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章临场反击很漂亮(求推荐票)

作者:格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高官最新章节!

    晚上还有更新。

    234章临场反击很漂亮.

    按照基本常规,彭远征作为目前云水镇的党政主要负责人,同时又是商业街改造扩建项目的主要运作者和推动者,在奠基仪式上的领导席中,应该出现他的身影。

    此外,仪式上也该有他的致辞程序。

    但彭远征不愿意抛头露面,李雪燕无奈,只得当仁不让、自己顶了上去。彭远征是事实上的一把手,而李雪燕则顺理成章地上升为二把手。

    彭远征的这个举动,让镇里干部又是心头一动:这又是彭远征跟郝建年的不同之处了。

    如果是郝建年,这种出头露脸的场合、给自己脸上涂脂抹粉的舞台,他是不会让给下属的。而彭远征则正好相反,在实事上冲锋在前,一力主导:而在很多形式上,则宁愿隐在幕后,而把副职推向前台。

    这种做事上的高调强势与做人上的低调谦和,形成了鲜明的反差,也总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李要燕简单致辞完毕,就大声宣布“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区委〖书〗记秦凤同志作重要讲话。”

    掌声自然是热烈的。这种场合下,这种掌声一般不是冲秦凤而是冲秦凤的职务来的。

    秦凤其实没有讲话的思想准备,但她人在现场,顾凯铭就不合适出头了:只能是她来代表在场领导和区委区政府,发表“重要指示”。

    秦凤微笑着走上前来,修长的身材、优雅的气质、美貌的容颜,瞬间成为场上的焦点。她环视众人,声音仍旧是不疾不徐清淡柔和,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在她这种温和的口吻下,隐藏着一颗多么强势的心。

    “尊敬的黄柏承董事长、企业界的朋友们、同志们:今天是云水镇商业街改造扩建项目的奠基启动仪式,仪式的举行,意味着这个项目已经进入实质性的建设阶段。首先,我代表区委区政府,对各位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对这个项目的实施建设表示热烈的祝贺!”

    说到这里,待众人鼓了鼓掌,她又话锋一转,淡淡道“过去的几年中,在区委区政府的领导下,云水镇的各项工作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也暴露出一些问题。比如发展的不协调和不均衡的问题有的村太富、而有的村则太穷,有人太富而有人太穷,两极分化比较严重:再比如头重脚轻的问题乡镇经济发达,而农业、社会管理及社会综治工作相对比较薄弱。”

    “上述问题,都需要云水镇现任的党政领导班子团结带领全镇干部群众,努力工作,扎实进取一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不能经济搞上去了,但其他方面却不尽如人意。区委衡量一个乡镇的工作,考察评价一个干部的素质,不仅要看经济数据和项目建设,还要看综合指标,更要看群众的口碑。”

    “一条腿走路是不行的,正如一个干部光有工作能力、没有政治素质和品德修养,是无法让组织上信赖和委以重任的。必须要全面发展…

    秦凤的话让在场很多官员和企业界人士感觉有些诧异,听出子些许不同的味道。

    这种活动上的领导讲话无非是套路性的,讲讲成绩展望一下未来,如此而已。但秦凤居然在这种场合上,肆无忌惮地谈起了问题和短板。

    问题不是不能谈,只是这种场合不适合谈。秦凤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身居高位,焉能不懂这一点,只能说明她是有意识的。

    顾凯铭的脸色微微有些阴沉,而彭远征站在一旁,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他觉得秦凤真是有些过分了,这样过度的“挑衅”和无理搅三分,太失一个区委〖书〗记的身份和风度。

    有必要这样吗?

