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篇】08章:幸福

作者:清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腹黑太子天降萌妃最新章节!

    因为昨夜睡的太晚,上官轻儿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升的老高了。

    她懒懒的转个身,打算赖一会床再起来。结果一转身,发生身边居然还有人。

    上官轻儿一愣,猛的睁开眼睛,对上了一双含笑的温柔凤眸,当即愣在那里。

    夏瑾寒好笑的看着上官轻儿的反应,轻声道,“怎么了,醒来看到我,有这么惊讶吗?”

    上官轻儿眨了眨眼睛,半响才问,“你不用早朝么?还是下了早朝回来了?”现在还没这么迟吧?上官轻儿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应该还是挺早的,他怎么……

    她很是不解。

    夏瑾寒捏了捏她的脸道,“怎么,就不许我偷偷懒?”

    “你,你也会偷懒么?”成亲这么多年,登基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见他偷懒过了?上官轻儿表示非常怀疑。

    夏瑾寒在她头上敲了一下,笑道,“我偷懒,你用的着这么惊讶?”

    “当然。”上官轻儿摸了摸被敲疼的额头,嘟起嘴道,“咱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你偷懒不去早朝的次数屈指可数,做皇帝之后,就更少了。”

    夏瑾寒想了想,好像也是,在宫里的时候,他一般都很按时去早朝,很少会有偷懒的时候。点点头道,“好像也是,那你喜欢我偷懒还是不喜欢?”

    “当然喜欢啊……”上官轻儿黏上夏瑾寒,在他怀里蹭了蹭,呢喃道,“一觉醒来能看到你真好。”

    天亮了,一睁开眼睛就能看到自己心爱的人,对平常百姓来说并不是难事,但是对上官轻儿来说却比登天还难。夏瑾寒是太子的时候,就必须每天按时早朝,在边疆的时候,他经常要去了解敌情,在雾谷的时候,他要在雾谷和虞城之间两边跑,也没有多少时间能睡懒觉。如今做了皇帝,想要偷懒就更难了。

    所以,上官轻儿醒来能看到夏瑾寒,真的觉得很幸福。

    夏瑾寒心中一动,恍然觉得,自己似乎太拼命工作了,连陪心爱的人一起起床的机会都被剥夺了。外人都说他勤政,对待国家大事,从来都不会懈怠,但就是因为这样,他才连陪着上官轻儿好好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抱紧怀里的小女人,他亲吻着她的长发,柔声道,“你喜欢,我以后经常陪你。”

    上官轻儿抬起头,在夏瑾寒唇边亲了亲,满足的笑道,“傻瓜,你现在的身份不一样,可不能总是偷懒。”

    他能有这份心,她就满足了。

    只是,说完,上官轻儿就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低头在被窝里寻找着,急急忙忙的道,“小凌呢?”

    天哪,他们中间不是还有小包子吗?怎么,怎么……

    小凌会不会被她给压扁了啊?那小东西就这么小小的一团,她怎么睡着睡着就跑夏瑾寒怀里来了。

    上官轻儿紧张的寻找着,那样子,让夏瑾寒忍不住笑了出来,“小凌被我抱到里边去了,你急什么?”

    上官轻儿往身后一看,果然,儿子就躺在自己身后,似乎睡得很香,嘴角还带着微笑。

    “呼……吓死我了。”上官轻儿抹了一把虚汗,再一次躺倒夏瑾寒怀里,埋首在他的胸口道,“你什么时候把他抱走的?都不说一声。”

    “天亮的时候。”夏瑾寒低头,在上官轻儿唇边轻吻着,“还是喜欢抱着你睡,你不在怀里,总觉得少了什么。”

    上官轻儿脸色微红,笑着推开他,“好啦,儿子在呢,别动手动脚的。”

    “他睡着了。”夏瑾寒咬住上官轻儿的嘴,抱紧她,变开始肆意的亲吻起来。

    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昨天他不在宫里,她和儿子又出了事情,他早就恨不得像现在这样狠狠的亲吻他,让自己空虚的心得到满足了。

