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7章 遗言

作者:欧阳逸夏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重生娘子在种田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倾世邪凰:癫狂太子宠妖妃最新章节!

    杀了他?

    德阳迷茫的看着他,他气力衰竭,狼狈的躺在杂货之中,被雨水冲散的胭脂水粉泼了他一身,染污了他明黄的龙袍。他再不似当初那般英姿勃发,总是在晨光之中,温柔浅笑的望着她,唤她“青凰”,或是“公主殿下”。

    眼前模糊一片,泪水不自禁的往下掉,明明知道他目光虚晃看不真切,她还是强忍着不愿掉落,只是那泪水不受控制,如断了线的珠子般,不断的滑下脸颊。

    当初是想杀了他,恨到极致时,只想不顾一切闯进宫里杀了他,依仗着他对她的感情,她知道他不会杀她,可是她也很清楚她杀不了他,除了出卖自己。

    然后呢?

    与他一同赴死?

    她的家国怎么办?她的子民怎么办?她大凰朝的千年基业怎么办?

    说到底,她终究是个狠心的人!

    一边流着泪水,一边不着边际的想着,直到他再次开口:“不敢吗?”

    一句问话将她惊醒,她竟不知他在问什么。

    似是要激怒她般,他略带嘲讽的笑道:“大凰朝的德阳公主没杀过人吗?呵,现在装什么柔弱?你双手沾的血都可染透京都的千丈绫罗,现在倒是拿不住剑了?”

    德阳目光微垂,问鼎在他手中微微颤着,他的手青筋直冒,可见是用尽了力气。这柄剑陪伴他多年,他向来挥舞如意,现在连举着它都费尽气力了么?

    她不想开口,一旦开口,她必然哽咽,就算她心中伤痛,也不愿让他知晓。

    他终是难以为继,只得缓缓放下剑,将名剑问鼎随意的扔到她脚边,又缓了两口气息,才无奈的笑了笑:“给你一个亲手报仇的机会,你为何不肯动手?我秦子月半生兵戈铁马,纵横于世,如今落得这般凄惨地步,竟是输给一个女人……”

    原先的泪水还未干涸,她脸颊一热,泪水再度滑落,顺着小巧精致的下巴,与雨水一同溅落在地。

    “青凰,我不是输给形势,也没有输给夏侯永离……”秦子月再次缓缓抬眸,盯着雨幕中那模糊的身影,努力想看清她的脸庞,“我只是输给了你!”

    输了你,又输了心,一败涂地……

    秦子月说完,唇畔逸出一抹苦笑,明明知道她不再爱他,她过来,只是想看着他慢慢咽气,为何还要说这些话?为何还要把自己千疮百孔的心挖出来给她看?

    “我母亲有陵,在秦家祖坟。”秦子月的心越跳越慢,胸口窒闷难耐,他知大限已到,那些话索性不提,只简单的道,“父亲的骨灰还未及送达,他生前甚是看重你,若你念着他的忠心,还请帮我送他去我母亲身侧……至于我,想必你早已恨透,便随了你的心意,挫骨扬灰罢了……”

    秦子月的声音越来越低,气力难继,还是坚持着说完最后一句,便阖了双眸。

    德阳再也忍不住,终是捂着嘴,呜咽出声。

    秦子月浑身僵硬,动也不动,似是听到,又似是不曾听到,只是阖上的眼皮微微动了下。

    德阳死死捂着嘴,不肯再露丝毫声响,只是泪水已滂沱而下。

    她再记不得他对她的狠,唯有最初相见之时,后宫之中百花齐放,月色皎洁,他如一道月华,倾刻间印入心底。

    初见之时,何曾想过,今日会是这般光景,又何曾想过,他的遗言竟是要她挫骨扬灰!

    明明是他输了,他交还了她的家国,为什么她如此痛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