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澜篇】09章:新生,初遇(1)

作者:清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腹黑太子天降萌妃最新章节!

    a市,一家小型博物馆中,正是下午关门下班的时间。

    结果了为期一周的会展义工生活,沈潇潇,一边伸着懒腰,一边走出了展馆,打算关门走人。

    出了门,突然发现自己把包包丢在里面了,眼看太阳就要下山,博物馆里面的员工都走光,里面阴森森的,有些吓人。

    但是,自己明天开始就要回去上班了,东西自然是不能留在里面的。

    打开门,沈潇潇再次踏进了博物馆,来到自己放东西的柜子前,将包包拿出来,然后急急忙忙的就要出去。

    却在这个时候,身后一处展览千年文物的地方,传来了一阵轻微的物体落地声。

    她的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硬,然后鼓起勇气,告诉自己,没事没事,这个世界上才不会有什么鬼,一切都是自己的心理作用。

    一定是那边有什么东西没放好,掉下来了,她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心却跳的有些快。即便一再提醒自己,不要怕,不要怕,什么都不会有的,却还是止不住的害怕着。

    拐过一个弯,前面突然传来了一道微弱的蓝光,沈潇潇眨了眨眼睛,屏住呼吸,呆呆的站在原地,死死的盯着那一处,生怕那里会跑出一个什么怪物来。

    沈潇潇等了半天,只感觉那光芒慢慢的褪去了,然后,一切恢复平静,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她松了一口气,深呼吸,自言自语道,“我就说不会有什么的,疑神疑鬼的。”

    谁知,她话音刚落,前面就突然有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随即,一个有着一头花白长发的人的脸,突然就闯进了她的视线。

    “啊!”沈潇潇被吓得退后了两步,然后在看清那个人的长相之后,又努力的冷静下来,虽然长了一头白发,但,那是人的脸不是么?而且长得这么好看,肯定不是鬼吧?就算是鬼,这么好看的鬼,也不是谁都能见到的。

    当然,最重要的是她听说,今天博物馆门口有cosplay的表演,其中一个白头发的coser特别的帅,简直是天上有地上无的类型。

    当时她在屋里面值班,不能出去看,听朋友说了,心中还一直遗憾没有亲眼看到那样的绝世大帅哥。( 平南)

    所以,当看到眼前那个一头白发,一身白色打底的袍子,配着一件蓝色马甲的男子的时候,本能的就将他跟今天朋友说的那个coser联系到了一起,心中的畏惧,也就瞬间烟消云散了。

    她有些害怕的上前两步,一双眼睛认真的看着那个男人。

    他除了一头花白及膝的长头发之外,还穿了一身古装,屋子里的灯光有些暗,远远的看去,他的脸白皙无比,不知道是化妆的效果太好了,还是他本身就皮肤很好,从沈潇潇的地方看去,竟看不出他是化了妆的,没有厚重的眼影和唇彩,却能将他那张脸描绘的宛如神祗,美得惊心动魄。

    只是,他是玩完了cos之后无聊了,跑来这里睡懒觉的么?那眼神,怎么看上去跟没睡醒似得?脸上一脸迷茫,没有表情的呆萌样子,简直萌到爆啊有木有?

    重点是,这人的美瞳,居然是琥珀色的,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眼睛,简直就像是童话里走出来的。

    沈潇潇一步步的靠近,在男人前面一米的地方,停下,然后一脸花痴的笑着问,“请问,能给我签个名吗?”

    “嗯?”男子歪了歪头,一双琥珀色的眸子眨了眨,似乎有些不解。

    他先是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然后目光落在沈潇潇的身上,在看到沈潇潇的装着时,好看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沈潇潇有些不解的眨了眨眼睛,心想,他这是什么表情?怎么她好像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嫌弃?

    难道是自己穿的太土了吗?用得着这么嫌弃吗?

    沈潇潇低头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只是一件简单的浅紫色的背心裙,裙摆不长不短,在膝盖上边一点的位置,属于不保守也不暴露的标准类型。

    她记得她第一次穿这条裙子的时候,大家都说很好看,很适合她的气质呢,怎么这个男人这么嫌弃?

    她想不通,干脆直接问了出来,“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呢?我的衣服,有问题吗?”

    “伤风败俗,世风日下,朗朗乾坤,姑娘穿成这样出来,未免太过作贱自己了。”男子好看的薄唇微微蠕动,吐出了淡漠冰冷,甚至带着鄙视的话语。

    沈潇潇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一脸看怪物的样子看着这个美丽的不真实的男人,咽了一口口水,努力平息自己涌起来的怒火,不停的告诉自己,这个人是玩cos走火入魔了,千万不能跟他一般计较。

    深呼吸,沈潇潇挤出一抹笑容,道,“我说,这位先生,现在是二十一世纪啊,什么伤风败俗啊?难不成,大夏天的,还要穿成你这样啊?又不是包粽子。”最后一句话,她说的很小声,但其中抱怨和鄙视的意味也很浓。