    上官轻儿半推半就的靠在夏瑾寒怀里,小心翼翼的回应着,努力的让自己分神去留意身后的小凌,不让自己沉醉进去。万一儿子醒来,看到这一幕就不好了……

    心惊胆战的亲吻结束,上官轻儿和夏瑾寒都气喘吁吁,意犹未尽,恨不得再做点儿什么。

    这个时候,一直被忽略的小凌终于幽幽转醒,打个呵欠,睁开双眼,笑眯眯的看着身边的爹娘,甜甜的叫着,“爹,娘,早啊……”

    上官轻儿慌忙推开夏瑾寒,转身对儿子笑道,“早,宝贝,昨晚睡得好么?”

    小凌笑嘻嘻的蹭到上官轻儿怀里,“好,在爹爹和娘亲身边,最幸福了。”

    那以后爹娘都跟你一起睡,直到你长大了。上官轻儿这一句话,差点儿脱口而出,身后传来了夏瑾寒的咳嗽声,她才恍然清醒过来。

    想要每天都被儿子一起睡,那绝对是不可能的,身后那男人就是饿狼一只,要是跟整天都跟儿子一起睡,他肯定会很不满,指不准还会在儿子前面做些什么,她才不要呢。

    所以,她只能委屈一下儿子了……

    “饿不饿?起来吃早点吧。”上官轻儿赶紧打住,改口说道。

    “好。”小凌起身,伸了个懒腰,似乎心情很好。

    这天上午,夏瑾寒丢下了国家大事,留在东宫陪上官轻儿和小凌。

    上午早膳过后,他们一家三口手牵手的在御花园里散步,散步回来之后,夏瑾寒亲自教小凌写字,给小凌讲解每个字的写法和分解,小凌难得跟夏瑾寒亲近,自然是很认真的学,一整天都很投入。

    上官轻儿则是在一边看着他们父子两教学,安静的给他们研磨,累了就出去拿一碟水果,一盘点心,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幸福满溢。

    “再写一次你的名字和你娘的名字给我看看。”迎着灿烂的阳光,夏瑾寒一身白色的长袍,站在夏凌身边,声音轻柔的说道。

    “好。”夏凌认真的点头,小手握紧了毛笔,低着头一笔一划的写着。阳光下,他娇嫩的脸肥肥的,黝黑的双眼里写满了认真,专心致志。

    上官轻儿端了一杯热茶送到夏瑾寒手上,笑道,“喝杯茶吧。”

    夏瑾寒接过茶杯,一手揽住上官轻儿的腰,笑道,“嗯,谢谢老婆。”

    上官轻儿脸一红,娇嗔的看他一眼,“就你嘴巴甜。”

    “甜不甜,不是只有你能尝到么?”夏瑾寒靠在上官轻儿耳边,声音轻柔,带着几分调情的味道,让上官轻儿的脸色越发的通红起来。

    而夏瑾寒看到上官轻儿泛红的小脸,忍不住低头亲了亲上官轻儿的小嘴,在他唇边轻咬了一口,然后用沙哑的声音问,“甜么?”

    “你……”上官轻儿瞪大了双眼,红着脸瞪夏瑾寒,想发作,却又怕惊动了儿子,敢怒不敢言的样子,直把小脸憋的更红了。

    而某个罪魁祸首却是得意的笑着,仙人般的容颜,因为笑容,看起来光芒万丈,帅气逼人,让上官轻儿看着都快窒息了。

    夏凌似乎没看到这两个无良爹娘的恩爱,只是低着头认真的写字,上官轻儿和夏瑾寒依靠在一起,看着儿子认真的样子,两人都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幸福其实就是这么简单,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不管做什么都是幸福的。要是还能有一个孩子一起,一家人过着简单平静的生活,就比什么都要美好。

    爱情,到了一定的时候,就会演变成亲情,而亲情不比爱情浓烈,不像爱情深刻,它温和的就像是空气,却不可或缺,比爱情更耐人寻味,更让人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夏瑾寒和上官轻儿在一起十多年了,两人坎坎坷坷,经历了各种磨难,能有今日的平淡,实属不易。

