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章借力造势(第六更)

作者:格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高官最新章节!

    198章借力造势(第六更)

    198章借力造势黄大龙和宋果的偶然到来、适逢其会,让已经有几分醉意的彭远征心头一动,暗暗起了一个心思。

    他虽然是重生者,阅历足够丰富,但这具20多岁的青年身子里犹自涌动着青春的激情——人生难得几回醉,今天尽兴,他倒也敞开了心胸。

    他清澈而淡然的目光从醉意朦胧的黄河和莫书屏身上扫过,嘴角轻轻一抽,拿定了主意——不如趁热打铁,彻底拿下这两人,再逼一逼郝建年,同时也为自己下一步的掌控局面造造声势。

    他比谁都清楚,在现实的体制环境中,要想做事必须首先要掌权。手里无权,做事就是一句空话。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只有架空郝建年,才能毫无掣肘地做事。

    否则,有郝建年这么一颗巨大的钉子在背后盯着,他就算是心思再缜密也总会有百密一疏的时候,一旦让郝建年抓住机会反戈一击,代价将是极其惨痛的。

    他是一个手段果决、当机立断的人,既然拿定了主意那就不再拖泥带水。

    他笑了笑,环视众人朗声道,“同志们,正式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咱们市里最大的民营企业集团信杰企业的少老板,著名的青年企业家黄大龙先生。下一步,我们镇里做的商业街改造扩建项目,黄大龙先生的信杰企业将参与竞标,很有可能将成为我们的合作者!”

    彭远征的话音一落,李雪燕等副职们就开始鼓掌。

    黄大龙嘿嘿笑着站起身大模大样地抱拳道,“各位云水镇的领导不要这么客气,鄙人跟彭镇长是铁哥们,远征的工作我不支持谁支持?我在这里表个态,哪怕是赔本亏损,这个项目我们信杰企业也做了!所以,竞标的时候,还请各位领导开开绿灯·哈哈!”

    众人都笑了起来,贾亮则跟了一句,“彭镇长,既然黄总这么仗义·信杰企业的实力又非常雄厚,我看就不如不搞竞标了,直接跟信杰企业合作。”

    吴明犷和施萍也附和着点头微笑,“就是,就是。”

    黄河则目光复杂地凝视着黄大龙,又悄然扫一眼彭远征,他没有想到·彭远征会有黄大龙这种财大气粗的朋友,难怪他一开始就要搞招商引资有恃无恐!

    这个年轻镇长的能量越来越深不可测了。莫书屏丰腴的脸蛋微红,目光也在彭远征的身上逡巡着。

    “那可不行。必须要竞标,而且过程要公开、公平公正,这是项目建设的规范要求。今后我们镇里的项目建设还会有很多,招投标制度必须要构建起来,避免暗箱操作就能避免决策失误——而且,商业街的项目·不仅有信杰企业,还有我们镇里的惠丰集团。胡进学前两天跟我说过,他们是本地企业·有责任也有能力为家乡建设出一把力彭远征笑着挥了挥手。

    黄大龙大咧咧又不屑一顾地道,“胡进学的惠丰?他们不行!跟我们争,惠丰还差太远!”

    惠丰集团无论是在云水镇、还是在新安区,都是数得着的大企业,实力很强。但与信杰企业相比,还是差得太远。惠丰集团顶多是在新安市本地有影响力,而信杰企业早已走出新安,走向全省和全国,最近更是刚刚融资上市,明年还要争取在香港借壳上市。

    况且·信杰企业是惠丰集团的大主顾,如果失去了信杰企业的支持,惠丰的效益和利润会缩水五成以上。

    彭远征扫了黄大龙一眼,淡然一笑道,“我们就一个商业街改造扩建,还需要多大的实力?惠丰集团的实力足够了。”

    黄大龙还待要说什么·却见彭远征已经转过头去开始介绍宋果,就闭住了嘴。

    “这位是宋果,江北大学历史系的副教授,省里著名的年轻学者,是我最好的朋友。”彭远征拍着宋果的肩膀道。

    宋果没有起身,只是淡然微笑向众人点点头,神态很是矜持。

    这么年轻的副教授当然令人惊讶,但副教授的身份与黄大龙财阀少当家的身份还是差太多。虽然,众人听了虽然也颔首鼓掌,却也没真正把宋果放在眼里。

    但彭远征接下来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立即让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眼中陡然而生几分敬畏。

    “呵呵,宋果是市委组织部宋炳南宋部长的公子。”彭远征的声音并不大,但话一出口,落入大家的耳中却如同惊雷。

    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新安市核心领导层的大领导之一。宋炳南这个名字,这些乡镇干部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是一尊大神,高高在上仰望都很困难的大神——而眼这个年轻人,竟然是宋部长的公子!

