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澜篇】19章:幸福结局(2)精

作者:清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腹黑太子天降萌妃最新章节!

    白澜开着车,一路上都没说一句话,表情认真专注。

    一直回到了沈潇潇的小租房,沈潇潇才感觉到白澜的不对劲。

    打开门的那一刻,白澜已经站立不住,她慌忙扶住他,紧张的问,“你怎么了?”

    白澜靠在她的怀里,沈潇潇才发现,他居然一身的冷汗,身体虚弱的几乎无法站立。

    “白澜,白澜,你怎么了?”沈潇潇慌了,关上门,扶着白澜在房间里躺下,紧张的坐在床前,“白澜,你别吓我。”

    白澜睁开迷蒙的双眼看着沈潇潇,语气淡漠却有些虚弱,“我没事,就是累了。”

    “那,那你好好休息,我去给你做饭。”沈潇潇听到他疲惫的声音,才放心了一些。

    “好。”白澜点头,闭上眼睛,不再看沈潇潇,身体的异样,让他感觉很不舒服,这一刻,他只想闭上眼睛,安静的沉睡。

    只是,他想睡觉,却根本睡不着,身体像是有一把火在狠狠的燃烧着他,让他坐立难安,即便躺着也就觉得浑身难受。

    白澜辗转反侧,在床上翻滚着,迷糊间,感觉似乎回到千百年前的那一天。那个时候,他被洛兰下了药,然后意乱情迷间,就跟她发生了关系。

    他想起了今天在别墅里,那个女人房间里的气味和那一支点燃的香烟,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不安。

    他的身体本来是很强健,曾经长期被药物浸泡的身体,可谓是百毒不侵。但,那也是在他身体的免疫力完好的情况下。今天为了带沈潇潇离开那个房间,他不得已动用了还未修炼成熟的金蚕蛊,导致体质急速下降,要不是他之前长期练功,身体比较好的话,怕是带着沈潇潇出了别墅之后,就会倒下了。

    勉强撑着身体回到租房,却是刚好让原本可以被化解的毒气在身体有了可趁之机,所以,如今他怕是已经中毒了……

    金蚕蛊是白澜在年轻的时候炼制出来的,他寄居在白澜的身体里,有着很强的生命力和适应能力。来到现代之后,这个世界没有武功,白澜的身体恢复了正常之后,内力和功力也全部消失了,按理说,这样的情况下,金蚕蛊是完全没有用武之地的。

    但,白澜在警局的秘密基地训练的时候,发现金蚕蛊还在他的身体里,似乎也在随着这里的环境变化也发生着变化,他努力的寻找着规律,试图将金蚕蛊留住。而金蚕蛊本身,要是不能适应这个时代,就会彻底消失在他的身体里,那东西在他的身体里存在了上千年,早已经跟他的血液融为了一体,经过白澜的努力,才终于再一次恢复了活力。

    只是,如今的金蚕蛊还在适应期,就像当初上官轻儿刚开始拥有金蚕蛊的时候一样,没有练成的时候,每一次使用都会耗费很大的体力和精神力,导致身体素质急剧下降。

    白澜一开始还以为自己只是单纯的体力消耗,休息一会就没事,如今身体的感觉告诉他,那个房间绝对有问题。

    他咬着牙,心知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他必须趁着自己还有意识,将这毒给解了,否则……

    白澜起身,想要离开房间,去找冷水泡一泡,让自己保持清醒。但他还没坐起来,就从床上滚下去了……

    “砰……”重物落地的声音,惊动了外面正在忙碌的沈潇潇。

    “白澜,你怎么了?”沈潇潇被那声音吓到,急忙打开房门进来,结果一进来就看到白澜掉在了地上,她大吃一惊,急忙起身去扶他,“白澜,你没事吧?”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白澜扶到了床上,白澜面红耳赤,目光迷蒙的看着沈潇潇,“出去,别进来。”

