稳定因素。现在纺织厂这帮工人本来就人心惶惶,如果我们再搞‘秋后算账’,会不会再闹出是非来?”

    不能说季建国和褚亮的意见没有道理。而事实上,就在刚才彭远征也是这种态度。但经过了仲修伟的一番“风波”。彭远征突然改变了主意。他现在觉得,利用区里的这根杀威棒,刹刹镇里这股歪风邪气其实也不错。

    动不动就聚众罢工还拥堵国道,如果镇里一味宽容和包容,实际上就成了某种纵容。彭远征来镇里任职才半年,就发生了两起罢工事件。如果不打打压,难保以后不会愈演愈烈。

    想到这里。他倒是感觉,这一回仲修伟反客为主、走向前台对镇里有利。他笑了笑道,“老季啊,我已经跟区局的领导都沟通过了,跟区里领导也汇报了,既然上面同意区局彻查,作为我们镇里,就配合工作吧。”

    “惠丰厂那几个闹事的工头。该依法追究的责任一定要追究责任!让仲修伟按照法律制度来办吧——同时,你们告诉胡进学,如果他再给我闹出事来。如果惠丰厂再有人蹦跶起来,严惩不贷!”

    彭远征的声音骤然变得无比的严肃冷厉,“仲修伟要抓人就让他抓去,但是你们也要跟过去,不能让三立毛纺厂乱起来。派几个人在三立厂盯着,盯紧那个苟三立!”

    彭远征打着电话,却自有一种威势和气势。徐筱扫了彭远征一眼,伏在冯倩茹耳边笑道,“你们家这口子,官威不小呢。我爸一个省委书记。我看都没他派头大。”

    冯倩茹苦笑:“你就别瞎扯了——徐筱,你根本不知道乡镇工作有多难做。我来了这几天,就没见他消停过,天天都在外边跑,不是上面找麻烦、就是下头起乱子,千头万绪。跟个救火队员似的疲于奔命!同时还得到处拉项目、搞建设……你说难不难?”

    徐筱一怔,“这么辛苦吗?”

    她是省委书记的女儿,她记事时,父亲就是县处级的国家部委干部了。而之后,她父亲一路青云直上,又从京城空降到江北省来工作,成为一方诸侯,乡镇干部的境况如何,她还真没有一个具体概念。而事实上,镇长在她眼里可能连“官”都算不上,如果彭远征不是冯家的嫡长孙,“彭镇长”又算什么呢?

    这种话听起来让人不舒服,但现实就是如此。

    “很辛苦啊。家里都说要调他回去,可他总是不听,哎。”冯倩茹轻轻一叹,“他想在基层做事呢,就随他的心意吧。”

    徐筱大眼睛眨了眨,“别担心,倩茹,镇长干上两年,马上就可以干县长区长了嘛。很快的……嗯,说不定你以后还可能是省长夫人。”

    徐筱的话隐含着某种暗示,当然也带有调笑。

    冯倩茹大羞,探手挠起了徐筱的痒痒,徐筱赶紧举手告饶……仲修伟带着区局的人和派出所的民警开着警车,气势汹汹地进了三立毛纺厂。其实未必真是“气势汹汹”,但在表面上是装出了气势。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按照彭远征的吩咐,褚亮和季建国全程陪同,并提前安排几个镇干部进了厂,把三立毛纺厂的老板苟三立给牢牢盯了起来。

    警车呼啸,苟三立心里有鬼,当然就开始发毛。他抓起电话给自己在区里当某局局长的亲戚打了电话,可对方一听说是区局的仲修伟带队,立即就没了电,简单敷衍两句暗示他自求多福吧。

    想从“仲大炮”这里讨人情,岂不是白日做梦?

    仲修伟站在三立毛纺厂的办公楼下,向查英毅使了一个眼色。查英毅立即站在楼下大喊道,“苟三立,苟三立!”

    苟三立屁颠屁颠地从楼里跑下来,身后还跟着镇里的两个干部。褚亮上前一步沉声道,“苟三立,区局的同志来镇里查案,你把苟崽子叫过来。”

    苟三立脸色骤然一变,嗫嚅道,“褚书记,苟崽子辞工走了……”

    褚亮冷笑一声,“别扯淡,苟三立,这位是区局的仲局长,你可是要想清楚,如果欺瞒公安机关,可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仲修伟威势凛然居高临下地望着苟三立,淡漠道,“公安机关办案,你们有配合调查的责任和义务。苟三立,我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去把苟哉给我带来,否则,就只能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了。”

    “听到没有?”仲修伟怒喝一声。

    苟三立嘴角哆嗦了一下,脸色苍白。

    苟哉是本地人,跑了和尚跑不了庙。而且,仲修伟判断这苟哉现在就在厂里,只//最快文字更新无弹窗无广告//是不知道躲在了哪里……冯倩茹本来想回市里收拾下东西,但徐筱觉得没有必要,就直接拉着她上了车,让司机开车直接从云水镇上国道,返回省城。

    至于给徐家老夫人的寿礼,自然有彭远征准备,冯倩茹只是背后嘱咐了彭远征两句,让他多费些心思,不在于东西贵贱,一定要表达出应有的诚意和尊重。

    李雪燕默默地站在走廊上望着彭远征送走了冯倩茹和徐筱两女,转身回了自己的办公室,拨通了自己姐妹——在省委办公厅工作的冷丽丽的电话。

    “丽丽,是我,燕子。”

    电话那头,冷丽丽嘻嘻一笑,“燕子啊,好久不给我打电话了啊。该不会又是有事才想起我来了吧?”

    李雪燕轻轻一笑,“说什么呢?最近我不是忙嘛,再加上前两天感冒发烧,在家养了两天病。对了,真是问你个事儿啊,有辆江北A01868的黑色皇冠车,是不是省里机关的车啊。”

    “江北A01868——黑色皇冠?这是我们办公厅的车啊。”冷丽丽讶然道,“燕子,你咋突然问起了这个?”

    “呵呵,我今天看到有人坐这辆车,是个姓徐的20多岁的女孩。”李雪燕有意无意地笑着说。

    “呀,姓徐?是不是留着短发、眼睛很大、大概有一米六八左右的个头,看起来挺活泼开朗的一个女孩?”冷丽丽的声音“尖细”起来。

    “嗯,跟你说的差不多。”

    “燕子啊,那准是省委徐书记的千金了——徐筱。”冷丽丽压低声音道,“徐筱跑你们那里干嘛?奇怪呀。她在省妇联上班呢。”

    李雪燕倒吸了一口凉气。她本是有些好奇心,所以才打了这个电话。可当她得知今天来的这个女孩竟然是省委书记的女儿时,她心里的震动可想而知。

    徐筱是来找彭远征的未婚妻冯倩茹的,这岂不是意味着彭远征这个未婚妻同样来头极大。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跟省委书记女儿做朋友的人,怎么可能是普通女孩?

    难怪啊……李雪燕心头浮起一层淡淡的失落,神游方外,竟然忘记了还在跟冷丽丽通电话。

    “喂喂喂,燕子!”

    “你不说话我挂了啊?”

    “啊,丽丽,我有些走神了,对不起啊。”李雪燕幽幽一叹。

    那边的冷丽丽本来都要挂电话了,听到李雪燕情绪不高不由追问了一句,“咋了燕子?心情不好?”

    “没事。工作压力太大吧,可能是。”李雪燕勉强笑着,“那就这样吧,我抽空去省城跟你聚聚。或者你直接来新安吧,我请你吃火锅。”

    “有空再说吧。好了,我挂了啊。”(未完待续)RQ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