    男子微微眯起眼睛,低着头,似乎在想什么,好一会才抬起头问沈潇潇,“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a市的地方博物馆,你跑来这里睡觉,难道连这里是哪里都不知道么?”沈潇潇有些汗颜的看着这个男人,总觉得,这个人长得好看的有些过头了,但是脑子却怎么好使。

    上天果然是公平的,给了他这么一张男女莫辨,迷倒万千少女的脸,却给了他一个弱智的头脑,嗯,很公平。她心里顿时觉得平衡多了。

    “a市?博物馆?”他迷茫的看着眼前这个女子,因为她是弯着腰低着头的说话的,领口处微微敞开,胸口处雪白的肌肤,一览无余。

    他的脸顿时一阵通红,低头,移开视线,深呼吸,道,“姑娘,请自重。”

    “噗……”沈潇潇原本还觉得这个人呆萌的可爱,那迷茫的小眼神就让她着迷了一把,没想到憋了半天,就来了这么一句话,气得她险些吐血。

    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心情,沈潇潇双手叉腰,一本正经的道,“拜托,这位先生,我哪里不自重了?莫名其妙,这里已经打烊关门了,你快起来离开这里吧。明天周末,这里休息,要不是我落了东西在这里,特地跑回来拿,你怕是要在这里住几天,出不去了。”

    说着,她撇撇嘴,转身就往外边走。

    而坐在地上的男子,也就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我们的祖师爷白澜,有些不解的看着沈潇潇的身影,她雪白的手臂和简单束起的马尾,以及身上那太过暴露的衣服,无不让白澜面红耳赤,心跳也变得不正常了。

    他有些费力的从地上站起来,手抵在胸口,感受着那强烈跳动的心脏,突然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他在做梦吗?他怎么会有心跳,有呼吸,有体温?

    白澜低着头,沉思着,努力的想要理清自己出现在这个地方的原因,但他的记忆混乱,只隐隐约约记得上官轻儿,记得夏瑾寒,记得夏凌,记得——洛烟,然后,很多事情都支离破碎,记得不完整,让他感觉有些头疼。

    上官轻儿曾经跟他说起过另一个世界的事情,说这里有汽车,飞机,电视,冰箱,空调,还有手机电脑和各种神奇的高科技。虽然,他还没见过那些东西。他当初听的时候,只觉得这个世界很不可思议,没想到有一天,他也会来到这里。

    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白澜往前走了几步,打量着这个跟方盒子一样的建筑,只觉得华丽的有些不像样,很不适应。

    他还不敢确定,自己是不是到了上官轻儿说过的那个世界,但他可以肯定的是,他真的活过来了,就像个普通人一样,活过来了。

    他答应过上官轻儿,不管在何处,都要好好的生活下去,所以,他在这个地方,一定要努力的适应。因为他明白,他怕是永远都回不去那个世界,永远都见不到那些人了。

    心,有些沉重,混乱的记忆,在脑海里浮沉,让他感觉有些难受。

    在门外等了许久也不见有人出来的沈潇潇,看了看时间,有些不耐烦的推门进来,看着站在那里发呆的白澜,闷闷的道,“这位先生,你要是喜欢这里,可以周日过来看,现在我要关门了。请你先出来吧。”

    白澜眨了眨眼睛,目光在沈潇潇的脸上扫过,而后别开脸,低着头,大步的走了出去。

    夕阳红红的,从西边洒落在这一片空地上,白澜有些不适应的看着眼前这一片铺着奇怪的地砖的地板,和旁边修剪的十分整齐的树木,以及不远处的公路上,正在奔跑的,颜色各异的盒子……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陌生,连空气,都有些沉闷,叫人喘息不过来。

    沈潇潇将大门锁好,自顾自的去将钥匙交到门卫处,接着就慢慢的往前走,来到公路边,打算坐公车回租房休息。

    她是一家普通上市公司的会计,这些日子,公司装修,放了十天假期,她不想去旅游,刚好这里的博物馆招收义工,她就来了。

    十天已经过了八天,她回去之后,休息两天,调整一下状态,周一就又要开始忙碌的上班了。

    出来工作已经一年多,大学毕业后,一直留在a市,没有回老家,对于这样忙碌奔波的日子,她也早已经习惯。

    等公车的人不多,但前一趟车似乎刚走,所以需要等的时间比较长。

    沈潇潇有些无聊的坐在一边等待着,突然眼前一暗,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她的面前。

    沈潇潇眨了眨眼睛,看着眼前这个一身古装,一头白色长发,美得不像样的男人,

    白澜也低着头看沈潇潇,然后看着看着,脸就红了,道,“以后不要穿这么少出来。”

    沈潇潇嘴角抽了抽,问,“为什么?”她穿多少出来,跟他有关系吗?而且,她的裙子已经不短了好吧?

    “大家都在看你。”白澜憋出了这么一句,就挡在了沈潇潇跟前,不让那边男人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

    沈潇潇朝着白澜说的方向看去,只觉得一头黑线,那人哪里是因为她穿的少而看她啊,那表情,分明是因为她跟这么一个男人在一块,而在用异样的眼神看她好么?敢情是把跟这个怪物走在一块儿的她,也当成怪物看了吧?

    沈潇潇的脸色有些阴沉,低着头,有些郁闷的道,“他们那是在看你好不好?”