    沈潇潇不明白的看着他,“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告诉我,我去给你买药。”

    “出去。”白澜闭上眼睛,沈潇潇身上淡淡的味道,以及她娇柔的握住了他的手的小手,都在挑战着他的忍耐力。

    他可以因为冲动亲吻她,但却不能因为药物,强迫了她。

    或许,他心里是喜欢她的,不然也不会这么紧张她。但就算要发生点什么,他也希望是在彼此清醒,而且心甘情愿的情况下。如今这样,他害怕会伤害了她。

    “你说什么呢?你都这样了,我怎么能出去?”沈潇潇看到白澜难受的样子,一颗心都提了起来,咬着嘴唇,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发现他的温度高的有些吓人。

    她慌了,不知所措的道,“好烫,你是不是发烧了?要不,我送你去医院看看吧?这样下去会出事的。”

    凉凉的手掌触碰到白澜额头的时候,白澜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强忍着的**,差一点就要崩溃。但他明白,自己不能乱来,沈潇潇是个善良的女孩,他不能伤害她。

    强忍着身体爆发出来的不适,他粗喘着摇头,“沈潇潇,你出去,我不想伤害你。”

    “你说什么?”白澜的声音太小,沈潇潇根本听不清楚,她低头靠近他,想要听清楚他的话。

    但她不知道,正在拼命挣扎的白澜,根本抵挡不住她这个时候的靠近和触碰。

    她俯身的时候,身上淡淡的香味扑面而来,狠狠的冲击着白澜的神经,他的隐忍在这一刻,变得那样的无力。

    几乎是本能的伸出手,将身上那娇柔的身体抱住,白澜一个快速的翻身,将沈潇潇压在身下,不管三七二十一低头,直接吻上了沈潇潇娇艳的双唇。

    沈潇潇甚至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感觉唇边一暖,随即,白澜痴狂的亲吻,就让她红了脸颊,一颗心,疯狂的跳动着,整个人云里雾里的,头脑一片空白。

    白澜的吻由疯狂变得缠绵,一点一滴的侵袭着,让沈潇潇几乎喘不过气来。

    不仅如此,他原本抱着她的双手,也开始变得不安分,从她的背后,慢慢往前,在她的胸口处流连着,不多时就探进了她的衣服里。

    陌生的触感,让沈潇潇打了一个激灵,有些迷茫的睁开眼睛,看着白澜痴狂的模样,心跳都要停止了。

    白澜的样子,很不对劲,他似乎,似乎……

    一个很可怕的念头在沈潇潇的头脑里浮现,让她整个人都僵住了。

    细想白澜回到屋子之后的变化,她几乎可以肯定,白澜怕是,怕是……中春药了……

    天哪!

    沈潇潇的心脏疯狂的跳动着,整个人都傻掉了。

    怎么办,她要怎么办?早知道刚刚就听他的话,出去了。

    如今,她根本就逃不掉了啊。

    白澜的热吻从她的脸上慢慢往下,落在了她的脖子,她的胸口,让她浑身一阵颤抖。

    沈潇潇突然意识到,要是继续这么下去,他们……

    她的眼神变得有些深邃起来,看着白澜疯狂的样子,心中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在蔓延着。她必须承认,她很喜欢这个有时候傻乎乎,有时候又很聪明很腹黑的男人,可是,他呢?

    他从没说过喜欢她,哪怕是今天她一再的逼迫他,也不曾说出口。他会不会跟唐悦说的那样,心里有别人呢?

    沈潇潇并不害怕将自己给他,她害怕的是,自己付出了一切之后,却不能完全的拥有他。这个人,来的时候像是一阵风一般,离开的时候,会不会也那样悄无声息呢?

