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章天翻地覆了!

作者:格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高官最新章节!

    067章天翻地覆了!

    “魏参谋,孟副市长请你进去,你出了门往左拐,第一个办公室就是孟副市长的办公室。”

    “谢谢。”魏明珖跟孟强的秘书握了握手,然后迈着标准的军人步伐,转身出了市府办秘书科的办公室。

    在孟强的办公室门口,魏明珖顿了顿,然后叩响了门。

    “来。”

    随着一个沉稳有力的“来”字,魏明珖推门而入,大步进去,在距离孟强办公桌三米处立正打了一个敬礼,然后朗声道,“孟市长,我是××集团军司令部作训处参谋魏明珖,我受我们参谋长冯伯林将军的委托,特来给孟市长下个请柬。”

    孟强眉梢一挑,霍然起身讶然道,“冯伯林将军?”

    魏明珖点点头,走过去,双手递过烫金的请柬。

    孟强接过展开一看,目光顿时一凝,嘴角起了细微的抽动,脸色非常震惊——请柬上赫然写着:送呈孟军、孟强阁下台启,今设薄宴……恭请阖家光临。国家计委冯伯涛、××集团军冯伯林。

    孟强是副厅级干部,怎么可能不知道冯伯涛是国家计委的副主任,高配的正部级领导干部,而冯伯林贵为少将,也相当于省部级干部。两个省部级干部突然驾临新安市,又突然要请自己和哥哥孟军吃饭,这让孟强一时间摸不清方向。

    更重要的是,孟强知道冯伯涛兄弟是中央冯老的儿子,尤其是冯伯林,是京城冯家的长子,第二代的话事人,这种身份何等尊贵,怎么……孟强心潮起伏,抬头望着魏明珖,但魏明珖也没有给他留出问话的时间来,又啪地打了一个敬礼,扭头离去。

    ……

    ……

    不管原因为何,孟强和孟军兄弟俩都不敢失约,京城冯家人邀请,两位省部级干部一起出面,孟强无论如何也不能不给面子。而且,他们不仅自己来了,还真的按照请柬上的“要求”,带着各自的老婆赶到新安大酒店。

    孟军因为是生意人,穿得就较为随便一些,黑色的翻毛领皮夹克,还带着一顶鸭舌帽,深蓝色的牛仔裤,满面红光,一看就是商人。

    而他的老婆胡莉莉就更不用说了,90年代的暴发户啥样子她就啥样子,浑身珠光宝气,浓妆艳抹,还披着一条裘毛披风。

    而孟强是政府官员,自然是标准的领导装束,黑色呢子大衣,深色西裤,皮鞋锃亮。至于张美琪,则也专门打扮了一番,穿上了一身深灰色的套装。

    在新安大酒店门口,孟军停下脚步,望着弟弟孟强犹豫道,“老二,平白无故素昧平生的,这冯家的人怎么要请我们吃饭?你说说看,是不是骗子?”

    孟强摇了摇头,“不会。看看情况再说吧。”

    兄弟夫妻四人进了新安大酒店的大堂,一身崭新戎装的魏明珖带着两个警卫战士早已等候多时了。魏明珖笑着迎了上来,一边向孟强打了个敬礼,一边道,“孟市长,冯主任和冯参谋长在三楼的302房间等候!”

    “孟市长,孟总,请随我来!”

    说完,魏明珖转身率先领路。

    魏明珖推开302房间的门,就笑着让在了一侧。

    孟强和孟军兄弟两个抬眼往里望去,只见里面端坐着两个容貌有些相似的中年男子,一个面容严肃气度沉稳,一个身穿军装肩膀上的一颗将星熠熠闪光。

    不,还不止两人。孟强眼角的余光很快就发现,在包房的另一个角落,还有两女一男,两女像是一对母女,而男的则是他们眼里不屑一顾的彭家的野种,妹妹孟霖生的儿子彭远征。

    孟强脸色一变,脚步就停滞下来。而孟军则心里咯噔一声,心道这小子怎么在这里?

    冯伯涛和冯伯林对视一眼,缓缓起身来。冯伯林上前一步,淡淡道,“孟副市长和孟总吧,请进请进。我是××集团军的冯伯林,这位是我大哥冯伯涛,在国家计委工作!”

    孟强这个时候也顾不上考虑彭远征的问题了,他满脸堆笑上前恭谨地跟冯伯林和冯伯涛握手寒暄,“您好,冯主任,冯参谋长!”

    孟军也跟着过来跟冯家兄弟握手见礼。

    冯伯涛淡淡一笑,“请坐吧,不要客气,来,大家都坐。远征,你也过来。”

    冯伯涛的这句“远征”让孟强脑袋嗡地一声,而他的老婆张美琪则用一种极其不可思议地目光盯着彭远征,脸色很是难看。

    待众人分宾主坐下,坐了主位的冯伯涛笑笑,“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夫人宋予珍,在国家农委工作。这是我的女儿冯倩茹,在京华大学历史系读书。这——”

    冯伯涛扬手指着坐在宋予珍身边神色镇定从容的彭远征顿了顿道,“这是我的侄子,远征,你们的外甥,想必你们也都认识。”

    孟家兄弟夫妻四人顿时如过电击,愣在了那里。纵然是孟强这种官场上沉浮多年的官员,也有些大惊失色。

    侄子?怎么可能?!

    冯伯涛向冯伯林使了一个眼色,冯伯林接过话茬大声道,“远征的父亲,就是我在战争年代失散的二哥,冯家的二子,远征就是冯家的亲孙子,失散了这么多年,如今骨肉团聚,二哥却已不在人世,想起来令人伤感啊……”

    “这一次,二嫂出了车祸,我和大哥赶过来,准备把二哥的骨灰带回京城,同时也让二嫂去京里疗养一段时间。临走之前呢,我和大哥特备薄宴,感谢你们这么多年来对二嫂和远征母子的照顾!”

    这话从冯伯林嘴里说出来,虽然一字字一句句都是感谢的客套话,但听到孟家人耳中,却成了某种愤怒和嘲讽,几乎是兴师问罪的拷问!

    孟强和孟军兄弟两个脸色涨红,嘴唇哆嗦着,一句话也说不出口来。

    这些年他们孟家是怎么对待彭远征母子的,只能用冷漠和蔑视来形容。两家十多年不来往,以至于机械厂孟霖的同事都很少有知道她竟然还有个当副市长的哥哥。

    张美琪脸色煞白,深深低垂着,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彭远征竟然乌鸡变凤凰摇身一变成了京城最顶尖豪门的红三代、太子爷!她之前口口声声的“彭家的小野种”,身上流淌着的血脉比他们高贵上千倍万倍!

    这个时候,张美琪就算是弱智,也不难明白,她的哥哥和侄子,为什么会栽倒在彭远征的手上了。

    一时间,张美琪觉得天旋地转,天翻地覆了!

    冯伯林扫了孟家四人一眼,眼眸中的寒光一闪而逝。他转头望着彭远征,点点头道,“远征,你说句话,敬你两位舅舅一杯酒!”

    C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