    包房里顿时沉默了下来,黄河等人的目光凝结,脸色陡然涨红。而李雪燕刚刚夹起一筷子菜,还没有往嘴里放,突然听到这个话,也呆滞了一下。

    此时此刻,有人震惊,有人艳羡,当然更多的是恍然大悟。难怪彭镇长刚来就这么强势,毫不畏惧郝建年,原来背后站着的是宋部长!以往,镇里很多干部都在猜测彭远征的背景,却是没有想到“来头”居然这么大!

    宋果很意外,怔怔地望着彭远征。以往的时候,不论大小场合,彭远征都尽力避讳暴露于他们宋家的关系,而今天却直接捅开了这层窗户纸!为什么?

    宋果的目光微微有些闪烁。

    但对他来说,这层窗户纸的捅破是他乐意看到的,他的父亲宋炳南其实也是乐意看到的。宋炳南很乐意成为彭远征在新安市的“后台”,因为这样将直接促进宋家和京城冯家的友好密切关系。

    又是一轮热情的寒暄和欢饮。宋果的身份被揭破,除了李雪燕之外,在场众人都挨个来向他敬酒,哪怕是早已不胜酒力的莫书屏,也强撑着换上啤酒,主动跟宋果喝了一杯酒。

    因为彭远征的关系,宋果都没有驳众人的面子,虽然浅尝辄止,但一轮下来,也喝了两杯白酒。

    宋果虽然给了面子,但骨子里那股清高是怎么遮掩都遮掩不住的。况且几个副科级的乡镇干部在他眼里也着实不算什么,能虚与委蛇对他来说,也是冲着彭远征的面子。

    要不是看在彭远征的面子上,以他的性格,根本懒得跟一些陌生人虚伪寒暄,说着一些他不愿意说、平时也很少说的客套话。

    李雪燕的心情很复杂。她是高干子女,因为出身所以眼光很不凡,她从宋果的言行举止中看出了他的某种不耐烦,更看出了他对彭远征的若隐若现的“逢迎”。虽然“逢迎”这个词用在宋果身上,让人感觉很滑稽,但确实就是这么一种感觉。

    李雪燕对彭远征的身世背景有过深入细致的了解。她本来以为,彭远征能有今日,一方面是他个人的天分、才华和努力促成,另一方面则是高层领导的赏识提拔——现在看来,这个高层领导基本上就是宋部长了。但,领导的赏识跟与领导关系不一般完全是两个概念,而彭远征和宋果之间的关系,绝不寻常。

    一念及此,李雪燕心里除了震惊之外,更多的是复杂的失落——她觉得面前的彭远征居然是这么的陌生,两人明明近在咫尺,朝夕相处,却如同隔着天遥地远!

    耳边满是欢声笑语,李雪燕的情绪却变得低沉和压抑。她慢慢垂下头去,纤细的手指轻轻交叉着,心里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她想哭,却哭不出来;想痛痛快快地大醉一场暂时忘却这些伤怀和烦恼,却又担心会丢了自己领导干部的体面。

    坐在她旁边的莫书屏并没有注意到李雪燕的异样,却回头去与黄河交换了一个坚定的眼神。宋果的出现,让两人马上意识到,这场“郝彭之争”的结果不难预料了——郝建年虽然是区委常委,但与宋炳南的赫赫权势没法比,组织部长管干部,郝建年怎么敢跟宋部长对上?

    而再为郝建年当打手冲锋在前,吃亏的将是自己。

    既然如此,他们立即决定转方向——-彻底抛弃郝建年,投向彭远征。

    官场之上,没有永远的对手,只有永远的利益。无论从哪个角度看,继续跟彭远征“唱对台戏”,都不符合他们的政治利益,他们还怎么会飞蛾扑火?

    想到这里,黄河和莫书屏一起站起身来,端着酒杯走过去谦卑地笑道,“彭镇长,我们两个一起,再敬领导一杯酒!”

    在很多时候,有些话是不需要说到嘴头上的。黄河和莫书屏的行动足以说明了一切。

    彭远征笑了笑,也起身来跟两人碰了碰杯,道:“来,我们干这一杯!喝过这杯酒,我们就都向前看,时间久了,你们就会知道我彭远征是怎样的一个人,无论如何,我不会吃独食,更不会对不住朋友!”

    彭远征的话说到后面就比较直白,声音也压低了下来。

    黄河和莫书屏赶紧恭谨地低低道,“谢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