    她咬着嘴唇,感觉自己的衣服被扯开,身体也燃起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她明白,有些话,现在不该问,却不得不问,不问清楚,她不能安心。

    “白澜……”她张嘴,双手捧起他的脑袋,看到他通红的脸和痴迷的眼神,心也颤抖了一下。

    “我是谁?”她看着他琥珀色的双眸,轻声的问他。

    白澜眨了眨眼睛,看着身下那个熟悉的女孩,呼吸急促的回答,“沈潇潇。”

    “你喜欢我吗?”她睁大了眼睛,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白澜眉头微蹙,撑起自己的身体,手落在她的小脸上,没有任何犹豫的回答,“喜欢。”

    “爱我吗?”沈潇潇继续问。

    白澜似乎清醒了一些,捂着自己的额头,有些难受的道,“对不起,我不想伤害你,你先出去吧。”

    沈潇潇眼中的失望一闪而过,拿开他挡住了眼睛的手,望进他那双干净的眼睛,认真的问,“不爱我是吗?”

    “我不知道。潇潇,我不想伤害你。”白澜深呼吸,想要离沈潇潇远一点,不料沈潇潇居然抱着他不肯松手。

    “如果你爱我,就不是伤害我。”她的语气很坚决。

    白澜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沈潇潇会这么回答。脑子有些不清醒的他,听到这话也突然明白了什么,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她,半响才颤抖着问,“你不后悔吗?”

    “你不是说要跟我一起住新房子,跟我一起生活吗?如果你爱我,我还有什么好后悔的?”沈潇潇咬着嘴唇,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在抖动。

    她觉得今天的自己似乎太大胆了一点,但是她知道,错过了今天,她跟这个男人,怕是会一直不温不火的相处下去,就他的性子,即便喜欢她,也肯定不会随便开口说出来。一直拖拖拉拉的下去,他有这个耐心,她可没有。

    就像钟月华说的那样,他身边有的是女人想要得到他,这个人,太优秀,不管身在何处,永远都是人们眼中的焦点,她必须将他看紧了,而今晚或许就是最好的机会,不然她今后怎么能安心?

    白澜没想到沈潇潇会这么回答,呆呆的看着身下目光坚定,面颊泛红的女子,他的心脏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

    急促的呼吸,打在她的脸上,让沈潇潇的脸色变得越发的通红起来,白澜的心也变得无比柔软起来。

    他没想到,沈潇潇居然会这么说。他以为,她并不喜欢自己,因为每次他对她亲密的时候,她似乎都会生气,他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他自己都不太明白对她是什么感情,更不敢奢望她会接受自己了,没想到……

    “潇潇,你真的愿意吗?”他不敢相信的看着沈潇潇,身体的变化,让他的脸色也越发的通红起来。

    “你憋死算了。”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是只会说这些话,沈潇潇顿时感到一阵无法言喻的挫败感。这个男人向来闷骚,她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他,罢了,他不肯说就算了。

    白澜一愣,看到沈潇潇生气的样子,嘴角溢出一抹笑容,或许,他明白她的心意了,既然如此,他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

    白澜轻轻吻着她的小嘴,声音淡漠却带着几分笑意,“我憋死了,你不就要守寡了?”

    沈潇潇失笑,“我还没嫁给你呢,守什么寡!”

    “很快就会嫁给我了,沈潇潇……我会对你负责到底,我一定会给你幸福,相信我……”白澜低声的呢喃着,炽热的吻在她的唇边蔓延着,炽热的手掌落在她白皙的肌肤上,让她的身子开始一阵控制不住的战栗。

    没有更多的誓言,他的行动,因为药物的关系,变得自然而又轻快,沈潇潇痴迷的看着那张过分漂亮的脸,总觉得这一切有些不真实。

    他的亲吻,那样轻柔,他的手,那样温暖,他的爱,没有言语,却表达的淋漓尽致。

    沈潇潇觉得,这个一刻是那么的幸福,在他的温柔中,她的身体和内心慢慢沉沦,幸福来的这么突然,几乎让她措手不及。

    她紧闭这双眼,无声的回应白澜的痴狂和温柔,在他的狂热下,也慢慢的燃烧了自己。

    疼痛来袭的时候,沈潇潇感觉自己似乎从天堂掉到了地狱。

    她表情痛苦的看着身上赤果的男人,咬着嘴唇,额头上满是汗水,声音满是痛苦,“白澜,好痛……”