    李雪燕捏着红色的议程表,眉头紧皱。

    秦凤没有讲话稿,基本上凭现场发挥。她的口才倒是不错,逻辑有条不紊,但“思路”却太离谱…

    李雪燕有些担心地回头望了彭远征一眼,见他神色沉静,向她摇了摇头,就长出了一口气,耐着性子等秦凤讲完。当然,不等、不耐心,也不行。

    秦凤洋洋洒洒讲了大概有三四分钟的样子,等她讲完退场的时候,李雪燕突然发现彭远征向这边走了过来,向她使了一个眼色。

    李雪燕马上就反应过来,彭远征这是要讲话了。本来下一个议程是贵宾代表信杰企业集团董事长黄柏承讲话,但李雪燕临时改成了由彭远征致辞。

    严格说起来,这其实有些不伦不类了,彭远征的致辞应该放在领导讲话的前面。但事出突然,临时“插播“李雪燕也就顾不上许多了。

    “下面,请云水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彭远征同志致辞。”

    李雪燕的话一出口,本来已经做好讲话准备的黄柏承一怔,脚步又收了回去,但面色却是保持不变。

    他是老奸巨猾之人,自然明白彭远征临时更改议程,肯定另有“主张”。

    而在场众人也显然觉得有些意外,没有想到云水镇竟然把“地主的致辞”放在了区委〖书〗记讲话的后面这大概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彭远征这个年轻镇长的不按常理出牌?

    彭远征大步走了上去,没有讲话稿,完全是即席发言。

    他先向领导席鞠躬,然后又向嘉宾观礼席致意,定了定神才朗声道“首先我代表云水镇党政领导班子,向各位领导、企业界朋友和各兄弟乡镇领导、施工单位领导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和最诚挚的感谢!”

    还没有等现场响起掌声,彭远征又语速极快地接着道“正如刚才秦〖书〗记在讲话中指出的那样,现在的云水镇存在头重脚轻的发展弊病。

    乡镇企业比较发达,经济总量比较大,但社会综治和各项管理还存在一定的差距。比如镇容镇貌,完全不与全市工业强镇和明星乡镇的称号相匹配。”

    “我们党政领导班子,已经认识到这个问题,并再三开会达成共识,要争取利用一到三年的时间,彻底扭转和解决这个问题。前不久我在向顾区长做工作汇报时也说过,我们下一步的工作重点,要从经济工作逐步转向社会管理方面过渡,在着力建设具有江北特色的现代化小城镇、提高群众生活水平和公共福利待遇上,下功夫做文章。”

    “简而言之,就是要让人民群众共享经济发展带来的果实。而商业街改造扩建这个项目,其出发点和落脚点就在于此。我在这里向各位领导和朋友们汇报一下,根据我们的建设方案和总体目标,商业街改造扩建及其相关基础设施项目完工以后,我们脚下所在的这片区域将成为新云水镇最繁荣最美观的商业区和居住区,我们的目的不仅是改造一条街道,而是构建一个综合系统工程,由此辐射全镇如果一年以后,大家再来云水镇,就会发现云水镇的面貌将焕然一新!”

    “我们在镇容镇貌和公共福利上加大投入通过商业运作实现资源的整合配置不仅有利于云水镇的发展,还将为全市、全区的城市化进程作出积极的贡献。我在这里郑重发出邀请,请在场的领导和朋友们一年之后再来云水镇检查指导工作,你们将看到一个发达、美丽、宜居的现代化小城镇!谢谢大家!”

    现场掌声雷动。彭远征微笑着鞠躬下台。

    彭远征的话显然是针对秦凤的讲话的,顾凯铭和莫出海等人听得心头舒畅,而秦凤的脸色则稍稍有些异样。但尽管心里不舒服,却又挑不出毛病来。纵然是她,也不得不服气彭远征这个人真的是很不简单,他能顺着她的话茬“变废为宝”三言两语之间就消弭了各种负面效应,这种随机应变和逻辑辨析能力,绝不是普通干部所能具备的。

    在有些时候,彭远征带给秦凤的感觉就不是一个年轻人,而是一个“老油条”。

    可彭远征表现得越“完美”和“抢眼”她心里就越〖兴〗奋,越有跟彭远征“斗一斗”的劲头儿。

    李雪鼻笑吟吟地走上前来,抓起话筒大声道“鞭炮齐鸣一下面,请区委区政府领导和各位嘉宾为云水镇中心商业街改造扩建工程进行奠基!”