    所以上官轻儿才更加珍惜这样美好的日子,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安逸和美好。

    “爹爹,写好了。”夏凌抬起头,对上官轻儿和夏瑾寒轻笑着,放下了手中的笔。

    夏瑾寒来到书桌前,看着那白纸上一排排整齐了许多的字,满意的点点头,“有进步,明天休息一天吧。”

    有了上次的经历,听到夏瑾寒的夸赞和奖励,夏凌也不敢高兴的太早,只是用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夏瑾寒,一副宠辱不惊的样子,回答,“谢谢爹爹。”

    “呵呵,这一次是真的了。”夏瑾寒摸了摸夏凌的小脑袋,爽朗的笑了起来。

    夏凌这才双眼发光的看着夏瑾寒,一把抱住夏瑾寒的大腿蹭了蹭,亲昵的叫道。“爹爹最好了,夏凌好爱爹爹。”

    “哈哈……”夏凌的话,逗得夏瑾寒忍不住笑了起来,能听到儿子这么一句话,值得了,他也终于明白,有时候对孩子管的松一点,让孩子多一点快乐,会让自己和孩子都活的轻松一些。

    这一天,难得的陪在上官轻儿和夏凌身边,夏瑾寒感受到了多年来难得的轻松和自在。

    他决定,今后不管多忙,多累,都一定要多抽时间陪陪妻儿,他是皇帝,却也是人,总是有感情,有血有肉的,国家大事再重要,也比不上家人重要。

    ……

    夏日的午后,上官轻儿懒懒的躺在凤翔宫内的凉亭里,凉风吹来,带着淡淡的花香,沁人心脾,舒适无比。

    她手里捧着一本书,慢慢的看着,许是这样的环境太过舒适,看着看着,她就睡着了。

    直到,一阵熟悉悦耳的铃铛声响起,上官轻儿蹙眉,然后猛地睁开了眼睛。

    一张妖孽般的俊脸,突然在面前放大,上官轻儿伸手一推,将那张人神共愤的脸推开,从软榻上坐起来,伸了个懒腰,道,“九哥哥,你怎么来了?柳家的小公主居然跟丢了你?”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明知道慕容莲最讨厌那个跟屁虫,偏偏上官轻儿每次都要提起,慕容莲的脸色一变,双手用力捏住上官轻儿的脸颊,咬牙切齿道,“死丫头,你不提那个死女人会死吗?该死的,难得来看看你,就不能让我开心一点?”

    上官轻儿吃疼,手忙脚乱的将慕容莲的爪子拍掉,揉了揉自己被捏疼的脸,一脸怨气的回答,“谁叫你每次来都鬼鬼祟祟的吓唬人呢,看看,我的脸又因为你受伤了,我总要报仇的不是?”

    “切,你报仇?上次为了救你儿子,害我被那个跟屁虫追了三天三夜,今天早上才把她甩掉,就立刻来找你了,你还跟我提她,简直是不让我好过。”

    慕容莲说着,推了推上官轻儿,道,“睡过去一点,我跑了三天三夜,累死了,让我睡会儿。”

    慕容莲说完,不等上官轻儿动作,就直接将她推到一边,然后直接在她身边躺下,深呼吸,道,“我睡觉,别吵我。”

    上官轻儿嘴角抽了抽,无语的看着他,“你就不怕那公主找来?”

    “她跑了三天,早上的时候已经倒下,被她的护卫带走了,好困,丫头,帮我看着,那死女人要是来了,帮我挡一挡。”慕容莲打了个呵欠,然后闭上眼睛,就在上官轻儿身边睡着了。

    上官轻儿无语望天,虽然这凉亭外面没有别人,但是跟别国的皇帝一起躺在一张榻上,终究是不好,她起身,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将被子盖在慕容莲身上,低估道,“这么一个大美人整日追着你跑,你该开心才是,整天跑什么呢,真是不懂怜香惜玉。”

    说完,看着慕容莲那张妖孽般,漂亮的让人想要犯罪的脸,道,“也难怪那小公主这么喜欢你,简直就是个妖孽,不知道多少人都中了你的毒。”

    慕容莲闻言,突然睁开眼睛瞪了上官轻儿一眼,道,“我再毒,还不是毒不过你?”