    白澜眨了眨眼睛,才发现自己的装着跟那几个男人的完全不一样,当即有些脸红,道,“为何看我?”

    “你也不看看你穿的是什么衣服,不看你看谁啊?”沈潇潇白了他一眼,就差没加一句白痴了。

    白澜被这么一说,竟是憋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确实感觉到了,他跟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格格不入,完全就是一个另类。

    他低着头,心中有些难受,但他知道,他初来乍到,什么都是要慢慢学习的,他现在就像是新生儿,什么都不会。

    这么想着,她感觉舒服了一些,对沈潇潇道,“我知道了。”

    沈潇潇看到白澜的脸色有些难看,心中也有些自责,她似乎把话说重了?

    于是又道,“你也别难过了,回去把这衣服换了,把假发丢掉就没事了。”

    这个时候,刚好公车开过来了,沈潇潇站起来,对白澜道,“车来了,我要走了,再见。”

    白澜愣了愣,看着沈潇潇跟着人群,上了那辆有好几个轮子的大大的铁盒,犹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喂,这位先生,你还没投币。”车上的司机看到这么一个衣着怪异的高大身影上来,当即一脸怪异的神情看着他,出言提醒。

    “投币?”白澜迷茫的看着司机,又看了看沈潇潇,“投什么币?”

    沈潇潇嘴角抽了抽,见白澜在看着自己,有些郁闷的问,“你没有零钱吗?”

    白澜很老实的点头,“我没钱。”

    沈潇潇对着天空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见司机也在看自己,顿时觉得自己是倒霉透顶了,居然招惹了这么一个傻不拉几的男人,还是个穷光蛋。

    她从包里拿出两块钱零钱,投到了里面,然后对白澜道,“好了,不用还了。”

    白澜点点头,有些呆愣的道,“哦……”

    沈潇潇找了一个位子坐下,看着白澜站在她身边,一身古装,被车上的人不停的用眼神yy的样子,只觉得有些头疼。

    不过没更让她头疼的还在后头。

    过了两个站之后,有一群放学的女大学生从下面上来,一上来,就看到了一身独特装扮,美得不食人间烟火的白澜,那些女生们一个个惊艳的看着他,拿出手机开始“咔咔咔”的拍照。

    有个大胆的,还挤到白澜身边,用膜拜的双眼看着他,甚至有几个打扮的像洋娃娃一样的女生开始搭讪,“这位先生,你这衣服是哪里买的,看起来才智好好,多少钱呢?”那女生说着,还伸手去摸白澜宽广的袖子。

    白澜有些不悦的收回了自己的衣服,干咳两声,没有回答。让他告诉她们,是上官轻儿给他买的?有用吗?

    “你的假发也好漂亮哦,颜色好纯呢,好长,一定很贵吧?”一个女生一脸痴迷的伸手去摸白澜的长发,那丝绸一般的触感,让人爱不释手。

    白澜这下不悦了,想要往后面退,却发现公车上已经挤满了人,根本没有地方可以退,只能将自己的长发扯到前面,一脸冰冷的看着那几个女生,“男女授受不亲,姑娘请自重。”

    他这话一出,全车的人都笑了,尤其是那两个动手动脚的女生,笑的前仰后翻的,笑完还一脸看怪物的样子看着白澜,“先生,你也太入戏了吧?呵呵……真可爱。”

    “是啊,他长得好帅啊,简直就像是传说中的白马王子。”另一个配合着说道。

    “哎,来,帮我跟他拍个照,我要留念。”

    “我也要,我也要。”

    “咔嚓咔嚓咔嚓……”一阵拍照声想起,闪光灯闪耀的白澜几乎睁不开眼睛。

    他浑身释放出了浓烈的杀气,用手掩面,怒道,“你们这是要做什么?住手,否则不要怪在下不客气了。”

    “在下?哈哈,他真的好可爱啊……多拍几个,快。”

    那些女生们才不管他的感受呢,继续咔嚓咔嚓的拍着。

    白澜终于努力,大手一挥,一道道的银丝从手中射出,一下子就将那几个正在手舞足蹈的女生的手给困住了。

    这一幕,可吓到坐车的那些人了,他手中的银丝,可能是因为穿越了时空,白澜几乎没有了武功和内力,但是金蚕蛊却是融入了身体中的,致死都不会消失,只是因为没有内力,用起来有些不方便,不过眨眼的功夫,就消散了。

    女生们只觉得自己的手有些痒痒的,停顿了一下,想要察觉,却什么都没有了。于是,他们继续上前来,对白澜道,“先生,你们玩cos的,不就是让人拍照的么?生什么气呢?”

    白澜眯起眼睛,浑身的寒气让那几个女生不由的退后了几步,他从来不打女人,但是今天,他要破例了。

    “喂,到了,下车了。”这个时候,沈潇潇终于看不下去了,这个呆萌的小子继续被这么欺负下去,怕是会疯掉。所以,还是把这个祸害带走吧。

    ------题外话------

    嗷呜,好坑爹的画面有木有,(*^__^*)嘻嘻……剧情会慢慢展开的,嘿嘿……亲们别着急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