    奠基仪式总共不到中个小时就结束了。按照惯例,活动举办方要请到场领导和嘉宾吃饭。事实上奠基仪式结束也就基本上中午口点了,正好是午餐的点,纵然是出于礼貌也要管一顿饭吧。

    李雪燕匆匆跑过来,伏在彭远征耳边轻轻道“远征,中午的饭安排好了,你得问问他们留不留!之前,莫主任给我说,顾区长中午有事不留下了。但今天的情况比较特殊,秦凤在这,如果秦凤留下,恐怕他也得留下。”

    “另外,是不是给他们准备一点纪念品?”

    彭远征沉吟了一下,低低道“嗯,我去问问他们,尽量挽留吧,不留咱也没办法。至于纪念品,还是算了吧,没有必要再huā这种冤枉钱了。”

    李雪燕点点头,又道“胡进学说中午的饭他们负责,但是我考虑到,咱们是政府行为,不适合让企业出钱,就没有同意。”

    “不能让企业负担。再说几桌饭也huā不了多少钱,镇娶不是有那个小金库嘛,就从里面列支就是。”

    彭远征淡淡一笑,挥了挥手。他突然想起了镇里的小金库,一个额外的念头也就随之产生。

    李雪燕跑回去安排饭,彭远征则大步上前,拦住了想要上车离开的信杰企业集团董丰长黄柏承和黄大龙父子。

    “远征啊,我们就先回去了,等你有空的时候,去黄伯伯家里玩。”黄柏承哈哈笑着。黄大龙则嘿嘿一笑,拍了拍彭远征的肩膀,

    “哥们,有空找你喝酒啊!“彭远征没有理会黄大龙,向黄柏承笑道“黄伯伯,中午我们设下便宴,想请您和几位区领导赏光吃个便饭,不知您肯赏光不?”

    黄柏承一怔,犹豫了一下。

    他中午虽然没有场合,但年纪大了,精力跟不上,中午不想应酬想要午休。可他心里明白,彭远征之所以首先邀请他,不仅是给他面子,还因为区里那两位主官也要看他的面子。

    只要他留下,秦凤和顾凯铭八成也会留下相陪。

    想到这里,黄柏承笑了笑“好,黄伯伯就给你捧捧场。不过我可事先说好了,我血压高血糖高血脂稠,不喝酒,顶多喝一点葡萄酒。”

    “那没问题,您哪怕是喝杯茶水,也是对我们工作的大力支持。”彭远征笑着。

    而那一头,秦凤和顾凯铭扫了这边一眼,见黄柏承又扭头走了回来,猜出是要留下吃饭。顾凯铭没有犹豫,立即决定留下相陪,顺便也谈谈项目合作的事情。

    至于秦凤,则微微有些犹豫。她中午本来想去参加一个亲戚的小

    孩满月酒宴。但想了想,她还是决定留下。

    想到这里,秦凤向沈玉兰招了招手“玉兰。”

    沈玉兰赶鼻凑了过来“秦〖书〗记!”

    “玉兰,你一会让司机去新安大饭店帮我随个份子,我表弟的孩子满月。”秦凤压低声音说着,从随身的包里取出200块钱来。

    沈玉兰一听如此,就知道秦凤要留下了。不过,领导的事情,轮不到她来说三道四,她不敢怠慢,立即答应下来,跑去找秦凤的司机,让他立即开车去市里帮秦凤办事。

    “大龙,很久没见宋果了,他最近干嘛去了?”彭远征跟黄大龙并肩走过来,小声问了一句。

    黄大龙叹了口气道“去江南了。我妹妹在江南拍戏,他过去陪她了。”

    彭远征皱了皱眉“宋果跟你妹妹有戏吗?如果没戏的话,大龙,我们还是劝劝他,迷途知返吧。说实话,你妹妹不适合宋果。宋果啊,其实应该找一个贤妻良母型的。”

    “或者,小家碧玉型的也成。”彭远征又追加了一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