    “嗯……”白澜的脸色也很是难看,似乎在极力隐忍什么,听到沈潇潇说痛,他又不敢乱动,只能忍着。豆大的汗珠从他的身上落下,沈潇潇这才发现,白澜似乎比她还要难受。

    这一刻,她突然想笑,也真笑了出来,“扑哧……”

    “笑什么?”不是说很痛吗?她还笑的出来。白澜有些无语。

    沈潇潇忍着不适,笑道,“我一直以为,男女床笫之欢是很快乐的事,为什么现在我们都是这个表情呢?”

    白澜嘴角抽了抽,低头含住她的小嘴,声音低沉,沙哑,“嗯,因为现在还没正式开始,很快你就觉得快乐了。”

    沈潇潇闻言,一张脸立刻红到了脖子根,随着白澜轻柔的动作,她呼吸急促,疼痛慢慢褪去,一种奇妙的感觉,蔓延至全身……

    ……

    第二天一早,沈潇潇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居然已经是中午了。

    她迷茫的睁开眼睛,看着这个熟悉的房间,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

    挪了挪身子,她倒吸了一口冷气,下身传来的疼痛,让她头脑瞬间清醒过来,昨夜的画面在脑海中浮现,她的脸再次变得通红。

    扭头,本想看看身侧的男人醒了没有,却对上了一双琥珀色的温柔眼眸。

    沈潇潇有些尴尬的别开视线,气恼的骂道,“你早就醒了?”

    “有一会儿了。”白澜声音沙哑的回答,手依然紧搂着她的腰,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

    沈潇潇感觉有一道炽热的视线一直落在自己的脸上,她再次抬起头,红着脸问,“你看我做什么?”

    “想看。”简单的回答,有一种让人抓狂的味道的。

    “不准看。”他的眼神,总给她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白澜轻笑,“好,不看。”

    沈潇潇坐起来,感觉全身的骨头都像是散架了一般,动一下都觉得难受不已,想起昨晚她几次求饶,白澜都不理会,她就气不打一处来,瞪着身侧同样坐起来了的白澜,没好气的道,“都是你的错,我现在这样,怎么出去见人啊?”

    “那就不要出去了。”有力的大手,揽住她纤细的腰,白澜从身后靠在她的肩膀上,性感的薄唇亲吻着她的肩膀,“潇潇,身子舒服点了吗?”

    “不舒服,一点都不舒服,难受死了。”沈潇潇气呼呼的说着,拿手去推白澜,却被他抓住了。

    “我昨晚有给你上药,我看看好些了没有。”白澜说着,就掀开了被子,打算查看沈潇潇的身体。

    沈潇潇的脸色顿时由红转绿,生气的推开他,叫道,“喂,你干嘛呢?别动手动脚的。”

    “我就看看你好了没有。”白澜一脸无辜的看着沈潇潇,继续扯开被子不依不挠的要去查看一番才安心。

    沈潇潇不停的挣扎着,骂道,“流氓,你走开,不准碰我,喂,把被子给我。”

    “乖,别乱动……”白澜耐心的劝说着,圈住她的身子,嘴角勾起,露出一抹奸计得逞的笑容。

    一个小时后……

    “呜呜……白澜你个大色狼,你滚开,滚开,呜呜,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了……”

    “乖,别哭了,真的是最后一次了。”白澜心疼的吻着她脸上的泪水,心里有些后悔自己的不节制,都把沈潇潇折腾哭了。可是,初尝雨露的他,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所以……这到底真的是最后一次呢,还是真的最后一次呢?

    ------题外话------

    \(^o^)/~……潇潇被扑倒咯,哇咔咔……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