    上官轻儿一时语塞,被憋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一个下午,慕容莲躺在软榻上睡觉,上官轻儿就坐在边上看书,真的没有吵他,就这么安静的守着。

    傍晚时分,果然如慕容莲说的那样,柳芳芳杀到凤翔宫来了。

    上官轻儿将凉亭四周的帷帐放下,懒懒的走出了凉亭。

    夕阳的余晖打在凤翔宫正殿的琉璃瓦上,红红的,反射出了刺眼的光芒。风带着一股热气,伴随花香,让人变得越发的疲惫慵懒起来。

    “让开,让开,我要见你们皇后娘娘。”一道有些娇嫩动听的声音传来。

    “抱歉小公主,娘娘在休息,不许任何人打扰。”这是梨花万年不变的淡漠回答。

    上官庆伟闻声望去,只见院子的入口处,一身杏色长裙的娇小女子,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梨花,低声哀求道“梨花姐姐,拜托你了,让我见见皇后娘娘吧,我保证不会太久的。”

    当然不会太久,因为她的目的是慕容莲,只要慕容莲不在,她马上就离开。

    梨花完全不为所动,“抱歉,娘娘有令,任何人不得打扰她休息,小公主请回。”

    “梨花姐姐,求求你了,呜呜……”女子见梨花不答应,简直要哭出来了,那委屈的样子,让上官轻儿觉得有些好笑,便上前道,“许久不见了,什么风把小公主吹来了?”

    “啊,娘娘……”看到上官轻儿,柳芳芳委屈的脸立刻放晴,一脸欣喜的冲到上官轻儿身边,笑眯眯的道,“芳芳参见娘娘,给娘娘请安。”

    “小公主不必客气。”上官轻儿抬手,淡雅的笑着。

    柳芳芳站起来,一双大眼睛在四周扫视了一眼,没有发现那熟悉的红色身影,当即有些怀疑,有些失望,对上官轻儿道,“冒昧来打扰娘娘,是芳芳失礼了,还望娘娘见谅。”

    上官轻儿笑了笑,懒懒的道,“小公主太见外了,不知公主今儿来我凤翔宫,可是有事?嗯,我也好写日子没出宫找曦儿聊天了,正觉得没人陪我,闷着你,小公主来的刚好,不知可否陪我聊聊天,解解闷?”

    柳芳芳的脸色微变,开始有些不情愿,她急着要去找慕容莲呢,要是迟了,那家伙又要走远了,她怕是很难找到他。

    但是转念一想,哥哥曾告诉她,慕容莲一直喜欢上官轻儿,而且执念很深,似乎除了上官轻儿,别的女人都入不了他的眼。或许,她可以跟上官轻儿学习一下?

    这么想着,她立刻笑眯眯的对上官轻儿道,“当然可以啊,能陪娘娘您聊天,是芳芳的荣幸。”

    “嗯,那咱们去正殿里坐下来慢慢聊吧。”上官轻儿笑着,对梨花道,“梨花,去准备些点心,泡一壶好茶上来,本宫要陪小公主好好聊聊。”

    “是,娘娘。”梨花领命下去,而上官轻儿则是亲热的拉着柳芳芳的手,回到了正殿,开始跟她扯一些有的没的。

    凉亭里,慕容莲看着上官轻儿远去的身影,再一次躺下,闭上眼睛,嘴角勾起,低声念了一句,“好丫头,算你有点儿良心,也不枉我这么远跑来看你。”

    说罢,他再一次沉睡了过去。

    ------题外话------

    不管再忙,也要抽时间好好陪陪家人哦,马上就是中秋节了,清溯提前祝大家中秋快乐,团团圆圆,(*^__^*)……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